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六十章 大打出手六  
   
第三百六十章 大打出手六

一秒記住【 g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第三百六十章大打出手六

春節的清晨是團圓飯,必須待在一起.

蕭長歌很早就被蒼冥絕拽起來,在冥王府里陪著他用完了晚膳,頭還昏昏沉沉的,又被他送到了溫王府.

進府的時候還很早,不過府里也有幾個醒的早的丫鬟,蕭長歌避開她們,走進了綠沅居.

賽月一直守在房間里面,不知怎麼回事,方才葉霄蘿已經派人來催了多次,她都沒有辦法出門.

所幸來的人是東云,輕輕松松地也就忽悠過去,萬一葉霄蘿再親自過來怎麼辦?

此刻見到蕭長歌進屋,就像是見到了救星一般.

"公主,您總算回來了,方才王妃派人過來催過多次,所幸來的是東云.不過奴婢見王妃的這個架勢,似乎是想要看看您在不在房間里."賽月將自己心里的疑惑傾數吐出.

蕭長歌脫衣服的手一怔,疑惑地看著賽月,皺著眉頭道:"你說,葉霄蘿想要看看我在不在這個房間里面?"

方才東云過來的頻率是這樣的,她也試著問過東云,可是葉霄蘿並沒有直白地說.

但是,賽月待在蒼冥絕的身邊也很久,怎麼會連那點觀察力都沒有?

"是的,奴婢以為,她應該是想抓住公主您的把柄,才這麼做的."賽月低聲猜測.

蕭長歌沒有說話,只是將自己身上的外披扔在床上,上面還帶著酒味,要是被人看見不好.

"賽月,你把衣裳拿出去洗了,你親手洗,不要讓別人發現."蕭長歌叮囑道.

賽月應了是,立即捧著衣裳出去.

蕭長歌聞了聞自己身上的味道,是昨天在冥王府沐浴後的淡淡清香,並沒有什麼問題.

梳妝打扮之後,她便去了正堂,今日是新年,按理說是應該和溫王還有葉霄蘿在一起用早膳的.

這個時辰進去剛剛好,葉霄蘿和溫王也才落座,蕭長歌行了一禮,坐到了溫王的旁邊.

"今日是新年,不比往常,我早上派人去綠沅居催促多次,恐怕你都不知道吧?"葉霄蘿見她一上桌,便忍不住開口.

蕭長歌有禮地點點頭:"王妃派東云姑娘到綠沅居里,我都知道,只是還未洗漱完畢,不敢蓬頭垢面地見人,所以連忙急匆匆地洗漱後才過來."

葉霄蘿居高臨下地斜眼看她,不屑地笑道:"誰知道你是故意不理會,還是架子擺的大?就連新年這天都會遲到不成?"

看來葉霄蘿今日有意針對自己,莫不是因為昨天晚上溫王沒有在漣浮苑留宿的事情?

看著她篤定要和自己過不去的樣子,蕭長歌倒是改變了方案,只是對她微微一笑,沒有回嘴.

"怎麼不說話了?是不是沒有臉說話?莫不是昨天晚上太累了?今日沒有力氣開口?"葉霄蘿話里的鄙夷十分明顯.

蕭長歌依舊沒有說話,那邊的溫王卻驟然暴怒,猛地拍了拍桌子.

"葉霄蘿!今日是什麼日子你應當清楚,這里不是你過嘴癮的地方,你最好給我閉嘴."溫王怒不可遏.

新年的清晨就連一點安靜都沒有,只顧著吵鬧,溫王皺著眉頭,一臉不滿地看著她.

葉霄蘿這才冷哼一聲安靜下來,不過目光卻停留在蕭長歌的身上,仿佛所有的事情都是她挑唆的.

三人各懷心事地用完了早膳,蕭長歌卻在臨行前遞給葉霄蘿一個得意的目光和笑容,讓她更加氣憤.

"我要進宮一趟,昨夜十七弟的事情也該落實,你們好好地待在府里,不要生事."溫王著重地看著葉霄蘿,冷然叮囑.

在他強大的氣場下,葉霄蘿不得不點頭應了是.

誰知,他卻走到了蕭長歌的面前,緊了緊她身上的披風,輕聲溫柔道:"風大,你怕冷,還是進屋好好待著,想去哪里就坐馬車,知道嗎?"

聽著溫王關切的話,蕭長歌朝他微微一笑,躬身送他出去.

溫王昂首闊步地走出了大門,轉身,只看見葉霄蘿憤恨的目光,咬牙看著她.

葉霄蘿的目光足夠將她殺死百次,千次,不過只要蕭長歌不看,這又奈她何?

蕭長歌微微一笑,轉身准備離開,可是身後卻猛地傳來一個尖銳的聲音:"站住!"

葉霄蘿怒氣沖沖地叫住她,快步地走到了她的面前,狠狠然地瞪著她:"和瑟,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都背著溫王做些什麼偷雞摸狗的勾當,你要是趁早承認,或許我還能放你一馬!"

蕭長歌的後背一緊,陣陣冷冽的風從她的身旁吹過,她都感受不到一絲的冷意,全身上下似乎被封閉一樣.

葉霄蘿難道是知道了什麼?

"我能做什麼勾當?王妃你日日派人監視我,如果抓到我的證據,應該早就告訴溫王了吧?"蕭長歌冷然回首,沖著這點,她的心再次平靜下來.

