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七十六章挑唆下套  
   
第三百七十六章挑唆下套

一秒記住【 g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第三百七十六章挑唆下套

大雪頃刻間已停,外面的積雪已經被府中的小厮清掃乾淨,連同昨夜的血跡也被處理得一干二淨.

似乎昨天夜里,什麼也沒有發生似的.

蕭長歌晨起梳妝,賽月一面將她綰發,一面裝作若無其事地低聲道:"公主,溫王昨天夜里回來,似乎受傷了,請了陳大夫過來,處理完傷口後便離開了."

受傷了?那就說明昨晚已經行動了,溫王會是戰勝的那一方,還是戰敗的那一方?

"冥王那邊有什麼消息?"蕭長歌壓低聲線.

話音剛落,身後便傳來一聲低沉暗啞的嗓音:"冥王那邊有什麼消息,值得你關心?說來與本王聽聽."

聽見這再熟悉不過的聲音,賽月心里一震,手中的梳子竟不留神扯到了頭發,蕭長歌皺了皺眉,讓她走開.

"王爺怎麼悄無聲息地過來了?"蕭長歌臉上努力笑道,"我和賽月上次在大街上錢袋被人偷了,正好被冥王看見,他說派人去追,這麼多天了也沒有消息,所以問問賽月."

她克制住自己的情緒,一如往常的目光掃到了溫王的眼睛,他松了一口氣,不過臉色依舊難看,或許是因為昨天的事情.

溫王兀自入座,又問:"上街怎麼也不派人跟著?要是被傷到怎麼辦?冥王那邊我會去道謝的,況且溫王府也不缺那點錢."

雖然臉上沒有表情,但是他的話中依舊懷疑自己.

要到冥王府道謝,這不正是想要借機看看她到底有沒有在說謊.

"我明白了."蕭長歌點頭.

看著溫王的右手托住自己的左手,看來應該是身體左部分受了傷,喝茶時,他的左手一直放在大腿上,很明顯是托住下垂的力度.

受了傷,也要一大清早地來到綠沅居,想必是有話要告知.

猜想完沒一會,便傳來他冷漠的聲音:"昨夜發生了一點事情,這幾日我都會很忙,不能過來看你.在事情沒有解決完之前,你不能出府,乖乖待在王府,知道嗎?"

果不其然,他這是要開始對付蒼冥絕了嗎?

他這幾日都不會在王府里,蕭長歌便有機會和蒼冥絕里應外合,把溫王想做的事情都套出來.

"知道了,王爺是做大事的人,我一定不會給王爺添亂."蕭長歌誠懇道.

聞言,溫王的眼中劃過一絲贊賞,若是換作葉霄蘿,一定不會如此沉穩.

雖然和瑟幫不了他什麼,可是只要見到她,就有一種莫名的安心,至少她聽話,不會給自己添亂.

這話越聽越舒坦,溫王情緒好了那麼一絲,臉上不再是如同冰塊一樣化不開.

"好."溫王沒坐多久,便起身.

看著溫王離開的背影,蕭長歌手里的梳子越握越緊,招呼了方才出去的賽月進來.

"你去冥王府問問昨夜發生的事情,溫王可能是進宮了,你去提醒冥王萬事小心."蕭長歌匆忙地道.

賽月了悟,一個飛身出了綠沅居.

從綠沅居出來,溫王的臉色有些緩和,可是走到一半,忽而停住了腳步,心底的疑惑依舊不解.

"你去盯住側王妃的一舉一動,有什麼情況隨時向我彙報."溫王低聲吩咐.

那人利落地點頭,之後便隱匿在長廊之後.

溫王捏緊拳頭,不是他不相信和瑟,而是這個世界上,他就從來沒有相信過任何人.

昨夜行動失敗,相信很快就能夠傳進嘉成帝的耳朵里,他必須盡快見到段貴妃,商量下一步的行動.

一大早便進了宮,禦花園處安靜的很,溫王進了正堂,卻被宮女告知段貴妃此時在小佛堂,便去了佛堂.

"母妃."溫王的聲音低沉滄桑,一聽便知結果如何.

佛堂里面縈繞著檀香之味,星星點點的香火忽明忽暗,窗外的光線透過紙糊的紗窗映進佛堂,頗有幾分隱秘感.

段貴妃跪在佛前,手里轉動佛珠.

"從昨夜起,我就一直為你念經祈福,希望你成功."段貴妃閉著眼睛道.

溫王的頭更低了,聲音竟然有些顫抖:"兒臣,失敗了!"

"噼里啪啦"清脆的聲音響在佛堂之中,佛珠一顆一顆地掉落在地上,隨後便是段貴妃的聲音.

"失敗?"她有些不敢相信,怔怔地回頭,"怎麼會失敗?事情分明已經部署好,就算是錦瑟沒有讓她喝下毒藥,你也該殺了他啊!"

若果真如此,也就罷了.

溫王抬頭看向房梁,無奈道:"錦瑟臨時倒戈背叛,被我射下斷崖.蒼冥絕恰巧知道消息來救人,兒臣所帶的幾百刺客,無一幸免."

段貴妃兩眼一翻,就要暈倒.

所幸溫王及時扶住她.

最後的籌碼和期望都落空,段貴妃只覺得生無可戀,悲哀婉轉地望天.

