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六十一章挑撥離間  
   
第三百六十一章挑撥離間

一秒記住【 g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第三百六十一章挑撥離間

正是新春,倫王府卻一片白衣縞素,里里外外都沒有新春的歡快,進進出出的丫鬟臉色也如枯木.

蒼冥絕的視線落在不遠處的一個人影上,她今日也身著白色的長裳,腰間束著白玉腰帶,一件同是白色的披風,只有如同瀑布般筆直的黑發散落在背上,遠遠看去,一片甯靜,似乎伸出手也摸不到.

慢慢地繞到她的身後,伸出手將落在她肩膀上的雪花掃乾淨,她有些震驚地轉身.

"想去就進去,站在這里做什麼?"蒼冥絕握住她的手,果然如他所想一般冰涼.

"我只是想過來看看,你怎麼也會來?"蕭長歌轉身看了看四周,確定沒有人之後,才安心地和他說話.

因為昨天葉霄蘿得知了她和蒼冥絕的關系,才導致她現在和他見面,都這麼提心吊膽的.

"我去溫王府的時候你不在,便想到你會來這里."蒼冥絕說道.

蕭長歌知道,他已經將自己了解透了,只需微微一想,便能知道她的蹤跡,知道她會去哪里,想去哪里.

"溫王今日進宮了,應該是去說倫王的事情,自從倫王中毒之後,整個皇宮都死氣沉沉,想來皇上心里很不好受."蕭長歌的身子被他帶到小巷子里去,離外面的人更加地遠.

他這才敢對她做出親昵的舉動,將她的身子摟進懷里,自己高大的身軀為她擋住天邊落下的雪花,為她擋住四面而來的寒風,有他在的地方,就是她的避風港.

"溫王想要插手倫王的這件事情,想必沒有那麼容易,這次十七弟的事讓父皇的心里很不好受,他一定會找李生,再找一個不會徇私枉法,並且和十七弟關系好的人來查,他已經不會相信任何人."蒼冥絕暗暗猜測.

蕭長歌知道他一向都能拿捏得准嘉成帝心里的想法,突然間抬起了頭:"那麼這次皇上最有可能,讓誰去查案?"

蒼冥絕思索了一個晚上,心里早就有答案,不假思索地便道:"如果我沒猜錯的話,應該是三哥."

三皇子?那個終日請和尚大師到自己府上念經的三皇子?

蕭長歌一向不知嘉成帝的十幾個皇子,到底脾性如何,她接觸的也不多,只知道朝中風頭更勝的除去太子溫王,已經沒有幾人,想必嘉成帝的心里也有數.

"為何?"蕭長歌不解地問道,想知道其中的干系.

可是蒼冥絕卻沒有告訴她,只是拍拍她的腦袋:"你這小腦袋,裝的東西太多了,現在我希望你好好的,明白嗎?"

蕭長歌點點頭,就算他不說自己也會猜出來的,只是不想讓他擔心.

關于昨天的那件事情,她動動唇,最終還是沒有說出來.

就算葉霄蘿看見那天她和蒼冥絕待在一起,只要她咬緊不認,溫王也不能對她怎麼樣,況且葉霄蘿素日看她不爽,她足可以把這件事情當成是對她的誣陷,也能輕易蒙混過關.

"時辰不早了,我先回去了."蕭長歌心知這里不是個說話的地方,連忙向他告別.

又或者是,她害怕在他的面前久了,會忍不住把事情都說出口,而她明白,如果他知道了,一定不會讓她繼續在溫王府里待下去.

看著她的眉眼,蒼冥絕似乎有些察覺不對勁,可是有說不出來哪里不對勁.

"長歌,你有什麼心事嗎?"蒼冥絕拽住她的手,有些不放心地問道.

難道是因為那天在樹林里面,喝醉之後說的胡話?

當時沒有認真聽,以為是喝醉之後隨口說的幾句胡話,現在看來,定是有什麼貓膩.

蕭長歌沒有回頭,搖了搖頭:"沒有."

蒼冥絕掰過她的臉,迫使她看著自己,對上她的雙眼,認真問道:"你有事情瞞著我,到底是什麼事情?是不是那天……"

"沒有."蕭長歌迫不及待地打斷他的話,隨後抬眸對上他的目光,對他微微一笑,"我發現你最近有些疑神疑鬼的?是不是沒有睡好?"

原是關心她,哪知最後竟然被她調侃,到底是沒心沒肺.

蒼冥絕摸摸把她的手覆上自己的臉頰,語氣卻冷了一分:"不要想著瞞我事情,從你的眼睛里,我就能看得出來."

蕭長歌一怔,有半分的錯愕,不過很快回過神,目光炯炯地看著他,眼角含笑,眉梢微挑,眉眼之間全是動人的媚色.

葉霄蘿醒來的時候,只覺得半邊臉涼嗖嗖的,伸手一摸,已經消腫不少.

東云從冥王府拿了一支的藥膏,十分見效,抹完之後已經沒有多少紅痕,等到溫王回來,也看不見痕跡.

"東云!東云!"葉霄蘿見自己的身邊沒人,拔高嗓子叫道.

一直在門外候著的東云聞聲,立即推開門走進去.

只見葉霄蘿一面穿衣,一面怒氣沖沖地問道:"王爺回來了沒有?"

