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七十章馬上下手  
   
第三百七十章馬上下手

一秒記住【 g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第三百七十章馬上下手

段貴妃清醒時,頭昏腦漲,只覺得腦海中丟失了一段記憶補不回來似的,拼命地按壓頭部,卻發現徒勞無功.

想不起來的依舊是想不起來,只有零碎的畫面充斥在她的腦海中,卻拼不成完整的一幅圖.

"母妃,您醒了."旁邊傳來一聲格外低沉沙啞的女聲,和面紗擋臉的模糊影像.

段貴妃一時口渴,正想問你是誰時,才恍然悟起,不正是自己前兩天救回來的葉霄蘿嗎?

"給我倒杯水."段貴妃全然想不起方才發生了什麼事,慢慢地坐了起來.

葉霄蘿動作伶俐地上前為她倒了一杯水,就著她的手喝下,段貴妃這才覺得喉嚨舒服多了.

"母妃,您方才和和瑟說了什麼?您怎麼暈倒了?"葉霄蘿放下水杯,疑惑地看著她.

段貴妃搖了搖頭,捂著腦袋:"我想不起來了,只有一點模糊的記憶,只要一用力想就頭疼."

怎麼會這樣?葉霄蘿合著面紗看不見她的表情,只是聲音多了幾分冷厲:"是不是那個女人對您做了什麼?"

她心里知道和瑟的能耐,能在短短時間就讓溫王對她死心塌地,還劃花了自己的臉,一定會什麼妖術!

"應該不是.她並不像你說的那樣,反而性情溫和,我讓她喝那杯羹的時候,她沒有猶豫就往嘴邊送去."段貴妃皺著眉頭回想.

事情到這里就"咔"一聲斷了,沒有任何預兆地崩斷了,什麼都想不起來.

"然後呢?"葉霄蘿追問道.

然後……

真的想不起來了,段貴妃單手捂著額頭,一張臉慘白不堪.

葉霄蘿握住她的手,黑耀的一雙眼睛透過面紗緊緊地盯著她,語氣刻不容緩.

"母妃,她一定是對您做了什麼,我們時間不多了,必須馬上下手."

晟舟國來的人果真不能相信,當初她是瞎了眼才會讓和瑟嫁給溫王.

早知道自己現在的結局,她就算拼死一條命,也要阻止.

段貴妃看不清她的表情,有些疑惑地盯著她看,良久才道:"你真的願意?"

就算現在溫王這麼對她,她依舊願意為了溫王的前途而去做這些事情?

葉霄蘿眼睫低垂,緊緊地攥著雙手:"如果可以,我也想恨他,可是我做不到,他已經深深刻進我的生命,融入我的骨血,恨她就是恨我自己."

聽著她這番深情動人的話,就連段貴妃都被她深深感動,世上竟有如此癡情的女子.

"蘿兒,是皇兒不懂得珍惜,如果這次的事情成功了,你將會是蒼葉國的皇後,你的臉,我一定會尋遍天下神醫為你醫治.這是我對你的承諾."段貴妃緊緊地握住葉霄蘿的手,真心道.

剛開始從她埋在溫王府的線人口中聽說的時候,她十分震撼,害怕葉霄蘿會到葉家哭訴,從而破壞了她多年來苦心經營的關系.

所以,才會立即派人把葉霄蘿接進宮里,好看著她的一舉一動.

現在知道了葉霄蘿的想法,她也就放心了,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把所有人都想的那麼不堪.

"母妃!"葉霄蘿心里難受,撲進她的懷里痛哭出聲.

段貴妃摸她的頭發,拍拍她的臉:"好孩子,讓母妃看看你的臉,到底被他傷成什麼樣子了."

葉霄蘿落羞愧難當,不願意將自己的傷口暴露在視線下,拒絕了她的要求.

段貴妃也沒說什麼,如今一切都以她為中心,也沒有強迫她.

因為上次書房的事情,溫王已經好多日不曾來到綠沅居,聽說蕭長歌被傳召進宮之後,便來到了綠沅居.

她向來不愛金銀珠寶,綠沅居打從她住進來的時候,除了他吩咐別人擺放的一些東西之外,再沒有其他裝飾.

淡光從窗台照耀進綠沅居,把里面打得十分通透,漫天的浮沉不斷在他的眼前來回,只覺得眼睛生疼.

"母妃找你去做何事?"溫王立在她身邊,看她並未回頭看自己,轉身走到她的面前.

蕭長歌對他微微一笑:"可能是母妃悶了,找我去敘敘家常,可是不知道為什麼,母妃卻突然間暈倒了."

"什麼?母妃暈倒了?為何?"溫王情緒有些激動,轉身就要進宮去.

可是一轉身,手卻被蕭長歌拉住,安慰道:"太醫看過,說母妃只是憂慮過多,體虛而已,並沒有什麼大礙."

這麼一說,溫王才放心不少,可是也阻止不了他要進宮的念頭,到底要親自看一看段貴妃才能安心.

"你先休息,我進宮一趟."溫王抿了抿唇,雖然不舍,卻還是掙脫開了她的手.

見他執意進宮,蕭長歌的腳步不由自主地往前邁.

若是他進宮後刨根究底地問清楚,定會將事情疑心到自己頭上,前來質問自己.

