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六十八章 罪大惡極  
   
第三百六十八章 罪大惡極

一秒記住【 g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第三百六十八章罪大惡極

沒想到當年的事情竟是如此發生的,就算是沒有親眼見到事情發生的蕭長歌,也被段貴妃的這番話著實嚇了一跳.

當年葉皇後弄權,段貴妃依附,宸妃寡淡卻受寵愛,不得不成為後宮勾心斗角的犧牲品,被一場大火燒死在後宮中,而蒼冥絕也……

蕭長歌不願再回想下去,她知道當年蒼冥絕到底受了多大的委屈,受了多大的誤會和痛苦,被葉皇後視為眼中釘,多年來戰戰兢兢,如履薄冰.

如果不是今天,她也不可能從段貴妃的口中聽見這番話,事情越複雜,就要盡快澄清,不能夠再讓蒼冥絕和宸妃蒙受不白之冤.

"今天發生的事情都忘記,躺到床上睡一覺,醒來之後什麼都別提起."蕭長歌深吸一口氣道.

段貴妃十分聽話地爬上了床,閉上雙眼,漸漸地沉入夢鄉.

蕭長歌見狀,整理平複了一下情緒,打開門叫道:"來人哪來人哪……"

一直在不遠處守候著的宮女聞言,立即沖到了房間里.

"側王妃,發生什麼事了?"那個宮女低頭問道.

蕭長歌指著里面,聲音有些緊張:"母妃她方才還好好的,不知怎的竟然睡了過去,你快去請太醫來瞧一瞧,快去呀!"

宮女聞言,想要進去看一看,卻被蕭長歌擋住了視線,只好轉身離開.

見她遠走,蕭長歌倒是重新回到了段貴妃的身邊,看著她安靜的睡顏,心里五味陳雜.

太醫很快便來了,蕭長歌立在一邊,面無表情地回答著方才發生的一切,只是說段貴妃體虛,操勞優思過度,一時體力不支昏厥了而已.

太醫把完脈,雖然臉上有疑惑,卻也沒有說出來,畢竟貴妃的體質是他一直在照料的,如今出了問題,定是第一個找他,只能說沒有大礙.

開了幾副藥之後,便叮囑了幾句,吩咐旁邊的宮女去辦,之後便退下了.

從段貴妃處出來,蕭長歌隨意漫步在皇宮的角落,心里慌亂不知在想些什麼,腳下紛亂的大雪被她深深地踩出了一個腳印,每走一步仿佛都故意似的.

到底這件事情要不要告訴蒼冥絕?

如果告訴他,他一定會費盡心思讓段貴妃付出代價,說不定還會采取非常手段.

段貴妃死不足惜,但是她畢竟是皇上的女人,莫名其妙而死,一定會追究下去,她不想蒼冥絕因為報仇而和嘉成帝父子反目.

如果不告訴他,有朝一日他知道了,一定恨自己.況且作為兒子,一定很想知道母妃的死因.

蕭長歌思來想去,有些煩躁郁悶,踢了一腳腳下的雪花,頓時白蒙蒙一片漫天飛舞.

白雪慢慢地落下,在光和影的交替中,透過空氣中的雪霧,那人正似笑非笑地看著自己,一步一步朝著自己走進.

他總是在自己孤身一人的時候出現,總是帶著一張看似淡漠實則深情的臉看她,目光深深,仿佛要將她看破.

怔怔地站在雪地里,蕭長歌竟挪不動腳步,只是看著他微笑.

蒼冥絕見她沒有動作,慢慢地走到了她的面前,作勢就要拉住她的手,將她帶走.

蕭長歌掙紮了一下,皺眉道:"這里是皇宮,不要被人見到了."

每次和蒼冥絕在大庭廣眾之下時,總有一種偷情的感覺,他郁郁地松手.

恰巧此時有個宮女從他們身邊走過,蕭長歌伶俐地對他行了一禮:"參見冥王,在這里遇見冥王可真是巧了."

蒼冥絕微微皺眉,臉色有些難看,淡淡回應:"起吧,真是巧啊."

那個宮女低著頭,一路無話,對他們行了一禮,匆匆而過.

亭子里頓時安靜下來,蕭長歌只是看著他笑,雙眼如同盛滿了星辰一般耀眼.

蒼冥絕和她保持一步的距離,不讓別人看出他們的關系.

"聽說今日段貴妃召你進宮,是否為了葉霄蘿之事?"蒼冥絕低聲問道.

他的消息果真靈通,不過半天時間就已經知道自己被段貴妃召進宮之事,現在進宮是擔心自己特地前來的麼?

"是,段貴妃不僅知道了葉霄蘿的事情,也知道了我和你之間的關系,不過被我用催眠術催眠了."蕭長歌淡淡回道.

想起方才被段貴妃識破那一下的慌張,她至今還在後怕,可是除了葉霄蘿,真的沒人知道她和蒼冥絕還有暗中往來.

蒼冥絕負手而立,背對著她低聲道:"葉霄蘿失蹤,可能和段貴妃有關,派出去的人見到葉霄蘿上了一輛馬車,往皇宮駛去."

聽他這麼一說,自己的懷疑果真沒錯,這件事情就是葉霄蘿告訴段貴妃的,她已經被段貴妃接進宮中,說不定今日的鴻門宴就是葉霄蘿出的主意.

