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五十四章 暗里謀劃  
   
第三百五十四章 暗里謀劃

一秒記住【 g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第三百五十四章暗里謀劃

"六弟,這麼早就進宮了?"太子笑得溫潤如玉,慢慢地走到了他的面前.

溫王臉上沒有任何表情,現在的他面對太子,根本連裝都不想裝,冷冷地道:"進宮探望母妃,太子請吧."

看著溫王的表情,太子估摸著他也應該知道了什麼,也沒有點破.

"六弟也請."太子微微笑道.

兩人冰冷的目光相對,又是一陣電光火石,兩人誰都不願意先走,僵在宮門口.

葉霄蘿見狀,應該是昨天她說的那些話刺激到了溫王,今日見到太子才會這般模樣.

在這里站著也不好,萬一被有心人見到,傳到嘉成帝的耳朵里,說不定要生出什麼風浪來.

權衡了一下利弊,還是走到了溫王的面前,輕聲勸道:"王爺,我們還要去探望母妃,這大雪天的,凌神醫還在這里等著,我們還是趕緊過去吧."

提到凌神醫和段貴妃,溫王才微微動了動,收回陰冷的目光,轉身離開.

看著溫王離開的身影,太子緊繃的神經這才松了下來,慢慢地轉身往相反的方向走去.

自從葉皇後出了冷宮之後,前來祝賀的人絡繹不絕.

葉皇後隨手翻了一翻,送的東西大多數都沒有新意,也沒有什麼好東西.

也是,她原本就是皇後,享用的東西都是最好最貴的,哪里還用的著別人送這些東西.

"皇後,您看這麼些個禮物,都是宮中的各個嬪妃送來的,有麗嬪,李美人,謹妃……"旁邊的宮女一一念道,還沒說完,就被她打斷.

"本宮知道,你不用念了,這麼些個東西,本宮都看不上,拿出去放進庫房里吧."葉皇後看也沒有看一眼.

"是."那個宮女慢慢地退了出去.

房間里面頓時安靜下來,葉皇後淡淡地看著自己的手指,心里卻早已經神游.

太子正好走到門口,正看見里面的宮女走出來,隨口說了幾句話,便走了進去.

"兒臣參見母後."太子行了一禮,那頭的葉皇後見他來了,臉上露出難得的笑容,連忙起身扶他起來.

自從她進入冷宮的那段時間,她便看透了世間冷暖,除了自己的地位,也就只有自己的兒子是自己未來的保障.

"你來了,明天就是除夕,我給你准備了一件新衣裳,你過來試試看如何."葉皇後心里十分歡喜,拉著太子走到了屏風後面.

衣櫃里面靜靜地躺著一件明黃色的衣裳,葉皇後伸手撈出來,修長的手放在明黃的衣裳上撫摸著,這是她在冷宮時候的一針一線縫起來的.

這件衣裳傾注了她太多的心血,如今能夠交到太子的手上,她的心也隨之平靜下來.

"你試試看,合不合身."葉皇後把衣裳交到太子的手中,正如同小時候一樣,她親手為他換衣裳.

看著這件葉皇後親手縫制的衣裳,太子的心里頓時湧起了從前的時光.

雖然母後的地位崇高,但是生養自小就體弱多病的他,不僅沒有一絲的嫌棄,更多的是關心和愛護,這些年一來,她給的遠遠超出了他的想象.

從小他的新衣有一半是出自她的手,即使是宮中的事情再繁忙,她也能抽出空來縫制,有時常常熬到深夜,不能休息.

看著銅鏡里面玉樹臨風的太子,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股王者的氣息,葉皇後便情不自禁地想到了以後,將來,她將是蒼葉國位高權重的太後,將在太子登基之後手握重權,翻云覆雨.

"皇兒,母後自從冷宮出來之後,待在這個寢殿遲遲不能安睡,有時常常在夢中驚醒,以為自己還在冷宮中,那段揮之不去的記憶,只怕會在母後的記憶中生根."葉皇後悠然地歎了一口氣.

想起那段時間,她的心里始終都有一道坎.

一個堂堂的皇後,曾經進入過冷宮,難免不會成為世人的笑柄.

太子見她黯然神傷,也覺得不妥:"母後,那段時間確實委屈母後了,萬幸現在母後已經出了冷宮,將來兒臣定當護佑母後,不會再讓母後受那等恥辱."

葉皇後想要的並不是他的這句話,就算太子不說,她也不會再讓自己進入冷宮第二次.

只是,當初害她進了冷宮的那些人,始終不能留.

不怕一萬就怕萬一,如若不除掉她們,她終將寢食難安.

"皇兒,母後自然是相信你的,只是壞人太過陰毒,常常在背後出招,讓人防不勝防,你又遠在宮外,若是他們暗中下毒手,母後該如何是好?

容嬪狡詐腹黑,你父皇又極其相信寵愛她,而母後才從冷宮出來,心力交瘁,只怕沒有那個心思和她去斗,到底是該想個辦法才好."葉皇後分析利弊,權衡左右,到底是不能再讓那些人逍遙法外.

太子聞言,也覺得有道理,只是有一事難辦.

"母後,那你說該如何是好?"太子疑惑問道.

