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六十九章 當年真相  
   
第三百六十九章 當年真相

一秒記住【 g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第三百六十九章當年真相

看著臨王落荒而逃的背影,蕭長歌懶洋洋地倚靠在柱子上,嘴角微微彎起一個弧度.

就臨王這花拳繡腿,她早就見識過了,根本不值得一提.

三言兩語便將他嚇走,若不是當時他偷偷闖進綠沅居想要偷窺她的把柄,恐怕臨王真的會把這件事情告訴給溫王.

"臨王好對付,下次再遇見他的時候不用對他客氣,直接讓賽月給他一頓教訓便罷."蒼冥絕冷冷地道.

臨王這人,命根子都沒了,還這麼不安分.

葉皇後的冷宮之災,段貴妃的中毒之禍,似乎沒有給他警醒,還這麼放肆地四處惹事.

"他,以後見了他都要繞道走."蕭長歌不屑地撇撇嘴.

蒼冥絕笑,想要摸摸她的臉,卻不敢離她太近,最終還是停下了伸出去一半的手.

"這里不是個說話的地方,還是去冥王府說,你先出去,我稍後跟上."蒼冥絕四下看了看,對她輕聲道.

確實,這個不是個說話的地方,蕭長歌還有很多話要和他說.

兩人一前一後地離開了禦花園,來到了冥王府.

冥王府一切照舊,熟悉的情景和事物讓蕭長歌覺得十分舒心.

走在院子里,踩著地面的雪花,蕭長歌才感覺到了一股踏踏實實的,安心的生活.

身後的蒼冥絕看著她輕松的腳步,雖然面無表情,但是眼角眉梢滿滿都是笑意,猶如春風拂面.

旁邊的院子邊上,躲著兩道身影,一個面無表情,波瀾不驚,另外一個激動興奮,轉眼就要往外面沖.

可是才走到一半,才發現自己的衣領被人抓住.

"明溪,放開我,我要去找小花!"

阿洛蘭不斷掙紮.

明溪沒有松手,目光淡淡地看著她:"別去,冥王和小花貌似不高興了."

"怎麼不高興了?我見到冥王的臉上分明掛著笑容."阿洛蘭繼續掙紮.

"你看錯了,冥王的臉上很不高興,要是你現在再出去打擾他們,下一次估計就不會在你身邊派十幾個丫鬟那麼簡單了."明溪冷聲道.

阿洛蘭被他唬住,不再繼續說掙紮,卻發現自己竟然被明溪這麼曖昧地抱在懷里,他的雙手正緊緊地環著她的腰.

她的臉"刷"一下紅的快要滴血.

不過心里卻是開心的,甚至已經把小花拋擲腦後,腦海里裝滿的都是明溪的接觸.

蒼冥絕兩人一前一後地進了房間,里面的擺設一如往常,沒有任何變化.

曾經她和他就相依相偎在這張床上,上面有他們嬉笑歡騰過的痕跡,有他寵溺無邊的低語,有她嬌羞柔軟的淺笑……

仿佛昨天就在眼前,觸手可及,卻又那麼遙遠.

蒼冥絕見她盯著那張床出神,慢慢地上前摟住她的腰身,感受她的溫暖.

"是不是想它了?要不要上去感受一下?這里什麼都沒有變化."蒼冥絕在她耳邊低聲道.

蕭長歌握上他的手,輕輕地笑了:"好啊,我要看看這里有沒有其她女人的痕跡,一年多沒見,倒真要好好檢查檢查."

他抱得更緊了,皺著眉頭不滿地抗議:"這里除了我和你,沒有別人,要不然你也檢查檢查我,看看我的身上是不是只有你的味道?"

只檢查床貌似有點不公平,蒼冥絕的臉上憤憤難平,如同真的生氣了一般.

蕭長歌有些羞澀地用手肘頂了頂他的胸膛,抿著下唇,兀自笑的歡快.

"我是說真的,我已經安排好了,兩天之後,我就會計劃一場火災,完美地把你從溫王府接出來."蒼冥絕說這話時,臉上如同春風一般.

蕭長歌一怔,沒想到他這麼快就已經把事情安排好了.

雖然,她也很想盡快從溫王府里出來,但是今天聽見的事情她不能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過.

段貴妃顯然已經有後招,把所有的事情都計劃得十分完美,太子斃命,提攜溫王,神不知鬼不覺地演了一出好戲.

而他們的命運,終將會落在他們的手上.

猶如案板上的魚肉,任人宰割.

"現在還不能……"蕭長歌低聲道.

她只覺得蒼冥絕的手慢慢地松開了她的腰身,溫暖的大手不再環繞著他,有些震驚有些無奈.

蒼冥絕把她的身子轉過來,臉上一片寒冰,咬牙質問:"你!不!想!"

見他冰冷的表情,蕭長歌攥住他的手,搖頭:"我想,但是不是現在,我們還有一件事情沒完成……"

"既然想,那為什麼不能現在離開?還有什麼事情沒完成?"蒼冥絕滿臉質疑之色,仿佛要將她盯出一個洞來.

蕭長歌看著他生氣的面孔,不知道應不應該將她聽見的事情說出來,有些猶豫地咬咬唇.

見她這副猶豫的樣子,蒼冥絕的心里一點點地沉下來,更加篤定了自己心里的想法.

