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六十三章 毀容之痛  
   
第三百六十三章 毀容之痛

一秒記住【 g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第三百六十三章毀容之痛

蕭長歌的話似有魔力一般,竟然將葉霄蘿勾進了深深的回憶里,她腦海里不斷浮現那張流血的臉,每當午夜夢回,都會來索命.

"別說了!王爺是我一個人的,你們出現在他的身邊,都是錯的,只有把你們殺掉,都殺掉!"葉霄蘿握著刀,步步逼近蕭長歌.

看著她銳利的刀鋒,蕭長歌腳步有些忍不住想要後退,但是她不可以,失去了這次機會,就再也沒有了.

"你曾經殺過人,王爺還會喜歡你嗎?如果王爺知道了這件事情,一定會把你扭送官府,讓你為你殺的那個人償命!"蕭長歌按住自己的胸口,目不轉睛地盯著葉霄蘿手里的匕首.

"哈哈,要是王爺知道,還能把我留在王府嗎?要是能查得出來,冥王會一年多都沒有找我報仇嗎?當初沒有發生的事情,現在也不會發生."

葉霄蘿仰天長笑一陣之後,忽而低下頭,聲音陰冷的有些詭異:"就算我現在殺了你,照樣不會有人知道,你想指望王爺為你報仇嗎?"

冥王?她方才說到了冥王?

蕭長歌緩緩勾起一抹笑容,佯裝驚恐地道:"冥王?你說的可是一年前突然死亡的冥王妃?是你殺了冥王妃?蕭長歌?"

提起蕭長歌的名字,葉霄蘿的瞳孔猛地放大,又慢慢地放松下來,死死地瞪著她.

"沒!錯!就是蕭長歌,你就和她一樣該死!殺了她,是我這麼多年做過最痛快的一件事情.現在殺了你,也會是我做過最痛快的事情,乖乖受死吧."葉霄蘿語氣一厲,握著手里的刀猛地往蕭長歌的身上刺去.

見她的刀毫不客氣地沖著自己前來,只差一分便要刺進自己的胸口,蕭長歌連忙一閃,摔進了旁邊的椅子上.

茶杯水具都落到了地上,發出"噼里啪啦"的一陣響聲.

門口,溫王抬腿踹了進去.

里面正亂成一團,葉霄蘿發飾凌亂,雙眼通紅,似燃燒著烈烈恨意沖向蕭長歌.

尤其是她手里的那把閃亮的匕首十分刺目,溫王目光一冷,壓抑在胸口的怒火瞬間爆發出來.

拽起葉霄蘿的身子,把她往一邊甩去,已經用了十分的力氣.

"砰"一聲巨響,葉霄蘿不知自己為何倒下,手里的匕首也應聲落到一邊.

渾身的骨頭都痛,一轉身,卻看到了溫王的身影.

溫王深吸了一口氣,居高臨下地看著她,一只腳踩上了她的手臂,聲音冷的好像不是他的.

"你剛才說的是真的嗎?你殺了,蕭長歌?"

地上的葉霄蘿渾身驚恐地顫抖起來,雙目圓睜,死死地盯著溫王.

她拼命搖頭:"不,不是,不是……"

"殺了她,是你這一生做過最痛快的事情是吧?"踩著葉霄蘿手腕的腳越發地用力.

一旁的蕭長歌眼眸十分冷漠,身子斜斜地靠在地上,不知道溫王會如何對付她.

葉霄蘿從來沒有見過溫王這副樣子,雙眼發紅,表情猙獰,渾身顫抖,仿佛只要一伸手,就能將她掐死.

"不,不是……"葉霄蘿頓時清醒過來,拼命搖頭.

另外一只手掰住他的腳踝,試圖讓他把腳抬開,可是,他已經使出全身力氣,無奈她怎麼樣也抬不動.

無奈地搖頭,視線卻猛地掃到蕭長歌的身上,她正坐在一邊,斜眼睨視自己,目光冰冷.

原來是她,一切都是她搞的鬼……方才那些,都是她在套自己的話!

"你這個心狠手辣的女人,你不配為人!當初你是怎麼殺了她的,現在,我要一五一十地討回來."溫王殘暴而冷酷,撿起她掉落的匕首,刀光一閃.

"啊!"一陣驚叫聲掠過長空,打破這個甯靜的夜晚.

血,不斷地從葉霄蘿的臉上流下,蕭長歌眼睜睜地看著溫王在她的臉上劃上兩刀,一個大大的叉落在她的臉上,成為磨滅不去的印記.

到底是多麼恨,多麼怒,才會毫不留情地下此狠手?毀了一個女人最珍貴最重要的東西.

失去了容貌,對于一個女人來說,如同判了死刑一般,從此再不敢妖豔地梳妝打扮出門.

留給她的,只有深深的傷害和無盡的卑微.

不過,蕭長歌看了看自己的這雙手,如果可以,她還是有這個能力能將她複原.

可是,她不會那樣做,也不願那樣做.

"我不會殺你,那樣太便宜你,我要你留在這個世上,頂著丑陋的臉,受盡世人的嘲笑和凌辱,讓你永遠見不得光."溫王扔了匕首,一聲清脆聲音後砸在遠處.

葉霄蘿捂著臉,失聲痛哭,模糊不清地叫喊:"殺了我!殺了我!你殺了我!我甯願死在你的刀下……"

她甯願溫王一刀殺了她,也不願聽見他的口中說出這樣折磨的話,她不怕死,就怕見不到溫王.

