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五十六章 斯人已逝  
   
第三百五十六章 斯人已逝

一秒記住【 g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第三百五十六章斯人已逝

除夕夜的鞭炮聲和煙火同時響起,在天空中綻放出各色的光芒,讓安靜的夜空瞬間變得熱鬧起來.宮里宮外的人都到門口去看煙火,好不自在.

蕭長歌一路在馬車上面顛簸著,聽著外面的哪些煙火聲,腦袋里久久不能平靜.

不一會的功夫就進了皇宮,賽月將她的簾櫳挑開,下了馬車,只見那頭的葉霄蘿一臉憤怒地盯著自己,眼睛里的怒火仿佛要噴出來.

蕭長歌倒也輕巧,轉身過去對她微微一笑:"王妃,您頭上的簪花似乎戴反了."

沉默一會,只見葉霄蘿雙眼圓睜,似乎要伸手去拿,可是舉到一半又很快放了下來,呵斥旁邊的東云:"看看是不是."

東云點點頭,檢查她頭上的簪花,晚上出門太急,確實戴反了.

"王妃,您的簪花確實戴反了,奴婢這就為您撥過來."冬云伸手握上那只簪花,不過一會的功夫,便撥了過來.

葉霄蘿瞬間臉色緋紅,沒想到她竟然戴著反的簪花走了一路,還坐在溫王的身邊那麼久,可是他竟然沒有發現.

也是,他的目光從來不逗留在她的身上,怎麼會發覺她的異樣.

怒氣沖沖地叫了晚上幫她梳妝的人過來,正要開口發怒,那邊溫王已經和其他皇子寒暄之後走了過來.

"又怎麼了?進去吧."溫王看著葉霄蘿永遠怒氣沖天的臉,有些提不起精神.

葉霄蘿有苦不能言,只能干瞪眼,若只是被別人發現也就罷了,可惜偏偏是這個和瑟.

外面的人一個一個地走進了大殿,順著人群,葉霄蘿深吸了一口氣,也走了進去.

來往不斷地有人恭賀,溫王一一回敬,只是在進門的那一刻,卻見到了幾乎是同時和他邁出腳步的蒼冥絕.

溫王的目光已然黯淡一分,順著蒼冥絕的目光看去,他的視線正落在蕭長歌的臉上,大大方方地窺探他的女人.

"四哥,請."溫王嘴角含笑,想要伸出手去摟蕭長歌,可是她先他一步走到了葉霄蘿的身後去,他的大手正好觸碰到葉霄蘿的衣裳.

一個回眸的瞬間,見觸碰到的人不是自己所想的,立即不留余地地收回了手.

葉霄蘿的手一直覆在方才被溫王觸碰到的地方,想著他不小心碰到自己時那種冰冷的目光,就讓她心寒.

這個女人,到底哪里來的魅力,竟然讓冥王和溫王都對她頗為上心.

要論容貌姿色,確實是上層,可在這美女如云的皇宮中,哪里有丑女呢?要論學識修養,她葉霄蘿從小就飽讀詩書,要論家世,一個敵國小公主又有何大不了的?

她就不明白了,她葉霄蘿樣樣都好,怎麼連一個溫王都拿不住?

今日來的都是皇親國戚,各個皇子一齊落座,按照位分高低依序排下,女眷則坐在後面,葉皇後此刻濃妝豔抹,正坐在嘉成帝的身邊,居高臨下地斜睨著底下眾人.

而嘉成帝的左邊則是坐著段貴妃,這幾日身子大好,正好趕上新年的團圓飯.

蕭長歌一一望去,最後目光停留在蒼冥絕的身上,他眼睫低垂,僅僅是側臉,就長得人神共憤.

在眾人都沉浸在喜悅和謀劃中的時候,他卻黯然神傷.

只是,那雙眸子一睜開的時候,又變成了冰冷銳利,沒人敢輕易地靠近,他的目光直勾勾地看著蕭長歌.

或許是睜眼的那一瞬間,見到蕭長歌也在看著自己,情緒稍微好了那麼一點,嘴角竟然勾起一抹似有若無的笑意.

蕭長歌也回給他一個笑容,兩人相望,甚是甜蜜.

"今日是除夕夜,是一頓家宴,大家不必拘束."嘉成帝一件明黃色的龍袍,臉上洋溢著高興的笑容.

他也很難得露出這種笑容,他的身份是個皇帝,除此之外,他也是個父親,能夠看到兒孫都圍繞在自己身邊,也是他最大的願望.

"皇上,您看,今日冥王似乎沒有帶王妃前來."段貴妃的目光在底下掃了一圈,最終落在蒼冥絕的身上.

嘉成帝聞言,目光也落到了蒼冥絕的身上,他孤獨地喝著悶酒,身邊連一個照顧的人都沒有.

而其他的皇子,身後或多或少都有一個王妃在照顧著,其樂融融.

"是啊."嘉成帝的目光落到他的身上,點點頭.

蒼冥絕已經娶了蕭長歌,怎麼這麼大的日子,連面也不露一個,就算是再過寵愛,也不能不和眾人一起過除夕.

"冥王,今日怎麼就你一人前來?"嘉成帝微眯著雙眼,問道.

眾人的目光頓時停在了蒼冥絕的身上,他波瀾不驚地起身答道:"長歌昨日便感染了風寒,大夫說,最好不要外出,所以今日便沒有攜帶前來,還望父皇恕罪."

嘉成帝點點頭,又問道:"明日就是新年,身體定要照顧好,等會朕就安排宮中的老太醫去冥王府為她治療."

