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七十三章風雨瀟瀟  
   
第三百七十三章風雨瀟瀟

一秒記住【 g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第三百七十三章風雨瀟瀟

這番錦瑟已經放出消息,遞給太子一封書信,信上的內容有她親手纂寫,深思熟慮之後才定的內容.

大概意思是說:擁香樓生意慘淡,無力經營,大部分女子已經離開此地.而她也被外城一個富商看中,出大價錢買下,不日便要離京,懇請他來擁香樓一會.

和太子在一起那麼久,多少也摸清了他的脾性,知道怎麼樣能夠打動他的心.

夜色漸深,錦瑟還沒有睡意,看著房間里的燭火慢慢地燃到底,再換上一根新蠟燭.

不知道重複了多久,久到她的眼皮已經上下交替,也不肯閉上.

推開窗戶,一股冷風吹來,她一個激靈便清醒了,不顧身上的寒冷,守在窗戶邊.

她知道他一定會來的.

就算是等到天明,他也會來的,這是她的直覺,是她的希望.

可是她又希望他不要來,今天是他們兩人在世上的最後一天,如果太子死了,她必定追隨而去.

很快,外面一陣腳步聲,門已經被人輕輕推開.

"太子."錦瑟轉身看見那人,輕聲喚道.

一身黑色的夜行衣,蒙著臉,只露出一雙眼睛,身影高挑出眾,錦瑟絕對不會認錯,果真是他來了.

或許這就是命吧,該來的終究還是來了.

"擁香樓好好的,怎麼就生意慘淡,經營不下去了?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?"太子摘了面罩,露出一張滄桑的臉.

這幾日,他又瘦了.

錦瑟有些心疼地摸著他的臉,得知自己的命運,兩行清淚從她的眼中滑落.

見她不語反流淚,太子意識到可能發生了什麼事情,伸出手抹掉她的眼淚.

"發生了什麼事情,你告訴我,天底下就沒有我解決不了的事情."太子于心不忍地捧著她的臉.

細細地斟酌著她的表情,有些疑惑,問道:"是不是有人來找樓里的麻煩了?"

錦瑟緊緊地抱住他,在他的懷里搖頭.

"嬤嬤逼你出去接客了?"他臉色有些難看.

錦瑟依舊搖頭.

他再猜:"是不是我最近沒來,你生氣了?"

這次她沒有搖頭,反而重重地點頭:"一個月都沒有消息,我擔心你出什麼事情,給你書信你也不回,我也不知道有沒有送到你的手上."

太子一怔,竟沒想到是因為這.

這幾日他實在是太忙,也有點避不敢見人的感覺,只有躲在府里的時候,他才會安心點.

"若是沒有送到我的手上,那今日我又如何會過來?只是我最近太忙了,一時無暇顧及那麼多事,所以忽略了你,讓你擔心了."太子溫文儒雅地解釋.

絲毫沒有太子的架子,就像是一個對自己珍愛的人,所說的話而已.

錦瑟想起等會要發生的事情,心口總是顫巍巍地疼,臉上的淚就像是怎麼也流不干似的.

太子有些詫異地推開她的身子,留著朦朧的燭火,探著她的眼睛,才發現腫了一片.

"怎麼了?今天怎麼一直哭?我不是在這里嗎?"太子有些好笑地道.

他竟然不知道自己從什麼時候開始,變得這麼有耐心,溫柔.

是因為愧疚?還是因為心疼?

錦瑟艱難地抽噎道:"我只是想抱抱你,就一會."

離開了他的胸膛,她什麼都不是.

從最開始的費盡心思勾引,利用,到最後的愛上和撕心裂肺的疼痛,這場本來就是錯的愛情,傷的她體無完膚.

本就不是一路人,更不應該愛上,動了真情的人,不得善終.

她沒有奢望能夠嫁給太子,只希望能夠陪他一起赴死.

最終還是輕輕地放開了太子,她多麼希望這只是一場夢,醒來之後,她還是在城外的破廟中,或許會抱著自己死去,或許會被一個平凡人搭救……

而再怎麼樣,也不會是現在這個境況.

"太子,我還是太久沒見到你了,今日一見實在太開心,所以喜極而泣."錦瑟低著頭解釋,勉強讓自己露出一個溫和的笑容.

和她相處了這麼久的太子,又怎麼會不知道她的性情?

她很聰明,絕對不是因為喜極而泣.

"是因為嬤嬤要把你賣給一個富商才這麼傷心麼?他出多少錢,我出雙倍,我會讓你留下來的."太子坐到椅子上,看著她一直低頭的樣子,道.

錦瑟的手一怔,衣袖里面的瓷瓶差點落到地上,她彎腰一握,臉色有些難看.

為什麼要對她這麼好?她不值得.

她的手止不住地顫抖,最終青瓷瓶的粉末還是落到了酒杯上.

她搖晃著酒杯,臉色難看地走到太子身邊,把酒杯遞給他.

"喝吧,這酒是暖過的,甘甜."錦瑟沒有看他,兀自把酒杯放進他的手里.

太子毫不猶豫地接過她的酒杯,余光瞥到她的臉上,見她還掛著淚水,便用後背將她的眼淚抹去.

"不哭了,丑死了."太子笑道.

搖晃著手里的酒杯,放進唇邊,冰涼的杯口剛觸碰到溫熱的唇,錦瑟一個回頭,便將他手中的酒杯掃落在地.

