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八十七章 貶為庶民  
   
第三百八十七章 貶為庶民

一秒記住【 g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第三百八十七章貶為庶民

在嘉成帝的咄咄逼問之下,段貴妃沒有勇氣再繼續沉默下去.

但是如果她說她去天牢的目的是為了讓那幾個人改變供詞,豈不是讓嘉成帝更加懷疑自己?

"皇上,臣妾思念皇兒,只是想問問那些犯人皇兒在何處,卻不知為何冥王的人會在天牢中,並且對臣妾無禮."段貴妃目光掃向了蒼冥絕,厲聲道.

這次的事情,都是蒼冥絕一手策劃,故意放風讓她去天牢,卻又派人在天牢中等候,就是為了把她抓到嘉成帝的面前.

這次是她太過心急,才會一時失算,入了他的套.

"貴妃娘娘,父皇吩咐此案由我主審,我派人在天牢處守著,有什麼問題嗎?"蒼冥絕語氣冷了一分.

確實沒錯,段貴妃深吸一口氣,竟然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他的話.

這次被蒼冥絕算計,是她不小心,也因此被卷入了此次事件當中,想要救出溫王,就更加不容易了.

"皇上,請恕臣妾思念皇兒之罪,才會如此糊塗.若不是皇兒做出有損皇家顏面之事,也不會讓事情變得一發不可收拾.臣妾,臣妾願意代替皇兒受過!"

段貴妃聲淚俱下,好一個慈母形象.

在嘉成帝看來,她不過是個護子子心切的母親,進入天牢也情有可原.

看著她懺悔愧疚的目光,嘉成帝不舍給她任何懲罰.

溫王做的那些事情,原本不該讓一個深宮婦人來承受,要說懲罰,一切只能等找到溫王之後再提.

"你起來吧,朕明白你的苦心,下次這種事情切不可再發生,明白了嗎?"嘉成帝威嚴地吩咐一聲.

段貴妃著實松了一口氣,目光淺淺地掃到蒼冥絕的臉上,嘴角彎起一個弧度.

忽而又看向了蒼冥絕身後的蕭長歌,她竟然在這麼重要的時候,拋棄溫王,和蒼冥絕厮混在一起.

果真是如同葉霄蘿所說,她和蒼冥絕經常幽會,此時已經倒戈相向蒼冥絕.

"父皇,兒臣最近一直在尋找溫王的下落,可惜找遍整個蒼葉國也不曾見到人影,兒臣懷疑他已經出了蒼葉國."蒼冥絕豈會這麼容易就讓段貴妃好過?

什麼?已經不在蒼葉國?

段貴妃心里一驚,繳著手里的手帕.

"皇上,臣妾有些累了,就先告退了."段貴妃不好再繼續聽下去,想要先離開這里.

但是嘉成帝卻叫住她:"你不是想知道溫王身在何處嗎?就聽一聽吧."

顯然,嘉成帝並不給她離開的機會.

蒼冥絕繼續說下去:"兒臣懷疑溫王是去其他國家尋找救兵,或者害怕父皇怪罪,隱姓埋名,不再回來."

"豈有此理!他到底還明不明白自己的身份?他是蒼葉國的皇子!"嘉成帝猛地咳嗽起來,不斷地捶著桌子.

"父皇,這該如何是好?"蒼冥絕詢問道.

段貴妃的臉色驟然驚變,面色蒼白,後退兩步,不敢相信冥王所言.

嘉成帝閉眼沉思一會,面色不善.

看著嘉成帝就要步步相信蒼冥絕的話,段貴妃心里雖急,卻也想不出辦法.

溫王現在不在蒼葉國,任憑他們怎麼說都是溫王的不是,她也百口莫辯.

"仗著自己是個皇子,膽敢和江湖中人勾結,又逃避此事,前往他國,簡直罪不可赦."

嘉成帝面色凝重地看向了安公公,吩咐道:"傳朕旨意,溫王和江湖中人勾結,尋仇上府,又畏罪潛逃,難以擔當重任.今,免去皇子之位,貶為庶民."

他的話,如同一道重雷劈到了段貴妃的心上,頓時五雷轟頂,耳邊全是嗡嗡聲.

方才還好好的,怎麼突然間就要把溫王貶為庶民?

難不成真是因為蒼冥絕的那番話,他才這麼激動嗎?

"皇上……"段貴妃猛地跪了下來,淒厲的叫聲不絕于耳.

她雖是貴妃,今日卻無法救自己的皇子,他貴為天子,皇子眾多,一聲令下,母子分離.

或許他感受不到母子之間的情分,但是這麼久了,他就連一點父子情分也沒有嗎?

太子也有些愣怔,不管溫王做了什麼,他始終是嘉成帝的兒子,如今卻被貶為庶民,實在太過突然.

可是,蒼冥絕的臉上卻沒有任何表情,仿佛這個結果是他早就預料到似的.

蕭長歌挑眉看了看他,見他一臉平靜的樣子,不知該說些什麼.

底下幾人臉上的表情各異,心里都不知道在想著什麼,只是同樣的,沒有一人開口為溫王求情.

唯有正堂中跪著的段貴妃哭的聲嘶力竭.

她苦心栽培這麼久的溫王,步步為營,將他捧上這個位置,好不容易在嘉成帝的心里有一席之地,如今卻和皇位失之交臂.