而她的這張臉,永遠見不得人,就算是走到大街上,也不會有人認識她,認出她就是風光一時的溫王妃.

"我會寫一封休書,從今往後,你再不是溫王妃,明天就搬出溫王府,我再也不願見到你."溫王負手而立,聲音冰涼如雪.

當他在門外聽見葉霄蘿說的那番話時,心里就已經有了答案.

而他,也只不過做了自己多年來,想要做的事情而已.

為蕭長歌報仇.

今日,他終于先蒼冥絕一步達成目的,總算是對蕭長歌有了一個交待.

這也是他能為她所做的最後一件事.

"砰"一聲,溫王摔門而去,大門在風雪的吹拂中搖搖晃晃,不斷有風灌進來,夾雜著冰冷的雪落在葉霄蘿的臉上.

她以為自己能瞞的住一輩子的事情,卻在今日被揭曉,答案竟是從她自己的嘴里說出來的.

是她太蠢太天真,竟然輕信了和瑟的話,一步一步走進專門為她而設的陰謀里.

她支著旁邊的椅子站起來,面如土色,走到蕭長歌的面前,聲音低沉暗啞:"你是誰?你到底是誰?來到溫王府又有什麼目的?"

蕭長歌從自己的衣袖中拿出一張手帕,帶著淡淡的清香,擦去葉霄蘿臉上的血跡.

隨後,附在她的耳邊,低聲說道:"你知道我是誰,我是來索命的."

手帕落在地上,沾滿了紅色的鮮血,透著腥味.

房間暗淡下來,夜色冰涼,沉重,如同一塊巨石壓在葉霄蘿的胸口上,喘不過氣,快要窒息.

臉上的痛,不及心里的萬分之一.

"砰"一聲,腳步一軟,摔倒在地.

賽月緊緊地跟在蕭長歌的腳步後面,方才接收到她的示意之後,便急匆匆地去書房請了溫王.

她只是說了葉霄蘿到綠沅居幾個字,事情還未描繪清楚,溫王就丟下手上的公務,匆匆地跑到了綠沅居.

她估摸著時間,正好溫王到門口的時候,恰巧聽見里面傳來葉霄蘿說她殺過人的話,溫王便停住腳步,不曾進去.

里面兩人的對話說到重點上時,她清楚地看見溫王身上竟然顫抖起來,毫無平日的風度.

不知道是生氣憤怒,還是驚訝惶恐.

"公主,溫王未免也太心狠手辣了."賽月繳著手指,心里惶恐不安,"要是溫王知道您的身份,會不會……"

溫王最討厭被人欺騙,尤其是自己親近的人.

事情過去已經一年時間,在他知道真相之後,還能這麼生氣,毀了葉霄蘿的臉,可見他記仇頗深.

畢竟葉霄蘿也是跟著他一年的女人,沒有愛情也有親情,說下手就下手,實在太不近人情.

蕭長歌心里涼颼颼的,不知該如何形容現在的心情.

"事情正在如我們預料地發展,一定不能退縮.就算他現在不知道,將來也會有知道的那一天."又有什麼可擔心的?

"葉霄蘿被休,她一定會回到葉家,到時候葉家人會不會以為是您挑唆的?"賽月設想了可能發生的事情.

蕭長歌敲敲她的腦袋:"別多想了,現在我們要做的,就是下一步的安排."

兩人一齊走到房間里面,蕭長歌緊關門窗,房間里面密不透風,安靜的有些詭異.

"趁著天黑,你去把這件事情告訴蒼冥絕,讓他封住葉家的消息,不要讓葉霄蘿接近葉家."蕭長歌在賽月的耳邊低聲道.

冥王府一片寂靜,書房里燭火暗淡,蒼冥絕甚少不在書房,除了特定的時間練武用膳之外.

"咬住,可能會很痛."房間里面傳出一個低沉的男聲.

離簫把手里的毛巾擰成條狀,塞進蒼冥絕的嘴里.

手上是各種治療刀傷的藥粉,十分金貴,此時卻絲毫不心疼地灑在了蒼冥絕的背上,一個巴掌長的傷痕皮開肉綻,若不是灑了藥粉止血,只怕會鮮血如柱.

蒼冥絕一聲不吭,只不過額上的汗水不斷流下.

離簫盡量快點把藥灑在他的背上,又敷了草藥,最後拿白色的帶子給他纏上.

"也就只有你這身體能受得了,外人肯定都以為你體弱多病."離簫利索地打上一個結.

蒼冥絕拉下毛巾,喘著粗氣,實在有幾分疼痛.

"習慣了."他無所謂地輕松道.

"我說,到底什麼人能夠傷的了你?你暗地里查倫王的事情,也不找幾個樓里的人?魅風江朔怎麼都不在你的身邊?"離簫皺著眉頭問道.

蒼冥絕動動手,悶聲道:"她們太狡猾,似乎是知道我在查他們,故意引我到樹林里,進了樹林之後才知道有埋伏,那時撤退已經來不及了.他們把我的行動猜的一清二楚,有預謀而為之."

離簫收拾藥箱的手一怔,抬頭看他:"這麼說,派出這些人的人,應該很了解你."

"那些人是死士,花了大價錢雇來的死士."蒼冥絕冷然道.

查的是倫王的中毒案,竟然涉及到了死士,看來有人是想斬草除根,把想要查這件事情的人,通通殺個乾淨.

上篇:第三百六十二章 刀鋒相對     下篇:第三百六十四章 把持不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