"王爺,不瞞您說,宮中已經有人在照顧著了."蕭長歌試圖引起他的注意.

果不其然,溫王腳步一停,絕不會以為是段貴妃身邊的宮女在照顧著,她說的照顧,一定另有其人.

"有誰在照顧母妃?"溫王毫不猶豫地回頭問道.

蕭長歌皺著眉頭冥思苦想,猶豫不決地道:"我也不敢確定是不是,只是覺得那個身影眼熟得緊,像極了王妃."

說到最後幾個字時,溫王已經驟然變色,像極了葉霄蘿?

她還沒離開京城,而是躲進段貴妃的身邊去了?

這個女人,陰謀詭計多端,定是在段貴妃的面前說些什麼,才會讓她突然昏厥的.

當初把她丟出冥王府實在是太便宜她了,早知就應該把她丟出城外,看她還有什麼膽子回來.

"這個女人,真是命大,沒想到竟然進了皇宮,不知道又在母妃身邊說了什麼."溫王捏緊拳頭,恨恨說道.

很好,已經把疑點轉移到葉霄蘿的頭上了.

蕭長歌佯裝心疼地上前一步,握住蒼冥絕的手,低聲道:"王爺,您不要折磨自己,或許只是我看錯了.如果您現在進宮,說不定會徒惹母妃的不滿."

如果是真的,那段貴妃一定知道了溫王府里發生的事情,要是只聽葉霄蘿的一面之詞,對和瑟沒有好處.

溫王到底還是顧及和瑟的感受,段貴妃那麼還是要自己親自去解釋才行.

"我知道了."溫王點點頭.

不知道他知道了什麼,也不知道他到底聽進去了多少,可是蕭長歌知道,自己的目的已經達到了.

看著他的身影慢慢地走出了綠沅居,蕭長歌慢慢地退了回去,緊緊地關上門窗.

房梁上面頓時跳下一個黑色的身影,修長高挑的身子平穩地落在地上,面色平靜無瀾地盯著蕭長歌的手.

蕭長歌見他沒有說話,只盯著自己的手看,知道他是介意自己方才對溫王的舉動了.

果然,他盯了一會,暴怒:"蕭長歌,你是不是成心的?分明知道我就在上面,你還故意和他接近?"

蕭長歌訕訕然,剛才為了讓戲更加逼真,所以才……

"我突然發覺賽月的武功真不錯,上次在外面的時候,遇到一伙人,賽月……"

話至一半,蒼冥絕便緊扣住她的手,臉色陰沉:"你別給我扯別的,下次你要是再這樣,我就馬上讓你回冥王府."

蕭長歌無奈笑,腦袋靠近他的胸膛上,知道他最喜歡自己零距離地靠著他,每當她主動靠近他的時候,他身上的毛就會被捋順.

果真,他不曾再說什麼,只是有些無奈地歎了口氣.

"我估計這幾日他們就會對太子下手,我們要做點什麼嗎?"蕭長歌問道.

蒼冥絕點點頭,仿佛全然不在意這件事情似的,低低地吻了吻她的發.

"當然,我已經全都部署好了,只等著他們動手,到時將段貴妃溫王一舉拿下."蒼冥絕漫不經心地道.

"倫王那邊的事情查的如何了?"蕭長歌突然抬頭問道.

事情也過去這麼久了,三皇子和李生在查,全京城的人都在注意這件事情,怎麼連個消息都沒有?

"但凡是和那晚的事情有關的人都死光了,暫時沒有頭緒."蒼冥絕沉聲道.

"三皇子那邊呢?"蕭長歌繼續問道.

"最近沒有動靜,三哥和李生似乎隱遁似的,整日不見人影,好像這件事情就此罷休了一樣,連父皇也沒有過問."蒼冥絕冷笑一聲道.

蕭長歌皺眉,想了想:"這,應該是他們的一個計謀吧,以不變應萬變,故意不動手,讓凶手以為此次風波已經過去,露出馬腳,再一舉抓獲?"

按照她的猜測,應當是如此.

看著蒼冥絕的雙眼,詢問.

蒼冥絕贊賞地點點頭:"雖然皇宮那邊什麼消息都沒有,不過按理說,應該就是這樣."

這種方法固然是好的,只是……

蕭長歌又道:"既然我們能猜到,那麼凶手也應該能猜到,于他們又有何用?"

話音剛落,只見蒼冥絕的目光一沉,嘴角帶著似有若無的笑容.

"他們怎麼能和我們一樣?他們的心里畢竟會防備,會猜測,會坐立不安,只要有其他的情緒,就會被帶入這個陷阱里."蒼冥絕自信滿滿地道.

他璀璨的眸子顯得萬分自信,仿佛一時之間事情都在他的掌控之下.

"但願如此吧."蕭長歌抿抿唇.

"這幾日你都待在這里,不要出去,知道嗎?"蒼冥絕叮囑.

"沒關系,我身邊有賽月在,她武功高強……"

"再高強也不能."蒼冥絕的語氣堅硬不容質疑,忽而又放軟下來,"我怕葉霄蘿會對你不利,你乖乖的,不要讓我擔心."

上篇:第三百六十九章 當年真相     下篇:第三百七十一章 萬事俱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