"莫不是,你喜歡上了溫王?"蒼冥絕森寒的目光緊盯著她.

聽見他這句話,蕭長歌猛地抬頭,清亮的眼睛里盛滿了震驚,似乎是沒想到會從他的嘴里說出這句話.

她瞪著蒼冥絕,臉色因為生氣而有些緋紅:"你想到哪里去了?我怎麼可能喜歡上溫王?你分明知道的!"

蒼冥絕卻扣住她的手腕,把她整個身子貼在自己胸膛上,氣息不穩.

"既然什麼都不是,你最好給我個理由,不然你現在就別想回去了."蒼冥絕憤怒填滿了他,令他失去理智.

見他生氣的樣子,蕭長歌也不想再瞞他,安撫他的情緒要緊.

她分明知道他最在意的人就是自己,稍微有點不順著他的意,他就會胡思亂想,鑽牛角尖.

方才,她不應該隱瞞的,也不會讓他對自己產生猜忌.

"你認真聽我說,我今天進宮時對段貴妃用了催眠術,從她的口中得知了從前的一些事情,是關于宸妃的."

蕭長歌說著,目光掃到他的臉上,他的眉頭緊縮,緊緊地盯著她.

"繼續說下去."

從段貴妃的口中說出當年的事情,並且是有關宸妃,蒼冥絕的情緒有些不對勁,不過還是安靜地聽著.

蕭長歌把早上聽見的經過,一五一十告訴給了蒼冥絕,當年的事情,並非是宸妃所做,都是因為段貴妃.

若不是段貴妃的嫉妒之心,想要利用葉皇後和宸妃之間互相殘殺,也不會導致這麼多人的悲劇.

太子重病,宸妃死于大火,蒼冥絕雖被救出,卻獨坐輪椅十多年,三個人的悲劇,也到了該讓罪魁禍首償還的那一天.

聽完她的話,蒼冥絕的臉色突變,額頭上青筋暴起,雙手緊緊地握著桌角,臉色如同墜入地獄一般森寒,那雙眼仿佛剪不斷的,無邊的黑暗.

突然,他猛地一拳打向了旁邊的桌角,桌子應聲而裂.

蕭長歌被他的情緒嚇了一跳,從來沒有見過他這副模樣.

他的戾氣十足,蕭長歌卻慢慢地走近他,將他那只流血的手緊緊地握在手里.

"真相已經浮出水面,相信嘉成帝會秉公辦理的,你不要沖動."蕭長歌最怕他會做出傻事,安撫他的情緒.

他渾身上下都在顫抖,大手緊緊地包裹住蕭長歌的手,不忘記她還在他的身邊.

"沒想到,竟然會是她,是她間接害死了母妃,她比凶手還可惡!"蒼冥絕咬牙切齒.

若是段貴妃此時站在他的面前,他早就將她剝皮抽筋了.

"是,當初所有人都以為是宸妃在太子身上下毒,豈料,竟是段貴妃嫁禍給宸妃,讓葉皇後相信,才會導致……"

蕭長歌沒有繼續說下去,好在現在所有的事情都知道了,他們也可以更好地想辦法對付段貴妃.

"現在只要在皇上的面前拆穿段貴妃的假面目,讓她把當年的事情親口說出來就行,相信嘉成帝會處置她的."蕭長歌輕聲溫柔道.

可是,蒼冥絕卻搖了搖頭:"不,我要親手,讓她還債."

"你這次聽我的,行嗎?我來想辦法."蕭長歌低聲道.

蒼冥絕沒有辦法讓殺害自己母妃的人逍遙法外,大仇要他親手去報,他要眼睜睜地看著段貴妃,生不如死.

可是,面對蕭長歌滿腔擔憂與乞求,他也不能拒絕.

最後,他只能妥協,摸著蕭長歌的臉,低聲歎道:"不管用什麼方法,最後,要讓我來了結她."

這已經是他最大的讓步了.

蕭長歌明白他的心思,如果不讓他這樣做,那麼他的心里,將會永遠有一個疙瘩.

點點頭,一頭栽進他的懷里,有些不滿地控訴:"你剛剛因為這件事情凶了我,現在還疼呢."

嬌嗔的聲音從蕭長歌的嘴里發出,是從來沒有過的好聽,蒼冥絕為之一怔,半天說不出一句話,只是愣愣地盯著她看.

蕭長歌見他沒反應,捶他的胸膛,可是肆虐的手很快被他緊握住,不容逃脫.

"對不起."他聲音低沉沙啞誠懇.

這次換成蕭長歌怔住,猛地從他的胸口抬頭,卻見他的表情一臉認真.

"我是說真的,不在我的身邊,讓你受了這麼多苦,因為我,不能盡快回到我的身邊,我有時想要為你做些什麼,卻覺得無能為力."蒼冥絕的聲音里充滿了無力感.

從來沒有過的無力感.

原來他是這樣想的,可是自己卻從來沒有覺得委屈,反而很開心.

只要是為他做的事情,都很開心.

"傻子……你為我做的已經夠多了……"蕭長歌淚眼婆娑.

蒼冥絕笑,緊緊地摟住她單薄的身子,溫暖她,也溫暖自己.

上篇:第三百六十八章 罪大惡極     下篇:第三百七十章馬上下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