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八十八章何以解憂  
   
第三百八十八章何以解憂

一秒記住【 g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第三百八十八章何以解憂

嘉成帝為了自己的權力不被未知的可能奪走,竟然親手將自己的兒子貶為庶民!

若是有朝一日,他們也做了同樣的事情,不知道嘉成帝會不會也用這種方法對付自己.

太子有些愣怔,沉默良久才道:"聽你這麼說,但凡是侵犯到父皇權威的人,都有可能被處罰?"

"你是太子,自然不必看重這些."蒼冥絕冷然道.

太子?將來他若是做了什麼威脅到嘉成帝的事情,下場只怕比溫王還慘吧.

現在溫王的下場,很有可能就是他將來的下場,他必須步步謹慎才行.

太子只是冷笑一聲,什麼都沒有說.

"雖然溫王被貶為庶民,但是最重要的事情還沒做,段貴妃還依然自由自在活在宮中,現在該如何讓她承認那些事情?"太子忽而想到這件事情.

若是就此讓段貴妃逃過,恐怕他們的心中都不踏實.

"接下來,就需要皇後娘娘的幫忙了,當年發生的事情絕大一部分皇後娘娘都知道,如果能夠由她引出這件事情,相對來說就會自然些."蒼冥絕看了蕭長歌一眼,淡然道.

皇後?太子猛地回頭,這件事情竟然還是要牽扯到母後的身上.

當初的事情被追根究底,誰都脫不了干系,若是把葉皇後牽扯進去,萬一嘉成帝有心治罪,沒人能躲得了.

"不行,我不能扯上母後."太子想都沒想就拒絕了.

他可以自己贖罪,可以攬下所有罪名,唯獨不能將葉皇後牽扯進此事.

"太子,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,你不做也得做."蒼冥絕忽然回頭,目光鎖定在他的身上.

"錦瑟的下落沒人知道,是段貴妃和溫王親手將她推下斷崖,難道你就不想為她報仇嗎?"

蒼冥絕步步引誘,只想讓太子因為錦瑟的事情更加恨段貴妃,讓他在自己曾經犯的過錯中懺悔.

果不其然,太子的身子漸漸地顫抖起來,目光一冷,掃向了蒼冥絕.

雙手緊握成拳,忽而掃到了蕭長歌的身上,眼中凝聚著探尋的光芒.

蒼冥絕見到他的目光,以為他想對蕭長歌做什麼,微微側身,擋住了他的目光.

"和瑟公主,你好歹也是溫側王妃,怎麼溫王被貶為庶民,你就一點也不傷心?"太子忽而發現有什麼端倪,笑著詢問道.

在他凝視的目光中,蕭長歌嘴角彎起一抹弧度,在蒼冥絕微皺的眉眼下走到了太子的面前.

"太子,你也聽說葉霄蘿被毀容的事情了吧?我原本就對溫王沒有感情,為何還要在溫王的身上有寄托?"

蕭長歌一味淺笑,眼中卻似乎帶著玩味.

就像是在回答一個和自己無關的問題,答的簡單而又隨意.

"若是換作別的女人,或許會哭上一場,我看你方才嘴角還掛著笑容,你就那麼想溫王被貶為庶民嗎?"

太子咄咄逼人,有些迫切地想要將蕭長歌那張虛偽的臉撕破.

但是,蕭長歌卻絲毫不給他反問的機會,嘴角勾起一抹笑容.

"太子,因為你不是女人,所以你不夠了解女人,女人的嘴角掛著笑容未必是高興,還是不要用你那顆心懷天下的心去猜測女子的心里在想些什麼了."

太像了,實在是太像了,太子看著她句句不饒人,夾槍帶棒的樣子,像極了蕭長歌.

從前她每次和自己見面的時候,都是這樣劍拔弩張,只要自己對她調笑一下,她又立馬變成小貓.

如今的和瑟也是這樣,到底世界上會有這麼相同的一種性格嗎.

難怪,蒼冥絕會在她窘迫的時候救她于危難之中,換作是他,應該也會吧.

"或許是我猜不透和瑟公主的心思,只是這件事情,我要再考慮考慮."太子銳利的眉眼一收,又變成那副溫潤如玉的樣子.

說罷,沒有留戀地轉身,利落地出門.

看著他離開的背影,蒼冥絕並沒有上前阻攔,或許認定了他會同意,又或者,阻攔了也沒有用.

"太子他,相信我的話麼?"蕭長歌望著門外的飛雪,挑眉問道.

蒼冥絕摟住她的肩膀,毫不客氣地敲敲她的腦袋:"太子雖然不精明,但是也不傻,你以為他不知道你的騙人技術很笨拙嗎?"

不是吧?從來沒有人這樣說過她,如果真是這樣,她穿越過來不是白活了?

"我知道只是瞞不過你而已,其他人不在話下."蕭長歌挑眉一笑,得意滿滿.

看著她得意的笑容,冥王便覺得滿足,只要有她在的地方,仿佛春風過境般溫暖.

"當然,你是瞞不過我的."蒼冥絕的聲音忽而低沉下來.

不管什麼時候,她都瞞不過自己的眼睛和心.

當初,他能夠一眼將她認出,正是因為她騙不了他的心.

蕭長歌把身子往他的身上湊了湊,貼近他的胸口.

