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八十一章 王妃害羞  
   
第三百八十一章 王妃害羞

一秒記住【 g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第三百八十一章王妃害羞

嘉成帝看著自己面前不斷呈上來的那些奏章,臉色一點一點地發白.

奏章里面無非是寫著溫王如何,溫王府如何,昨夜溫王府被人尋仇的事情一夜之間傳遍大街小巷,最重要的是,溫王也不知所蹤.

一方面是說溫王被仇家擄走,一方面又說不知溫王的仇家是誰,派出兵力去尋找,也一無所獲.

"真是個逆子!逆子!朕說過多少次了,不要和江湖上的人來往,不要和江湖上的人來往,就是不聽."嘉成帝一把甩了奏章,氣喘籲籲地道.

禁不住又咳嗽了幾聲,今日他的身子不太好,安公公連忙上前把他扶到座位上.

"皇上,當心身子."

"走開."嘉成帝一把推開他,看著底下的蒼冥絕和太子,連聲道,"你們替朕去把那個逆子抓回來,當真是反了!"

嘉成帝這次果真是氣急敗壞,就連自己的身體都不顧了,如果讓他知道當年的事情,又是怎樣的一番震撼.

離真相大白的那天不遠了,蒼冥絕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容,不經意地看了眼太子.

堂堂皇子竟然惹上江湖之人,而江湖中人竟敢挑戰皇家權威,把一個皇子王府掃蕩乾淨.

"父皇,兒臣想,江湖上那麼多的武林高手,也不知是哪派對六弟下手,不如讓兒臣把這件事情也徹查徹底."太子公正開口.

嘉成帝了然,點點頭:"這件事情就由太子你去辦,冥王協助,一定要把這件事情查個水落石出!"

應了是,嘉成帝也有些累了,兩人借口告退.

門口雨雪紛飛,太子微眯著雙眼看著這天氣,忽而開口:"冥王若是有空,不如到我府上一坐,我還有些事要請教你."

這幾日太子確實知道了蒼冥絕的能耐,比起自己,厲害的太多.

而他,不過一直倚仗著自己太子的位置,做著普通人的事情而已.

蒼冥絕知道他有話對自己說,可是太子府距離冥王府太遠,他此刻的想法就只有回府陪蕭長歌,並不想去太子府.

"太子,不如我們就在城門口的茶館說話好了."蒼冥絕回頭看了他一眼.

太子似乎有些愣怔,並沒想到蒼冥絕會這樣說,不過也很快點點頭:"如此,也無妨."

兩輛馬車一齊往城門口而去,馬車在雪地上印出一個個車轍子,慢慢地行駛出了宮門.

進了一間茶館,要了上座,小二斟了一壺雨前龍井,淡淡的茶香瞬間彌漫在整個房間內.

示意小二退下後,太子環顧四周,環境還算清雅,倒也安靜,只是怕隔牆有耳.

"四弟,這地方雖然不錯,但比起太子府,相差甚遠,不知為何要選在此處?"太子開口問道.

太子府的吃穿用度都是上層,更別提此茶了.

可是,他卻不懂蒼冥絕的心思.

蒼冥絕嘴角勾起一抹淺笑:"眾人都知道我和太子的關系並不是很好,若是我常常出入太子府,免得會惹人懷疑,所以選在此處."

微挑的眉眼根本不像他敘述的理由一般,凌厲的眉眼之間分明就是淡淡的溫柔,以及刻意隱藏起來的深情.

不過太子並沒有戳破,當初他親眼見證到蒼冥絕和蕭長歌的感情,是如何堅不可摧.

但是就目前看來,蒼冥絕的這種反應,更像是愛上了別人,沒想到當初的感情,始終敵不過歲月的蹉跎.

他一直以為蒼冥絕會為了蕭長歌孤獨終老,沒想到這麼快就有了新歡.

"四弟說的也是,其實今日我只是想問問,你派出去搜尋錦瑟的那些人,可有消息了?"太子開口問道.

自從上次在斷崖上被蒼冥絕所救,他也拜托了這件事情,兩個人找,會比他一個人來的輕松.

蒼冥絕淡淡抿了抿茶:"派出去搜尋的人並沒有在斷崖底下見到尸體,說不定被人救走,或者是自己跑掉了."

被人救走還更可信些,自己跑掉幾乎不可能.

從那麼高的斷崖上摔下,重則粉身碎骨,輕則也全身體無完膚,怎麼可能自己爬起來跑掉.

"我的心里一直都是這樣想的,只要沒有見到尸體,她就有活著的可能,還請四弟繼續幫我尋找."太子懇請道.

蒼冥絕在江湖上的勢力甚廣,據太子所知,他的手底下竟然還掌管著無音樓.

無音樓是什麼地方,但凡是有聽過的人都清楚,只有它不想知道的事情,就沒有它打聽不到的事情.

想要從無音樓里面探聽到消息,除非你出的起很大的價錢,或者用你身上一樣寶貴的東西去換,才有可能被他們接受任務.

若是有了蒼冥絕的幫助,那尋找錦瑟之事,事半功倍.

"此事,恕我無能為力."蒼冥絕冷聲拒絕.

太子一驚,眼睛里透著滿滿的震驚.

他不是幫助自己尋找錦瑟嗎?為何現在又不同意繼續尋找下去呢?

"為何?"太子急促地問道.

