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五十一章 深夜相擁  
   
第三百五十一章 深夜相擁

一秒記住【 g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第三百五十一章深夜相擁

"賽月,今天就我們兩人,你也一起坐著用膳吧."蕭長歌招呼她.

旁邊站著的賽月似乎有些震驚,連連擺手搖頭:"公主,這萬萬不可,您還是趕緊用膳吧."

看她退縮的樣子,蕭長歌佯裝生氣,最後不得不放了些狠話,她才猶猶豫豫地坐了下來.

賽月一直都是拘謹的,不過到最後也放松下來,慢慢地也會敞開心扉說一些話.

夜間睡覺的時候總是很不安穩,外面的風呼呼地刮著,總有風從被子的縫隙中鑽進來.

蕭長歌慢慢地往被子底下滑去,動了動身子,卻觸碰到一個滾燙的身子,她瞬間睜開眼睛,那人卻緊緊地把她摟緊懷里.

熟悉的感覺讓她忍不住睜開眼睛想要將他看個清楚,可是那人卻拼命地將她的腦袋按在他的胸膛上.

"喂!"蕭長歌快要透不過氣.

"別說話,讓我好好抱抱你."那人的聲音低沉沙啞,聽起來有種特別的味道.

他身上的味道不斷地鑽進蕭長歌的鼻子里,帶著淡淡的香味,就算是身著單衣,他的身子也是滾燙的.

蕭長歌不滿地在他的胸膛里蹭啊蹭,聲音含糊不清:"你這樣,我快要透不過氣了……"

她能感覺到他的身子突然僵硬起來,摟住她的大手越發地緊了,仿佛在隱忍著什麼.

沙啞的聲音咬牙切齒:"別亂動,我松松手."

慢慢地松開了環住她腰身的手,蒼冥絕也松了一口氣,真是自作孽不可活,分明知道這樣是錯的,還是要過來.

要不是賽月晚上進冥王府找他,他也不至于大半夜地披了一件外裳就跑過來.

原本只打算在門口遠遠地看她一眼就走,可是心里魔障了似的,實在忍不住就走進房間里看看.

她的身子一團小小地縮在床上,估計是冷,一直都沒有睡好,他的雙腿根本控制不住朝她走去.

最後,竟然在自己不知不覺的情況下,就爬上了她的床,直到真真切切摟住了這具冰涼的身子時,他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些什麼.

沒辦法,只要見到這個身影,他就控制不住自己的一言一行,就連自己最引以為傲的自制力,在她的面前都消失得一干二淨.

"你什麼時候來的?"蕭長歌找了個舒服的位置,在他的懷里漸漸地安定下來.

蒼冥絕觸摸著凌亂的頭發,低沉道:"才來沒多久,你怎麼住到這里來了?"

"這里是思過屋,有人讓我來這里思過來了,明天就好了."蕭長歌閉著眼睛,腦袋漸漸地平靜下來.

思過屋?也就知道溫王府有這麼奇怪的屋子,真是難為她竟然肯住到這里來.

不過蒼冥絕心里竟然有一絲隱隱的高興,他今日終于能夠真真實實地抱到了她,在床上.

"你啊,就算是苦肉計也不用這樣……不如我們去冥王府?"蒼冥絕試探地問道.

等了許久,懷里的那人也沒有說話,蒼冥絕就著窗外朦朧的燭火看她,她的睡顏平靜安穩,仿佛誰都吵不醒她.

罷了罷了,能這樣摟著她就夠了.

輕輕地在她的額頭上面落下一個吻,把她的身子緊緊地擁進自己的懷里,貪婪地吸取她身上的溫暖.

這是他一年多來,最滿足的一刻.

這一覺是葉霄蘿睡的最安心的一覺了,她終于能夠動手對付自己所討厭的人了,並且那人毫無還擊之力.

就算是從前最難對付的蕭長歌,還不是輕而易舉地死在了她的手底下.

"東云,梳妝之後,你去准備幾樣補品,我要帶給母妃."葉霄蘿忙不迭地從盒子里面拿出了幾樣耳環比劃著.

東云點點頭,慢慢地替她梳妝打扮.

"現在溫王還沒有回來,補品要好好挑選,不能失了體面."葉霄蘿叮囑道.

東云應了是,退出去准備.

清晨的光慢慢地從窗外照拂進整個房間,葉霄蘿滿意地看著銅鏡里面的自己,雖然落水之後臉色憔悴了些,但是卻顯得更加柔弱無骨,楚楚動人了.

穿上了衣裳,東云已經備好了補品,精致的盒子看起來十分寶貝,葉霄蘿滿意地點點頭.

葉霄蘿進門的時候,段貴妃正在喝藥,她連忙一路小跑過去,接過了宮女手上的藥碗,貼心地喂著.

"我來吧,你先下去."葉霄蘿用手肘推了推旁邊的宮女.

那個宮女知道葉霄蘿,便點點頭,立即退了下去.

"母妃,您的身體可好些了?這幾日可嚇壞蘿兒了,要不是蘿兒在府里落水,身體不適,定然能日日照料母妃."葉霄蘿垂眉低聲道,聲音還有微微的嘶啞.

段貴妃輕抿了一口藥,忽而睜開了眼睛,有些擔憂疑惑:"你說什麼?落水?怎麼好端端地會落水?這大冬天的,可有請大夫好好看過了?"

