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六十五章何為替身  
   
第三百六十五章何為替身

一秒記住【 g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第三百六十五章何為替身

溫王把自己關在書房里多天,不曾出門一步.

溫王府里徹底安靜下來,平日里吵嚷的地方如同廢墟一般,就連綠沅居,他也沒有踏進一步.

蕭長歌盯著那扇不曾開過的門,心里冷意漸濃.

該不會是溫王後悔劃傷了葉霄蘿的臉,後悔把她趕走,又放不下面子去找回,才終日把自己關在書房,靜思己過的吧?

蕭長歌想了想,還是朝著書房的方向走去,即使是後悔,也不能現在後悔.

毫無聲響地推開門,房間里面酒氣沖天,溫王手里端著一壺清酒,雙眼通紅地盯著手里的一張畫像,卻不曾見過推門而來的那人.

原來是躲在這里喝酒,蕭長歌目光微冷地看著他,慢慢地走到了他的身邊,目光卻瞥見他手中的畫像.

頓時像是被定住一般,目光緊緊地鎖在那張畫像上.

被酒灑了幾滴上去,眉眼的位置有些潮濕,溫王很珍惜地用手把上面的酒漬掃去.

或許是因為氣憤,他竟然"砰"一聲把手中的酒砸了出去,慌亂地擦拭著手里的畫像.

"你都看到了,你知道她是誰嗎?"溫王的聲音驟然冷卻下來,抬眸詢問.

蕭長歌的眼眶微濕,這張畫像上面的人,分明就是她.

不,應該說是蕭長歌,一年前已經死掉的她.

溫王竟然……竟然把這張畫像當做寶貝一般留了下來……

"不,不知道……"蕭長歌的嗓子有些發疼.

此時,溫王卻突然間哈哈大笑起來:"你當然不知道,我和她之間的事情沒人知道,就連我自己,都不知道……"

他似乎有些懊惱,有些悔恨,畫像上面的酒漬注定是擦不乾淨的了,他目光死死地盯著畫像,皺眉.

"她叫蕭長歌,是冥王妃."他忽然定定地道.

這幾日,他一步不離書房,竟然都是為了眼前的這張畫像.原來在他的心里,蕭長歌這個人已經種下生根,讓他牽念如此之久.

他抬頭看著錯愕的蕭長歌,以為她是被自己的感情嚇到了.

"喜歡上自己哥哥的王妃,嚇到你了吧?"溫王突然笑了起來,三分痛苦,三分淒涼,三分不甘,一分落寞.

蕭長歌的心里一抖,說不出話來.

"你很像她,雖然相貌不同,但是身上有她的影子,尤其是……笑起來的時候.你應該慶幸你像她,否則我也不會娶你."溫王怔怔道,言語之間有幾分冷漠.

蕭長歌撐著桌角,看不出來她臉上的表情:"是嗎?"

事後想起來,蕭長歌不由得輕笑,穿越而來如此長的時間,唯有今天,才讓她覺得震撼.

"我還是要多謝你,如果不是你,我也不會知道她死的真相,也不會知道,我娶的女人,竟然是殺了她的罪魁禍首."溫王突然間冷笑起來,一杯酒灌進喉中.

看著她的眉眼,溫王有些晃神,雖然在酒精的推促下,讓他有些迷蒙,不過他卻沒有對蕭長歌做出任何逾越的事情來.

"你喝醉了,好好休息吧."蕭長歌看他,吩咐了他身邊的小厮前來扶他去休息.

溫王緊緊地攥著手里的畫像,看著蕭長歌轉身離去的背影,突然開口問道:"你恨我嗎?"

"恨你什麼?"蕭長歌停下腳步,沒有回頭.

"恨我只是把你當做她的替身,我娶你卻沒有用真心對你,如果你恨,那你就恨吧."溫王的聲音很低,很沉重.

替身麼?到底誰是誰的替身?

蕭長歌的心里一時有些酸楚,該恨的人不是她,而是他.

將來知道了這一切,知道她的真實身份和嫁進溫王府的目的,他才是會恨的那個人吧?

蕭長歌深吸一口氣,搖了搖頭:"我不恨,真的."

轉身,出門.

腳步如同被灌了鉛似的走不動.

倚在外面的柱子上,冰涼的雪花沉重地砸在她的身上,她卻沒有絲毫知覺.

賽月看見她的身影,匆匆地走到她的身前為她撐傘.

"公主,您怎麼了?是不是他對您做什麼了?"賽月看著蕭長歌無神的眼睛,有些焦急.

問了許久,她才怔怔地回頭,拼命搖頭.

"沒事,我沒事,我只是想一個人靜一靜."甩開賽月的手,蕭長歌已經往反方向走去.

看著她離開的身影,賽月不知道應不應該追上去,猶豫了一會,她的人影已經消失不見.

不知道她方才在里面和溫王說了什麼,賽月從來沒有見過她這樣失魂落魄的模樣.

不知道應不應該把這件事情告訴王爺,賽月咬著手指想了一會,還是飛鴿傳書給蒼冥絕,告訴他這件事情.

冥王府一角,沉穩安靜,不過門口一個細碎的聲音打破了這種格外輕松的環境,一個身著鵝黃色披風的女子嬌俏地從後門的方向走了進來.

看到沒人發現自己,松了口氣,大搖大擺地走向了別苑.