她臉色難看地叫道:"不要喝,有毒!"

太子只是一怔,目光漸漸地冰冷起來,正想要說些什麼,大門被人猛地一推,數十個黑衣人面色凶凶地沖了進來,刀光在燭火的映襯下劃出點點星火.

不知是誰大喊一聲:"賣國賊在這里!"

那些人便蜂擁而上,還未弄清事實真相的太子被錦瑟一推,撞到了窗邊.

幾根銀色的細針飛出,前方打頭陣的幾個黑衣人應聲倒地,口吐白沫,顯然在銀針上是下了毒的.

凌亂冰冷的夜色瞬間紛亂起來,大嚎大叫的黑衣人被止住了步伐,烏黑的眼睛在這個夜里顯得萬分銳利,狡黠.

錦瑟推開窗子,神色驚慌地把太子推了下去:"你快跑,他們要的是你的命."

太子不明所以地抓住錦瑟的手,咬牙切齒地道:"到底怎麼回事?你給我說清楚."

方才那些人喊賣國賊,而錦瑟又說他們針對的人是他,很明顯是沖著他來的,他又怎麼會被別人當成賣國賊?

錦瑟看了看身後,已經來不及了,掰開他的雙手,隨他跳了下去,地下是雪地,抵擋了一些沖擊力.

她緊緊地拉著太子的手,拉著他就跑,黑發在夜空中飛揚著,身子單薄纖弱卻有力.

她的聲音有些急促,利落:"東邊牆角有一條密道,是通往城外的,我現在來不及和你解釋,只有出了城,你才有活下去的機會."

這個樣子的錦瑟讓太子大為吃驚,在他的印象中,錦瑟一直都是個溫柔沉靜有點小聰明的女子.

可是如今看來,她隱瞞了他不少事情,她會武功,會用毒,就連一個再普通不過的擁香樓都有密道.

太子皺著眉頭,看著她雙手放在牆角旁邊的一面牆上,輕輕地往里面按了一下,那塊牆磚往里面退去.

伴隨著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,旁邊被雪地堆積起來的地方,竟然緩緩地打開一個開口.

底下黝黑一片,根本沒有任何的光芒,可是錦瑟卻輕車熟路,毫不猶豫地走了進去.

"太子,快點!他們馬上就要追上來了!"錦瑟焦急地伸出手,沖他吼道.

還在上面的太子回頭看了一眼,不遠處重疊忽明忽暗的火把,正朝著他們的方向移動而來.

如果被他們抓到,"賣國賊"這頂帽子定會扣到他的頭上,憑著嘉成帝多疑的性格,一定不會輕易放過他.

到時,不僅太子之位會失去,說不定還會丟了性命.

咬咬牙,看著這張熟悉的臉,他縱身一躍,進了密道.

密道的門緩緩關上之時,那群黑衣人正好來到密道外面,領頭的那人伸手摸了摸地面上的那道門,一臉凝重地站了起來.

"王爺,現在怎麼辦?"旁邊一道低沉沙啞的聲音問道.

溫王面色冷酷不比往常,居高臨下地盯著地面,很快便道:"留下兩個人在這里研究機關,其他人,跟我來."

縱身一躍,人已經上了屋頂,眾人緊跟著他的腳步,飛快地往城門口的方向走去.

正是黑夜靜謐之時,京城中一片腳步聲和刀劍的聲音,有老百姓被這聲音驚醒,卻又不敢出聲,緊緊地摟著被子.

生怕這場未知的災難會降臨在自己的頭上.

遠處屋頂之上,幾道身影立在陰霾的月光之下,身影朦朧難辨.

但是,為首之人懶洋洋的身姿,和冰冷異常的聲音卻特別好辨認.

"人已經出城了,魅風,你帶著一批人跟上他們,趁著他們不注意,偷龍轉鳳."蒼冥絕微眯著雙眼,看著眼前的一場好戲.

魅風領會,應了是,立即飛身而下.

今夜就是一場貓捉耗子的游戲,活的人,是貓.

蒼冥絕冷然一笑,跳下了屋頂,身子平穩地落在擁香樓的院子里,就在方才錦瑟帶著太子的那個地方,一股冷氣撲面而來.

他慵懶隨意地擺弄著自己的衣袖,不經意地輕咳了一聲.

"是誰?"那兩個正在尋找機關的人猛地回頭.

看著後面有人,立即防備起來.

"你們是在找機關吧?"蒼冥絕上前一步,狹長的眼眸冷意十足.

那兩人對視一眼,心想著他怎麼知道,其中一人想了想道:"你是溫王派來協助我們找機關的嗎?"

蒼冥絕嘴角的冷笑漸濃,沒有說話,兀自走到兩人面前,強大的氣勢掠過那兩人,久久都沒有說話.

只見他修長的手指放在牆面上,只是輕輕一動,地面上的暗門立即打開.

那兩人面露喜色,正要往暗門踏去,脖頸上一痛,頓住腳步,手指一摸,濃稠的血腥味直竄鼻子.

"你……"

話還沒有說話,已經斷氣.

"王爺,屬下來遲."江朔和魅月齊聲道.

蒼冥絕點點頭,纖長的身子已然進了密道.

上篇:第三百七十二章怒惹臨王     下篇:第三百七十四章 斷崖驚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