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七十八章 生兒育女  
   
第三百七十八章 生兒育女

一秒記住【 g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第三百七十八章生兒育女

"你到底想要做什麼?把我軟禁于此,派這麼多侍衛看著我,是不是有點興師動眾了吧?"蕭長歌眼角一勾,冷聲問道.

溫王目光忽而掃在她的臉上,不一會便掛著淡淡的笑容,怎麼看怎麼溫柔.

"沒什麼,為了你的安全著想,最近宮中有些不太平."溫王笑道.

大家的心里都知道是怎麼回事,他還冠冕堂皇地睜眼說瞎話,他的心里到底在打什麼如意算盤?

"就算是王爺真的為了我的安全著想吧,那為何我不能出去?就連用膳也要侍衛送進來?"蕭長歌側目問道.

溫王嘴角掛著淡淡的笑容,慢慢地走到她的身邊,低聲道:"他們都是來保護你的,蒼冥絕那人不知有多狡猾,萬一對你下手怎麼辦?"

蒼冥絕對自己下手?他到底在說什麼?

"隨你怎麼說,你出去,我困了."蕭長歌轉身就要離開,可是才一轉身,手腕卻被他抓住.

他稍稍一用力,蕭長歌便坐到了他的大腿上,他溫熱的鼻子便打在她的臉上,薄唇慢慢地靠近她.

蕭長歌猛地伸手將他推開,心卻在他目光的注視下狂跳起來.

"你別忘了,你現在是我的王妃,我們有這個義務行夫妻之事."溫王冷冰冰地提醒.

蕭長歌凝視著別處,就是不看他.

他的手緊緊地攥著她的手,另一只手搭在她的肩膀上,薄唇就在她的臉頰邊上.

白皙的臉頰上帶著淡淡的粉紅,還有胭脂的香味,溫王使勁聞了聞,湊上去想要聞她的唇.

"別碰我!"蕭長歌推開他的身子,匆匆跑開.

溫王臉上的笑容僵住,此時,他更加肯定了自己心里的想法,他從來就沒有碰過她.

"我之前不是也碰過你嗎?怎麼現在反倒不肯了?"溫王斜視著她.

之前?不過是因為她給他造成的一種錯覺,讓他誤以為自己和他發生了什麼.

蕭長歌冷笑一聲:"不肯就是不肯,沒有為什麼,溫王要是這麼多閑功夫,還不如多做點有用的事情."

看著她避自己如蛇蠍一般,溫王眼底的玩味大起,就是想看看她還能使出什麼借口來拒絕自己.

"我認為有用的事情就是生兒育女了,沒有什麼能比它更重要了,我們也應該生個孩子了,對吧?"溫王輕聲道.

蕭長歌的心里一震,他是瘋了麼?竟然會說出這種話來.

他慢慢地走近她,就像是一匹狼在靠近一只羊羔般.

蕭長歌怒目而視,背在身後的放在一個花瓶上,只要他敢靠近自己,她就砸下去.

溫王的身子停在她的面前,大手慢慢地撫摸過她的臉頰,在她的脖頸之間游走,十分邪惡.

蕭長歌緊了緊手中的花瓶,突然間揮舞起來,脫離了自己的手,卻砸到了地面上.

他不知道什麼時候躲開了.

"噼里啪啦"一聲脆響,整個房間里面都是花瓶的碎片.

溫王的視線驟然冷卻,銳利的眼睛緊盯著她.

"很好,很好,很好."溫王接連說了三個很好.

臉色因為怒氣而扭曲,緊緊地攥著雙手,再沒有看她,猛地摔門出去.

又是一陣關門的聲音,蕭長歌的心這才落了下來,身子一軟,扶著桌角坐到了床上.

這個夜晚,如同外面的寒冰一般冰冷,她的心里感受不到半分的暖意.

她不知道方才溫王是為了試探,還是真的想要對她做些什麼,只是他的那雙眼睛,足以證明一切.

她很疲憊,不知道還能做些什麼.

蜷縮在床上,雙眼一閉,慢慢地沉入夢鄉.

睡的很累,腦袋里十分混亂,不斷地回想著從前的事情,如同一片片碎片被剪輯成畫面,不停地在她腦海中閃過.

迷迷糊糊之間,感覺到有人在拍自己的臉,很溫柔很溫柔.

可是她不想睜眼,恍然之間聽見有人說:"不要吵醒她."

江朔拿出自己隨身攜帶的迷香,放到了外面,各個侍衛昏昏沉沉地睡了過去.

蒼冥絕伸手抱起蕭長歌,看著她不斷冒出冷汗的額頭,眉頭鎖的很緊,仿佛在被什麼困擾.

"王爺,趕緊走吧."江朔打開地面上的一個機關,道.

蒼冥絕沉聲道:"你去抓一個丫鬟進來,拖延他們發現的時間."

江朔點頭,轉身離開了房間.

密道足以容納一個人進出,是通往溫王府後門的,蒼冥絕正想進去,外面的火把卻紅透了半邊天.

蒼冥絕的身子一怔,該來的果然還是來了.

溫王果真不傻,不會讓自己神不知鬼不覺地救走蕭長歌.

"四哥,好久不見了,這麼晚光臨貴府,不知所謂何事?"門外響起溫王冰冷的聲音.

蒼冥絕拍了拍蕭長歌的臉頰,低聲喚道:"長歌,長歌?"

在他低聲的呼喚中,蕭長歌緩緩睜開了雙眼,迷迷糊糊地看著他,竟然是他?

