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六十六章鴻門之宴  
   
第三百六十六章鴻門之宴

一秒記住【 g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第三百六十六章鴻門之宴

在他的胸膛里汲取久違的溫暖,是蕭長歌最想做的事情,他的聲音就是安定片似的,給她最有效的安撫.

"怎麼了?"蒼冥絕聲音暖暖的.

"沒怎麼,就是想你了."蕭長歌從他的懷里退出來,"進去說吧."

她難得到冥王府來找自己,蒼冥絕的心里別提有多開心,擁著她一步都舍不得放開.

進了房間,蕭長歌想去坐著,可是手卻被他拉住,轉身便對上他的雙眼.

"告訴我,發生什麼事了?"蒼冥絕的聲音十分篤定,他要知道答案.

蕭長歌撫額,不知道到底要不要告訴蒼冥絕,但是他這副模樣就像是要活生生地吃了她似的,如果她不說,他也一定會逼著自己說.

"悶得慌,出來走走,溫王成日無事待在府中,我尋了個空出來走走."蕭長歌擋住眼睛.

她知道,蒼冥絕只要看她的眼睛就知道她說的是真亦或假,她不想讓他看到.

蒼冥絕見她這副模樣,十分寵溺地點頭:"好好,我知道了."

只要她不想說的事情,他就不會逼著她去說,只要她開心就好.

阿洛蘭聽聞蕭長歌來到冥王府,連連叫嚷著要去見她一面,可是還沒有走到東苑,手腕就被一只大手扣住.

"明溪?"阿洛蘭回頭,興高采烈地道,"小花來了,我去東苑找她,你要不要一起去?"

誰知明溪卻沉著一張臉道:"不許去."

阿洛蘭錯愕:"才多久沒見,你就不去看小花了?"

"不是,"明溪不知道該怎麼解釋,"小花肯定在和王爺談事情,你這個時候最好別去打擾他們."

按照以往的經驗告訴他,阿洛蘭此去一定會看到什麼不該看的東西.

阿洛蘭卻歪著頭看他,一臉疑惑地問:"他們能談什麼事情?難道我還不能聽嗎?"

"就是……"明溪皺著眉頭,頓時語塞.

再抬頭,阿洛蘭已經踏著小碎步往東苑的方向走去了,明溪趕忙上去拉住她的手.

想了想,道:"你想想,上次小花來你去找她的時候看見了什麼,而事後王爺又是怎麼做的,想必你還記得清楚吧?"

話音剛落,阿洛蘭的腳步一滯,竟然停了下來,有些尷尬地回頭.

繳著手指,腦海里不斷回蕩著上次闖進兩人房間看到的事情,不由得臉色一陣發燙.

而事後,蒼冥絕竟然在她的身邊多加了十來個丫鬟,日日夜夜不間斷地看守著她的行蹤,害她那幾天連房間都不能出.

此時一想,莫不是因為她打擾了兩人的……

明溪有些好笑地走到她的身邊,伸手攬住了她的肩膀.

阿洛蘭腳步一踉蹌,似乎馬上就要摔倒.

一只大手緊緊地把她撈了起來,讓她的肩膀貼在自己的胸膛上,明溪似乎能感受到她的緊張和顫抖.

她這副模樣,讓他不由得失笑.

正月十五開朝,大臣紛紛進言倫王中毒一事,各執一詞,爭端越發地分明,朝堂黨爭銳利明顯,嘉成帝一時不免有些心力交瘁.

聽得底下文臣的爭論,就像是幾百只蜜蜂在他的耳邊亂轉似的,嘉成帝拍拍桌子,不得不宣布退朝.

進了禦書房,嘉成帝宣了查案李生和三皇子覲見,支著額頭有些憤怒.

"外面朝臣日日進言倫王一事,要將下毒之人抓出施以極刑,可是,都已經十幾天過去了,你們卻一點消息都沒有查到,到底是怎麼回事?"

李生自然是一身正義感,恨不得早些將下毒之人親手抓獲,可是每當快要查到線索時,卻又被人先一步銷毀.

"皇上,微臣不敢懈怠,日日緊盯,可是無奈手頭上的證據有限,每當能夠進一步查證的時候,證據便會先一步被人銷毀.

微臣以為,敵人每次都能先微臣一步找到證據,是因為有人率先得知了微臣的一舉一動.否則,怎麼會遲遲查不出來?"李生叩首將自己這些日子以來的疑惑都清楚地說了出來.

嘉成帝聞言,連連皺眉:"你是說,有人監視你?"

"微臣是這樣想的,此次查案關乎皇家顏面,中毒之人又是皇子,實在惹人注目,再加之皇上的在意,更使心懷不軌之人有跡可循,如此下去,十分不利."

三皇子連連點頭.

嘉成帝沉思片刻,隨後問道:"那你想怎麼做?"

李生看了看四周,道:"為今之計只有……"

門外卻在此時不恰當地響起一陣清脆的聲音:"皇後娘娘,您怎麼站在這里?"

葉皇後臉色一驚.

偷聽皇上談事,可是死罪,葉皇後聽了這麼久,馬上就要聽到重點,卻被這個不知好歹的宮女給戳穿了.

葉皇後目光冰冷地掃在她的臉上,似乎要將她殺死.

禦書房里面已經沒了動靜,李生怔住,沒有繼續說下去,此時門外傳來葉皇後的聲音.

"本宮是來給皇上送湯的,若是沒有什麼事,你就先下去吧."

那個宮女是禦前伺候的,自然知道葉皇後的心思,而這禦書房又是後宮嬪妃常常踏足之地,也沒有什麼可驚訝的.

