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八十二章 悔不當初  
   
第三百八十二章 悔不當初

一秒記住【 g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第三百八十二章悔不當初

皇宮中也不太平,葉皇後宮中不知多久沒人踏足,就連嘉成帝近日也甚少踏進後宮.

宮女采了紅梅進來,葉皇後修剪紅梅上的枝葉,慢慢地讓它形成一個輪廓,使枝葉和花更加整齊.

"皇上最近在做些什麼?"葉皇後一面低頭修剪,一面問道.

宮女原是她的探子,見她問話,立即回道:"回娘娘,皇上今日一直在禦書房中批閱奏章,很少出門."

批閱奏章?到底有多少奏章需要日日批閱,難道不知這後宮應該雨露勻沾.

只不過她沒有了話語權,她除了虛有皇後的名頭,實際上,什麼都沒有.

"罷了,你去找太子進宮,很久未見太子,本宮倒想和他說說話."葉皇後笑道.

這個孩子,平日里總是找不到他,最近這幾日又不知道在做些什麼,竟然很少前來請安.

聽說昨個溫王的王府被人尋仇,皇上派了太子和冥王前去查案,可是倫王一事為何沒有了動靜?

葉皇後百思不得其解,只好讓人去請太子前來.

進了熟悉的皇宮,葉皇後正在正堂里面修剪花草,紅梅鮮豔的顏色看起來十分好看,讓葉皇後原本有些蒼白的臉色變得紅潤.

"兒臣參見母後."太子行了一禮.

"起吧,過來坐."葉皇後對他招手,轉而對身後的宮女道,"你們都出去,本宮和太子說話,不要讓人進來."

宮女立即出了門,房間里面沉靜而又溫暖,葉皇後的臉上出現焦急之色:"皇兒,你最近是怎麼了?我們做了這麼大的事情,你怎麼還出去拋頭露面的?不是讓你在太子府中稱病嗎?"

"母後,兒臣一直都在府中,可是前幾日溫王竟然對兒臣下手,把兒臣逼迫到城外的一處斷崖,企圖殺死兒臣,後來是冥王出現才救下兒臣."

太子將錦瑟的事情隱瞞起來,沒有全部告知.

若是葉皇後知道了他和錦瑟還有來往,必定會阻止他尋找錦瑟,錦瑟是為了他而墜崖,他不可能放棄尋找她.

"什麼?"葉皇後雙目圓睜,情緒激動地站了起來,"溫王真是膽大包天,竟然敢對你下手?但是冥王為何會救你?"

她和蒼冥絕不共戴天,太子和他更加沒有往來,他為何會貿然出手相救?

太子猶疑地看向了葉皇後,頓了頓,還是道:"母後,那次蒼冥絕救出兒臣之後,對兒臣說出了當年事情的一些事實,兒臣覺的母後也應該知道."

當年的事情?葉皇後冷笑一聲,無非是為了她縱火一事.

既然大家都心知肚明,那麼提起當年的事情又有什麼意義?

"我倒要聽聽他是怎麼說的."葉皇後嗤笑一聲.

看著葉皇後不屑的眼睛,太子似乎不知道該如何描述當年那件令人震撼的事情,她是否會有一點的懊悔?

太子開口,毫無保留地將當年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說給了葉皇後聽,目光一直停留在她的眼睛,看著她明顯的變化.

葉皇後手指緊緊地掐著自己的衣裙,唇邊那一抹刺目的冷笑最終消失不見,聽著太子的話,她這才意識到自己從前到底做了一件怎麼樣的錯事.

而這一切的罪魁禍首,竟然是她相信多年的段貴妃?

她緊緊地按住自己的胸口,頭疼欲裂.

放在桌子上的手臂猛地將上面的紅梅掃落在地,發出"啪"一聲刺耳的響聲.

太子見她情緒失控,立即上前按住她的身子,在她耳邊低聲喚道:"母後,你怎麼了?來人,快來人!"

葉皇後的手指緊緊地攥住太子的手臂,指甲深深地扣進他的肉里,蒼白的嘴唇里似乎要說些什麼,始終沒有說出口.

兩眼一翻,暈了過去.

太醫診斷了脈搏,對太子道:"皇後娘娘的頭風是很早就有的症狀,在加上最近憂思過度,夜不能寐,才導致身體虛弱.待微臣開兩副藥給皇後娘娘,服用幾日便好."

太子松了一口氣,看著葉皇後蒼白的臉,心里知道她為何憂思過度.

左不過是為了倫王的事情,可是就算是,也不會引起頭風啊.

"太醫,那母後的頭風又是何時有的?"太子開口詢問.

太醫回道:"皇後娘娘的頭風並不嚴重,只是偶爾才會發作,但是一定要多加克制情緒,不可太過激動."

太子的臉色有些難看,這李太醫一直都是葉皇後身邊的太醫,怎麼連一句實話都不肯說?

"本太子問的是,母後為何會有頭風?何時有的?"太子怒聲質問.

太醫猶疑了一下.

就在太子情緒快要發作之時,旁邊的宮女突然上前說道:"回太子,奴婢一直照顧著皇後娘娘,娘娘的頭風是在冷宮時才有的,那時候太醫前來也是草草了事,後來娘娘的頭風便越來越嚴重."

