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七十一章 萬事俱備  
   
第三百七十一章 萬事俱備

一秒記住【 g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第三百七十一章萬事俱備

京城中寂靜萬分,唯有漫天的白雪不斷地飛舞著,落在空無一人的大街上,一點一點地堆積起來.

擁香樓生意比起往常倒是差了許多,不過有錦瑟鎮樓,難免有些思來想去無法入睡的男人前來,只為美人一笑.

看著一批又一批進入擁香樓的男人,錦瑟臉上的笑容漸漸地凝滯起來.

嬤嬤扭著屁股從樓梯上來,看著錦瑟衣著單薄地倚在扶手上,看著底下的燭火,有些心疼地替她攏衣裳.

"我的小姑奶奶,不是讓你乖乖待在房間里嗎?怎麼好端端的出來了?也不怕凍壞?趕緊進去吧,我可是會心疼的."嬤嬤一面說著,一面把她往房間里面趕去.

不知道是真的心疼她凍壞身子,還是心疼她生病了,就不能繼續賣笑而損失的銀子.

錦瑟一聲不吭地被她推搡進房間里.

房間里面的炭火用的都是好炭,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,比起擁香樓里的其她姐妹,不知好上多少倍.

可是,給予她這一切的人,已經有一月未曾現身了.

想要去太子府找他,卻又害怕流言蜚語,派人傳書信給他,卻從來沒有回過,以為是斷了聯系,可是太子府的人卻常常送東西過來.

錦瑟心里猶如斷了線的琵琶似的,紛亂不堪.

聽說皇宮最近出了大事,倫王中毒,凶手不查,那邊,似乎也有很久沒有吩咐她做什麼事了.

該不會……也發生什麼事了吧?

"錦瑟,你怎麼了?外面等你的大爺可要排到門口去了,你臉上給個笑容,好讓我交差啊?"嬤嬤臉上露出討好的笑容.

這一個月太子不曾來過,正好讓那些垂涎錦瑟美貌的人乖乖掏出懷里的銀子.

"嬤嬤,我今日沒心情,改天吧."錦瑟面無表情地低下頭,對著銅鏡梳發.

那個嬤嬤敢怒不敢言,臉色陰沉了幾分,無奈錦瑟是擁香樓的頭牌,不能對她怎樣.

"我的小姑奶奶,就算是嬤嬤求你了,你就去去吧!那些大爺銀子都已經交上來了,你這一改天,他們非要我的命不可!"嬤嬤無奈地拉扯著錦瑟,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哭訴.

錦瑟冷笑:"是你自己接過來的銀子,我可不見分毫,你自己愛找誰找誰去,今日我沒空,還請嬤嬤不要打擾我清淨."

那嬤嬤被她的話一哽,想要頂回去,卻又害怕太子明日過來,只能暗暗吃了這個啞巴虧.

還想再勸說幾句,還沒有張口,錦瑟一雙桃花眼微挑,一臉不悅地看著她:"嬤嬤請便,我想休息了."

在她眼神的注視下,嬤嬤張張口,想說的話卻全都咽進肚子里.

訕訕地轉身離開,陰沉著臉色,猛地關上門,一臉不屑地碎碎念.

"不就是仗著長的好看,身後有太子撐腰嗎?老娘年輕的時候比你好看得多,也不見得有你這麼大脾氣……"

房間里面頓時安靜下來,只有錦瑟平靜的呼吸聲.

她輕輕地摘下自己的耳環,珠翠玉飾聲響個不停.

余光瞥了瞥屏風的位置,清了清喉嚨道:"出來吧."

不出片刻,一個黑影便從屏風後面走了出來,身子單薄玲瓏,一副面紗遮住全臉,只露出一雙駭人的眼睛.

"你是……葉三小姐?"錦瑟憑著自己的直覺猜測.

葉霄蘿點點頭,雙眼微眯,打量著錦瑟:"不錯,這樣也能看出是我."

錦瑟淺淺一笑:"怎麼?不敢見人了?把自己包的這麼嚴實?"

提起這個葉霄蘿的心里便恨,目光冷冷一瞥,分明不想搭理她這句話,轉身背對著她.

"我怎麼樣用不著你管,我今日來,是給你帶一個東西的."葉霄蘿從自己的懷里拿出一個青瓷瓶放在桌子上.

每次看到這些東西,錦瑟的心里便一緊,她再清楚不過,這些東西意味著什麼.

可是,她還是想要自己親口再問一遍:"你什麼意思?"

葉霄蘿面無表情冷聲道:"這是鶴頂紅,要太子的命."

"嘩啦"一聲,桌子上面的東西都被錦瑟掃落在地,她神情有些錯愕地迅速抬手,有些不知所措地看著地面上的東西.

她緊咬牙關,不讓葉霄蘿聽出她話里的顫抖.

"太子畢竟是太子,最近倫王的事情還沒有消停,若是太子也死,恐怕朝野上下會亂套……"

葉霄蘿猛地轉身,步步逼近葉霄蘿,歪著腦袋質問:"讓你做,你就做,沒有那麼多借口.最遲明日,他們要見到太子的尸首,否則,後果你知道的."

錦瑟從來沒想到有一天,會是葉霄蘿來對自己說出這些話.

當初認識她的時候,以為是同病相憐,誰知,她竟然變成這副殺人不眨眼的模樣,再也不是從前那個做事會留余地的葉霄蘿.