葉皇後的臉上露出陰冷一笑,轉身去將旁邊窗戶全部關緊,之後像是拿出一個寶貝似的,從自己的衣櫃當中拿出了一個小瓷瓶.

"皇兒,這是無色無味的劇毒,只要你派人把這味要下在容嬪的飲食當中,就能殺人于無形."葉皇後神情冷漠狠毒,緊緊的攥著手里的瓷瓶.

太子瞳孔急劇地收縮了一下,退後兩步,驚恐萬分:"母後,既是劇毒,您又是從何而來?"

葉皇後一怔,到底是沒有說出這個劇毒的來曆,斯人已逝,想起來都是一種傷痛和悔恨,如今她也沒有資格再提.

只是淚流滿面,哭訴道:"這是我在冷宮的那段時間命人尋來的,如果不出冷宮,用到這個的人就是我了."

太子心頭一顫,沒想到在冷宮的那段時間,對她竟是如此大的打擊,竟然曾經有過服毒自盡的想法.

"如果今日,後患未除,母後終日不能安心,你也不想看著母後提心吊膽地活著,時時刻刻都防備著別人會來害我."葉皇後的苦肉計演的好,太子聽了十分難受.

太子覆上葉皇後的手,有些沉重地握著,目光十分冰冷.

咬咬牙,到底還是堅定地點點頭:"母後,你放心,兒臣不會再讓別人傷害你."

說著,那只手已經接過了她手中的瓷瓶,緊緊地攥著.

今日一整天溫王也不曾露面,蕭長歌倒也閑的自在.

只不過心里還是有些擔心,她千辛萬苦地布置了這麼多的事情,不可能讓它們付之東流.

"公主,您看,這是方才魅月姐姐送來的新衣裳,她還帶了話,說除夕夜繁忙,王爺不能過來看您,等新年那天,一定過來."賽月喜滋滋地把衣裳放到了桌子上.

蕭長歌點點頭,表示理解.

除夕夜的時候,各個皇子都要攜帶家眷進宮,這個晚宴皇上十分重視,也是一年一度的團圓飯.

所以,每當這幾日,不論是宮中還是皇子府都十分繁忙,既要准備禮物,又要安排新年的事格外抽不出身.

蕭長歌在蒼葉國也待了有些日子,也知道新年繁瑣的規矩.

以前新年的時候,她總是在蒼冥絕的身上看他忙上忙下的,自己也樂的自在,僅僅是除夕夜的時候放兩根煙花罷了.

不過蕭長歌倒還真的有幾分不開心,淡淡地瞥了一眼,就收回了目光.

"伺候我沐浴."蕭長歌起身,走到了屏風後面.

里面早就備好了熱水,熱氣騰騰的煙霧繚繞,看起來十分迷蒙.

"王妃,奴婢伺候您更衣."賽月替她脫了外披風,掛在旁邊的屏風上,緊閉門窗的房間溫暖異常.

蕭長歌脫了衣裳,整個身子慢慢地浸入熱水里面,許久沒有放松過的身子在此刻舒坦下來.

熱水地溫暖著她整個身子,令她的每一個毛孔都放松下來,熱水上面漂浮著片片的玫瑰花瓣,淡淡的清香傳進她的鼻子里,令她昏昏欲睡.

"公主,水已經快涼了,您不要睡著了,否則容易著涼."賽月在蕭長歌的耳邊低聲提醒.

蕭長歌點點頭,可是還是不想起來,在熱水里泡著,仿佛所有的煩惱都消失得一干二淨.

溫王回府的時候,天色已經黑了,進宮一整天,耳邊都是葉霄蘿嘮叨的聲音.

若不是昨天晚上葉霄蘿告訴他皇宮里面的事情,他也不至于今日立即進宮,連她什麼時候跟在身邊都不知道.

"王爺,你去哪里?"葉霄蘿有些急促地叫道.

兩人一進院子,溫王就不願意再看她一眼,急匆匆地要和她分道揚鑣.

聽著葉霄蘿的叫喊聲,那邊溫王的身影停了下來,頭也不回地道:"睡覺."

葉霄蘿咬咬唇,才回來沒一會的功夫,就迫不及待地要到那個賤女人的身邊去,難道和她相處這麼一會,他都覺得度日如年嗎?

"王爺,這邊不能睡嗎?你非得到那邊去?"葉霄蘿快兩步追上他的身影,走到他的身後.

這樣也就罷了,就連正眼看她一眼都不行?

"本王去哪里,需要用的著向你說明緣由嗎?"溫王的聲音低沉帶著怒意,倒是將葉霄蘿逼退一步.

說罷,人已經大步往綠沅居的方向走去,多日不見,他倒是有些想念那個人,不知為何,只有在她的身邊,他才能夠稍稍安慰一些.

此時越是逼近綠沅居,他的腦袋就越是平靜,周圍縈繞著全是她的氣息,他的腳步不由得加快了.

只是,在推開綠沅居房門的那一瞬間,他瞬間怔住.

一股冰冷的氣息撲面而來,已經沒有往日的笑臉.

里面狼藉一片未曾收拾,像是闖進盜賊似的,被人翻了個底朝天.

上篇:第三百五十三章留宿她處     下篇:第三百五十五章 摔玉斷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