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七十九章 生死關頭  
   
第三百七十九章 生死關頭

一秒記住【 g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第三百七十九章生死關頭

看著溫王狠毒的目光,蕭長歌知道他絕對不會放過自己,說不定還會用自己來威脅蒼冥絕.

"溫王,你想怎麼樣都可以,你放過他們,我隨你處置."蕭長歌挑眉,一步一步地走到他的面前.

試圖用這句話來打消他心里的憤怒,蕭長歌一面走,一面緊抓著自己袖子里冰冷的刀鞘.

接近溫王是她的目的,可是,還未走到他的面前,溫王卻戳穿了她的目的.

"和瑟,你是不是又打算偷襲我?這次可沒那麼簡單,不要以為你還能得逞."溫王話音剛落,蕭長歌的腳步便頓住.

江朔狠狠一咬牙,把蕭長歌拉回來,一面沖到了溫王的面前,刀起刀落,動作迅速利落.

一時之間,刀劍的聲音來回鏗鏘,擲地有聲,響在耳畔不絕于耳.

蕭長歌看著兩人混亂的身影,從自己的頭發上摸下一個頭飾,蝴蝶狀的玉釵其實是她用來裝銀針的.

瞄准了旁邊企圖靠近的一個侍衛,猛地射到了他的睡穴上面.

她的呼吸有些急促,慢慢地退後著,身子貼在冰冷的牆上,前面的幾個侍衛握著刀,瞬間便架到了她的脖子上.

"竟然還會用銀針?"那個侍衛一把搶過她手中的玉釵,猛地摔到地上,來回踩著.

冰冷的劍離她脖子很近,那人再近一步,便貼在了她的脖頸上.

她手指緊緊地扣著身後的牆面,低吼道:"滾開!"

那邊的江朔心里暗叫不好,竟然為了對付溫王,把和瑟一人晾在下面.

快速地出了幾劍,心思分離,最後那一劍,卻被溫王所傷,劍氣霎時攻心,他捂著胸口掉落在雪地上,噴出一口血來.

"江朔!"蕭長歌急切地叫道,自己都自身難保,怎麼能救他?

高處的溫王將底下看的一清二楚,慢慢地走向了蕭長歌,在江朔的面前頓住,一把劍指向了他.

"我要讓你看看,我是怎麼把蒼冥絕手下的這幫狗奴才,殺個一干二淨的."溫王笑容扭曲,有種別樣的張狂.

手起刀落,僅僅是一瞬間的功夫,可是突然"當"一聲,溫王手中的長劍被一個大力猛地震開.

一轉眼,蒼冥絕已經來到了他的面前.

他的身後跟著離簫等無音樓的人,魅風也及時趕到,這一場戰,反敗為勝.

"蒼冥絕?"溫王似乎有些吃驚,見他過來,猛地就要沖到蕭長歌的方向.

可是蒼冥絕怎麼能夠讓他如意,手中握的一把戩往他的面前飛去,直直地從他的鼻子前插進了後面的一道牆上.

蒼冥絕的臉上沾滿了鮮血,剛剛殊死搏斗一場,此時更像是一個從地獄歸來的王者一般,冷漠如霜.

"你終究是輸了."蒼冥絕冷冽開口.

溫王怔住,悻悻回頭:"我輸了?你瞧,你的人還在那里."

他指著蕭長歌的方向,此時一把帶血的刀正抵在她的脖子上,她的眼中有些頹然和絕望.

到底最後自己成了他們之間的籌碼,在生與死,贏與輸之間當一把秤砣,有著至關重要的決定.

是她太大意了,才會讓溫王的人有機可趁,以為自己能夠救出所有人,誰知,竟被人抓住.

蒼冥絕回頭時,目光急劇地收縮了一下,額頭上青筋暴起,手里沾滿鮮血的劍,猛地指向了溫王.

咬牙沉聲開口:"她好好的也就罷了,但凡損傷一根毫毛,我今夜便屠盡整個溫王府."

聲音里依舊是往日的陰冷,可是語氣中的憤怒,卻能聽的一清二楚.

到底這個和瑟是什麼來頭,竟然能讓蒼冥絕放出這種話來?

溫王嗤笑,一點都不屑于蒼冥絕的這番威脅,涼聲開口:"和瑟才到蒼葉國不久,你竟然為了她要屠盡溫王府?她的身份絕對沒有那麼簡單."

他慢慢地走到了蕭長歌的面前,伸手奪過了那個侍衛的刀,一把把她押到溫王府的正院中.

他的心里十分清楚,只要她人還在他的手上,蒼冥絕就不可能對自己做出什麼舉動,這是他唯一的籌碼了.

"溫王,你放下屠刀,我會勸他放你一馬,今晚的事情就當做從來都沒有發生過."蕭長歌看著自己垂目就能見到的刀,輕聲道.

這個聲音只有他們兩人能聽見,溫王低聲詢問:"怕了?"

"你相信我,我有辦法說服他."蕭長歌再次低聲道,"否則,你絕對跑不掉."

溫王一笑:"沒想到這個時候了,你還在為我打算,只可惜,我也沒有想要跑掉,我變成什麼樣,就要讓你變成什麼樣,你不怕麼?"

不遠處的蒼冥絕緊張地握著手里的長劍,身後的幾人已經做好了沖鋒陷陣的准備.

他的目光銳利冷漠,還有微微的緊張.

"蒼冥絕,我們來玩一個游戲可好?"溫王揚聲道.

蒼冥絕跟著他的劍身左右移動,生怕他的劍不小心劃到蕭長歌的喉嚨.

