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六十七章 掏空秘密  
   
第三百六十七章 掏空秘密

一秒記住【 g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第三百六十七章掏空秘密

段貴妃聽完她的話之後一怔,表情生生不知受了多大的打擊一般,錯愕地看著蕭長歌.

"你說什麼?蘿兒的臉被劃傷了?她為何會謀殺你?"段貴妃用手帕捂住自己的嘴,忍不住驚訝.

房間里面唯有兩人,段貴妃此次一哭,不知是何意.

到底是哭給她看的,還是真是為此傷心.

"母妃,這件事情兒媳不想多說,如果母妃想要知道,還請去問王爺."蕭長歌垂首道.

回去問王爺?段貴妃拭淚的手一頓,心里忽而冷笑起來,到底是把自己當成了溫王的寵妃,事事都去問溫王.

她忽而拿下了手里的帕子,眼眶發紅地道:"此事既然已經發生,我自然會問個清楚,只是……你和冥王究竟是怎麼一回事?"

如今又問起冥王來,蕭長歌眉頭微微皺了皺,看著段貴妃的模樣,心里只想她怎麼會知道這件事情?

她和蒼冥絕的事情,就連溫王都不知道,唯一在她面前提過的人就是葉霄蘿,如今她不知下落,到底是何時告訴段貴妃的?

按照段貴妃的耐性來說,她不可能這個時候才來問自己,若是最近才知道的,那麼葉霄蘿……

蕭長歌一想,葉霄蘿的失蹤莫不是和段貴妃有關?

素日里段貴妃都不常關心她的事情,冥王原本是要娶她的,大家都知道,也沒有人刻意提起.

突然間她好端端地提起這件事情,只有一個可能.

"兒媳和冥王的關系大家都清楚,自從嫁給王爺之後,再也沒有見過冥王.母妃今日怎會提起他來?"蕭長歌有幾分委屈地道.

段貴妃的臉上分明帶著不信和鄙夷,但是很快便消失不見,隨之而來的是淡淡的笑臉.

"也沒什麼,只是隨便問問."

段貴妃的側眼掃到蕭長歌不曾動過的羹上,目光有些怪異,但轉瞬即逝.

"吃點桃花羹吧,都涼了."段貴妃道.

蕭長歌有些疑惑他為什麼沒有繼續問下去,心里正猜測著,又聽見她的聲音.

"快吃呀,是不是不合胃口?"段貴妃疑惑地挑眉.

聽見段貴妃的提醒,蕭長歌才淡淡地拿起了旁邊的碗,小湯匙慢慢地攪著碗里的羹.

可是湯匙才放到嘴邊,卻聞道了一股真切熟悉的味道,蕭長歌嘴角勾起一抹冷笑.

這段貴妃好歹也是堂堂的貴妃,竟然會用如此卑劣的手段,在她的桃花羹中加入了媚藥.

蕭長歌看向了段貴妃,忽而勾了勾唇角,既然她想害自己,不如將計就計,把她心里預謀的事情說出來.

想來時間過得如此之快,她的催眠術也好久沒有派上用場了,不知道是否生疏了.

"母妃,我突然想起來我這里有一樣東西,和桃花羹一起用才好呢."蕭長歌微笑著從懷里掏出了一樣東西.

段貴妃有些好奇:"是何?"

蕭長歌獻到段貴妃的面前,竟然是一塊菱形懷表一般的東西,不過卻沒懷表那麼精致,外觀倒也沒有什麼,只是里面的花紋好看的得緊.

只不過看久了卻也有些頭暈,一層層疊加的螺旋花紋,仿佛真真切切地在自己眼前轉似的.

段貴妃有些暈沉沉地捂住自己的眼睛,低聲道:"快把這東西拿開!看的我頭暈!"

蕭長歌卻不曾拿開,在她的耳邊輕輕說道:"你現在不是貴妃,不在皇宮,你和心愛的人在寬闊的草場上,萬物生長,鳥語花香,河水靜靜地流著,周圍十分靜謐……"

看著段貴妃似睡非睡的樣子,蕭長歌知道她已經陷入自己描繪的天地中,嘴角似乎在說著什麼.

見時機已到,蕭長歌輕輕開口:"現在我問什麼,你就回答什麼,等你醒來之後,就會忘了這一切."

段貴妃臉色依舊,沒有回答,蕭長歌知道她已經聽見了.

現在就是最好的時機.

她壓低聲音,輕聲開口:"你為什麼要往和瑟公主的桃花羹里下藥?"

"那個賤女人,害的蘿兒臉被毀容,蠱惑了皇兒,我要讓她清白不保,滾出溫王府."

段貴妃如同行尸走肉一般,毫不猶豫地從自己的口中說出這一切.

盡管已經猜到,可是沒有什麼,比自己親耳聽見來的還更震撼.

若不是今日,蕭長歌也不知道平日里善于偽裝,待她不錯的段貴妃,心里竟然這麼恨她.

"那你當初為什麼同意和瑟公主嫁給溫王?"蕭長歌再次問道.

一字一句清晰的話從段貴妃的口里說出:"為了讓皇兒登上太子之位,和瑟公主能夠幫他在皇上的面前說話."