"這麼說,葉霄蘿極有可能被段貴妃救下,暗中保護在皇宮中,難怪方才進去的時候,總覺得有人在背後看我."蕭長歌細細一想,總覺得不對勁.

蒼冥絕忽而轉身,正想說些什麼,便見到一個身影匆匆地往他們的方向走來.

快速地掠過那個人,蒼冥絕唯一皺眉,看向了蕭長歌:"你先從這邊離開,臨王來了."

臨王?蕭長歌扭頭一看,正不是麼?

遠處一個臉上微帶怒氣邪笑的人不正是臨王麼?莫不是因為上次那事特地前來尋仇?

此時她又是單獨和蒼冥絕待在一起,若是臨王出去亂說,必定會損壞聲譽,到時怎麼也洗不清嫌疑了.

這番正要離開,臨王加快腳步,已經先一步攔下了她.

氣喘籲籲地臨王沒有好氣,上次在溫王府的事情他正有氣沒地方發作,此時遇見了她,算她倒黴.

"站住,皇六嫂怎麼見了本王就要離開?方才不是和四哥說的挺歡的嗎?"臨王將她的身子逼回亭子.

蕭長歌扭頭瞪他,忽而笑了起來:"原是七弟啊,恕我眼拙,我還以為哪個不知禮的太監呢."

說到太監這個詞,臨王的臉色忽而陰冷下來,顯得尤其可怕,似乎要將蕭長歌吞進肚里似的.

"你說什麼?你竟敢這麼說本王?"臨王氣急敗壞地指著蕭長歌.

誰知,蒼冥絕卻一把拍掉了他的手指,皺著眉頭斥道:"七弟,宮中學的禮儀倒是全忘光了,和瑟公主是你的皇嫂,你怎能這麼不懂規矩?"

規矩?竟然和他說規矩,臨王此時怒氣正盛,早就知道兩人有一腿,沒想到已經到了如此地步.

兩人一唱一和,有板有眼,配合得十分默契,想必和瑟已經忘記了什麼叫做恪守婦道.

"我臨王向來不懂規矩,這點四哥應該深有體會才對,當年你洞房花燭夜里面的那些女子,可都是我代勞的,四哥難道忘了嗎?"

臨王故意說起以前的事情,只是為了讓蒼冥絕憤怒,自己逞一時口舌之快而已.

如果不是因為當年的那些事情,他也不會在冥王府失去了命根子,失去了繁衍後代的能力.

蒼冥絕臉色漸漸地陰沉下來,一雙劍眉緊皺,緊盯著臨王,他的目光讓原本就有幾分懼意的臨王退後幾分.

忽而蒼冥絕冷笑:"說的也對,如果不是因為我,想必七弟也不會變得不倫不類,和宮中的太監沒有區別.就算是現在還有這個機會,想必七弟也再不會代勞了吧?"

"你!"臨王咬緊牙關,狠狠地指著蒼冥絕,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.

他額頭上跳動的青筋,在顯示著他的憤怒,一張憋的通紅的臉有些滑稽可笑,不堪受辱的他想要奮起反抗,但是不管從哪個方面來說,都沒有蒼冥絕厲害.

蕭長歌見對方敢怒不敢言的表情,又上去添油加醋一把:"四哥,你方才說的是什麼意思?七弟難不成當年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?"

表面裝作什麼都不知道,可是蕭長歌的心里早已笑翻.

臨王什麼都不知道,便想要過來抓他們的小辮子,想要報仇雪恨.卻被兩人聯手戲弄,此時憤怒得已經找不著北.

他想要用當年的事情來刺激蒼冥絕,最後卻刺激了自己,讓別人白白看了一場笑話,他的心里很不是滋味.

"這件事情說來話長,如果六弟妹想要知道,我不妨細細地告訴你."蒼冥絕回頭望了她一眼.

蕭長歌莞爾一笑:"好啊!"

臨王又氣又急:"好什麼好?你們兩個分明就是在這個亭子里幽會,還裝什麼?等我告訴六哥這件事情,讓你們都吃不了兜著走."

一拂袖,臨王轉身就要離開,可是身後響起一個冷淡疏離的女聲.

"這里是皇宮禦花園一角,宮女太監往來絡繹不絕,我和冥王正好相遇于此,清清白白,有宮女太監為證,不怕你說."

蕭長歌複又冷冷一笑,繼續道:"反倒是你,臨王!在我和溫王的成親之日偷偷闖進綠沅居,被當場抓住,你想要做什麼自己應當清楚.溫王和我不追究,已經是對你的仁慈,你竟然還敢前來汙蔑我?簡直罪大惡極!"

最後四個字死死地扣在臨王的頭上,讓他不由得一顫.

上次的事情確實是他心生歹念,想要偷看一眼傾國傾城的和瑟公主,僅此而已.

誰知,竟然如此倒黴,被發現不說,還驚動了溫王,差點害的他們兄弟離間.

臨王怔住腳步,不知道是前進還是後退.

他如果到了溫王府,平白無故地向溫王說了這件事情,定會被他以為是在挑撥離間,到時他的日子也不好過.

"你們之間的事情,我無暇顧及,我很忙,先回府了."權衡了利弊之後,臨王便恨恨地離開.

上篇:第三百六十七章 掏空秘密     下篇:第三百六十九章 當年真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