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五十三章留宿她處  
   
第三百五十三章留宿她處

一秒記住【 g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第三百五十三章留宿她處

"神醫?母妃的病已經好了,王爺這個時候請來神醫是不是晚了些?"葉霄蘿喃喃自語一會,才轉身吩咐東云.

"你去准備些王爺愛吃的東西,等會溫王出來的時候,讓他到漣浮苑來."

這個,東云的神情有些為難,她是想讓溫王到綠沅居去一趟,上次查綠沅居的殘局還沒有收拾,正等著給溫王看呢.

葉霄蘿轉眼便看見她為難的神情,有些怒道:"怎麼?請溫王到漣浮苑就這麼難辦嗎?"

東云聞言,立即低下頭應了是.

看著她的反應,葉霄蘿也沒有懷疑,只當她是因為以往溫王都不曾到漣浮苑而為難.

看著她的身影越走越遠,東云也轉身進了廚房.

把凌祁安排在溫王府的偏院里,溫王寒暄了幾句,最後以天色已晚為借口,退出了偏院.

這三日來,他沒有見到和瑟,心里總覺得空落落的,此時正想見她一面,急匆匆地就要往綠沅居的方向走去.

誰知,自己才走到半路,長廊的那邊便走來一個人影,走近了才知道是東云.

"奴婢參見王爺."東云落落大方地行了一禮.

見是葉霄蘿身邊的丫鬟,他心里便知道了什麼,有些不耐煩地看著她:"本王現在沒空,你回去告訴她,讓她先睡."

說罷,扭頭就要走開,東云再次不依不饒地纏上來,緊緊地跟在溫王的身後:"王爺,王妃准備了您最喜歡的芙蓉糕和桃花羹,想著您剛回來肯定是餓了,所以讓您去嘗一嘗."

什麼芙蓉糕,桃花羹?溫王有些厭惡地看了看東云,他喜歡吃的東西根本不是這些.

有些生氣地瞪了瞪東云,更是生氣:"回去告訴你的王妃,本王沒空."

"可是王爺,王妃說了……如果,如果奴婢沒有把您請到漣浮苑,奴婢是要挨板子的……就請王爺行行好,到漣浮苑露個面也好."東云可憐兮兮地低下頭,讓人看不見她的表情.

殊不知,她的臉上全是隱忍起來的冰涼.

不知道她這樣說,溫王是不是更加厭惡葉霄蘿?

溫王猛地回頭,皺著眉頭問道:"她當真這樣說?"

東云慌張抬頭:"不是不是,王妃沒有這樣說,是奴婢說錯了,還請王爺不要告訴王妃,不要同王妃說這件事情."

擺明了就是葉霄蘿以地位相要挾,讓東云來請自己,如果請不到自己,就會受到皮肉之苦.

溫王的心里更是恨得咬牙切齒,葉霄蘿到底把溫王府當成什麼了?是她弄權的地方嗎?

"好,我就隨你去一趟,看看她到底有什麼要說的."溫王怒氣沖沖地往漣浮苑的方向走去.

見自己的計謀得逞,東云的嘴角更是掛上了一道不惜察覺的笑容.

一路上,東云都在溫王的旁邊哀求,千萬不要在葉霄蘿的面前提起這件事情,否則她會死的更慘.

溫王雖然聽得很不耐煩,但是出于對葉霄蘿的厭惡,和不忍心傷害一個什麼都不知道的丫鬟,還是勉強答應了.

漣浮苑燭火通明,明亮的燭火仿佛要把這個漣浮苑都照亮似的.

看來是打定主意自己會來,就連燭火都一直留著.

溫王頓了頓,盡管心里不大情願,最終還是大步地走了進去.

葉霄蘿在房間里面踱步,不知道溫王會不會前來,心里有些期待,有些緊張.

突然,大門被"砰"一聲推開,溫王高挑的身影便在此刻走了進來,旁邊的侍女立即關上門.

"王爺,你回來了?你不在府里的這幾日,我可擔心你的安危了,如今你回來就好了,我也放心了."葉霄蘿拍了拍自己的胸口,慢慢地走到他的面前,拉過他的手臂.

溫王一動不動,任由著拉著自己的手,跟著她的腳步上了正座.

"在外面是不是沒有好好用膳?你看你都瘦了,我給你准備了一點點心,都是你愛吃的.來人……"

葉霄蘿正想讓東云去把准備好的東西拿進來,可是溫王卻打住了她的話:"我吃的很飽,不用拿了."

葉霄蘿的心里一喜,溫王難得用這種語氣對自己說話,就連平時,都是冷冰冰的表情,今日為何會……

"王爺,你這幾日去了暮城,是不是已經找到了神醫回來?"葉霄蘿挑眉問道.

溫王點點頭,微眯著雙眼看她.

不知道她到底想要說些什麼,不過總不會好消息.

"雖然你請來了神醫,但是也沒有什麼用了."葉霄蘿吊著他的胃口.

溫王扭頭看她,神情有些不悅:"如何沒用?你給我從實說來."