"錦瑟叛變倒也情有可原,和太子朝夕相處,難免不會動情.

而蒼冥絕他是怎麼知道我們的行動?這麼隱秘重要的行動,只有你我二人知曉,真是奇了."

段貴妃勉強支住身子,艱難地開口.

這麼多話出口,她有些疲累.

更累的,其實是心.

"母妃,您的意思是,蒼冥絕在我身邊安排了眼線?"溫王猛地睜大雙眼道.

段貴妃點頭,目光轉向了窗子.

"如果不是這樣,那他只能是有未卜先知之術."

聽她這麼說,溫王更是確定了自己的身邊有他的眼線,但是是誰?

"可是我的身邊,並沒有這樣的人存在……"

話音未落,段貴妃便打斷他的話:"有沒有,你自己好好地想一想,你做過的那些事情,我都知道."

他做的事情,段貴妃都知道?

難不成,葉霄蘿……真是躲在這里?

溫王垂了垂腦袋,難不成葉霄蘿和母妃說了那件事情?

除夕夜那天,見到了和瑟和蒼冥絕在一起的畫面?

可是和這件事情有什麼關系?

"母妃,我們還是想想解救的辦法,若是太子將這件事情告訴父皇,我們就死定了."溫王急切地問道.

段貴妃氣急敗壞地揍他,無奈力道小之又小,這件事情怎麼能這麼輕易地就失敗了?

"母妃,到底應該怎麼辦?"溫王抓住她的手.

他現在需要的是一個答案,而不是毫無顧忌的打罵.

段貴妃捂住自己腦袋,只要一想到這些事情,就覺得疼痛萬分.

"目前,只有打死不認,再抓出一個替死鬼出來,你父皇應該不會再追究,畢竟太子也沒有受傷."段貴妃低聲道.

她了解嘉成帝,他不會那麼輕易地讓自己的兒子去死,因為,他已經失去了倫王,知道這種傷有多痛.

所以,他應該不會讓自己的皇子在他面前,再死一次.

"也只能這樣了."溫王緩緩地站起身,微微閉了閉雙眼.

既然事情不會順著自己所想的發展,那麼她只能去順應天命了.

出了佛堂的大門,外面就是一群的宮女候著,溫王心情不好,沒有理他們,自顧自地回了溫王府.

最重要的,要找到一個替死鬼.

溫王揉揉眉心,現在事情又複雜了,替死鬼到底應該上哪找?

馬車平穩地駕駛在京城的大街上,不一會便到了溫王府.

下車時,才發現溫王府的門口,在門口待著的,很明顯是特意在這里等人的.

溫王目光斜視著看著臨王,聲音冷的徹骨.

"你在這里干什麼?"

臨王見溫王心虛得很,可是又不敢說沒什麼.

"六哥,我今日是專程過來等你的,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說."臨王擋在溫王的面前,目光鎮定道.

溫王顯然對他的話不屑一顧,隨意開口問道:"什麼重要的事情?"

臨王見他肯聽自己說,忙掃了眼旁邊的那些人,示意他們都不方便在旁邊.

可是溫王卻當做沒看到似的,道:"有什麼話就說吧."

他的眉頭緊皺,還有很多事情沒有忙完,要是臨王再無事在這里啰嗦,他必定不會輕饒.

看來溫王還是不相信自己,臨王的心里卻也咽不下被和瑟羞辱的那口氣.

此時此刻,一定要把事情告訴溫王.

"六哥,那我便說了,和瑟公主一直都和冥王有往來,他們兩個常常幽會,就是上次在皇宮中,還明目張膽地在禦花園中幽會!"臨王用足了力氣大聲道.

溫王頓時怔在原地,僅僅是幾秒鍾的功夫,忽而變色,怒氣沖沖地拽住臨王的衣領,咬牙切齒.

"你說什麼?再說一遍."

見到溫王生氣,他可真痛快.

溫王有多生氣,就意味著和瑟的下場會有多慘,經由溫王之手對付,真是再明確不過的選擇.

"六哥,你可以選擇不相信,但是我說的句句屬實,你一查便知."臨王不變,硬氣十足地道.

今日,他就是要破壞和瑟的名聲,越臭越好,越多人知道越好.

在他前來溫王府之前,已經把這個消息散播出去,京城人都會知道這件羞恥的事情.

只覺得領口一松,溫王終于放手,怒氣沖沖地走了進去.

進了綠沅居,面色冷酷,目光陰狠,離那里越近,他的憤怒就燒的越旺.

"砰"一聲巨響,綠沅居大門被人踹開.

溫王筆挺地走向了正在練字的蕭長歌,一把將她拉了出來,就連她碰到凳子也渾然不知.

"和瑟,原來是我小看你了!"溫王怒氣沖沖地道.

果然,他已經知道了自己的事情麼?

蕭長歌卻是格外的平靜,沒有一絲表情.

"王爺所說何事?"

見她一副風輕云淡的樣子,溫王怒火中燒,一拳打在她身後的牆上.

"你問我何事?真會裝蒜,你和蒼冥絕的事情隱藏得夠好啊!瞞天過海,以為沒有人知道是麼?

溫王仿佛要把牙根咬斷.

上篇:第三百七十五章 當年真相     下篇:第三百七十七章 軟禁于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