溫王押著蕭長歌走近一步,人已經越過了三分之二的院子,只不過離蒼冥絕還有多步的路程.

"我們來比試一場,看看是我的劍快,還是你的腳快.只要你在落劍之前救走她,就算你贏."溫王陰冷開口.

任誰都知道,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,而且蒼冥絕絕對不會答應他.

溫王提出這場游戲,不過是想看看蒼冥絕會有什麼反應,然後盡可能提出自己的要求.

"你不回答,我就當做你默認了."溫王淡淡開口.

蒼冥絕的雙眼通紅,雙手死死地握著手里的劍,現在的他,就像是一只被人激怒的雄獅.

"慢著."他的聲音有些艱澀,"放過她,我什麼都答應你."

溫王頗有興致地看著他,想了想道:"現在,砍下你的右手."

身後的眾人皆是一怔,他們知道蒼冥絕定會遂了溫王的心願,此時都勃然大怒,正要勸阻,那邊的蕭長歌已經撕心裂肺地喊.

"不要相信他,你要是沒了右手,他就會更加肆無忌憚,你還怎麼救我?"

看著她的眼睛,蒼冥絕沒有一絲猶豫地舉起自己的劍,反手一扔,落在左手上.

冰冷的刀光從蕭長歌的眼前閃過,她咬牙,蒼冥絕為了自己沒有什麼不能做的,別說是右手,就算是他的命,他也一樣會給.

"我說到做到,只要你砍了右手,她絕對毫發無損."溫王再次火上加油.

"你閉嘴!"蕭長歌猛地怒吼,拆下頭上的發釵轉身往溫王的脖子刺去.

可是轉身的時候,難免會碰到他的劍,誰知卻沒有預想的痛感,溫王竟然將劍給移開了.

她的玉釵還沒有落到他的脖子上,身後便突如其來一只大手猛地將她抱住.

刹那間,劍雨紛紛落下,蒼冥絕將她的腦袋按在自己的懷里,不讓她看現在發生的一切.

她的額頭上全是冷汗,嘴唇發白,緊緊地縮在他的懷里,聽著外面刀劍相加的聲音.

"殺了,一個都別留."

最後,她只聽見蒼冥絕冷冰冰的這句話.

以及……

他抱住自己的雙手.

真好,右手還在.

不過一會,周圍慢慢安靜下來,耳畔邊,什麼聲音都沒有了.

蒼冥絕率先抱著蕭長歌出去,看著她蒼白的臉色和顫抖的睫毛,想來方才是嚇壞了.

只是,沒想到溫王最後竟然沒有對她下手,在她轉身的那一瞬間,竟然移開了劍.

不知是對她產生了感情,還是不敢對她下手,害怕自己真的屠了溫王府滿門.

一輛馬車停在外面,見到蒼冥絕出了密道,車夫立即下了馬車,挑開簾櫳,讓兩人進去.

蒼冥絕松了一口氣,看著懷里的蕭長歌,冷聲吩咐:"回府."

駕車的車夫點點頭:"是."

馬車行駛在平穩的大街上,穿過空無一人的街道,停在冥王府的門口.

蒼冥絕一路無話,只是緊緊地抱著蕭長歌,看著她的眉眼,這上上下下,一分一寸,都是屬于自己的.

進了冥王府,他動作輕柔地把蕭長歌放在房間里,蓋上被子,窗外的月光有幾分輕柔地照映在她的臉上,平靜而柔美.

他輕輕地在她額頭上面印下一個吻,動作憐惜而又心疼.

等她醒來後,就什麼事情都沒有了.

她還會是從前的蕭長歌,是他的蕭長歌.

他們會像從前一樣厮守在王府里,每天睜眼都能見到對方的睡顏,不用再艱難地翻越一個王府相見.

外面的天色一如既往地平靜,濃濃的烏云在天上不斷翻滾著,仿佛隨時都能驟降雨雪.

他打了一盆水,就像是對待一個易碎的珍貴品一般,用毛巾擦拭著蕭長歌臉上的血跡.

觸目驚心的一抹紅色落在她的額前,刺目得很,就像是她受了傷一樣.

一年多了,他的心從來沒有這一刻安穩.

蒼冥絕出了門,就連自己身上的血跡都來不及處理,匆匆去了書房.

果不其然,魅風已經在書房門口等他.

進去點了蠟燭,蒼冥絕沉聲問道:"事情處理妥善了嗎?"

魅風點點頭,聲音十分嘶啞:"溫王的那些刺客已經全部處理,溫王府也處理成是被仇家尋仇,有關我們的一切都已經抹去."

聽著魅風的回答,蒼冥絕點點頭.

"不要松懈,溫王府的那些丫鬟小厮肯定知道了風聲,你去給些銀子封口,該送走的送走."蒼冥絕沉聲道.

"是."魅風點頭.

"江朔的傷怎麼樣了?"方才江朔也受了傷.

"請了大夫去看,上了藥,已經休息了."魅風回道.

蒼冥絕摩挲著手指,目光陰沉冷冽,大好機會,竟然就讓溫王那樣逃走了.

"你暗中派人追趕溫王,看看他去了何處."蒼冥絕眉眼不善.

不把溫王揪出來,他始終不能安心.

從書房出來,迫不及待地回了房間,里面的人一動不動地熟睡著,睡顏安詳.

他的心瞬間柔軟下來,上床相擁而眠.

上篇:第三百七十八章 生兒育女     下篇:第三百八十章 相親相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