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七十五章 當年真相  
   
第三百七十五章 當年真相

一秒記住【 g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第三百七十五章當年真相

錦瑟訝異自己並沒有墜入斷崖,而是被太子緊緊抓住,沒想到在這個生死攸關的時候,他都不會舍棄自己.

"太子……你,放手!"錦瑟艱難地出聲.

他身後溫王的人很快就會過來,她不想他因為自己而死,那她連死都不能瞑目.

"絕,不可能."太子咬牙,可惜他的力氣都用在方才的擋箭上,此時力量薄弱.

而錦瑟自己沒有求生的欲望,想要憑借一己之力救上她,有些不可能.

"謝謝你……太子,你對我的好,我都記得……我並沒有想要害你……"錦瑟艱難地開口,斷斷續續地道.

說罷,兀自掙脫開他的手,在他震驚不舍的目光下,墜入斷崖.

臨死之前,能得到他的一絲不舍,便已經足夠了.

就算是死,也沒有一絲痛苦.

墜入斷崖之間,聽見他仰天長嘯一聲:"錦瑟!"

那聲音痛苦沒有希望,嘶啞萬分滄桑,是他瀕臨絕望的最後一吼,從今以後的日子里,再不會有向錦瑟般燦爛的女子,出現在他的生命中.

而罪魁禍首是溫王,若不是他,錦瑟也不會死.

他猛地回頭,才發現,那一伙黑衣人已經交戰起來,不知誰是誰,就連溫王都茫然地看著互相殘殺的黑衣人.

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

遠遠地,一個黑色的身影從樹林的方向走來,即使是天色如此陰暗,也能看出他的身影,和他嘴角輕勾的表情.

他怎麼會來到這里?

今晚的事情,他又是怎麼知道的?

"六弟,你真是膽大包天,竟敢劫持太子,企圖殺人滅口."如同冰刀霜劍一般的聲音傳進眾人的耳里,讓人不由得呼吸一滯.

溫王頓時心下了然,看著場上撕打起來的黑衣人,已經是被蒼冥絕控制了.

難不成……他的計劃,要落空?

不行,這是他最後的機會了,如果太子不死,明日他弑兄的事情就會傳遍大江南北,臭名遠揚.

"四哥,你不知,太子勾結了晟舟國奸細,企圖通敵叛國,謀朝篡位,我得知消息,特地前來絞殺."溫王面色冰冷,不帶一絲表情.

蒼冥絕卻是冷笑一聲,一雙銳利的目光此時驟然變色:"你說太子勾結晟舟國奸細,那奸細此時在何處?打算通敵叛國,證據又在哪里?"

溫王一怔,沒想到蒼冥絕竟會這樣問.

想好措辭冤枉太子時,他並沒有功夫去制造證據,此時被問,卻不知如何回答.

"如果沒有證據,那就放了太子,免得無辜的人受害."蒼冥絕步步緊逼.

想要他放過太子?絕不可能!

溫王緊緊地攥著手上的刀劍,猛地一轉身,來到了太子的面前.

蒼冥絕冷笑一聲,忽而舉起雙手,吹了一個口哨,頓時四面八方都湧入無數的黑衣人,竟是他派來的人.

"六弟,束手就擒,或許還能活命."如同撒旦一般的聲音響起.

溫王沒有說話,看著倒地的黑衣人,他只恨自己掉以輕心,只想著太子,忽略了蒼冥絕.

可是事情走到這個地步,已經沒有回頭的余地了,轉眼間他的人都在不知覺間被調包,最後的一些刺客也都被殺死.

溫王卻是冷哼一聲,緩緩地拔出了自己腰間的一把劍,此處已經沒有自己的人,再掙紮也逃不過這些人.

四處看了看,目光忽而掃到旁邊的一棵大樹,以刀開路,直沖樹頂.

只聽見枯樹猛地搖晃自己身軀,一眨眼的功夫,溫王已經不知隱沒到哪里去了.

"王爺,是否要追?"魅風的聲音響在蒼冥絕耳畔.

他舉起手,淡漠開口:"窮寇莫追."

"是."魅風點頭,領著旁邊的一眾黑衣人退了下去.

狂風呼嘯,大雪紛飛,冰冷的雪夜差點就此凝固,可是,太子的身上卻感覺不到一絲冷意.

"沒想到救我的人竟然是你,而要害我的人竟是溫王,事情竟然朝著相反的方向發展."太子嘲弄一聲.

到底是他這麼多年來,都沒有看清敵人和朋友,最後才會弄得自己這麼狼狽不堪.

而蒼冥絕多年來以面具示人,腿腳不便,以輪椅為腿,可是,背後卻暗中積蓄了這麼多力量,竟能在不知不覺中調轉溫王的人.

真是小看他了.

"恩,我也不想救你."蒼冥絕負手而立.

太子手握冰涼的雪,從地上站起:"原因."

蒼冥絕回頭,嘴角勾起一抹冷笑,隨著冰涼的風雪融化成霜.

"當年,皇後以為是我母妃因為妒忌,而下毒謀害你,使你自幼體弱多病.皇後為了報複,故意縱火燒了我母妃,連我也不能免受其難.

所以,最有可能害你的人是我,而不是溫王,你再怎麼小心翼翼,也不會懷疑到溫王的頭上,是吧?"蒼冥絕含笑輕言.

太子心頭一震,這些陳年舊事再次翻開,做了就是做了,錯了就是錯了,還有什麼好辯解的?

