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七十四章 斷崖驚魂  
   
第三百七十四章 斷崖驚魂

一秒記住【 g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第三百七十四章斷崖驚魂

溫王府,綠沅居內.

蕭長歌皺著眉頭翻了個身,忽而睜開了雙眼,坐了起來.

今夜不知是怎麼了,一直睡不著.

滿屋子的熱氣和炭火,她卻怎麼也不覺得熱,再怎麼捂,身子都是冰冷的.

"公主,您怎麼了?做噩夢了嗎?"賽月從門外守夜,聽見聲音,立即走了進來.

蕭長歌搖了搖頭:"不是,睡不著."

賽月見她緊摟著被子,便到火爐里面撩了撩炭火,把房間里面的燭火熄掉兩盞,朦朧的光線更利于入睡.

"公主,睡吧."賽月道.

或許是知道他們的行動,心里不安,也不知勝負如何,蒼冥絕會不會受傷.

蕭長歌的心里卻不能平靜,想了想,雙眼忽而一亮:"賽月,我睡不著,我們來說說話."

正准備離開的賽月腳步一怔,又回頭,詢問道:"說什麼?"

蕭長歌狡黠一笑:"就說去年一年,蒼冥絕都做了些什麼,性情如何,身邊有沒有容貌出眾的丫鬟紅顏什麼的!"

原來是要打聽冥王的事情,這一年來,她雖然很少進冥王府,但是偶爾也會從魅月姐姐的口里知道一些冥王的事情.

只知道他去年一年都在擴張自己的勢力,其他的什麼容貌出眾的丫鬟紅顏什麼的,她還真的沒見到.

不知道她和魅月姐姐算不算……

"公主,王爺的事情奴婢知道的也不是很多,但是王爺的性情原本如此,去年整整一年,奴婢都沒有見他笑過."賽月想了想道.

"沒笑過?"蕭長歌在腦海中補腦了一下他在眾人面前冷冰冰的樣子,一定是不管別人怎麼逗他,他都無法笑的吧.

突然間有些心疼,他這一年竟然連笑也不會了麼?

"那他平時都喜歡做什麼?"蕭長歌身子縮了縮,繼續問道.

賽月想了想,道:"奴婢平常並不常去冥王府,偶爾去的話也見不到王爺幾面.不過聽魅月姐姐說,王爺經常待在房間里面發呆,要不然就是拼命地查事情,查來查去,總沒有眉目."

待在房間里面發呆?是在想他們從前發生的事情嗎?

查事情?是在查她的死因嗎?

蕭長歌有些不忍心聽下去,緊緊地用被子捂住自己,悶聲道:"我困了,你先出去吧."

看她緊緊縮在被子里面的樣子,賽月想要問她發生了什麼事情,手手頓在半空,久久不曾落下.

平常里聰明睿智的她,怎得會有這麼脆弱的時候?

賽月終究是什麼都沒有說,輕輕推開門,出去.

那邊已經混亂一片.

密道里面陰冷潮濕,比地面上冷了好幾倍,若不是憑著活著這兩個字,太子恐怕早就放棄在這密道里面奔波.

錦瑟渾身上下就像是有用不完的勁似的,拉著他從來不曾停過.

兩人出了密道之後,發飾凌亂,衣裳不知什麼時候被劃破了幾道,整個人灰頭土臉,全然沒有了平日的氣度,只剩下氣喘籲籲.

"太子,快跑!"錦瑟來不及休息,喊道.

周圍是一片陰冷的樹林,眼下雖然出了城,但是那些人一定會追來,他們沒有停頓的機會.

若不是當初進擁香樓之前,自己偷偷請人挖了這條密道,以備不時之需,恐怕她和太子早就命喪了.

"錦瑟,你到底是誰的人?他們想要我性命的人又是誰?你在酒水里下毒,為什麼又要救我?"太子發出一連串的疑問,定要問個清楚.

錦瑟看了看他身後,並沒有動靜,她目光緊盯著他:"你果真想知道?"

"快告訴我."太子沒有耐心.

"是,溫王,我是溫王的人,但是我並沒有……"錦瑟低聲道.

但是還沒有說完,太子卻已經往相反的方向走去,臉上掛著自嘲的輕嗤.

"太子,他們馬上就要追來了,你跟我走,先離開這里再說."錦瑟神情十分焦急,上前緊緊地扯住他的手.

可是,雙手才碰到他的手,就猛地被他甩開.

"別碰我!欺騙我這麼多年,口口聲聲說命途坎坷,父母雙亡,無依無靠,我,竟然也相信了這麼多年,真是可笑!"太子一面走,一面怒道.

"沒想到,你原來是溫王安插在我身邊的一枚棋子,我不會再相信你了!"

身後的腳步聲漸漸逼近,錦瑟心痛難忍,聽著他的喃喃自語,她就覺得自己之前替溫王做事都是錯的.

但是,他們實在沒有時間耽擱.

"太子,不管你相不相信我,你必須跟我走,他們馬上要追來了!"錦瑟緊緊地握住他的手,可是怎麼也拉不動他的身子.

忽而一道刀光劍影從上面落下,太子單手一擋,護著錦瑟連連後退.

"賣國賊在這里!給我殺!"一個粗狂的男聲高喊.

四面八方立即沖來無數的黑衣人,手中的刀光將他們冰冷的雙眼照的一清二楚.

