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八十九章生個孩子  
   
第三百八十九章生個孩子

一秒記住【 g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第三百八十九章生個孩子

案子審的很快,不過短短數日,那些江湖刺客便將自己所犯的罪行說了個一清二楚,明明白白.

左不過是按照蒼冥絕給的台詞去說,供詞上面一筆一劃地清楚寫著.

溫王在雁門賭錢,向他們借了幾萬兩白銀未還,他們追到京中索要錢財,卻被打了一頓,忍無可忍的他們打算那天夜里去溫王府盜取銀兩.

誰知,溫王竟然安排了弓箭手要置他們于死地,不堪就此罷休的他們才與之進行了殊死搏斗.

白紙黑字,幾十個手印摁的清清楚楚,對自己的罪行供認不諱.

領頭那人趁著所有人都離開,才敢詢問蒼冥絕.

"所有的事情已經按照你說的去做,我的妻子怎麼樣了?她肚子里的孩子要是有什麼事情,我一定和你拼個魚死網破!"

那人語氣不善,十分惡劣.

要不是自己深愛的女人被綁架,肚子里還懷著八個多月的骨肉,他絕對不會做出此等背叛兄弟之事.

早就聽說蒼冥絕做事不計後果,萬分決絕,沒想到竟是如此不近人情.

蒼冥絕,最好祈禱他的發妻沒事,否則,他會用余生的時間來對付蒼冥絕.

正打算離開的蒼冥絕聞言頓住了腳步,嘴角輕勾起一抹笑意,複又轉身看向了那人.

冰冷的聲音從他的薄唇中吐出,又有種別樣的深情:"你的結發妻子生了一個女兒,就在昨天晚上."

什麼!那人一怔,已經說不出話來,愣愣地看著蒼冥絕,又驚又喜,又有種特別的感覺.

是一種要做父親的感覺,有一個小小的,很小的人在他懷里慢慢長大的感覺.

"你說的可是真的?沒騙我?"那人驚喜欲狂.

鋪天蓋地,漫天而來的驚喜大大的刺激了他,就連自己現在的處境都沒有太大在意.

"騙你作何?"蒼冥絕轉身,無奈地攤攤手,昂首闊步地離開.

才走了沒兩步,忽然想到了什麼,又轉身進了監獄.

那人還是呆呆地坐在地上,臉上掛著驚喜的表情,和他的穿著顯得十分滑稽.

蒼冥絕想了想,還是問道:"當父親的感覺,真的有這麼高興嗎?"

聽見蒼冥絕的問話,那人突然回神,慢慢地抬頭,有些奇怪地看著他,一雙濃眉緊皺.

良久才慢慢開口:"你當然不懂這種感覺,你又沒有做過父親,像你這種人恐怕也不會有人願意給你生孩子吧?就算生出來了,你也不懂得什麼叫做感情!"

那人重重地哼了一聲,似乎是刻意打擊蒼冥絕般,故意這樣子氣他.

做了父親,就會有不一樣的感覺?

如果他和蕭長歌有了自己的孩子,一半像他,一半像她,兩個人的結合體,小小軟軟的在他懷里翻滾.

這樣,一定會很幸福吧?

他竟然不可抑制地笑了起來,冰冷的薄唇稍稍上揚著,如同遇見春風般明媚.

一時之間,他竟然忘記了方才那人對他說話的態度,腦海里只有方才的那個想法.

"喂!"那人見他笑意盎然的樣子,不由得喚他.

可是蒼冥絕卻似乎沒有聽見似的,轉身出了門.

徒留那人愣愣地待在監獄里,他還沒有問什麼時候可以出監獄,去看望自己的妻女?

今夜晚飯時,蕭長歌總覺得蒼冥絕怪怪的,可是又說不上來哪里奇怪,平日里,他也一樣寵愛疼惜自己,但是今天更甚了.

看著自己堆積如山的碗碟里面,全是他夾的魚肉雞肉鴨肉各種肉,蕭長歌的眉頭就皺的越來越深.

"蒼冥絕,你是不是有心事?還是嫌棄我了?"蕭長歌放下筷子,看著他一張疑惑的臉,便覺得怒不可遏.

"什麼嫌棄你?又開始胡思亂想了."蒼冥絕忍不住笑出了聲,就算他嫌棄自己,也不可能嫌棄蕭長歌.

"那你為什麼往我碟子里夾這麼多肉?是不是嫌棄我太瘦了?"蕭長歌吹胡子瞪眼.

可是,她也不怎麼瘦啊,頂多胸小了點,腰細了點,臉小了點,其他的還在正常范圍之內.

要是放在現代,不知道多少人會對她的好身材羨慕呢!

"不是,我真的沒有嫌棄你,不管你什麼樣,你都要相信我."蒼冥絕挪到她的身邊,堅定道.

只是如果要懷孕的話,應該要多補補,她這樣真的太瘦了.

但是現在補也不行,他們還沒有成親,沒有成親就不能洞房,不能洞房哪里好的孩子?

蒼冥絕腦海中的思緒越飛越遠,最後還是落在段貴妃這件事情上面.

只要解決了段貴妃這件事情,他就可以名正言順地娶到蕭長歌了.

"我愛吃青菜."蕭長歌挑眉看著他.