但是,葉霄蘿接下來的話,卻讓她驟然一驚.

"和瑟,你還真有自知之明,知道我會派人監視你,你還敢做出那種事情來,如果我不告訴溫王,真是太便宜你了."葉霄蘿嘴角暗暗地勾起一抹冷笑,語氣冷冽狠毒.

蕭長歌的心一驚,生怕她已經知道了自己和蒼冥絕的關系,可是臉上依舊強顏歡笑,淡漠地看著她.

有些漫不經心地撥弄著自己頭上的發飾,淡淡地回應著她的目光:"王妃既然有膽量說這話,那我倒是要問問王妃到底掌握了我什麼證據,如果是真的,我定會承認."

葉霄蘿得意一笑,一點一點地勾著她,一字一句道:"除夕夜那天,所有人都在為倫王的死而惋惜,唯有你,卻跑了出去和蒼冥絕私會,我親眼看到的,你還想狡辯?"

最後一句直戳進蕭長歌的心.

原來,那天發生的事情,竟然全都被葉霄蘿看到了.

東云也十分震驚,腳步有些不穩.

除夕夜那天在宮中,她到處都找不到葉霄蘿的身影,最後在大殿外面的長廊上才找到她.

沒想到,那天她竟然見到了蕭長歌和冥王在一起的畫面!

世界上還有比這更糟糕的事情嗎?

蕭長歌攏在衣袖里面的手緊緊地攥著,就連指甲扣進肉里都沒有知覺.

只有這樣的痛感,才能讓她更加清醒.

蕭長歌慢慢地轉身,臉上帶著似有若無的笑容,目光卻格外地冰冷,仿佛要將葉霄蘿看穿.

"我一直以為王妃是個有教養,有學識的女子,誰知,竟然也會做出此等冤枉他人之事,顛倒是非,黑白不分,我可算是見識了."蕭長歌一冷哼,不屑地回擊她.

"就算是王妃把這件事情告訴王爺又怎麼樣?我沒有做過的事情不會承認,冥王我現在已沒有和他見過面,他自然也不會承認.王妃你這又是何必苦苦誣陷我呢?"

蕭長歌這話說得有幾分歎息,幾分無奈.

能從她的口中,把葉霄蘿所說的真相變得如此顛倒,才算厲害.

"你,和瑟,你狡辯也無用,等到王爺回來,我就會把這件事情告訴他,我要他狠狠地修理你們這對奸夫淫婦!"葉霄蘿怒火中燒,儼然沒有了大家閨秀的樣子.

她話音剛落,只聽"啪"一聲巨響,蕭長歌毫不客氣地一掌摑在她的臉上,她的臉頓時歪向一邊.

火辣辣的疼痛蔓延在她的臉頰上,就像是無數只蟲子在爬,啃噬著她細膩的皮膚.

良久,周圍都沒有聲音,只有"嗡嗡"的聲音不斷地在她的耳邊作響.

足以證明,方才蕭長歌的那一掌,摑得到底有多用力.

兩行清淚頓時從葉霄蘿的眼睛里流出,滴落在地面上.

"你說,誰是奸夫淫婦?"蕭長歌咬牙狠狠開口.

方才打她的那只手,現在還在發麻.

她使出了全身的勁,只為了葉霄蘿的那一句話.

葉霄蘿卻在突然間發狂,猛地伸出手拽住蕭長歌的身子,嘴里不斷怒吼:"就是你們這對奸夫淫婦,你和蒼冥絕,你個不要臉的東西,狐狸精,嫁給了溫王還不肯安分,還要勾引其他男人!你對得起溫王嗎?"

一連串的問話從葉霄蘿的嘴里吐出來,她抓狂似的往蕭長歌的的身上抓去,可是身後卻被人緊緊地抓著.

瘋狂之余,回頭一看,竟然是蕭長歌身邊的賽月.

"東云,快把這賤東西趕走!"葉霄蘿發了瘋似的掙紮著,呼喊著.

從來都沒有被人摑過巴掌的她,此刻竟然受了如此大的屈辱,她一定要加倍還給蕭長歌!

東云見狀,立即應了是,假裝去拉賽月,手放在賽月的身上卻沒有動一下,心里暗暗地計劃著什麼.

那頭的蕭長歌看著看著她瘋狂的這副樣子,暗暗地搖了搖頭.

她總算知道為何溫王會一點也不喜歡葉霄蘿,若是惹到了她,這副樣子讓人著實有些厭惡.

東云的身子猛地一歪,壓在了賽月的身上,兩人目光一對視,全部都摔了一跤,重重地跌在葉霄蘿的身上.

一聲尖叫從葉霄蘿的嘴里發出,她被兩個沉重的身子壓著,只覺得快要斷氣.

"你們這兩個蠢貨,快給我起來!"葉霄蘿話音剛落,只覺得脖頸一痛,人已經沒了知覺.

新年的清晨,顯然不如人意.

蕭長歌的神情還是有些冰冷,見識過葉霄蘿發狂的樣子,她倒是有些為溫王擔心.

不知道從前,他到底受過多少次這種歇斯底里的瘋狂.

"你們把她帶回漣浮苑,溫王要是回來了……照實說就是."蕭長歌想了想,還是這樣叮囑.

上篇:第三百五十九章 樹林中喝醉     下篇:第三百六十一章挑撥離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