"太子,我們之間的關系,僅限于在共同對付溫王這件事情上,其他的,我沒有義務幫你."蒼冥絕面無表情地看著他.

替他在斷崖中尋找錦瑟,已經是他所能做的最後一件事情.

錦瑟聽命于溫王,曾經和葉霄蘿勾搭,也有出一半的力對付蕭長歌.

讓她活著,已經是他做的最大的讓步,只要是將來,她有威脅到蕭長歌的地方,他一定把她重新送回黃泉路.

"你說的是."太子突然自嘲起來,盯著蒼冥絕冷肅冰霜的面容.

"本太子自己的人,自己去找,就不勞你費心了."太子說罷,站了起來,面色冰冷地大步走出門外.

早知蒼冥絕的性情,又何必來求他,不是給自己添堵麼?

太子一甩衣袍,轉身出了茶館.

大街小巷人來人往,蒼冥絕微眯著雙眼在底下每個百姓的身上來回,最後落在太子的身上.

太子翻身上馬,往同太子府相反的方向而去,徒留一輛孤零零的馬車停在原地.

他摩挲著自己大拇指的玉扳指,看著太子離開的方向,淡淡吩咐身後的人.

"把和無音樓為敵的一個幫派剿滅,制造他們去溫王府尋仇的證據,最遲後日,我就要見到."蒼冥絕聲音冰冷的沒有一絲感情.

魅風應了是,不再說什麼,飛簷走壁出了茶館.

最遲後日,所有的事情都該平息下來了.

段貴妃,你當初做的那些事情,是該公布天下了.

迫不及待地回了冥王府,最近的心一直都被填的滿滿的.

從前進了冥王府,最害怕的就是這間房,不過現在,他最期待踏進的也是這間房.

經過正院,只聽那角傳來一陣清朗的笑聲,聲音十分熟悉.

蒼冥絕腳步一拐,已經走向了花園處.

站在院子里的角落下,看著院子里面踢毽子的蕭長歌,忽略的畫面十分美好.

只要靜靜地盯著她看,仿佛過了幾個世紀一樣漫長.

"小花,你真厲害!"阿洛蘭由衷地歎道.

她的手里同樣握著一個鍵子,但是次日蕭長歌的功夫,可差的太遠了,還沒有踢上十個,就累的不行.

蕭長歌對她俏皮地眨眨眼,打算再對她表演一個獨門絕技.

猛地將鍵子往空中踢去,在鍵子落回地面之前,在半空中連轉兩圈,再用腳接住鍵子.

可惜,人算不如天算,在她翻身的那一瞬間,突然踩到地面上的一個石頭,腳步一歪,整個人作勢就要向身後倒去.

蕭長歌閉眼承受即將到來的疼痛,可是,預知的疼痛並沒有落在她的身上,反而一只大手緊緊地抱住了她的腰身.

那只鍵子在空中來回了好幾趟,最後被蒼冥絕抓在手里.

"怎麼這麼不小心?要是摔倒了怎麼辦?"蒼冥絕臉上的怒意十分明顯.

要是他沒有及時趕到,要是蕭長歌出了事,這件事情,誰能負責?

"我沒事,你放我下來吧."蕭長歌伸出手垂了垂他的胸膛.

被這麼多人看著,多不好意思.

誰知,蒼冥絕卻像是一個孩子般挑眉看她:"我偏不,我就要這樣抱著你,讓所有人都看看,你就是我蒼冥絕的女人."

"胡說什麼?"蕭長歌臉頰慢慢地通紅.

"難道不是?"蒼冥絕再次挑眉.

是是是,我整個人都是你的,蕭長歌抬眼看他,目光里充滿了小女兒的嬌羞感.

"你們都退下吧."蒼冥絕忽而抬頭看向了前面的丫鬟,又補充道,"王妃害羞了."

聽著他口口聲聲地說"王妃"二字,蕭長歌殘忍地提醒他:"我已經不是從前的蕭長歌了,所以我們還沒有成親!"

成親二字響在蒼冥絕的耳畔,提醒著他這件重要的事情.

他忽然低頭看向了蕭長歌,眉眼中有些調笑:"長歌,沒想到你竟這麼迫不及待地想要和我成親,那我便遂了你的意,改日就與你成親洞房花燭夜可好?"

他的最後幾字說的十分曖昧而又甜蜜,落在蕭長歌的耳里,絲絲入扣.

她太陽穴突突地跳,掙紮著從蒼冥絕的身上下來,臉頰紅撲撲地看著他.

"是你說的,我可沒說."

"好好好,我說的,是我迫不及待地想要更成親,我迫不及待地想要與你洞房花燭夜,反正這些你也不花功夫,不是麼?"

這次重逢後蕭長歌才發現,蒼冥絕的厚顏無恥起來絕對讓人歎為觀止.

只是,她的身份還是溫王妃,想要和他成親,至少要先把溫王的事情解決了再說.

蕭長歌的眉眼暗淡下來,咬著下唇,思考著這件事情.

看穿她心事的蒼冥絕重重地把她壓到了自己胸口前,緊緊擁著她.

"我知道你在想什麼,放心吧,我絕對讓你風風光光地嫁給我,相信我."蒼冥絕沉聲道.

聽著他平靜沉穩的聲音,蕭長歌的心一點點地落回胸腔.

只要能和他在一起,嫁和不嫁也沒有什麼區別.

上篇:第三百八十章 相親相愛     下篇:第三百八十二章 悔不當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