蒼冥絕聞言,婉拒道:"多謝父皇關心,大夫說吃了藥,不要吹風,明日便可大好.現在已經是除夕,太醫們必定在府中陪伴家人,還是不要打擾為好."

此話甚的嘉成帝的心,他就希望自己的兒子們能夠有一顆仁愛的心,不管是在將來的治理天下,還是在現在的朝堂之上.

嘉成帝滿意地點點頭,之後朗聲道:"朕希望,你們都能有一個關懷天下蒼生的心,了解天下百姓疾苦喜樂,國之根本,就是老百姓.只有這樣,蒼葉國才能更加繁盛富強."

眾人聞言,紛紛站了起來,舉起酒杯,一飲而盡.

蕭長歌淡淡地抿了一口酒,不得不說,嘉成帝除去多疑這個毛病之後,在治理天下方面是個好皇帝.

接下來就是上菜,一道道的禦宴從小門處進來,伴隨著菜香和酒香,在正殿中來來回回,每人的面前都擺了八道小菜,八道正菜,還有各色點心茶點不算.

待上菜的人通通退下之後,場上一時歌舞升平,絲竹管弦樂器聲不絕于耳,跳舞的婀娜多姿,美的不可方物.

望著前方的幾樣菜色,蕭長歌只覺得索然無味,也無心觀賞場上的歌舞,目光一直落在蒼冥絕的身上,他只是小口小口地喝著悶酒.

突然,場上歌舞聲驟然停止,那邊卻響起一個驚叫的女聲:"倫王!倫王你怎麼了……"

場上頓時慌亂起來,跳舞的一行宮女面色難看,亂成一團,急匆匆地跑了下去.

聽著倫王這個叫聲,蕭長歌手上的酒杯驟然落地,臉色頓時變得蒼白起來.

有些慌張地站了起來,想要擠進人群中,身後卻突如其來一只大手緊攥住她的手腕,不著痕跡地將她的手緊緊地握著.

"怎麼回事?都給朕讓開."嘉成帝看著底下驚慌成一團的宮女,聲音威肅地道.

"父皇,倫王方才喝了一杯酒就變成這樣……怎麼辦?怎麼辦?倫王……"倫王妃哭的稀里嘩啦,淚眼朦朧,跪在地上捧著倫王的頭.

鮮血不斷地從倫王的嘴角流了出來,慢慢地竟然擴張到鼻子,耳朵,七竅流血.

"來人,快傳太醫!太醫!快給朕去找太醫!"嘉成帝雙目圓睜,一向面色平靜的他,此時竟然能從他的臉上找到驚慌.

"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"嘉成帝從倫王妃的手中接過倫王,把他緊緊地摟在懷里.

鮮血沾染在嘉成帝的龍袍上,他卻沒有絲毫在意,狹長的眼眸里竟然滑出了一點淚光.

蕭長歌的手一緊,忽而抬頭看向了蒼冥絕,瞳孔急劇地放大縮小,面色慘白.

突然,猛地甩開了蒼冥絕的手,提起身上厚重的衣擺便往人群的方向擠去,神色匆匆地半跪在倫王的面前,手竟然有些顫抖.

"皇上,倫王的症狀像是中毒,請讓我為他把脈."蕭長歌強壯鎮定,目光堅定地道.

或許是蕭長歌的目光感染了嘉成帝,他竟然慢慢地松開了手,好為她騰出一個地方為倫王把脈.

"慢著."那頭突然響起一個女聲制止的聲音,有些威嚴端肅,"你是堂堂王妃,怎麼能在這種場合為倫王把脈,至少也要等到太醫來,免得破壞了規矩."

只聽葉皇後有些急促的聲音制止,聽起來有些刺耳.

聽聞這和瑟公主醫術十分高明,當初在圍獵場的時候,也是她救了倫王的雙腿,讓他重新站起來.

否則,這倫王的雙腿早就廢了.

葉皇後的心里還是有些隱隱擔憂,雖說這個是劇毒,但是免不了有出差錯的時候,要是讓和瑟為倫王醫治好,那她後患無窮.

蕭長歌不曾抬頭看她一眼,只是一面把脈,一面冷聲道:"皇後娘娘,您的眼里只有規矩,而我的眼里只有人命,在這種緊要關頭,作為一個醫者,自然應當率先為病人診治."

她的聲音仿佛有魔力一般,讓在在場的眾人都安靜下來,大氣不敢出一個,只是目不轉睛地看著她.

葉皇後目光一冷,氣急敗壞地轉身.

蕭長歌的手放在倫王的脈絡上,探著他的脈息,冷然道:"確實是中了毒,一種無色無味的劇毒,宮中可有斷雨草?"

四周安靜得只有喘氣的聲音,沒有一人回答.

蕭長歌的聲音頓時冷了一分,這次是質問的語氣:"宮中可有斷雨草?"

這時眾人才反應過來,連連點頭:"有."

"立即去摘,搗碎拿來,盡快!"蕭長歌冰冷地命令著.

此時的她和倫王一樣,游走在死亡的邊緣,不斷地反複徘徊著,心久久不能安定.

眾人紛紛轉身出去尋找斷雨草,正殿里面只留下了少數的人,蕭長歌一直掐著倫王的人中,不讓他暈死過去.

此刻,蕭長歌的心里也極其不安定,這次,就算是有些斷雨草,也不一定能保住倫王的命.

上篇:第三百五十五章 摔玉斷情     下篇:第三百五十七章 陰謀得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