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六十四章 把持不住  
   
第三百六十四章 把持不住

一秒記住【 g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第三百六十四章把持不住

離簫的臉色凝住,沒有說話.

想要抓到這次下毒的人,恐怕沒有那麼容易.

即使知道了是誰做的,沒有找出證據,也于事無補.

"誰?"蒼冥絕凌厲的目光忽而掃向門口,聲音低沉沙啞.

門外的賽月一驚,自己才到門口,里面的人便知道她在門口.

"王爺,賽月求見."賽月深吸一口氣.

里面才傳來一個淡漠的聲音:"進."

推門進去,蒼冥絕半倚在床上,面色剛肅冰冷,卻也帶著幾分蒼白,只是那雙狹長的雙眼一如既往的凌厲.

賽月有些震驚地問道:"王爺,你受傷了?傷的重不重?"

離簫正收拾了醫藥箱准備離開,路過賽月的身邊時告訴她:"傷的不是很重,這點傷對于他來說不是很礙事."

說罷,人已經轉身推門出去.

房間里面只剩下兩人,蒼冥絕淡淡開口:"有什麼事?"

賽月把晚上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說了出來,說到葉霄蘿被劃花臉的那一刻,語氣有些微微激動.

可是,蒼冥絕聽完之後,目光卻冷冷地掃向了她:"你竟然讓她一個人處在危險之中?若是葉霄蘿不小心傷到她怎麼辦?"

一年前的事情,他想想就覺得後怕,能重新擁有蕭長歌,他一直覺得是上天憐憫,不願見他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活著,才讓她重回自己的身邊.

自從那次之後,他戰戰兢兢,小心翼翼不敢置她危險之中,可是還是……

"你應當明白,我讓你去她身邊,是為了保護她,而不是將她置于危險之中.若是她因此有任何閃失,你有沒有想過後果?"蒼冥絕的聲音越發冰冷起來,渾身上下散發著森寒之氣.

賽月心里一驚,沒想到蒼冥絕注重的不是葉霄蘿的死活,而是蕭長歌的安危,她暗暗地低下頭.

"是屬下的錯,沒有保護好公主,還請王爺責罰."賽月只好訕訕認錯.

蒼冥絕微闔雙眼,緊緊地攥緊拳頭,他只要一想到昨天晚上,蕭長歌再次和葉霄蘿刀鋒相對,他就覺得害怕.

一年前的事情,夜夜回蕩在他腦海,如果這次蕭長歌再出什麼事情,他真的會發瘋.

身上的痛,比不得心里的痛,不顧自己身上的傷口,已經從床上坐了起來,薄薄的單衣已經滲出了血跡,背後的傷口始終不能讓他行動自如.

賽月見他流血,心里一驚,連忙勸慰道:"王爺,您身體尚未痊愈,這是要去哪里?"

身上的痛對他來說不算什麼,當初他經曆過身體和心同時毀滅的痛楚,一樣熬過來了.

"你回去."蒼冥絕一面艱難地穿衣,一面冷冷地吐出這幾個字.

賽月還想再勸,可是想想自己的身份,終究還是忍住了,她只是一個小小的下屬而已,有什麼資格去勸他?

最終還是無話地離開,蒼冥絕穿上一身黑衣,不顧自己身上的傷痛,吃力地使出輕功,飛簷走壁,前往溫王府的方向.

此時,他特別地想念她,想要見她一面.

一路到了溫王府,順著房簷跳下了綠沅居,在門口就能看見里面點燃的燭火,溫馨而又暖意十足.

沒有一點聲音地從窗戶跳進去,蒼冥絕不動聲色地從背後攬住失神的蕭長歌,她猛地一掙紮,回頭時,正好被他緊緊地抱在懷里.

腦袋被他緊緊地壓低在他的胸膛上,蕭長歌有些透不過氣.

"你怎麼了?"蕭長歌聲音悶悶的,氣息噴灑在他的胸膛上.

蒼冥絕松了一口氣,他真真切切地抱住了她,感覺到前所未有的放松,只有這個時候,他才能安心.

"別動,讓我抱一會."蒼冥絕再次緊貼著她,低沉道.

莫不是他聽說葉霄蘿的事情,想要前來看看自己是否有被傷到?

蕭長歌嘴角慢慢地勾起一抹笑容,有些心滿意足地伸手環抱住他的後背,可是他卻適時地松開了自己.

看著他的目光,蕭長歌"咦"了一聲,這就抱夠了?

"看到你沒事,我就放心了."蒼冥絕微微一笑.

隨即又驟然嚴肅起來,一雙劍眉緊擰,雙眼中的冰冷森寒是他的專屬.

他佯裝生氣地看著蕭長歌:"沒有下次了,葉霄蘿已經得到了她該有的報應,我會派人去把她解決了.你也應該回來了吧?"

最後一句是帶著微微的疑問,卻不是平日里霸道的命令,他竟然在詢問自己的意見,對于她來說多麼難得.

"恩,到時候我們就去環游世界,看遍山山水水,走遍大江南北……"蕭長歌嘴角不自覺地勾起笑容.

蒼冥絕卻微微一怔:"環游世界?"

為何她最近常常迸出這些無厘頭的詞?可是現在的她看起來很正常,也沒有喝醉,不像是在說胡話.

蕭長歌撓頭解釋:"就是游玩天下的意思……"

蒼冥絕點點頭,面上雖然沒有再繼續追問下去,可是心里卻暗暗地記下了她曾經說過的那幾個怪異的詞.

"真好……"蕭長歌心里無限感慨,這次是真的可以和他在一起,白頭偕老了.