太子拳腳功夫抵擋了一陣,那邊卻突然圍上數十個黑衣人,將他包圍,他抬腿一掃,白雪頓時漫天飛舞落在他們的頭上,擋住了視線.

錦瑟摸到懷里的幾根毒針,猛地朝黑衣人的方向刺去,又是一批倒地.

太子回頭看了一眼,猛然回頭拉住錦瑟的手,帶著她往樹林的方向跑去,兩人的身子頓時隱藏在枯樹林之中.

"給我追,殺無赦!"溫王陰冷的聲音扭曲萬分.

冷冷地下令,又是一批黑衣人追去,讓他們無處遁形.

樹林里積雪很厚,不比在京中被行人踩的多了那種感覺,反而有種步履難行的感覺.

太子拉著錦瑟跑的並不快,側耳傾聽就能聽見身後無數的腳步聲,不由得再次加快了腳步.

眼前就是一片明亮之處,太子心里一喜,回頭看了看錦瑟.

"我們馬上就要逃出樹林了."

但是,轉眼間頓時天翻地覆.

眼前不僅不是一片寬闊的路,竟然是一處斷崖,一片漆黑看不見有多高,一個石子落下去,聽不見聲音.

"怎麼辦?"錦瑟面色焦急,想要往旁邊跑去,可是為時已晚.

溫王的人已經追了上來,層層堵截.

"別怕,躲在我的身後."太子張開雙手,把錦瑟護在自己的身後.

和從前一樣,他依舊是她的避風港.

望著他寬厚的背影,錦瑟不由得心里一疼,他終究是在乎自己的,不管自己是否欺騙了他,他最後還是會保護自己.

"太子,本來就是我欺騙了你,今夜要死,我們一起死."錦瑟從他的背後站了出來,毫不畏懼地道.

不遠處,那為首的黑衣人卻鼓起掌來,啪啪的掌聲回響在靜謐的山谷之間,頗有幾分蕩氣回腸之勢.

"好一段生死相隨的感人故事,臨死之前都要卿卿我我,恩恩愛愛一番."溫王的聲音帶著不屑的嗤笑.

驟然,卻冰冷起來:"錦瑟,當年是我把你從死人堆里救出來,如果不是我,你恐怕早就死在荒山野嶺.

今日,你竟然幫著外人來對付我?如果你願意親手殺了太子,我就既往不咎,你還是我的好心腹."

錦瑟慢慢後退著,不住地搖頭,聲音有些顫抖:"溫王,對不起,我愛上了太子,辜負了你的信任,你對我的恩情,我下輩子一定償還."

聽著錦瑟的話,太子的心猛地一顫,她愛上了自己?

太子緊緊地捏緊拳頭,今日,他就算再孤立無援,也不會命喪于此,他要帶著錦瑟沖出去.

"溫王,看來是我平日里小看你了,沒想到你的野心如此之大,竟然敢覬覦太子之位,企圖謀殺我?要是父皇知道了,一定治你死罪!"太子怒道.

誰知,溫王卻是仰天大笑:"我今日殺害的是蒼葉國的叛徒,是賣國賊,你和晟舟國奸細勾搭,打算通敵叛國,謀朝篡位,我只是替天行道而已."

太子震驚,原來方才聽見的賣國賊三字,都是出自溫王之口,是溫王苦心經營了這個局,就是為了讓他遺臭萬年,被人厭棄.

他緊緊地握著拳頭,一字一句清楚道:"欲加之罪,何患無辭,我清清白白,不曾通敵叛國,也沒有妄想謀朝篡位,父皇會相信我的."

他是當今太子,將來的皇上,還有什麼值得他去做的呢?

任誰都不會冒險去做這樣一件事情,坐等多年後就有的皇位,豈不是容易的多?

"不管是不是,今夜我說你是,你就是."

溫王冷笑一聲,慢慢地抬起手,左邊的那些人立即朝著他們放箭.

而右手邊的那群黑衣人,卻沒有任何動作.

場上的箭就如同大雨一般沖向了兩人,太子撿起地上的一根樹干,揮舞著抵擋,一時之間有些心力交瘁,卻還是拼命地抵擋.

刀劍不長眼,紛紛凌亂地沖著他而去,那些人殺紅了眼,不肯停下,兩人已經被逼退在斷崖邊上.

溫王見這麼多箭都沒能殺到太子,憤恨地奪過旁邊那人的弓箭,瞄准了太子的心髒位置,在萬箭之中,極速射去.

錦瑟一直觀察著溫王的動靜,見他拿起弓箭朝太子的方向而來,立即沖到了太子的身前.

一支箭猛地射中了她的肩窩,穿過肩胛骨,仿佛整條手臂都要斷掉似的.

"錦瑟!"太子猛地接住快要倒地的她,也不去阻擋那些箭,可是,卻沒有預知的疼痛.

錦瑟兩眼一翻,那邊溫王又是一箭射來,她用盡最後的力氣一擋,為太子擋住了那只箭.

可是,身子卻再也沒有力氣,緩緩地摔在斷崖邊上,鮮血染紅了她的衣裳,眼見就要掉下去,太子大手緊緊地拉住她的手臂.

"沒有我的允許,你不准死!"太子咬緊牙關,死死地拉住她的手.

上篇:第三百七十三章風雨瀟瀟     下篇:第三百七十五章 當年真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