"冥絕?你怎麼來了?"蕭長歌有些興奮地問道.

才發現自己竟然是在他的懷里,推了推他,讓他放自己下來.

"怎麼回事?"蕭長歌看著門外的火光,疑惑地問道.

蒼冥絕來到綠沅居救自己,結果被溫王團團圍住,果真是中了圈套.

"先別說話,你乖乖地待在這里,不管遇到什麼動靜都別出來,保護好自己."

蒼冥絕從自己的懷里拿出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,外面鑲著一顆顆寶石,刀鋒銳利非常.

接過這把匕首,蒼冥絕轉身出了門.

外面無數個侍衛舉著劍,高牆上無數個弓箭手埋伏著,只等著等會大顯身手.

而溫王立在院子對面,臉上掛著志得意滿的笑容,手里握著一把長弓,執箭在手.

"我只是來奪回,屬于我自己的東西而已,六弟你這麼大的陣仗,是想弑兄嗎?"蒼冥絕聲音冷冽無常.

溫王冷然一笑,看向了綠沅居:"是為了和瑟麼?"

"你知道就好."蒼冥絕道.

果真是為了和瑟,盡管他的心里抱著最後一絲希望,最終還是破滅.

溫王的眉眼微蹙,嘴角勾起一抹冷笑:"只可惜,今天我要讓你有來無回,和瑟嫁給了我,只能是我的王妃,就算是死,也只能死在溫王府."

"你怎麼這麼確定,我會有來無回?"蒼冥絕嘴角勾起淡淡的笑容,反問.

見他一張云淡風輕的臉,溫王的心里就很不是滋味,死到臨頭了,卻還一副無所畏懼的樣子.

"就憑,這里是我的地盤."溫王單手放在自己的唇上,吹響了哨子.

上面的弓箭手立即拉開了弓箭,如同一陣箭雨鋪天蓋地射向蒼冥絕.

他後退兩步,屋簷兩邊此時飛下了幾個黑衣人,手中的劍不斷飛舞著,抵擋著一根根的箭.

房間里面的蕭長歌緊貼著門,在紙上戳了一個洞,能夠顯而易見地看見外面的情景.

此時已經開戰,箭雨不間斷,她的呼吸有些急促難平.

都是為了救她,她沒有能耐把消息傳給蒼冥絕,才會導致了他今日進了溫王早就埋伏下的圈套.

蒼冥絕臉上平靜得如同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過一樣,目光冰冷地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.

"繼續放箭,我看他們能抵擋多久."溫王一聲令下,箭射的更加厲害了.

蒼冥絕冷笑一聲,轉身進了房間,里面有他事先派人挖好的密道,只要進了密道,就能通往大街.

"冥絕,這是溫王設的局,就是為了抓到你,你趕緊走吧."蕭長歌焦急地道.

緊握住蕭長歌的手,帶著她往密道的方向走去,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:"我知道."

可是,腳步卻慢慢地停了下來,猛地一閃身,避過外面而來的一支利箭.

蕭長歌的眼睛有些驚慌,而蒼冥絕的眼中卻是狠戾.

外面的溫王緩緩舉起手里的弓,拉開,一放,又是一支利箭進了房間.

"長歌,你跟在我身後,千萬別走開."蒼冥絕看著她的眼睛道.

蕭長歌用力地點點頭,緊緊地跟在他的身後.

"你們跑不掉了."溫王狠狠道.

那天在京郊外的仇,他要一次性報回來.

"江朔,你先帶著她離開."蒼冥絕對著江朔道.

蕭長歌拉著蒼冥絕的手,焦急地搖頭:"不要,我不要離開你."

"聽話!"蒼冥絕用力地把她一推,手才松開,那邊又是一支利箭射來,正好將他們分開.

"一個都別想走."溫王目光一冷,慢聲下令,"把他們圍住,我要見到所有人的尸首."

周圍的侍衛慢慢地靠近他們,蒼冥絕此次出來帶的人並不多,不過全是無音樓的精英,對付這些人應該不會太弱.

蒼冥絕出劍奇快,如同一道道影子一般,轉眼間便殺人無數,突然清空了身後的侍衛,將蕭長歌往江朔的身邊一推.

"公主,快跟我走."江朔左手拉住蕭長歌的手,帶著她離開.

但是才走了沒幾步,前面又是一陣的侍衛,江朔猛地一揮刀,幾滴鮮血落在蕭長歌的臉上.

"給我往東門的方向追!"溫王一聲令下,一部分的侍衛匆匆地沖到了東門.

江朔拉著蕭長歌的手,踩著地面的積雪,穿過東門的一道拱形門,身後又是一陣喧鬧聲.

"江朔,我要回去,蒼冥絕還在里面……你聽見了嗎?"蕭長歌神情焦急地吼道.

"公主,我們必須盡快離開這里,王爺不會有事的."江朔回道.

蒼冥絕讓他做的事情,他就一定要做到,尤其是王爺重視的人.

一轉身,後門處竟然出現了幾個黑色的人影,帶頭的人是溫王,他竟然這麼快就開來到了這里.

"這里是溫王府,你們還想跑到哪里去?"溫王陰冷的聲音響在他們耳畔.

"溫王,你早就預謀好了吧?"蕭長歌咬牙道.

"還用得著預謀嗎?從他闖進來救你的那一刻開始,他就沒有活著的余地了."溫王冷冷一笑.

上篇:第三百七十七章 軟禁于府     下篇:第三百七十九章 生死關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