到底,讓她殺了太子,是不是溫王的意思?

"這真的是溫王派人傳來的命令嗎?"錦瑟不相信地問道.

只要不是,她就可以推脫不做,能拖多久是多久.

葉霄蘿緩緩地湊近她的面前,冰冷的眼睛無神,沉聲在她耳邊說了一個名字,

頓時,猶如被人定住一般動不了.

錦瑟呆滯地站在原地,只覺得渾身冰冷.

這次,再也逃不掉了麼?

窗戶一開一合,風緩緩地吹進房間,良久,便無影無蹤.

錦瑟緊緊地攥著那瓶鶴頂紅,身子癱軟地坐在地上.

她竟然會舍不得,舍不得……

出了擁香樓,葉霄蘿的身影直往皇宮的方向走去,卻在路過溫王府門口的時候停了下來.

熟悉的場景和畫面映入眼簾,她的腳步一時怔住,在溫王府的門口徘徊不定,腳步前進,複又退縮.

如此反複不下幾十次,終究,她還是沒有跨出那一步.

蒼云寒,你我注定不能在一起.

我現在進去又有何意思?將來的事情我也不想強求,但是那個和瑟,我一定會找出她的真面目.

讓你知道,讓你後悔,這麼久以來都信錯了人.

腳步匆匆地離開了溫王府,殊不知身後兩個神不知鬼不覺的身影緊緊地跟隨著她.

冥王府內,魅風從半空中一躍,筆直地落到了書房門口.

敲門進去,蒼冥絕沒有抬眼,依舊盯著自己手上的東西.

"王爺,已經有所動作了."魅風沙啞的聲音有些怪異.

蒼冥絕這才抬頭看他一眼,一雙眸子冰冷無情:"說."

"屬下派出去的人剛剛回報,葉霄蘿只身一人去了擁香樓,最終落在一個叫做錦瑟的人的房間里."魅風低聲答道.

擁香樓?錦瑟?

蒼冥絕放下手中的筆,身子支在一旁,面色有些難看:"做了什麼?"

魅風想了想,如實答道:"兩人的說話聲音很低,沒有聽見具體說了什麼.只看見葉霄蘿將一個青瓷瓶給了錦瑟,錦瑟便大驚失色,將桌上的東西全都掃到地上,隨後葉霄蘿便離開."

擁香樓,錦瑟,太子!

這三人本就有關系,是他沒有去深究而已,沒想到,錦瑟竟然也是溫王的人,暗中埋伏在太子身邊,只為了給他這致命的一擊.

痛快,實在痛快.

若不是今天打探到,他怎能把事情往擁香樓上面聯想.

蒼冥絕點點頭:"你繼續看著葉霄蘿,再派幾個人到錦瑟的身邊,我每天都要知道她的一舉一動."

魅風應了是,整個人如同鬼魅一般,轉眼便已消失不見.

蒼冥絕的嘴角勾起一抹似有若無的笑容,為這靜謐的夜晚,增添了一絲神秘色彩.

自從上次一事之後,段貴妃竟然沒有一絲懷疑,一度以為是自己老了,也沒有多說什麼.

溫王進宮找過她一次,問及了葉霄蘿的時候,卻被她一一否定.

結果,溫王竟然要以搜宮來證明葉霄蘿在這個地方,卻被段貴妃一棍子給打了.

"逆子!這里是本宮的寢殿,豈容你為非作歹?"段貴妃怒不可遏.

被她打了一棍子,溫王的氣勢倒是弱了一分,不敢和段貴妃擰著來,否則,都不會有一個結果.

"母妃,這件事情你若是只聽信她的片面之詞,一定會誤會,兒臣願意把事情的經過詳說."溫王跪地叩首.

段貴妃更是氣的渾身都在顫抖,一臉憤怒地盯著溫王:"本宮聽信誰都是本宮的事情,你要是敢在本宮面前對蘿兒不好,休怪本宮不講情面."

見段貴妃誓死保護葉霄蘿的模樣,溫王也知道現在還不是勸說她的時候,便任由她去.

"母妃,兒臣知道了,兒臣今日只是來探望母妃的,見母妃無事,兒臣便安心了."溫王臉色郁郁地就要離開,卻被段貴妃叫住.

門外的宮女全都被她支開,房間里面只剩下兩人.

一時間,就連一根針落地的聲音都能聽見,段貴妃四處看了看,緊緊地關上了門窗,神秘兮兮地湊近溫王.

"母妃,您這是怎麼了?"溫王皺眉疑惑道.

段貴妃深吸一口氣,在他的耳邊緩緩地落下幾個字,就如同石頭敲在溫王的心上似的.

他有些怔怔地回頭,劍眉微皺,一雙深不見底的漆黑眼眸,此時正在思考著什麼,漸漸深沉.

退回後面的椅子良久,溫王都沒有坐上去,聲音冰冷的似乎不像他自己的.

"母妃,你可知道,這是殺頭的死罪?"溫王一臉凝重.

若是不知,她也不會這麼去做,既然做了,就要做到最好.

"我知道,但是不成功便成仁,這是我們唯一的一條路了.上次我試探過皇上,他根本沒有要換太子的意思,這就說明,皇上已經認定了他就是蒼葉國的皇上."段貴妃冷冷道.

上篇:第三百七十章馬上下手     下篇:第三百七十二章怒惹臨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