"那些沒有營養,從現在開始你必須好好地補身體."為了將來打算.

"還說不是嫌棄我?你分明就是嫌棄我瘦了,這麼明顯了還以為我看不出來?"蕭長歌開始無理取鬧.

要她補身體,要她多吃肉,補充營養什麼的都只是借口,目的只有一個,就是為了讓她變成他喜歡的樣子.

"你這女人!"蒼冥絕無奈的放下手中的筷子,慢慢地走到了她的面前.

銳利的目光猛地掃向了身後的幾個丫鬟,吩咐道:"你們都出去."

幾個圍在房間里面伺候的丫鬟二話不說就退了下去,還順帶關好了大門.

蒼冥絕的雙手猛地撐到了蕭長歌的面前,深邃的眸子像是要將她看透,直直地對著她的眼睛.

見他這樣看著自己,蕭長歌以為他要責怪自己,不該在丫鬟的面前駁他的面子.

"看什麼……"蕭長歌受不了他堅定的目光,最終還是開口.

但是話音剛落,蒼冥絕便捉住了她的唇,撐著桌子步步逼退她的身子,霸道的吻讓蕭長歌慢慢融化,全然忘記了他方才的奇怪.

蒼冥絕伸出手扣住她的腰身,一只手捏著她的耳垂,他知道她的耳垂一向敏感.

果真不過一會,她便喘息不斷.

"蒼冥絕,你,你到底想干嘛?"蕭長歌推開他肆虐的大手.

再這樣下去,她遲早會淪陷在他的漩渦中.

蒼冥絕迷迷糊糊地在她耳邊低聲道:"長歌,我們生個孩子好嗎?屬于我們的孩子."

沒想到他竟然會說出這種話,生個孩子?

蕭長歌從來沒有聽過他說這樣的話,以前只要得到對方就好了,能和對方在一起就已經很開心了.

如今,卻要在這份愛上面多加一個愛,蕭長歌也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感覺,心里早已經七葷八素.

"好嗎?好嗎?"蒼冥絕不斷地在她的耳邊呢喃,好像如果她不答應,那他就永遠不離開.

他的唇落在她的脖子上,她的耳垂上,迷迷糊糊地征求她的意見,不斷地祈求.

"長歌,好嗎?生個孩子好嗎?"

他突然停下動作,目光中是截然不同的深情,就連平時最常常表現出來的霸道也消失不見.

現在的他就像是個孩子般,想要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,就會百般祈求.

蕭長歌看著他的眼睛,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的話.

"冥絕,你讓我想想好嗎?等我想好了,再告訴你."蕭長歌看著他眼睛里的情欲一點一點退卻,激情也慢慢冷卻下來.

完全沒有了方才那副熱忱的樣子,目光里更多的是受傷.

"我知道了,我不會勉強你的,既然你不願意,那我會等到你願意為止."蒼冥絕的嗓音有些嘶啞.

即使聲音很低,也掩蓋不住他的受傷.

蕭長歌想要伸出手安慰他,卻不知道該說什麼?

她願意,可是不想這麼早?現在天下還未太平,她不想他們的孩子在這麼危險的時候到來,他們應該給予更多的愛和保護.

"不管你願不願意,我們都會成親."蒼冥絕背對著她說罷,便轉身離開了.

高挑修長的身影慢慢地消失在外面的雪地里,若不是遠處那幾盞朦朧的燭火將路照亮,蕭長歌也看不見他離開的畫面.

她正想追上去解釋,但是他的腳步實在太快,她還沒走幾步,就已經見不到他的身影.

"我知道,只是現在不可以,暫時不可以……"如此而已.

蕭長歌疲累地撐著旁邊的門框,眉心一皺,賽月立即前來扶她上`床休息.

在自己的房間里面,熟悉的感覺讓她的心慢慢地落下來.

即使現在蒼冥絕不理解,將來總有一天會理解的,她所做的不僅是為了他們,更是為了將來.

"王妃,您怎麼了?是不是和王爺鬧矛盾了?"賽月機靈地問道.

蕭長歌點頭,賽月的手為她按摩,落在她的太陽穴邊上,手指柔軟而又有力度.

剛剛好緩解了她的情緒,蕭長歌對她微微一笑:"沒事,就是累了,先睡下了."

躺上柔軟的大床,蕭長歌摸著自己紅腫的唇,閉著眼睛,卻怎麼也睡不著.

難怪,他方才會對自己格外地注意,沒成想到這個層面上.

翻來覆去,眼皮漸漸地垂了下來,閉眼的那一瞬間,只覺得整個天地都為自己折腰.

夜里,蒼冥絕到底還是放心不下她,只打算偷偷去看她一眼便覺得滿足.

天底下有多少人想為他生個孩子,只有這個女人不同意,不知道她的心里在想著什麼.

果然,沒有他在她身邊的日子連被子都蓋不好,一轉身的功夫便踢的亂七八糟.

"這麼大的人了,還這樣,讓我怎麼放心?"蒼冥絕悠然地歎了一口氣,凝視著床上睡的正香的蕭長歌,仿佛她就是他所有的靈魂一般.

看著蕭長歌冰冷的睡顏,蒼冥絕脫了外裳,偷偷地爬上了蕭長歌的床.

上篇:第三百八十八章何以解憂     下篇:第三百九十章 雪上加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