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八十六章局中之局  
   
第三百八十六章局中之局

一秒記住【 g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第三百八十六章局中之局

不知為何,蒼冥絕的聲音里竟然有種讓人不敢拒絕的威勢,他的吩咐,就連太子也說不出拒絕的理由.

待太子離開之後,蒼冥絕才走到屏風後面,把震驚的蕭長歌拽了出來.

"所以說,現在就要去審問那些人嗎?"蕭長歌抬頭看他.

蒼冥絕把她帶到了房間里面,喚來了賽月,給她梳妝打扮成男子的發型,又從櫃子里面搜出了一套男裝給她換上.

"等會你和我一起去牢房,以便不時之需."蒼冥絕嚴肅地看著她.

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十分重要,不能出一分差錯,若是沒有事先做好准備,幾乎不可能湊巧地催眠段貴妃.

蕭長歌點點頭,遞給他一個放心的眼神.

"等會你就一直跟在我的身後,要是別人問你為何會到牢房,你就說被那群刺客所傷,又被挾持離開,溫王不知下落,是我從刺客手中把你救了回來."蒼冥絕看著她的眼睛,沉聲道.

他的嗓音十分有魔力,一字一句地灌進蕭長歌的耳里.

如果不這樣說,她和蒼冥絕同時出現一定會引起別人的懷疑.

就算蒼冥絕不說,她也會想好一個措辭.

蕭長歌打扮成翩翩公子的樣子帶著些英氣,賽月稍稍將她的眉毛畫的粗一些,只是那雙嫵媚動人的雙眼不太像.

她的眼角輕勾,便知道她的性別.

從來沒有任何女子能夠將嫵媚發揮到極致,只有她可以,或許說,她的這雙眼睛,真的和從前的蕭長歌不同.

"不錯."蒼冥絕滿意地點點頭.

幸虧沒有打扮成女裝出去,否則定要被人覬覦,他蒼冥絕的女人,就算是再絕色,也不能被別人用眼睛吃豆腐.

"只有不錯?"蕭長歌挑眉輕笑.

"非常不錯."蒼冥絕贊賞地笑道.

"我若是和你一起去擁香樓,你說是你的魅力大,還是我的魅力大?"蕭長歌越發地得寸進尺.

果不其然,話音剛落,蒼冥絕的目光便一冷,微冷的瞳孔仿佛要將蕭長歌看穿.

"胡說什麼呢?"蒼冥絕低聲呵斥.

那種地方,他怎麼可能去?更別提蕭長歌了.

蕭長歌心知他不會開玩笑,也沒在意,誰知他還是生氣.

"下次要是再說這種話,看我不懲罰你!"蒼冥絕將她摟著,有些粗魯地出了門.

蕭長歌默默地點頭,又想說他們這副樣子若是在外人看來,不就是斷袖嗎?

不過終究還是沒有開口,他一本正經,不苟言笑的樣子,看起來還真是有幾分可怕.

上了馬車,他的臉色才緩和了一點,馬車一路平穩往天牢的方向而去.

到了天牢門口,遠遠地便看到一輛馬車便從宮門口的方向行駛而來.

江朔微微側目,看了一眼,緊貼著馬車道:"王爺,是一輛深藍色的小馬車."

深藍色的小馬車?蒼冥絕略微沉思了一下:"江朔,你把馬車駕到前面的路口處,遠離他們的視線."

江朔應了是,馬兒一聲嘶吼,進了前面的拐角.

冰冷的城牆高圍,蒼冥絕利落非常地翻身下馬,又扶下了蕭長歌,之後才讓江朔把馬車駕走.

"我們這是做什麼?"蕭長歌疑惑地問道.

蒼冥絕拉著她的手,隱入了旁邊的一處小巷子里,對她比劃了一個"噓"的手勢,示意她安靜.

不過一會,一陣馬蹄聲漸漸逼近,立即飛騰往前而去.

"這個該不會是段貴妃的馬車吧?"蕭長歌總算明白了什麼.

如果太子已經將他們要提前審問刺客的事情放出風去,段貴妃極有可能就在前面的馬車上.

"是不是,我們進宮看看不就知道了."蒼冥絕握住她的手,把她帶往皇宮的方向.

禦書房的門口正站著安公公.

到底是什麼事情,就連一向陪在嘉成帝身邊的安公公都站到了門外?

"參見冥王……溫王妃?"安公公揉了揉眼睛,有些納悶地看著蕭長歌.

為什麼溫王妃會和冥王在一起?

溫王府出事之後,所有人都不知所蹤,就連兩個王妃都下落不明,這個時候和瑟公主出現,那麼葉霄蘿又去了哪里?

"安公公,是我."蕭長歌點點頭.

安公公一震,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.

"敢問公公,是誰在里面?"蒼冥絕問道.

"是太子."

果真是太子,蒼冥絕再問:"太子進去多久了?"

"不久."安公公回道.

蒼冥絕眉頭一皺,看向了身邊的蕭長歌,對她點頭示意,很快,她便退到了他的身後.