"難道不是?"太子咬牙切齒.

蒼冥絕卻皺眉無奈搖頭:"所以說,當了病秧子這麼多年,真是一點長進都沒有."

"你!"太子怒,猛地抬頭,視線對上他的雙眼.

就連目光都不及他陰狠半分,悻悻垂頭,自嘲.

將他所有表情一分不落收進自己眼中的蒼冥絕撇嘴一笑,隨即開口:"我今時今日想要報仇雪恨,不過捏死一只螞蟻那麼簡單,為什麼要挖空心思救你?難不成我要救一個殺死我母親的凶手?"

捏死一只螞蟻那麼簡單?太子心頭一震,何時他的勢力變得如此之大,而他又為什麼要救自己?

"難不成當年的事情與溫王有關?這也是他今日要殺我的原因?"太子抬頭震驚問道.

蒼冥絕點頭,伴隨著濃烈風聲的聲音有些模糊不清,可是太子還是聽得一清二楚.

"當初段貴妃生了溫王之後又生了臨王,可惜那時皇後一手遮天,實力雄厚,段貴妃為求自保,將臨王送給皇後撫養.

因為兒子拱手送給她人,段貴妃一直懷恨在心,又見皇後恨透了當時得寵的母妃,所以在你的飲食中下毒,誣陷母妃.

皇後才會因此恨透了母妃,故意設計一場縱火陰謀報仇."

蒼冥絕的聲音清涼徹骨,如同寒夜中的風雪一般.

太子後退兩步,蒼白的臉上寫著不敢相信和疑惑,眼睛緊緊地盯著蒼冥絕.

"段貴妃,原來一切竟是段貴妃,原來母妃這些年一直恨錯了人!"太子仰天長笑,悲戚的聲音震徹山谷.

良久,才停頓下來,雙眼猩紅地望著蒼冥絕,搖頭:"你為什麼會知道這些?為什麼現在才說?你還救了我?你難道不想報仇麼?"

"當然."蒼冥絕點頭,"可是,總得先讓你搞清楚狀況,這些消息是段貴妃親口說的."

太子雙眼微眯:"段貴妃親口說的?你是在忽悠我."

蒼冥絕無奈攤手:"你要是不信,我可以再讓她說一次,兩次也行."

太子還是不信,沒有做了壞事的人,親口把所做的事情說出來.

並且,段貴妃此等狡詐狐狸,能背著滿身的仇恨過了十幾年,又有什麼是她隱忍不下的?

親口說出來自己當年所做的事情,絕對不太可能,她就算是化為一抔黃土,也要將秘密隱埋.

"好,那我倒要看看,你是怎麼讓她開口的."太子斷定蒼冥絕做不到,只是瞎猜的.

蒼冥絕點頭,兩人今日算是暫時地結為盟友,共同對付溫王,日後如何,還要日後再說.

"今日溫王汙蔑你通敵叛國,謀朝篡位,急于殺你滅口,是為了什麼?你這個太子之位,他可是惦念很久的."蒼冥絕好意提醒.

當然,所有的事情都離不開太子之位,這就是眾矢之的.

"我明白,如果段貴妃當真做過那些事情,溫王我定不會饒他."太子握緊拳頭.

就憑他今日害得錦瑟墜崖,他就永生永世,不會讓他好過.

他會找到錦瑟,活要見人,死要見尸.

天地間的風雪已然成冰,一點一滴地砸在他的身上,讓他萬劫不複.

落荒而逃的溫王根本討不到一點好處,這個關鍵時刻,蒼冥絕竟然來了.

真是掉以輕心,竟然讓他知道了自己的計劃.

但是……他的這個計劃從頭到尾知道的人只有兩個,一個是段貴妃,一個是他自己,除此之外,根本無人知曉.

縱使他蒼冥絕能夠猜測心思,也不可能准確地猜到他的下一步行動.

溫王捂著自己手臂上的傷口,悄聲回了溫王府內.

方才離開時,不小心中了一箭,雖然箭已經拔出,可是血到底止不住,一路流到了溫王府.

"王爺,您這是怎麼了?"門口的一個小厮正打瞌睡,忽而聽見有動靜,迷迷糊糊地睜開雙眼,竟是溫王面色蒼白地站在面前.

"不准聲張,扶我進去,然後去找大夫."溫王一只手搭在小厮的肩膀上,滴滴答答濃稠的鮮血落在雪地里.

小厮身子不斷地顫抖,連忙閉上嘴,帶著溫王回了北閣.

此處僻靜,是個神不知鬼不覺的地方.

"我受傷的事情千萬不可聲張,找最熟悉的陳大夫,對了,地上的血跡你清理乾淨.要是不小心傳出去,我割了你的舌頭."溫王目光凶狠地命令.

那個小厮哪里敢說什麼,在溫王府為奴這麼多年,也是見過些場面的,此時只管點頭應下了.

"王爺,奴才保證不說出去一個字."說罷,便轉身去找陳大夫.

雖然夜色深重,不過陳大夫還是很快便到了溫王府,步履匆匆地進了北閣,放下手里的箱子,一言不發地開始處理傷口.

好在溫王體質好,傷的不深,就是失血過多,上了點藥,包紮起來,連夜命人熬制了補血的藥才算完.

一夜難眠,溫王睜著眼睛到了天亮,滿眼血絲通紅.

上篇:第三百七十四章 斷崖驚魂     下篇:第三百七十六章挑唆下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