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五十七章 陰謀得逞  
   
第三百五十七章 陰謀得逞

一秒記住【 g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第三百五十七章陰謀得逞

這是劇毒,不是一般的毒,看倫王的症狀,他已經服下了很大的劑量,才會導致這麼快就七竅流血.

"父……皇……"此時倫王竟然慢慢地睜開了眼睛.

通紅的雙眼里慢慢地溢出血一般的眼淚,在他的眼睛里,也流出了血,和他的淚混合在一起.

"皇兒,皇兒,你感覺怎麼樣?別怕,父皇在這里,有父皇在你身邊,你一定會沒事的."嘉成帝緊緊地握住他的手,聲音有些顫抖.

"兒,兒臣,要先行一步了……若,若有來世,兒臣,還,要做您的……的……"

話至一半,人已經閉上了眼睛,再也說不下去.

大手漸漸無力地從嘉成帝的掌心脫落,僵硬地垂放到一邊,砸在冰冷的地面.

鮮血在他的臉上干涸,印在他年輕白皙的臉上,大殿中仿佛沒有了任何聲音,嘉成帝的耳邊只回蕩著他最後的話.

眼淚,從他生滿皺紋的臉留下,白發橫生,似乎更加蒼老了一些.

葉皇後嘴角勾起一抹得逞的笑意,隨後,慢慢地轉身來到了嘉成帝的身後,沒人注意到她臉上隱晦的笑容.

到底是來不及救他,蕭長歌悠悠地歎了一口氣,整個人癱軟在地上,就連呼吸都變得很困難.

分明知道結果,卻救不了他,任由一個生命,在她的面前消失,她有錯,大錯特錯.

"皇兒!"嘉成帝痛心疾首.

一只大手將蕭長歌的身子拉起來,溫王把她帶到了自己的身後,撥開人群,雙手捧住她的臉.

"你沒事吧?怎麼不說話?"溫王細細地盯著她的臉色,仿佛要將她的臉盯出一個洞來.

方才,她為倫王治病的樣子像極蕭長歌,如果不是她的這張臉,他或許真的會認錯.

"我沒事,我想一個人靜一靜."蕭長歌目光呆滯地走向了大殿門口.

里面全是震耳欲聾的哭聲,除夕之夜,竟然變成了祭日,在以後的每一個除夕里,都沒人能夠忘記這件事情.

漫無目的地走著,任由外面的風雪飄落在她的身上,冰涼的雪夜冰冷而又寂寥,更多的是對命運的無奈和人心的惶恐.

突然,一只大手猛地扣住她的手腕,將她整個人轉身帶到了他的面前,他的大手把她的頭摁在自己胸膛上,緊緊地換抱著她的身子.

"生死在天,你不用太過自責,這件事情不關你的事,你已經做的很好了."蒼冥絕見她的神情便知她在想什麼.

沒想到千防萬防,沒有防備在除夕夜上.

不管他怎麼樣,也想不到他們會在除夕夜上動手,就這麼讓倫王死在嘉成帝的眼前.

為了取到倫王的這條命,竟然不顧嘉成帝會深究下去.

蕭長歌緊緊環住蒼冥絕的身子,深吸了一口氣:"我救不了他,我救不了他……"

蒼冥絕輕拍她的背,低聲安慰:"長歌,你已經做的很好了,不要再想,你沒有錯."

他照顧她的情緒,安撫她的自責,即使是錯的,在他的眼里看來也是對的.

蕭長歌緊緊依偎在他懷里,很多事情她都不願意去想,可是腦海里依舊不斷回蕩著倫王的那張臉,和嘉成帝的喪子之痛.

"你說,這是不是我們過得最糟糕的一個除夕夜?"蕭長歌低聲問道.

蒼冥絕的下巴抵在她的頭發上,冰冷的首飾摩挲著他的下巴,帶給他陣陣清醒.

"相信我,我不會讓那些害人的人好過,過了今天,我們仇敵分明."蒼冥絕的目光忽而冷冽起來,大手慢慢地緊攥成拳.

宮牆外面隔絕里面的一切聲音,蕭長歌此刻依偎在他的懷里,就好像度過了一生一世似的.

蕭長歌有些疲累,沒有說話,在她的心里,相信蒼冥絕已經勝過自己,對于他的話,她深信不疑.

兩人的身影透過亭台的幔帳,一點落差沒有地落到了遠處一雙眼睛里,那雙眼睛盛滿了怒火,可是,轉眼便變成了笑容.

不屑的冷笑從她的嘴唇邊一點一點地溢出,沒想到啊沒想到,和瑟你竟然在暗地里和蒼冥絕來往,你可知,那人就是溫王最大的對手.

要是這件事情被溫王知道,想必你一定活不過明日.

"王妃,您怎麼到這里來了?外面風大,還是進去吧."東云的聲音有些急促.

她要時時刻刻都盯住葉霄蘿,不能讓她離開自己的視線一會,可是方才里面大亂一通,轉眼間,卻已經不見她的人影.

苦苦尋覓了好一會,才在這里找到她.

葉霄蘿抖了抖身上的披風,意氣風發:"里面太悶了,出來透口氣."

"王妃,您還是進去看看吧,里面可亂著呢."東云規勸道.