推門進了禦書房,里面安靜的空氣瞬間被打破,嘉成帝有些不悅地看著來人.

"朕不是說了不准任何人進來,給朕出去."嘉成帝呵斥道.

太子也有些錯愕地看著蒼冥絕,他這個時候不是應該在天牢審問犯人嗎?

"父皇,兒臣貿然進來是有要事稟告."蒼冥絕筆挺地和太子跪在同一水平線上.

"兒臣從雁門剿滅刺客同黨時,救出了被當做人質帶走的溫側王妃,當初刺客用溫側王妃威脅溫王,可是溫王還是自己一人離開,丟下了溫側王妃."

蒼冥絕朗聲說著,看向一邊的蕭長歌.

嘉成帝一看,底下的那個男扮女裝的女子,不是正是和瑟公主嗎?

沒想到一直不見人影,竟然是被尋仇的刺客要挾離開,實在是他太過疏忽,一時不曾想到.

"溫側王妃,當時到底是怎麼回事?你給朕一五一十地說清楚."嘉成帝心里的疑惑越來越重.

蕭長歌點點頭:"父皇,那天夜里我正熟睡,突然聽見幾聲刀劍相擦的聲音,我心里疑惑,不知是誰,便出門去看.

誰知,一群黑衣人竟然包圍了整個溫王府,溫王正孤身一人和他們對決,我站在一旁不知所措.

那些人見我,便想要用我威脅溫王,可是溫王並不受他們威脅,叫來了弓箭手,將他們射離.後來,他們一路逃竄,把我丟到雁門.

是冥王到雁門抓那些刺客的時候,發現了我,才把我救了出來."

蕭長歌說的是聲淚俱下,感情十足,聽得嘉成帝都不得不相信.

溫王竟然是個如此負心漢,置自己的王妃于不顧,只顧自己逃命.

"這個溫王!"嘉成帝猛地一拍桌子,氣的大喘氣.

臨陣退縮,還算是皇家的男兒嗎?

蒼冥絕點頭附和:"那時兒臣見到六弟妹,簡直都快認不出她來了,身上都是傷口."

"父皇,兒臣方才所說的事情才是至關重要,還是先讓四弟去審問那群犯人吧."太子再次提醒道.

嘉成帝這才想起來,立刻嚴肅道:"太子方才的探子來報,說那群刺客企圖逃跑,你還是先去天牢審問."

"逃跑?蒼葉國的天牢豈是他們能夠掙脫的?兒臣這便前去審問."蒼冥絕面色嚴肅說罷,轉身便要離開.

就在此時,門口的安公公神色匆匆地進了禦書房,在嘉成帝的身邊說了幾句話,他的臉色瞬間大變.

"去把她給朕帶上來."…凌厲的聲音從嘉成帝的口中發出.

不知所為何事,才會如此,他要帶上來的人是誰?

"父皇,發生了什麼事?"太子開口詢問道.

嘉成帝擺擺手:"你們等會再去先問一問段貴妃去天牢做什麼再說."

段貴妃?蒼冥絕的嘴角一勾.

她想要趁著自己審問那些犯人之前,事先更改他們的供詞,幫助溫王脫離和他們的關系.

只是她沒有想到的是,她自己的急躁毀掉了所有的事情.

"臣妾參見皇上."段貴妃砰一聲跪到了嘉成帝的面前.

仿佛是知道了自己的結局一般,她的臉色陰郁非常,再也沒有了從前的傲然.

"段貴妃,朕問你,你方才去天牢做什麼?"嘉成帝語氣十分不善.

"臣妾沒有做什麼."段貴妃有氣無力地回道.

她累了,真的累了.

轉來轉去,繞來繞去,有些事情注定是她改變不了的.

她的這點小聰明,在蒼冥絕的面前,果真連一根頭發絲都比不上.

他只需要稍稍耍一個小手段,便能讓自己萬劫不複.

正如同現在,如同方才她去往天牢的路上.

"朕問你話,你竟敢不答?你不說,朕也知道你去天牢做什麼,那些刺客為何要來找溫王尋仇,恐怕你的心里也一清二楚吧?"

嘉成帝肯定地看著她,這母女倆,從來就不讓人省心.

段貴妃的目光落到了蒼冥絕的身上,冷笑一聲,忽而看到了他身後的和瑟,猛地一驚.

"和瑟?你怎麼會在這里?"段貴妃答非所問,驚訝地指向了蕭長歌的方向.

她不是應該在溫王府嗎?為何會出現在禦書房內?她的這身打扮是要做什麼?

"溫王呢?你見到溫王了麼?溫王到哪里去了?你快點如實告訴我."段貴妃就差沒有站起來,掐住蕭長歌的脖子.

她的目光,似乎要將蕭長歌殺死.

"段貴妃,朕在問你話,你竟還有臉問和瑟?天牢那種地方,你為什麼會去?"嘉成帝鎖住她的眼睛,問道.

蕭長歌沒有說話,就連余光都不曾分給段貴妃一眼.

上篇:第三百八十五章設局自救     下篇:第三百八十七章 貶為庶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