終于找到了突破口,葉霄蘿微微一笑,拉扯住他的衣裳,就要把他往床上帶.

"王爺,你也累了一天,不如跟我到床上休息,我慢慢地說給你聽."葉霄蘿心里暗喜,終于找到了溫王的弱點.

可是,才沒有走兩步,溫王的大手便覆上她的小手,把她的手指一根一根地掰了下來.

面孔冰冷陰沉,聲音沙啞低沉:"不用了,你有什麼話就在這里說,我聽著."

葉霄蘿臉上的笑臉慢慢地松了下來,透露著一絲冷意.

可是,在轉身的那一瞬間,卻變得笑容滿面.

"王爺,這件事情說來話長,如果不慢慢說,只怕你什麼都不知道."

"笑話!不用你說,本王也能查得到,你有這閑工夫,不如多看點書."溫王冷嗤一聲,轉身就要離開.

看著他的背影,葉霄蘿再也受不了這種沉默的冷淡,離開了漣浮苑,他是不是又要去找那個女人?

到底他見不了自己一眼嗎?就連施舍給她一個晚上,也不肯嗎?

她都不計較他讓人把自己推下水的事情,他怎麼這麼狠心,迫不及待地想要離開漣浮苑?

不行,她不能讓那個女人搶走他,就算是使盡渾身解數,也要把他留在這里.

葉霄蘿心里一急,冷笑一聲:"王爺,您還不知道母妃已經醒了吧?你一定不知道,離開京城的這些日子,發生了多少翻天覆地的事情,如果你現在離開,你將什麼都不知道."

她知道,他軟硬不吃,唯有觸動他心里的那根弦,他才會留下.

溫王的身子怔住,慢慢地轉身:"你說什麼?"

窗外頓時"砰"一聲響起,五顏六色的煙花在天空綻放開來,為陰沉烏云密布的天空染上了一層色彩.

震耳欲聾的響聲在京城各地響起,家家戶戶都探出窗外看煙火,大人小孩皆被吵醒,大街上頓時一片喧鬧.

賽月打開窗戶,這個位置也能看見一點煙火的余光,悠然地歎息道:"公主,明日就是除夕了呢,您的新衣應該縫制好了."

蕭長歌披了件披風,隔絕了外面的冷風,倚在窗台看著萬家燈火.

又是一個新年,想來她穿越到這里,應該有好幾個年頭了,每一年的新年,都有特別的感覺,每一年的新年都不一樣.

"哇,好美."賽月難得的小女兒情懷,撐在窗台上歎息.

蕭長歌微微一笑,她曾見過比這還更美的煙火,只可惜,那時沒有了這種珍貴.

同是一片天空一片煙火,冥王府的院子里站著一個高挑修長的身影,他的身上落滿了雪花,渾身冰冷,卻一動不動.

良久,他才緩緩伸出手,感受這冰涼的雪花.

那邊的她,是不是已經睡了?

還是和他一樣,在冰涼如水的夜里,久不能眠.

"王爺,天色已晚,還是回去歇著吧."身後的江朔為他披上了一件披風,觸摸到他身上的冰冷,直勸道.

"明日就是除夕了,江朔,你去蝶繡山莊取一件新衣,明日給她送去."蒼冥絕動動唇,聲音有些沙啞.

江朔一怔,蝶繡山莊這個地方有些熟悉,他一時沒有想起來,突然間又問:"王爺,可是一年前您吩咐他們縫制的那件新衣?"

果然不出他所料,蒼冥絕已經點頭:"我知道她會回來的."

夜到這里就已經停止,次日清晨,溫王也不曾到綠沅居去一趟.

昨夜在漣浮苑待了一個晚上,已經把宮中的事情了解的有些透徹.

段貴妃一醒,葉皇後就已經出來了,看來這件事情是早有預謀的吧.

他要是不去宮中問個清楚,他心里不能安.

更何況,凌神醫是他千辛萬苦從暮城請來的,總要看上一看.

葉霄蘿神清氣爽地打扮好,隨他一起進宮.

馬車慢慢地行駛在京城的街道上,葉霄蘿一路上都看著溫王,她已經不知道自己多久沒有這樣細細地看過他了.

自從和瑟嫁進溫王府之後,她便日日忍受這種相見不能說話的痛苦.

若不是昨天晚上,她也不能這麼早就和他同坐一輛馬車.

馬車緩緩地行駛到宮門口,門外的侍衛立即上前牽下了馬車

下了馬車,溫王立在宮門口,身後的凌祁微眯著雙眼打量著皇宮,果然是好氣派,如果不是溫王,只怕他一輩子也不能見到皇宮是什麼樣子.

"神醫,請隨我來."溫王做了一個請的手勢,才一轉身,那邊的太子便走了過來.

他這幾日神清氣爽,臉上帶著淺淺的笑容,再也不是那副病秧子的臉.

兩人相見,暗潮洶湧.

溫王的臉上冰冷一片,暗中認定是他在搞鬼,只是臉上不能說出來.

上篇:第三百五十二章 獻寶打臉     下篇:第三百五十四章 暗里謀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