可是,才一轉彎,就撞上一個青色的衣袍,那人臉上沒有什麼表情,唯一分明的就是他淡漠的神情.

"明溪,你怎麼會在這里,嚇我一跳!沒人知道你過來了吧?"阿洛蘭有些驚魂未定地往他的四周看了看,確定沒人才松了一口氣.

明溪有些生氣,怒斥道:"你又偷偷出府?不顧冥王的叮囑?"

聽著明溪的大吼,阿洛蘭連忙捂住他的嘴巴,對他擠眉弄眼,直到他安靜下來才松手.

"你叫什麼?要是把冥王的人引來就糟糕了.我今晨是出去辦事了,又不是去玩的."說著獻寶似的從自己的懷里拿出了一個黃油紙.

"你最喜歡的桃花酥,我特地從西街老鋪那家店給你帶來的,走的我都腿軟了."

阿洛蘭又笑又諂媚的表情讓明溪哭笑不得,蒼冥絕不讓她出府也是為了她的安全,可是她在府里又閑不住,天生愛玩的性子也不會改一改……

"下次不要再偷偷出府了,小花會擔心的."明溪面無表情地叮囑.

見他沒有生氣,阿洛蘭搖晃著他的手臂,表示高興.

突然間,又像是想到什麼似的,連聲道:"我今天在大街上見到一個臉被劃花的女人,雖然帶著面紗,但是我還是看見了.不知道誰那麼心狠手辣,竟然對一個女人下此狠手,要是我一定抽筋扒皮……"

明溪挑眉看她,還未開口,身後便傳來一個冰冷的聲音:"你又偷偷出府?"

阿洛蘭嚇了一跳,連忙把手里的兩袋桃花酥塞進明溪的手里,連連搖頭.

天不怕地不怕的她,唯一害怕的就是蒼冥絕嚴肅冰冷的臉,那雙眼睛如同寒冰一般刺骨,讓人不敢直視.

"王爺,我已經同阿洛蘭說過了,下次一定征求王爺的同意再出府."明溪護住阿洛蘭,為她說話.

蒼冥絕點點頭,他想追究的事情並不是這個,而是方才阿洛蘭說的話.

"大街上那個臉被劃花的女子,後來去了哪里?"蒼冥絕目不轉睛地盯著阿洛蘭,直問道.

阿洛蘭錯愕了一下,似乎沒想到堂堂的冥王竟然也這麼八卦,她便把方才在大街上發生的事情添油加醋地描繪了一番.

"等我追上那個女子准備問她為何會變成這副模樣的時候,她卻猛地甩開我,還把我推到地上.我爬起來再追,她就上了一輛馬車,馬車還富麗堂皇的,估計是哪個有錢的親戚……"

蒼冥絕目光一冷:"馬車往哪個方向去了?"

阿洛蘭繳著手指,嘴里嘟喃著:"平時我都不能出門,這次沒有迷路就算了,怎麼會清楚他們往哪個方向去了……"

她的聲音只有站在她身邊的明溪才能聽見,蒼冥絕微微皺了皺眉,語氣不善地再次問了一遍:"往哪個方向去了?"

"我又不認識路,只知道往南邊去了."阿洛蘭突然大聲道.

南邊?蒼冥絕猶疑地想了想,是皇宮的方向!

此時,天上正撲騰撲騰地飛來一只白色的信鴿,嘩啦啦地落在阿洛蘭的肩膀上,乖順地窩在她的身子里,仿佛有靈性一般地蹭著.

這只信鴿是蕭長歌的,此時降臨一定有什麼事情.

"把它給我."蒼冥絕冷聲開口.

阿洛蘭本來想拒絕的,可是知道自己打開之後,還是要交給他,便順手取下了信鴿腿上的字條,遞給蒼冥絕.

豈料,他看完之後,眉頭緊皺,一聲不吭地轉身離開.

沒人知道信上寫了什麼,但是能夠讓他轉身就走的信,除了關于小花,還能有什麼?

阿洛蘭摸著下巴,望著他離開的方向,暗自喃喃:"這也算是個癡情種……"

聽著自言自語的話,明溪忽而低頭看她,阿洛蘭見他狐疑的目光,打開一個桃花酥便往他的嘴里塞去.

一股桃花清香彌漫口齒間,甚是清甜.

出了府,蕭長歌漫無目的地在大街上走,來來往往的叫賣聲不絕于耳,站在人群中間,她突覺有些孤立無援.

滿大街的擁擠,熱鬧和她格格不入,她找個安靜的地方待一會,殊不知竟走到最熱鬧的這條街上來.

順著大街再往前走,過了小橋,她才知道自己並不是漫無目的的行走,而是冥冥之中自有牽引.

再走兩步就是冥王府,她突然有些失笑,那人正十分匆忙地沖出府門,仿佛丟失了十分重要的東西一般.

可是,一個轉身,心卻瞬間安定下來,四目相對,一眼萬年.

蒼冥絕僵硬的身子漸漸回溫,慢慢地對她展開雙臂.

蕭長歌微微一笑,顧不得別人的眼光,直往他的身上撲去,肆無忌憚地沉入他的懷抱.

"乖."蒼冥絕擁住她的身子,這聲聲音好像要將她融化.

上篇:第三百六十四章 把持不住     下篇:第三百六十六章鴻門之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