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八十章 相親相愛  
   
第三百八十章 相親相愛

一秒記住【 g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第三百八十章相親相愛

冥王府里一片祥和甯靜,清晨的雪花撲撲簌簌地落在地面上,為原本就深厚的積雪再次堆積了一層.

清晨的光線從窗外投進房間,透過模糊的紗窗灑在兩人的身上.

渾身都疼的慌,手臂也十分酸澀,蕭長歌意識朦朧地伸了個懶腰,卻碰到旁邊一個溫熱的身體.

她腦袋頓時清醒,一轉身,只見蒼冥絕正支著下巴,嘴角帶著邪笑,不知道已經這樣盯著她多久了.

"你,看什麼?"蕭長歌被他盯得頭皮發麻.

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身子,衣裳很整,視線落在他的身上,衣裳同樣很整,兩人昨晚並沒有發生什麼事情.

"你難道希望我們之間有點什麼?"蒼冥絕突然開口.

見她的目光不斷地在兩人的身上看來看去,蒼冥絕挑眉笑.

看著他邪惡的笑容,蕭長歌知道他想歪了,臉色微微泛紅.

"昨天的時候後面如何了?溫王似乎沒有傷到我."蕭長歌努力回想了一下昨天的畫面,到一半時,腦袋便很模糊.

提起溫王,蒼冥絕的目光驟然一冷,方才還深情款款的眼神,此刻卻不容直視.

他神情不變地點頭:"恩."

"溫王也是走投無路了,狗急跳牆,竟然用這種方式想要除掉你,幸虧你好好的."蕭長歌有種劫後余生的感覺.

若是你出了事,我真的沒有辦法好好活下去.

"不過還是讓他跑掉了,他竟然早有防范,竟然在自家的院子里挖了密道,神不知鬼不覺地從密道離開了."蒼冥絕有些懊悔.

若是此刻能抓到溫王,再把段貴妃親口承認一事告知嘉成帝,溫王必定跑不掉.

如今,他亦有機會尋仇,不知會在暗地里怎麼下手.

"密道?"蕭長歌喃喃道,突然想到昨天他突然來到綠沅居,難不成也是從密道進來的?

"溫王把我軟禁起來,目的就是為了引你上鉤,我原想讓賽月出去通知你,讓你少安毋躁,可還是晚了一步."蕭長歌大眼炯炯有神地看著他.

蒼冥絕歎了口氣,輕輕地撩著她的黑發,語氣語氣似有幾分無奈,"但凡是你的事情,我就不可能袖手旁觀."

他好不容易失而複得,便再無法容忍一絲一毫的閃失,不管是對她的占有,還是其他,都不能.

兩人的目光深深對上,蕭長歌知道他,心里只有一股甜蜜慢慢地化開,爾後,融化.

"起吧,後面的事情還有的忙,這幾日你在府內,不要輕易出府,知道嗎?"蒼冥絕點點她的鼻尖,寵溺道.

最近出了這麼多的事情,他只想讓她不受外界的困擾,他會解決外面的所有事情.

兩人洗漱完畢,正准備去正堂用早膳,誰知門口的小厮匆匆來報,說是太子來訪.

蒼冥絕拉著蕭長歌的手,又將她帶回呢房間.

近日和太子走的比較近,當年的事情畢竟都是一場誤會,真正的罪魁禍首是段貴妃,所以兩人在談論怎麼在父皇面前提起當年之事.

"你先在這里等一會,我馬上就過來陪你用膳."蒼冥絕寵溺地道.

蕭長歌在屋里隨意走動,示意他快去.

其實他不必為了自己而這樣辛苦,不必做每件事情都以自己為先,他完全可以以自己為先.

但是她知道,他一心只為了自己.

出了房間,匆匆地往書房方向走去,太子已經坐在里面喝茶,見他進來,起身質問.

"昨天到底怎麼回事?為何我聽說溫王府會被人尋仇?"太子雙眼微眯,懷疑地看著蒼冥絕.

"是不是你做的?"

他今日能來這里,顯然是已經有了答案,又何必再問一次.

蒼冥絕不可置否地攤攤手:"是我做的又怎麼樣?"

"你為什麼要這麼做?"太子壓低了聲音,"這麼做,對我們有什麼好處?"

蒼冥絕上坐,絕美的臉上淺笑:"對我們好處可多著呢."

他的目光凌厲地掃到了太子的面前,知道他的心里只有兩人的合作,一心只想著如何搞垮溫王.

"你倒是說說怎麼個好處?"太子冷靜了一分.

蒼冥絕清清喉嚨:"首先,溫王被仇家追殺,說明他在外面做了不正當的事情.其次,我們需要用這件事情,來引出當年的事情,讓段貴妃承認當初做過的事情."

太子不是傻子,自然知道讓段貴妃親口承認當初做過的事情沒那麼簡單,而蒼冥絕又這麼輕易地脫口而出,莫非有什麼辦法?

"你說說,我們該怎麼做?"太子皺眉問道.

"這個,太子身邊可有懂得催眠之術的人?"蒼冥絕挑眉問道.

催眠之術?這貌似是比較高深莫測的一種武功,太子搖了搖頭.