這意味著,她的心血付之東流,將來她再無可能登上太後之位,或許也將老死冷宮.

所有的一切,都將由她自食其果,親自承擔.

"來人,擺駕回宮."嘉成帝擺明了不想再聽段貴妃求情的話,轉身離開.

"皇上……皇上……"段貴妃連滾帶爬地沖向了嘉成帝,想要抱住他的腿,可是卻被他一腳踹開.

"所有人不准求情,否則殺無赦!"嘉成帝怒聲下令,甩開段貴妃的身子.

在她的重重哀嚎中,絕情而去.

在這一刻,段貴妃體會到了前所未有的悲涼和孤寂.

"現在你們高興了,開心了,目的已經達到了,親手將自己的兄弟推進深淵,這就是你們想要的結果,真是老天不公,老天不公啊!"段貴妃憤怒轉身,看向了他們.

沒人回答,看著她狼狽的樣子,眾人心里五味陳雜.

蒼冥絕拽住蕭長歌的手,轉身離開.

太子還想說些什麼,可是見到蒼冥絕毫不猶豫地離開,連忙追上他的腳步,想要問清楚緣由.

這些計劃都是由他和蒼冥絕親手執行的,可是到最後蒼冥絕卻把自己排除在外,就連方才的計劃,他都不知道.

"你們站住."出了禦書房,太子忍無可忍地叫住了走的飛快的兩人.

他根本不知道為何和瑟公主會和蒼冥絕在一起,那些刺客是真的還是假的,難道他還不清楚麼?

看來和瑟公主和他的關系沒有那麼簡單,他們兩人一定合謀的比他還早.

蒼冥絕和蕭長歌齊齊頓住腳步.

"你們難道就不和我解釋些什麼嗎?"太子冷笑著走到了他們的面前.

就這樣將他晾在身後,到底有沒有把他當成他們的合作者?

"太子,這里不是個說話的地方,不如到我府上可好?"蒼冥絕環顧一下四周,冷靜道.

這里的確不是個說話的地方,太子尚存的一絲理智點點頭,率先出了宮門.

看著太子氣憤離去的背影,蕭長歌目光中有些擔心.

蒼冥絕似乎看出了她的擔心,捏捏她的手示意.

對于太子,他還是有把握的.

馬車在京城大街上飛快地行駛著,兩輛馬車一前一後地進了冥王府.

進了冥王府的書房,太子臉色一直都不太好看,總覺得蒼冥絕是在利用自己達到目的.

而他只是一個什麼都不知道的外人,名義上兩人已經達成了共識,但是蒼冥絕還是對他有所防備.

"為什麼和瑟公主會和你在一起?今天在父皇面前說的那些都是借口,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情你我都清楚,絕不可能是你在雁門救了她."

太子一進門率先發問,絲毫不給兩人喘息的機會.

"確實如你所說,和瑟公主不是我在雁門救回來的,而是那天晚上我從溫王府中救出的."蒼冥絕負手立在窗前,冷然道.

看著他的身影,太子冷笑一聲:"我要知道你為什麼救她,她到底什麼身份?"

當初蕭長歌死的時候,最傷心的人莫過于蒼冥絕.為何短短一年時間,他就變心和瑟?

"太子為何不來問我?我知道的可能會比冥王還要清楚哦."蕭長歌適時上前回道.

嬌媚清脆的聲音聽起來就像是撩人一般,可是當太子看向她的眼睛時,一種熟悉的感覺便突然間直竄頭腦.

那雙凌厲藏有刀劍的眼睛,冰冷萬分.

"為何?"太子沉聲問道.

"是我拜托冥王救我出來的,當初嫁給溫王本來就不是我本意,可是也沒有辦法.因為嫁給溫王之後,溫王妃時常欺負我,溫王置之不理,我實在無法才拜托冥王的."

蕭長歌面不改色說出了這番假話.

太子原本不想相信,但是回頭一想葉霄蘿確實是這樣的人,溫王也有可能置之不理.

但是,後面的事情又是怎麼回事?

"冥王,下次計劃有變,還請事先告知,否則我不知該如何應對."太子沉默了一會,最終還是什麼都沒有問.

"今日事發突然,我在趕往天牢的路上遇見段貴妃的馬車,猜測她出宮是為了去天牢,便設了這計策,下次定會及時告知太子."蒼冥絕嘴角含笑,那笑卻是冷的.

太子一拂袖,再爭論也沒有意義,便也沒有再繼續說下去.

"父皇今日可真奇怪,竟然會把六弟貶為庶民,六弟的罪過也不至于此啊!"太子疑惑不解地呢喃.

他斷定,嘉成帝定然不止因為這件事情就把溫王貶為庶民,肯定還有其他的原因.

莫不是蒼冥絕又在背後做了什麼手腳?

"父皇肯定不會因為這件事情惱羞成怒,而是因為溫王離開了蒼葉國."蒼冥絕神秘地看了太子一眼.

"父皇最看重就是權力和皇位,若是溫王果真去了其他國家搬救兵,那就會對他的皇位有大大的威脅.所以不管結局如何,只有讓溫王變成庶民,才有可能阻擋未知的風險."

上篇:第三百八十六章局中之局     下篇:第三百八十八章何以解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