"那你說,太子會不會同意你的提議?他願不願意讓葉皇後去冒險?"蕭長歌問道.

蒼冥絕的目光沉了沉,"不管他同不同意,真相敗露的那一天遲早會到來,早晚都會牽扯到葉皇後."

當初的事情本來就和葉皇後有關,要是段貴妃把真相吐露,葉皇後一樣逃不了.

打算做這件事情的時候,難免會有犧牲,更何況葉皇後對于他們來說,根本就不是犧牲.

段貴妃無可奈何回了宮,斗的十分累,不想再繼續斗下去了.

爭搶無非就是榮華富貴,為了權力,如今她拱手送人,統統都不要了.

溫王被貶為庶民,她活著又有什麼意思?母憑子貴,她還有什麼可貴的?

"娘娘,您要注意身子……"一個清脆的宮女聲音傳進她的耳邊.

段貴妃猛地將桌子上的東西統統掃落在地,臉上怒火沖天:"都給本宮滾出去!滾!滾!"

一群宮女看著被砸的噼里啪啦的東西,連滾帶爬地出了門,一聲不敢吭.

就連段貴妃身邊最親近的宮女,都不曾留下勸慰.

一出門便紛紛議論起來,葉霄蘿走近時看見的便是這紛亂的場面,問了下,才知道段貴妃生氣了.

她生氣,無非是今日的事情沒有成功.

失敗了就失敗了,哪有一次就能成功的,更何況對手是蒼冥絕,失敗了就從頭再來.

推門進去,段貴妃一身狼狽地坐在位子上方,瓜果瓷器散落滿地,一片狼藉.

再一看段貴妃,鳳冠消失不見,珠玉散落滿地,幾縷凌亂的頭發披散在肩膀上,目光空洞地看著房梁,似乎已經沒有了求生的欲望.

葉霄蘿一驚,莫不是發生了驚人的大事?才會導致她如此狼狽?

"母妃,發生什麼事了?您為何把自己搞成這副模樣?"葉霄蘿匆匆上前,推她的膝蓋.

段貴妃臉上已經沒有了表情,好半天才動了動眼珠子,眼睛盛滿了微弱的光.

"溫王,溫王被貶為庶民了."段貴妃動動唇,萬分艱難地吐出這幾個字.

一瞬間,仿佛什麼炸開一般,葉霄蘿的耳里嗡嗡地響,吵吵嚷嚷的,讓她聽不見任何聲音.

良久,她才艱難地問道:"這,這是真的嗎?被貶為庶民?皇上真有這麼狠心麼?溫王可是他的皇子,再怎麼樣,也不會是這個結局……"

她不信,不信不信!

嘉成帝怎麼可能輕易地把自己的皇子貶為庶民?更何況現在連溫王都找不到,傳旨給誰?

段貴妃緊緊地抓著自己的裙角,抬頭看了葉霄蘿一眼,不知道該說些什麼.

伴君如伴虎,皇上的心思最是難猜,這有什麼不可能的?

"我也不想相信,但是事情已經發生了,他就算回來了,也于事無補了."段貴妃冷笑一聲.

溫王心懷大志,精明謹慎,怎麼可能就這樣栽在他們的手上?

葉霄蘿跌跌撞撞地爬起來,往門口走去.

"我要去找我爹爹,讓他想辦法,他一定會有辦法的."葉霄蘿失魂落魄地嚷嚷著,卻在門口摔了一跤,整個人趴在地上.

嘴角被磕出血來,順著唇邊流了下來,腳被勾在門檻上,更慘的是,頭上的面紗也飛了出去,那張被毀了的臉暴露在眾人眼下.

猩紅刺目的叉顯得特別驚悚,有宮女見到"啊"一聲驚叫起來,紛紛四處逃竄.

有幾個大膽的宮女好奇徘徊著,始終不肯離去.

眾人都拿葉霄蘿臉上的傷口取笑,卻忘記了扶她起來,冷漠的旁觀者找到了開心的笑料,哄笑起來.

葉霄蘿第一次覺得這麼無助地淒涼,她也忘了呵斥和責怪,慌張地擋住自己的臉,去尋找旁邊的面紗,可是卻什麼也沒有摸到.

"閉嘴!閉嘴!別笑了,都給我滾!"葉霄蘿面目猙獰地怒斥,讓她臉上的叉變得更加刺目.

突然,一雙手搭在她的肩膀上,段貴妃慢慢地扶她起來,把她的面紗撿起來,重新戴在她的頭上.

嘲笑的宮女頓時收斂住笑意,愣怔地立在原地,沒有動彈.

段貴妃緊握住葉霄蘿的手,聲音冷的不能再冷:"你們,都給本宮掌嘴一百,重重的,馬上動手."

話音剛落,外面的一群宮女已經被嚇的軟了腿.

段貴妃再次呵斥:"快點,難道要本宮叫人來為你們掌嘴嗎?"

整齊有序的巴掌聲絡繹不絕,響個不停,十幾個宮女跪在雪地里,臉頰通紅.

段貴妃緊了緊葉霄蘿的手,透過面紗看向了她的眼睛.

葉霄蘿為了溫王可以付出一切,那她要做的就是守護著任何對溫王好的人和事.

葉霄蘿轉身對她一笑,那笑卻是透著刺骨的蒼涼冷漠.

上篇:第三百八十七章 貶為庶民     下篇:第三百八十九章生個孩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