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七十七章 軟禁于府  
   
第三百七十七章 軟禁于府

一秒記住【 g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第三百七十七章軟禁于府

因為昨天的事情失敗,所以惱羞成怒,現在來質問?

還是有人在這個關鍵時刻對他說了什麼話,才會這麼生氣?

蕭長歌略微側目,躲過溫王的目光,腦海中思考著到底應該怎麼回答他的話.

"王爺說什麼?和瑟不知道做錯了什麼,還請王爺明示."蕭長歌淡然道.

溫王卻是冷笑一聲,想起今日種種情景,藕斷絲連,剪不斷理還亂的關系,一根根,一條條地串起來,最大的嫌疑人就是和瑟.

沒想到,自己竟然被自己身邊信任的人出賣,還裝的這麼無辜,這麼委屈.

"還裝?"溫王怒吼一聲,大手已經抬起,眼見就要落在蕭長歌的臉上,但是卻在最後一分停住.

她不躲不閃,清亮的雙眼依舊盯著自己,沒有半分畏懼.

而他竟然也下不了手,在這種憤怒的情況之下,還能控制住自己心里的火氣?他到底是怎麼了?

"你和蒼冥絕到底什麼關系?給我一五一十地說清楚."溫王深吸一口氣,坐了下去.

他的心里給她最後一次機會,如果她願意說出和蒼冥絕的關系,他可以放過她.

蕭長歌委屈地看他,他對自己下不了手,她該高興還是擔心?

"我真的不知道王爺在說什麼,嫁給你之後,我和冥王除了偶遇的那幾次,根本就沒見過面,王爺為何懷疑我?"蕭長歌抬手拭淚.

溫王已經猜到了所有的事情,就算她不說也沒有關系,只要看著她,不再讓她找到機會和蒼冥絕通信,那她還是可以留在自己身邊.

溫王的心里就像是被一個錘子猛地錘了一下,若是換做別人,他早就毫不猶豫地殺掉,但是和瑟,他的心里卻一點也舍不得.

"既然你不肯承認,我也逼問不出什麼,你好好地待在這里,沒有我的命令不准出來!"溫王閉眼艱難地道.

轉身的瞬間,嘴角卻勾起一抹冷笑,目光沉了沉.

之後一甩衣袍,出門.

門外的侍衛站的筆挺,他頓了頓道:"加派人手看住綠沅居,沒有我的命令,不准讓側王妃出去."

侍衛點點頭,已經退到了綠沅居的大門口.

溫王毫不猶豫地轉身離開.

里面的蕭長歌側耳傾聽了一會,才知溫王只是要將自己軟禁起來.

他都已經猜到了是她和蒼冥絕通風報信,為何不把自己趕出府,反而還要軟禁起來,難道就不怕自己依舊有辦法出去嗎?

若是蒼冥絕知道了自己被軟禁起來,一定會想辦法來救自己,莫不是……

溫王想利用自己讓蒼冥絕前來,然後在院子里布下天羅地網,把蒼冥絕抓起來?

蕭長歌的眉心突突地跳,賽月還不回來,若是她回來見到自己被軟禁起來,一定會去告知蒼冥絕.

到時,就中了溫王的奸計了.

門口突然而來數十個侍衛,將綠沅居團團圍住,就像是里面關押了什麼重大的犯人一樣.

賽月從冥王府回來時,正好看見溫王離開綠沅居,正想進去,可是旁邊卻突如其來了十幾個侍衛.

她急忙躲到一邊,透過紗窗看著綠沅居的變化,心下了然,溫王該不會是知道了什麼,才把公主給軟禁起來?

有些焦急地咬咬唇,這件事情還是告訴冥王要緊,如果真的是溫王發現了什麼,公主一定危在旦夕.

火急火燎地來到了冥王府,卻不見魅月和江朔的人影,抓了一個路過的丫鬟,才知道蒼冥絕已經去了太子府.

太子府?怎麼冥王最近和太子走得很近嗎?還是因為昨晚的事情和太子倒成了共識?

不管事情到底如何,還是先找到冥王,把這件事情告知他.

太子府禁衛森嚴,進入太子府不是件容易的事.

賽月隱沒在角落里看了看情況,最終還是選擇了後門進入.

後門只有兩三個侍衛在走動,賽月松了一口氣,一口氣飛騰上了屋頂,躬身躲著.

底下的侍衛似乎有所察覺,目光四處看了看.對身邊的侍衛道:"你們有沒有聽見什麼聲音?"

另外一個侍衛不屑地嗤笑了一聲:"這里是太子府,有誰敢不要命地闖進來?別擔心了."

話音剛落,一根銀針已經刺進他的脖子,他雙目圓睜,正要說些什麼,很快便倒下.

旁邊的侍衛見狀,忽而拔出了自己的刀,左右環顧一圈,"咻咻"又是兩根銀針飛躍而去的聲音,不一會便將那兩人點暈在地.

賽月拍拍身上的雪,從牆面上起來,挑眉看著那幾人,利落地穿過了後門的長廊,尋找太子所在之處.

若是沒錯,此時他們應該在書房談事情,賽月穿過長廊,那一瞬間便對上了一個丫鬟.