原來是在冷宮的時候,太子的手越攥越緊.

"母後在冷宮時,是誰照看的?"太子語氣突然冷冽起來,聲音里沒有一絲情緒.

"是,是……"宮女還沒有說完,床上便傳來一個虛弱的聲音.

"本宮什麼事都沒有,身子骨還熬的過去."葉皇後慢慢地支著身子坐了起來.

她的身體什麼時候虛弱到這個地步了?竟然會受刺激暈過去?

方才的話還沒有結束,她還想知道後面的事情,打算怎麼對付段貴妃.

讓她逍遙了這麼久,也該想個辦法讓她承受自己所做過的事情了.

"你們都出去."葉皇後面色蒼白,沒有一絲血色.

"母後,你的身體受得了嗎?"太子上前一步,扶住葉皇後的身子.

她擺擺手:"我沒事,現在你打算和冥王一起對付段貴妃和溫王是麼?"

太子知道什麼事情都瞞不過她,點點頭:"是,所以查案的時候,我們會將當年的事情一起抖出來,勢必會涉及到母後,到時若是有什麼事情,兒臣都會一力承擔."

他絕對不會讓葉皇後因為這次的事情而再次進冷宮,當初都是為了自己,現在他也會為了她承擔起一切.

"皇兒,母後的心思只為你,只要你好好的,母後就心滿意足了."葉皇後淡淡笑道.

她的希望都寄托在太子的身上,有朝一日要在他們的身上做出選擇,她會毫不猶豫地犧牲自己.

蒼冥絕那個人,心思太過深不可測,和他打交道,並沒有那些簡單.

到了必要時候,她會想盡辦法除掉太子身邊的一切障礙.

只要太子能夠順利登上皇位,這樣,就算讓她死,她也甘願.

冥王府書房.

書房里面靜謐一片,只有毛筆刮過宣紙的沙沙聲,蕭長歌低眉順眼地書寫著什麼.

發生了這麼多事情之後,總算得了空,趁著現在還算有時間,給疊谷中的秋莫白寫一封信.

突然頓住,不知道想到了什麼,轉身去身後的書架上找一樣東西.

記得從前住在冥王府的時候,她在這個書架上面放過一封信,是她的母親寫的,當初偷偷地從蕭府帶了出來.

可是,為什麼不見了?

"在哪呢?"蕭長歌低聲嘀咕了一下.

踮著腳尖往最上層的書架上摸去,不管怎麼摸都摸不到.

算了,還是站上去找找看.

蕭長歌踩上椅子,在最頂端的位置依舊見不到那封信,難不成是她記錯了?

自己並沒有把那封信帶出蕭府?或者是在路上掉了?又或者帶出來了,根本沒有放進書架上?

摸著摸著,果真是沒有,正想轉身下來,可是腳卻突然踩了一空,整個人眼看就要落在地上.

但是,卻沒有預知的疼痛,一雙強有力的大手從自己的腰身穿過,將她緊緊地抱著.

蕭長歌心驚肉跳地松了一口氣,有些劫後余生地看著蒼冥絕,沒想到每次在她危險的時候出現的人,都是他.

"怎麼這麼不小心?"蒼冥絕似乎比她還更緊張,慢慢地把她放了下來.

蕭長歌扯出一個笑容:"找個東西,結果發現不見了."

"是不是找一封信?"蒼冥絕仿佛什麼都知道一般,淡然開口.

"你知道?你見過?"蕭長歌挑眉問道.

"在我這里,當初我見到的時候,以為蕭府的人會過來搶,所以放到了暗格里,你要它何用?"蒼冥絕拉著她的手,走到了一旁的椅子上.

蕭府的人為何會搶那個東西?

"從疊谷出來,還未曾給外公寫過信,所以打算給他寫封信,順便把我娘留下來的那封信一起給他寄去."

蒼冥絕點點頭,原本也沒有什麼,當初帶回那封信的時候,他就已經知道了蕭長歌在這個世界上還有一個外公.

他早就已經知道了秋莫白的下落,只不過一直沒有對她說而已.

他沒有安全感,擔心那時候把事情告訴給她,她會選擇去尋找秋莫白,而忘記了他……

"我拿給你."蒼冥絕起身去往書桌的方向.

現在的他,根本不用擔心這個問題.

當蕭長歌已經找到自己親人,卻依舊選擇回到京城,他的心里便知道,自己于她來說,是個比親人還重要的存在.

看著那封舊的有些發黃的信封,蕭長歌微微一笑,把它整齊地碼了起來.

看著她就要把封信卷起來,蒼冥絕疑惑地問道:"難道你不看一眼嗎?"

"我看過了."蕭長歌理所當然地回道.

看過了?那她已經知道了自己在這個世界上還存在一個親人?

為何她還能這麼淡定地不去尋找?

"其實,我一直都知道外公還活著,沒想到他竟然還救了我,或許這就是緣分吧."蕭長歌把信卷進去,一面說道.

"那你為何……"蒼冥絕一雙劍眉微微皺著,沒有再繼續問下去.

上篇:第三百八十一章 王妃害羞     下篇:第三百八十三章 西餐難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