冬云過去幫忙,卻被她一手推開,葉霄蘿現在看誰都不順眼,自己撿著衣服往身上穿.

"王妃,王爺還未回,您還是躺下休息一會吧."冬云低聲勸道.

葉霄蘿渾身都疼,自己所受的哪里是一個巴掌,分明就是屈辱!一個區區側王妃竟然敢給正王妃摑掌?她非得討回這個虧不可.

忽然又想起什麼,直問:"我怎麼會躺在床上?我分明要教訓那個賤人,不要告訴我我又磕到哪里了."

葉霄蘿捂住自己的後腦勺,這里還隱隱作痛.

東云想了想,低聲回道:"王妃,是奴婢見您情緒太過激動,不想讓您受傷,所以才打暈您的."

葉霄蘿一怔,臉色慍怒,恨鐵不成鋼地瞪著東云:"你這個傻子,一點腦子都沒有!下次要是再這樣,我可要罰你了."

看來她對東云十分信任,竟然舍不得打罵分毫,就連她做了如此錯事,也只是草草帶過.

"多謝王妃."東云低聲道.

葉霄蘿卻有些疑惑地看著她,皺著眉頭:"東云,我是讓你給我出主意,不是讓你道謝的,那個賤人這樣害我,你給我想個辦法好好懲治她."

"王妃,奴婢早就已經想好了對付側王妃的辦法,只是一時忘記說了而已."東云一怔,隨即腦筋一轉,立即說道.

葉霄蘿這才滿意地回過頭:"什麼辦法?"

東云附在她的耳邊,低聲說了兩句話,葉霄蘿的嘴角漸漸地勾起一抹笑意,有些贊賞地點點頭.

溫王有些煩躁地回府,今晨在皇宮,本來想讓父皇將查案的權力交給他,讓他立一件大功.

這次蒼冥絕沒有出面,太子裝作傷心欲絕,其他皇子早被嚇得膽戰心驚,只有他不退反進,可是卻被嘉成帝給駁回了.

選了半天,最後竟然選了三皇子去查,那個整日只知道吃齋念佛的呆子能查出什麼來?

可惜,嘉成帝一副心意已決,不容任何人勸說的樣子,他只好空手而歸.

原想見一見和瑟,一進綠沅居,卻沒有發現人影.

"王爺,您要找和瑟公主是吧?"葉霄蘿從他的身後慢慢走近,聲音有些微冷.

溫王放下手中的簾櫳,退出了綠沅居,臉色十分難看.

"你怎麼來了?"他的聲音里滿滿的質問.

"王爺,我來只是想告訴你,讓你不要再被這個女人蒙蔽了,她徹頭徹尾都在欺騙你.她喜歡的人根本就是冥王!她常常和冥王幽會,就是現在她離開,也是去和冥王幽會!"

葉霄蘿一字一句,聲音冰冷而又清晰,一字不落地傳進溫王的耳里.

話音剛落,她只覺得左臉一痛,溫王的手掌已經落到了她的臉上,她整張臉歪到一邊,火辣辣地疼著.

"閉嘴!不許胡說!"溫王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,怒火中燒.

任誰都不可以這樣說,尤其是葉霄蘿,他看中的女人不會背叛他!

葉霄蘿捂著被打痛的臉,強忍住臉上的淚水,就算是被打,她也要把事情的真相告訴溫王.

"我知道你不想知道這件事情,但是事實就是這樣,就在除夕夜的那天,倫王死後,我親眼看見和瑟在後花園和冥王幽會,兩人還抱在一起.

正如今天你找不到她一樣,那天你應該也是像現在這樣,不知道她的行蹤吧?真可笑."

葉霄蘿說罷,竟然哈哈大笑起來,嘴里不停地重複著真可笑,真可笑……

眼淚夾雜著她崩潰的聲音,混著冰涼的雪花,在這個雪夜里滑落.

溫王氣的全身發抖,上天是故意派這個女人來折磨自己嗎?

她說出這些事情,就是為了讓他的心里難受,讓他承受自己喜歡的女人心有所屬的苦楚嗎?

"葉霄蘿,趁我現在還清醒,你給我離開這里."溫王指著她身後的那條長廊,閉著雙眼說道.

離開之後,從今往後他不要再看見她.

葉霄蘿看著他痛苦的臉,知道他是因為自己的話而變成這樣,不由得冷笑起來.

"我知道你不相信我說的話,等她回來,不如你自己親口問問她.我好心提醒你,只是為了讓你不要被她欺騙,那種水性楊花的女人,不值得你去愛."

葉霄蘿踮著腳尖,附在他的耳邊低聲說道.

她最喜歡看著溫王被自己氣的全身顫抖的樣子,看著他憤怒卻又束手無策的樣子,讓她特別有成就感.

他再沒有回話,葉霄蘿自以為瀟灑地轉身,心卻落到地上,化成一閃一閃的碎片.

冰涼的雪花砸在她的身上,發上,踩在雪地里發出吱吱呀呀的聲音,只是幾步的功夫,她便拐過長廊.

靠在沒人的牆上,慢慢地滑落在地.

溫王的雙手緊緊地握成拳,額頭上青筋暴起,一雙鷹肇般的雙眼盯著綠沅居入口處,仿佛在等著獵物的前來.

上篇:第三百六十章 大打出手六     下篇:第三百六十二章 刀鋒相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