毫無預兆跑進自己視線中的丫鬟,顯然有幾分錯愕,瞪著賽月猛地就要驚叫,但是卻被賽月捂住嘴巴,冰冷的尖刀落在她的脖子里,冷的她不斷顫抖.

"不准叫,我是冥王身邊的人,來太子府找他有事,帶我去見他."賽月在她耳邊低聲說道.

丫鬟驚慌失措地點頭,絲毫不敢出聲,況且今晨冥王確實有來到太子府.

跟著丫鬟的腳步穿過長廊,跟著她的腳步慢慢地向前移動,經過之處皆有丫鬟走過,不過賽月變換了自己的姿勢,她們都見不到那把尖刀.

"來人哪!有刺客!"那丫鬟突然喊道.

四面八方的侍衛突然沖了過來,首先出來的竟是江朔和魅月,兩人的身影飛快地沖到賽月的面前,忽而怔住.

"賽月,怎麼是你?"魅月見是她,松了一口氣.

"魅月姐姐……"賽月正想說話,書房的門突然被人推開.

走出一個眉眼銳利的男子,一身明晃晃的紫色衣袍將他襯托的更加貴氣非凡,只是那雙眉眼太過凌厲.

"什麼事?"蒼冥絕看著賽月,冷聲問道.

賽月急忙走到他的身旁,在他的耳邊低語了一句什麼,眾人只見蒼冥絕的臉色越來越差,目光越來越冷,好像要殺人一般.

他握緊拳頭,嘴角勾起一抹冷笑,目光不寒而栗.

"太子,我還有事,先行一步,此事改日再談."蒼冥絕頭也不回地說罷,一個飛身上了院牆.

幾人向太子告退後,也飛身而出.

太子雙眼微眯,嘴角淡然的笑容一點點地淹沒.

蒼冥絕到底是蒼冥絕,果真從來都不把他這個太子放在眼里,來來去去都不曾講究過規矩二字.

他冷眼凝笑,不由得猜測,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,才讓他如此慌張,竟然連規矩都不顧.

綠沅居內安靜慘淡,門外的幾個侍衛來來回回,走個不停,仿佛連一只蒼蠅也不放過,更別提她能夠吹哨引來信鴿了.

可惜賽月還不曾回來,難不成她的身份也被溫王發現了?

蕭長歌緊皺眉頭,在房間里面來回踱步,卻忍不住打開大門,門外的幾個侍衛聞聲立即上前質問.

"側王妃有何事?"粗狂的聲音冷冽如冰.

"我房間里面有一只好大的老鼠!你們快點幫我把老鼠趕走!"蕭長歌神色驚慌地道,一面大步跑出門口.

可是一出門,眼前就猛然出現一把大刀,明亮的刀身反光她的身影,蕭長歌抬眼掃了一眼四周,個個都目光凶狠地盯著她看.

蕭長歌退後一步,笑道:"現在應該已經沒有了,我進去看看."

重重地關上門,蕭長歌的神情冷了一分.

門外的侍衛不低于十個,個個手中有劍,分別分布在院子的東西南北四側和兩個門,先不說別的,就是門口守門的就有四個,她可以肯定,窗戶邊上還有.

溫王啊溫王,這次果真不留情面了.

冷靜地思考了一下,按照目前的這個情況來說,她根本不可能在眾目睽睽之下出去,不管用什麼方法.

夜晚如常降臨,蕭長歌一直坐在門口側耳傾聽,侍衛換班的時間,就是晚飯的時間.

可是即使是換班,人數也只多不少,侍衛從十多個,增加到三十多個,紛亂的腳步聲十分明顯.

此時,門外正好有人過來送飯,那人把飯交給侍衛,再由侍衛送進門.

"側王妃,用膳了."侍衛把飯放在桌子上面後,便轉身離開.

蕭長歌怒目而視,質問:"你也知道我是側王妃,你是侍衛,和我共處一室像什麼話?以後讓丫鬟進來給我送飯."

那個侍衛聞言,並沒有回頭:"這是王爺吩咐的,恕奴才不能做到."

"王爺有吩咐讓你進來偷窺本王妃的房間嗎?若是我把事情告訴王爺,你可知會有什麼後果?"蕭長歌聲音再次凌厲一分.

可是,她的話對那個侍衛根本一點作用都沒有.

"這是王爺吩咐的,如果側王妃有什麼問題,請去找王爺."侍衛低聲說罷,便出去了.

看著侍衛毫不猶豫地鎖門出去,蕭長歌第一次感覺到無力.

軟硬不吃?威逼利誘也沒用?這是什麼侍衛?

泄氣地坐在房間的椅子上,看著那色香味俱全的飯菜,此刻她卻什麼胃口都沒有.

溫王是鐵了心地要把她困在這里,直到蒼冥絕前來救她.

現在見不到蒼冥絕,心里倒是凌亂得很.

賽月這麼久沒有回來,估計是回來後見到她被軟禁,而去通知蒼冥絕,現在他應該知道了吧?

突然間門"砰"一聲被推開,溫王的身影出現在蕭長歌的視線中.

他身姿高挑地走到了蕭長歌的面前,眉峰壓低,不怒自威,神情十分冰冷.

他悠然自在地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,看著桌上未動的飯菜,挑眉:"怎麼?飯菜不合胃口?"

上篇:第三百七十六章挑唆下套     下篇:第三百七十八章 生兒育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