蕭長歌冷然一笑,沒想到自己的還有這麼大的利用價值.

登上太子之位?蕭長歌心里一驚,眉頭突突地跳著,該不會……

"葉皇後已經出了冷宮,太子頗的皇上寵愛,溫王登上太子之位希望渺茫,你打算怎麼做?"蕭長歌瞪大雙眼問道.

"太子是個病秧子,即使治好了病,可是體虛孱弱,只要再次下藥,就能讓他一命嗚呼,到時再結合大臣,把皇兒推上太子之位."段貴妃毫無感情地從喉嚨里吐出這句話.

若是她有片刻的清醒,她就會知道自己到底在說些什麼,會怎樣的震撼.

果不其然,太子之位,果然是眾矢之的.

等等!

她方才說了"再次".

蕭長歌深吸一口氣,琢磨著這兩個字眼,什麼叫做"再次"?難不成,太子原本的病,是段貴妃下的毒嗎?

她有些嘩然,看著段貴妃的雙眼,字正腔圓低聲道:"太子被病痛折磨十幾年,當初對他下毒之人是誰?"

當她問出口之後,段貴妃卻艱難地皺起了眉頭,死死地掙紮著,嘴里哼哼唧唧,咬緊牙關,不知道在說些什麼.

糟糕!蕭長歌心里一驚,催眠術對所有人都有用,但是但凡遇到被催眠之人很痛苦,不願意說的事情,就很有可能失去掌控.

這個秘密隱藏在段貴妃的最深處,她自然不會那麼輕易地說出來,即使是在被催眠的情況下.

蕭長歌見她要脫離掌控,連忙把摁住她的肩膀,把懷表放在她的眼前晃著.

"放松,放松,什麼都不要想,什麼都不要做……你仍然處在那片廣闊的天地之中,和你心愛的人待在一起……"蕭長歌沉聲道.

段貴妃依舊緊皺雙眉,卻停下了動作,情緒安靜下來.

此時,門外卻響起了幾聲有規律的敲門聲,是段貴妃貼身丫鬟.

"貴妃娘娘,您要的東西來了."宮女的聲音響在門外.

蕭長歌心頭一緊,如果段貴妃此時的模樣被人發現,一定會把她當成晟舟國來的奸細,專門來謀害皇家人的.

不能讓她進來,不能讓別人發現.

想了想,蕭長歌慢慢地走到了門邊,只能這樣回答了.

"母妃在里間找東西,你稍後再過來."

奇怪,段貴妃有什麼東西可找的?而且讓她把東西在這個時辰准時送來,也是段貴妃的意思.

"側王妃,娘娘讓奴婢把東西拿來,奴婢不敢就此回去,還請告訴娘娘一聲,奴婢在門口等她."門外的宮女回道.

好伶俐的宮女,定是猜到了里面發生了什麼事情,才不肯離去.

蕭長歌看了看段貴妃,只好來到她的面前.

深吸一口氣道:"你現在按我說的做,大聲點說,本宮現在正忙著和公主說話,你過一會再把東西送來."

段貴妃毫不猶豫地開口,只是沒有帶任何的感情色彩,重複了一遍蕭長歌的話.

門外的宮女似乎有些錯愕,可是對段貴妃的聲音深信不疑,應了聲是,便匆匆離開了.

直到肯定門外沒人之後,蕭長歌複又扭頭看向了段貴妃,打算再問一遍.

"太子被病痛折磨十幾年,當初對他下毒之人是誰?"

雖然還是如同上次一樣,但是這次段貴妃分明好了一些,猶猶豫豫地道:"下毒之人是……下毒之人是……我."

蕭長歌愣怔地看著段貴妃,當年的事情她也只是知道一些鳳毛菱角而已,而這件事情也一直是蒼冥絕的逆鱗,一碰就疼.

誰知,下毒之人竟然是段貴妃!

"皇上查出是宸妃下的毒,並且宸妃已經被大火燒死,為什麼下毒之人是你?你又是如何對太子下毒的?你一字一句地說清楚."蕭長歌清清楚楚地問道.

段貴妃沉默了一會,突然間大笑起來.

蕭長歌有些錯愕地看著她,以為她又要脫離掌控,連忙用手去拿懷里的東西.

可是,才拿到一半,段貴妃笑聲曳然而止,目光順勢掃到蕭長歌,陰惻惻的.

"當年太子風頭正盛,葉家經久不衰,太子一出生就被立為太子,葉皇後有權有勢,在後宮中翻云覆雨,沒人敢說她半句不是.

可是,還有一人,性情寡淡,才華橫溢,生的更是貌美如花,令人神魂顛倒,她就是宸妃.兩人在後宮分得皇上的寵愛,不相上下.

此時,如果我不依附,倫王和臨王就活不下去.于是我把臨王送給葉皇後贍養,討好她,不過也沒用.

葉皇後對我從不正眼瞧一瞧,不把我放在眼里,我十分生氣,便在太子的酒水里下毒,再嫁禍給宸妃,豈不是兩全其美?"

上篇:第三百六十六章鴻門之宴     下篇:第三百六十八章 罪大惡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