才走到里面,便傳來了鋪天蓋地的哭聲,嘉成帝怒火滔天地做到了旁邊的椅子上,頭發凌亂,雙眼通紅,從來都沒有見過他這副樣子的高公公心里頓時沒了主意.

能拿主意的人又在旁邊哭泣,他這把老骨頭到底是沒用了.

"給朕去傳李生,即刻去."嘉成帝一把揮開眾人,低垂眼眸看著地上的倫王,不由得一陣心痛.

"把倫王帶回倫王府,朕一定會查明真相,讓下手的人生不如死."作為天子,這是他一生中最重的承諾.

自己心愛的兒子死在他的面前,他卻毫無辦法,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離開,他只恨不得揪出幕後凶手,讓他陪葬.

太子面色蒼白地後退兩步,目光在人群中搜尋著,直到見到葉皇後時,他的心里才平靜下來.

只要葉皇後不出意外就好,他生怕這件事情發生之後,會連累到葉皇後.

所有的事情他一力承擔就好,只要葉皇後好好地活著.

突然,肩膀被一雙強而有力的大手緊握著,他有些悵然失色地轉身,卻對上溫王冰冷的目光.

"太子,你怎麼了?臉色這麼蒼白?"溫王眼底的疑惑很重,目光緊鎖著太子.

太子有些心虛地避開他探究的目光,轉而看向了地上的倫王,聲音有些顫抖.

"十七弟的事情一定是有人預謀的,否則,在這大殿上,根本不可能有人在他的酒水里下毒."太子怒聲道.

溫王的眼睛驟然冷冽下來,目不轉睛地盯著太子:"你是怎麼知道十七弟中毒,是有人在酒水里下毒?"

不自覺說錯了話,太子臉色更加難看,可是溫王咄咄逼人,讓他不得不回答:"方才和瑟公主都說是中毒了,不是在菜里,就是在酒水里,我只是做一個猜測,六弟沒必要這麼大的反應吧?"

溫王有些不信地緊盯著他,總覺得今日太子怪怪的.

可是還沒有說話,太子一雙鳳眼便斜睨著他,眼神中帶著奇怪的質疑和不屑.

"怎麼沒見和瑟公主?該不會是方才沒有成功救出倫王,心里傷心,自己一個人跑出去了,六弟不去看看?"

提起和瑟,溫王倒是有一會沒有見到她了,方才倫王暈倒的那一刹那,她的身影立即沖了上去.

那種熟練和冷冽的表情,像極了蕭長歌.

當年,她也是這樣負手風云,救治好了太子和蒼冥絕.

到底事情是怎麼一回事?他一定要好好地問問清楚,就算是相似,也不可能三番兩次都讓他有這種錯覺.

他很清楚地知道,和瑟公主絕對不可能有那麼熟練的姿勢,去救治倫王.

"太子還是,關心關心自己吧."溫王不甘示弱,回擊了他一下,轉身在大殿中尋找蕭長歌的身影.

太子目光陰冷地望著他離開的方向,雙手緊握成拳.

大殿上漸漸地回歸平靜,倫王的尸首已經被人抬了出去,宮女在地上清理血跡,旁邊的太監收拾著才用到一半的晚宴.

沒有人繼續待在這里,一切都終歸平靜.

葉霄蘿腳步匆匆地從門口一路小跑進來,臉色十分凝肅.

她要把剛才發生的事情告訴溫王,讓他知道事情的真相,要讓和瑟那個水性楊花的女人,受到重重的懲罰.

"王爺……"葉霄蘿突然扯住了溫王的衣袖,正醞釀情緒開口,那邊便已經傳來一個清亮的聲音.

"王爺,怎麼會發生這種事情?倫王是不是得罪了什麼人?"蕭長歌先葉霄蘿一步,上前挽住了溫王的手臂.

蕭長歌的到來,瞬間將葉霄蘿的存在感壓低,她只能咬牙狠狠地盯著蕭長歌,想要再說些什麼,兩人的身影已經走出了大殿.

"這件事情一定沒有那麼簡單,竟然有人敢對堂堂皇子下毒,可見膽子很大.只是,十七弟平日為人善良,處世不世故,卻也沒有得罪人,不知道是誰要對他下手?"溫王也覺得不可思議.

蕭長歌挑眉提醒:"會不會是倫王做了什麼事情,礙到別人了?"

"他能做什麼事情礙到別人?"溫王好笑地問道.

自己的這個弟弟,他清楚得很,年紀不大,天資聰穎,極不願意涉及朝堂之爭,也不會附庸其他皇子,為人仗義,正義感十足.

"可是,倫王是在皇宮里被人謀害的,而且還是明目張膽地下毒.敢問誰有這謀略和膽量?"

溫王的腳步瞬間怔住,慢慢地回過頭看著蕭長歌,心里震驚的不是她的這番話,而是,她竟然能夠說出這番話.

一個女子的心思竟然猜測到如此地步,雖然他的心里也隱隱覺得這件事情和太子有關,可是也沒敢真的這樣猜測.

可是,她竟然沒有思考地便說出了這番話,著實讓他詫異.

溫王的嘴邊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笑容,眼睛里是蕭長歌看不懂的光芒.

良久,他才開口說道:"看來和瑟公主,已經對蒼葉國的後宮之爭,有些了解."

上篇:第三百五十六章 斯人已逝     下篇:第三百五十八章 心生懷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