嘴里這樣說著,整個人卻已經沖到了他的面前,不自覺地朝他伸出雙手抱他.

蒼冥絕的身子有些僵硬,見她直沖自己而來,很想把那抹小小的身子緊緊地摟進懷里,可是最後還是猶豫一番,抓住了她的雙手.

"我先離開了,你好好休息,我想個辦法就來接你回去."蒼冥絕揉揉她柔軟的發頂,輕聲低柔地道.

看著他隱忍拒絕的表情,蕭長歌歪著腦袋看他,苦苦地皺著一雙眉,思考著他為什麼不抱自己?

該不會因為生氣,想要故意給她一個教訓吧?

蕭長歌想了想,點點頭,認真地伸出雙手:"抱抱你就可以離開了."

蒼冥絕一怔,氣息似乎有些不穩,面對蕭長歌的投懷送抱,他無法拒絕.

可是他身上的傷,如果一抱就會讓她發現,他不想讓她擔心.

終究還是沒有伸出雙手,卻摸上了她的臉:"乖,我還有事."

一轉身的功夫,蕭長歌卻從背後拉住他的手,抱住了他.

鼻尖上卻聞到了一股血腥味,濃重的味道毫不留情地竄進她的鼻子,讓她有些驚慌失措.

頓時松開了他的身子,手卻已經輕輕地摸上了他的傷口,果然,手已經碰到了一陣粘稠.

"你受傷了!"蕭長歌擔心地大叫起來.

蒼冥絕身子有些僵硬,沒想到還是讓她發現了,轉身低垂眉眼道:"一點小傷,不重要的."

可是,他覺得不重要的傷,在蕭長歌的眼里看來,就像是驚天動地的傷口一樣疼.

原來,方才他不讓自己抱他的原因竟是因為此事,不想讓自己擔心,甯願自己默默地承受一切痛苦.

"坐下,讓我看看,沒有看過,我不放心."蕭長歌拉著他的身子,坐到了一旁的軟墊上.

蒼冥絕還在盡可能地安慰她,她的眉眼一冷,凌厲的眼鋒掃到了他的身上:"我說坐下就坐下,我是神醫,我要看看你的傷到底嚴重不嚴重."

聽著她霸道的聲音,蒼冥絕不由失笑,待在自己的身邊這麼久,他何曾忘記過她原本就是一只帶著尖爪的野貓,聰明機靈.

乖乖地坐下,任由著她脫光自己的外衣,大片肌膚暴露在清涼的空氣中,蒼冥絕很享受她坐在自己身邊,慢慢地褪下自己衣裳的感覺,很享受她擔心自己時緊張的模樣.

他傷口上面的肌膚被人上了藥,若不是因為動作太大,傷口也不能撕裂流血.

一定是他方才來溫王府的路上撕裂的,蕭長歌有些心疼地望著他的傷口,分明就是被人用劍傷的,到底是誰能夠傷的了他.

"是誰傷你的?誰能夠傷的了你?"蕭長歌心疼地看著他的傷口問道.

蒼冥絕目光卻是一冷,不想讓她知道太多的事情,只是搖了搖頭:"沒什麼,遭人暗算罷了."

暗算?蒼冥絕竟然會遭人暗算,蕭長歌有些狐疑地看著他,打算為他處理一下傷口,並沒有多問.

見到他身上的草藥,蕭長歌聞了聞,雖然混著血腥味,但是還是輕易就能夠聞出藥的作用.

"離簫的醫術已經十分高明,這草藥對你的傷口大有助益."蕭長歌皺著眉頭,"如果有針和羊腸線就好了,如果傷口縫起來,好的會更快."

聽著她的碎碎念,蒼冥絕倒是笑了笑,有些寵溺地道:"這點小傷,根本不算什麼,讓你擔心了."

說罷,就要穿起身上的衣裳,可是蕭長歌卻逼近一步,制止住他的動作,看著他背上的一條傷疤.

"你這里什麼時候有一塊疤的?"蕭長歌震驚狐疑地問道.

她記得之前他根本沒有,這分明就是在她離開的那一年里面產生的,傷痕半舊不新.

"很早了."蒼冥絕黯然失笑.

蕭長歌撩開他的衣裳,手指在他的背上點下陣陣火花,讓他不由得緊繃起來,整個人變得十分滾燙.

而蕭長歌似乎渾然不知,指著他背上的幾條傷疤道:"這里也有,這也有……到底為什麼?"

她知道,如果他不允許,沒有人能夠傷的了他.

蒼冥絕咬牙忍住自己的欲望,只是他身後的罪魁禍首渾然不知情.

每當她的手落在他的背上,總能輕易地燃起陣陣顫栗.

蒼冥絕深吸一口氣,反手一拉,將她壓在身下.

頓時被他困在身下,蕭長歌抬眸看他,突然才發現她到底在做什麼,方才竟然……

"長歌……"蒼冥絕聲音低啞得不成樣子,沉聲喚道.

見他情迷意亂的樣子,蕭長歌暗叫不好,這里是溫王府,萬一有人進來怎麼辦?

蕭長歌鎮定下來,慢慢地從他的手臂下滑了出去,再一次脫離了他的掌控.

"那什麼,我幫你穿上衣裳."蕭長歌伸出手替他整理衣裳.

蒼冥絕卻倒在一邊,眼里的情欲頓時清明,急促地喘著粗氣.

"早點回到我身邊,再這樣下去,我真的受不了."蒼冥絕咬牙切齒地道.

上篇:第三百六十三章 毀容之痛     下篇:第三百六十五章何為替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