"那就難辦了,若是懂得催眠之術,便可以催眠段貴妃,讓她說出當年發生的事情."蒼冥絕淡淡道.

太子想了想:"沒有其他辦法了嗎?"

"暫時沒有."蒼冥絕道.

太子皺眉沉思,腦海里不斷地閃過自己所認識的人,並無一人.

他的眉頭緊鎖,看向了蒼冥絕:"你身邊可有?"

蒼冥絕點頭:"有一,我們聯手將她送進宮去,催眠段貴妃,但是,要找個恰當的機會讓嘉成帝聽見才行."

太子的目光有些疑惑,沒想到蒼冥絕的身邊竟然有懂得催眠術之人,果真是高深莫測.

"這個我來安排,你放心."太子點頭,詢問,"那個人是誰?"

蒼冥絕神秘地保留:"到時你便知道了."

送走太子,蒼冥絕迫不及待地來到了蕭長歌的房間,讓人擺膳,又將方才太子的事情說了一遍,蕭長歌連連點頭.

外面的阿洛蘭來敲門,知道蕭長歌昨晚回了冥王府一直不好前來打擾,如今挑了個好時間前來.

看著阿洛蘭小心翼翼的眼神,蒼冥絕輕咳一聲讓她進來.

"小花,你怎麼瘦了?"阿洛蘭眼尖,一眼便發現蕭長歌的臉頰尖了一些.

"瘦了嗎?這樣也挺好的,現在又不是以胖為美."蕭長歌低聲安撫.

"可是也不是以瘦為美啊,你到底多少天沒吃飯了?是不是在溫王府慘遭虐待了?"阿洛蘭捧著她的臉,怒道.

"你最近在冥王府待的如何?和明溪對你好嗎?"蕭長歌最牽念的便是阿洛蘭了.

哲而將軍離開,阿洛蘭一人孤零零地待在蒼葉國,想必會孤單.

若是多了一個明溪陪伴,最起碼兩人的日子也不會太乏味.

"明溪,他,他對我還好吧."阿洛蘭有些羞澀,沒有繼續說下去.

"那就好,最近一直和你通信,也沒有說話的機會,現在看你這麼開心,我也就放心了."蕭長歌拍拍她的手,示意她別擔心.

"你不是在溫王府嗎?怎麼能夠在冥王府里過夜了?"阿洛蘭有些驚奇地道.

莫不是,她已經擺脫了溫王的束縛,之後能夠經常住在冥王府了?

蕭長歌點點頭,但是她只能躲在王府里面.

"太好了!"阿洛蘭一把勒住蕭長歌的肩膀,似乎要氣的喘不過氣來.

"以後我們兩個就可以經常見面,在一起嘻笑玩鬧."阿洛蘭輕勾她的肩膀道.

"是啊."蕭長歌點點頭,揉揉她的頭發.

自從她來到蒼葉國之後,一直都在自己的身邊,就算是把她交給冥王府,身邊也有明溪陪伴,不至于太過孤寂.

很久沒有見面的兩人似乎有說不完的話,蕭長歌淡淡地聽她傾訴王府里的每一件事,都覺得是最珍貴的回憶.

說的眉飛色舞的阿洛蘭停不下來,兩人在一起的時間短暫的讓人心疼,就算是現在,也是難得的時光.

昨天的事情很快便傳到了皇宮去,說是溫王府在道上得罪了一批人,于是慘遭滅口.

段貴妃猛地一拍前面的桌角,語氣凌厲地質問:"到底怎麼回事?為什麼好端端的會被尋仇?"

葉霄蘿帶著鵝黃色的面紗從里面出來,對旁邊的幾個侍女做了一個離開的手勢,便坐到了段貴妃的身邊.

"這些子虛烏有的東西,不能相信,說不定是個幌子,還是讓兒媳親眼去看看才好."葉霄蘿低聲開口.

此時葉霄蘿的心里,不是真的就是假的,放眼整個京城,沒有人敢和溫王作對.

"是,你趕緊先去溫王府看看."段貴妃淡然道.

看著段貴妃緊張的樣子,葉霄蘿的心里就開心.

"母妃,那兒媳便去了."葉霄蘿點點頭,轉身出了門.

想要讓她探聽溫王府的消息,知道她的心都在溫王身上,似是吃定了她一般.

見到溫王府被人尋仇,葉霄蘿翻來覆去也想不明白是哪些人,只是覺得這事情來的太過突然.

狼藉一片的溫王府看遍地都是血跡的白雪,葉霄蘿有些干嘔,慢慢地走進了溫王府.

她不在的日子,竟然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,溫王府衰落成如此模樣,也不曾有人進來過.

溫王也不在,到底去了哪里?

是誰想要致溫王于死地?

她躬身抹了一把地上的白雪,目光沉思,地上遍地的尸體,仿佛能想到昨晚惡戰的畫面.

和瑟,一定是和瑟,她早就說過和瑟是蒼冥絕的人,一定是她勾結了蒼冥絕的人,企圖謀害溫王.

都怪她當初太天真,目光短淺地相信了她對溫王是真心的,沒想到,竟然讓一個奸細嫁給了溫王.

葉霄蘿怔怔後退著,面無血色.

上篇:第三百七十九章 生死關頭     下篇:第三百八十一章 王妃害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