葉霄蘿吹了吹藥,似乎有些不想提及這件事情,扭捏了一下:"看過了."

見她這副模樣,段貴妃已經知道了什麼,目光微冷:"快快與我說來,為何落水?怎麼落水?溫王可知道?"

這件事情溫王當然知道,要不是那個女人在背後暗中作梗,溫王怎麼可能會派人推她落水?

"母妃,這件事情不提也罷,蘿兒現在好好的,就讓它過去吧."葉霄蘿微微擦了擦臉,吸吸鼻子.

她越是這樣說,段貴妃的心里就越疑惑,葉霄蘿做事素來驕橫,只有她欺負別人的份,這次落水竟然不肯說?真是蹊蹺.

"你既然叫我一聲母妃,我就有權利管你的事情,別怕,告訴母妃,我定然為你做主,是不是和瑟公主欺負你了?"

段貴妃皺著眉頭,聲音里有些生氣,雖然是在病中,但也中氣十足.

葉霄蘿就等著她這句話,喂她喝完了藥,一五一十地說了個清楚,就連誣陷蕭長歌偷了綠寶石的事情都說的有板有眼.

說到最後,兩排眼淚竟然嘩嘩地落了下來,實在是我見猶憐.

段貴妃憤恨不已,還以為是個軟柿子,沒想到過門之後,就變成這副模樣.

"蘿兒,你別怕,你是溫王妃,是正妃,她再囂張也不過是側王妃,等母妃病好些,定會為你做主."段貴妃氣急敗壞地道.

說罷,竟然咳嗽了兩聲,臉頰通紅,差點提不上氣來.

葉霄蘿輕輕地拍了拍她的背,給她倒了一杯熱水,讓她喝下.

"母妃,這件事情倒也不急,溫王這幾天出去為您尋藥,還沒有回來,等他回來了再說也不遲."葉霄蘿想了想,這件事情到底還是要等溫王在場的時候才能解決.

說起段貴妃的病,就連她自己都不清楚為何會得了這病,也不知道好端端的怎麼就病倒了.

"我這病到底是怎麼一回事?太醫都說不能治,那又是如何治好的?"葉霄蘿看向了自己身邊的宮女,犀利地掃了她一眼.

"你說,我病中的這幾天,都發生了什麼事情?"

那個宮女正是段貴妃的貼身宮女,這幾日一直陪在她的身邊,一步不曾離開,也就將事情一五一十地說了個清楚.

葉霄蘿也不知道這兩日宮中發生的事情,聽了之後便道:"母後,這是有人要害你啊!只不過,這皇後娘娘……"

說到這里,葉霄蘿也就沒有繼續說下去.

葉皇後與她都是葉家人,血脈相連,她自然不會愚蠢到說葉皇後的壞話,可是自家婆婆的面子也不能不顧,到最後,竟然說不出一句話來.

段貴妃冷笑地看了她一眼,悠然地道:"我的病被她治好了,她就理所當然地出了冷宮,這個冷宮也出的太巧了吧."

房間里的空氣驟然一冷,葉霄蘿有些緊張地拽著自己的衣裙,沒想到事情竟然是這樣的.

兩邊都不能說,也不知道該幫哪邊說話,只怕現在要是多說什麼,段貴妃恐怕會疑心到自己身上.

葉霄蘿想了想,最終還是沒有正面回答她的這句話.

"母妃,您大病初愈,還是別想再多,您的病到底從何而來,想必父皇都會查個一清二楚,必定還您一個公道."

聽著葉霄蘿這話,段貴妃不屑地冷笑一聲,這話說的太過輕巧,很明顯是不想得罪任何人.

圓滑世故的葉霄蘿被她看的一清二楚,不過段貴妃到底是沒有說什麼.

她和葉皇後的事情怎麼能牽扯到葉霄蘿的身上,就算是葉家人又如何?既然已經嫁進溫王府,那就是溫王府的人.

淡淡的瞥了她一眼,段貴妃還是沒有沉默:"我的病我心里清楚,倒是你,在溫王府受委屈了,等溫王回來,我必定好好地和他說道說道."

聽見段貴妃這麼維護自己,葉霄蘿也就放心了,到底她還是疼愛自己的.

"母妃,溫王的性子您又不是不清楚,和他說道動搖不了他的念頭.到底是和瑟公主有手段,把溫王哄的一愣一愣的."

葉霄蘿渾身上下都是醋意,眼睛里寫著就是不喜歡和瑟.

"這次我定會好好地說他,我到底是他的母妃."段貴妃冷哼一聲,別的不怕,自己生的兒子還怕跑了不成?

聽著段貴妃這話,葉霄蘿是渾身舒暢,只要段貴妃願意出手,和瑟的好日子也是到頭了.

"母妃,我給您帶了幾樣補品,對您的身體大有助益."葉霄蘿說罷,揮揮手讓東云上來,"把東西給我."

東云低著頭,把手里的盒子遞給葉霄蘿.

精致的盒子看起來十分考究,一看就是裝寶貝的盒子,葉霄蘿慢慢地打開蓋子,驟然出現在她眼前的竟然是兩根白蘿蔔!

看著盒子里面的兩根白蘿蔔,葉霄蘿的臉再也笑不起來,瞬間拉下臉.

"這……東云!"她的目光頓時掃向東云,幾乎可以殺人.

上篇:第三百五十章 請君入甕     下篇:第三百五十二章 獻寶打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