說了聲告退,便緩緩地退出禦書房外殿.

推門而進,眾人的視線落在葉皇後的身上,她落落大方地將手中的參湯遞到嘉成帝面前,氣度非凡.

"皇上,這是臣妾特地熬制的參湯,您近來身體不大好,要多休息,少動怒."葉皇後提醒道.

嘉成帝目光流連在她的身上,似乎在想方才的事情,不過倒也沒有說什麼,只是點點頭,揮揮手讓她退下.

幸虧嘉成帝沒有怪罪方才之事,葉皇後如釋重負一般退了下去,只可惜沒有聽見朝臣李生的辦法.

緊緊地握著拳頭,出了禦書房的門,立即去召見太子前來皇宮見面.

事情恐生變,李生,怕是萬萬留不得了.

眼看著葉皇後的身影從東角巷的方向拐去,蒼冥絕看了看身後一直低著頭的人影,一個眼神示意,那人立即跟著葉皇後前去.

他的嘴角緩緩地勾起一抹冷笑.

沒有了葉霄蘿的消息,蕭長歌倒是覺得事情越發地詭異了.

她日日都能收到葉霄蘿的消息,只是近日卻突然間沒有了消息,就連東云也不知葉霄蘿去了哪里.

"公主,方才溫王說,段貴妃讓您進宮一趟,說是要單獨請您進宮用晚膳."得知了消息的賽月第一時間趕來告訴她.

蕭長歌翻書的手一怔,這麼快就要來了嗎?

想必是葉霄蘿毀容的消息已經傳進段貴妃的耳里,如今傳她進宮,是想問一問葉霄蘿的事情吧.

蕭長歌合上書本,微眯著雙眼看著窗外:"知道了."

既然她想要問個清楚,自己又何樂而不為呢?

段貴妃這只狐狸,也總會有露出馬腳的時候,這個時候傳召,對于她來說,未必不是一件好事.

進宮前,溫王便叮囑了她幾件事情,蕭長歌一一應了是,轉身背對他的時候,目光忽而冷冽起來.

上了馬車,一路搖搖晃晃地往皇宮駛去.

進了段貴妃的寢殿,里面有幾個宮女在剪梅,現在是冬季,宮里梅花開的正盛,白梅紅梅爭相開放,紅白相交映,甚是美麗.

抖一抖手里的梅花,撲撲簌簌的碎雪便從梅花上面落下來,想必十分新鮮,就連枝葉都沾滿了晶瑩的融雪.

幾個宮女見蕭長歌進門,紛紛對她行禮,身姿輕巧地退了下去.

"公主來了,坐吧."段貴妃從里間出來,見了蕭長歌,笑著讓她坐到旁邊的軟座上.

有宮女進來插花,擺了一盆的紅梅在段貴妃手邊.

"母妃似乎很喜愛紅梅,兒媳方才進屋時見這滿院的紅梅,可真是喜慶呢!"蕭長歌想起方才所見,真心道.

段貴妃擦擦手,擺弄著瓷瓶里的紅梅,微微一笑:"梅花是凜然骨氣,不畏嚴寒,紅梅尤其好看,在這萬物枯竭的冬日,猶如一抹暗香."

難得段貴妃對梅花有這些覺悟,蕭長歌總算在某一方面對她另眼相看.

"母妃說的是."蕭長歌點頭.

隨後接連有幾個宮女奉上吃食前來,光是糕點就有糖蒸酥酪,桂花糖蒸栗粉糕,菱粉桂花糖糕,芙蓉糕,水晶糕十幾種.還有各色羹湯茶水,不計其數.

滿滿當當的一桌子,蕭長歌有些錯愕和震驚.

段貴妃卻率先道:"你們都下去吧,我們很少單獨見面,也不知道你愛吃什麼,只好讓廚房各色的點心都做一點,你嘗嘗看他們的手藝如何,我也好作賞."

段貴妃的眼里沒有一絲的試探之意,縱然是蕭長歌,也沒有從她的眼里看出惡意.

如果不是偽裝的極好,那就是今日是真心相待.

"多謝母妃操心費力,兒媳真是受寵若驚."蕭長歌低聲說道.

段貴妃眼中劃過一絲異樣,不過很快便消失不見,可是一向善于察言觀色的蕭長歌,十分輕易地就捕捉到了她眼中一閃而過的冷冽.

"快嘗嘗看好不好,若是覺得好,便選幾樣帶回去,給蘿兒和皇兒嘗嘗也好.這幾日都沒有見到他們,皇兒說忙,怎麼會連來看我這個母妃都忙呢?"段貴妃似有些失落地道.

終于是提起了葉霄蘿,字里行間盡是想要從她的口中套出葉霄蘿消息的話,她不由得放下手里的糕點.

蕭長歌神情有些悲愴,一時竟哽咽道:"母妃,王爺沒有告訴您嗎?王妃她,她最近都不能來看您了."

段貴妃錯愕道:"皇兒什麼都不曾與我說過,為何蘿兒不能來看我?"

不愧是貴妃娘娘,就連演戲都能演的這麼逼真,讓人找不出一絲錯處.

蕭長歌不由得感歎,深吸一口氣道:"就在前幾日,不知為何王妃拿著匕首闖進兒媳的房間,企圖謀殺兒媳.幸虧王爺及時趕到,才救下兒媳,可是王妃的臉卻不小心被劃傷了,之後便不知所蹤."

上篇:第三百六十五章何為替身     下篇:第三百六十七章 掏空秘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