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九十章 雪上加霜  
   
第三百九十章 雪上加霜

一秒記住【 g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第三百九十章雪上加霜

擁著她睡的甘甜的身子,蒼冥絕的心里一點點地溫暖起來.

方才被拒絕的所有不愉快,在這一刻通通煙消云散,只剩下兩人淺淺的呼吸聲.

支著身子看著蕭長歌的睡顏,好像怎麼都看不夠似的,皎潔的光從窗外透進來,灑在她的臉上,如同附上了一層銀光般耀眼.

"不是……喂,回來……"突然一聲模糊的聲音響起,蕭長歌翻了個身.

蒼冥絕側耳傾聽她的聲音,卻不知道她說了些什麼.

睡不安穩麼?還是做了什麼夢?

他緊緊地摟住她的身子,稍稍將她翻了個身,面對自己.

只要一低頭,便能清楚地見到她的睡顏.

"怎麼了?"他低聲問道.

她沒有回答,自顧自地熟睡過去,微微側身摟住了蒼冥絕的腰身,頭埋進他的身體里,在他的懷里尋找一個安穩舒服之地.

葉皇後這幾日閑的自在,此刻正躺在美人榻上,閉上雙眼,在安靜祥和的環境中昏昏欲睡.

太子昂首闊步地走了進來,屏退了宮女.

"母後,最近可落得清閑?"太子兀自坐到旁邊的椅子上,看著才睜眼的葉皇後.

最近段貴妃一直被打壓,葉皇後在宮中的日子也算好過些了,沒有人處處作對,她和段貴妃都是失寵的女子,唯有容嬪依舊平步青云.

"清閑也就是在等死,卻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死."葉皇後說罷,又是一聲冷笑,連開玩笑的力氣的都沒有了.

太子卻是一臉不悅:"母後,你這是什麼話?有兒臣在這里,什麼死不死的?"

見葉皇後沒有回話,自顧自地繼續說下去:"倫王的事情我已經將證據全部毀滅,最近李生和三弟也沒有在查探,正好把所有的證據一起銷毀."

葉皇後這才抬頭看他一眼:"倫王的風波也算過去了,這些日子你好好想個法子對付蒼冥絕,有他在,我的心總是不能靜下來."

說起蒼冥絕,太子的心里還有一事,想要讓葉皇後去挑起當年之事,只怕現在是不可能的了.

他也不願意讓葉皇後以身涉險,更何況連結果都是未知的.

此事便壓在心里不曾提起,太子的神情有些恍惚,這件事情逃避之後,他在蒼冥絕的心里只怕沒有信任的余地了.

原本兩人都只是為了對付溫王才結盟的,而他為蒼冥絕做事,不過是為了報答他的救命之恩.

如今,溫王已經不在蒼葉國,又被貶為庶民,再沒有威脅.

現在他最大的對手就是蒼冥絕,但是要他對付蒼冥絕,恐怕他不是對手吧?

"母後,你好生歇息著,兒臣先告退了."太子心里掛著事情,急急告退.

葉皇後聲音忽而冷冽起來:"怎麼?才在本宮這里待上這麼一會,便覺得膩了?"

自己的兒子她還不清楚?從來不會這麼急促地離開,定是有什麼事情.

說到底還不是為了錦瑟的事情,當初擁香樓還在的時候,她便知道那個錦瑟不是省油的燈,沒想到果真被她猜對了.

只恨自己當時沒有對她痛下殺手,今日才會惹出這麼多禍端來.

"不是,兒臣只是,只是想去看看蒼冥絕審問的結果如何了,按照進程,今日應該會出結果了."太子如實相告.

罷了罷了,人都沒有威脅力了,還怕什麼?

"去吧去吧."葉皇後想了想,還是讓他離開.

太子行了禮,便退下了.

葉皇後望著他離開的方向,揮了揮手中的狐狸毛披風,讓丫鬟進來扶著自己.

日漸年長的身子已經不似從前,這大冬天的,有時候膝蓋疼,連路都走不穩.

在外行走的時候,常常要備著轎子代步,或者兩個丫鬟扶著走路,太醫也來看過,說是在冷宮的時候落的病根子,已經深入骨髓,沒有辦法醫治完全.

所以葉皇後最近也不常常出門.

不過今日,倒是有些不同了,聽太子這麼一說,溫王大勢已去,段貴妃也沒有了依仗,在宮中等死渡余下的日子.

她作為姐姐,又是風雨幾十年一起走過來的人,斗了這麼久,總該有個結果.

"娘娘,您的腿實在不適合出去,您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讓奴婢們去做就行了."旁邊的貼身丫鬟勸阻道.

葉皇後眼鋒掃在她的臉上,難得沒有罵人,反而是微笑:"本宮今日心情不錯,去見一見老朋友."

旁邊的宮女深知她的脾性,也沒再多說什麼,反而道:"那是否要為娘娘准備轎子?"

這里離段貴妃的寢殿並不是很遠,葉皇後推門出去,自己也是很難得見到遍地紅梅的景致,便搖了搖頭.

"不用了,就這麼走著過去吧."葉皇後微眯這雙眼,淡妝素抹,眼角的皺紋微深.

幾個丫鬟點頭,攙扶著葉皇後走向了禦花園的東角,那里的梅花開的甚好,葉皇後只是在門口感歎了一聲:"宮中的紅梅要數她這里開的最好,可惜了,偏偏是她這里."

沒人回答她的話,沒人知道怎麼回答,匆匆地攙扶著她進去,路過院子,有太監想要通報,被她攔下.

"不用通報,本宮自己進去便好."葉皇後緊了緊身上的披風,悠然地進了門.

段貴妃一言不發地正坐在椅子上,眼前擺放著一面鏡子,頭也不回地道:"出去,都出去,本宮不吃."

看著她憔悴瘦弱的身影,葉皇後悠然一笑:"妹妹不吃東西,身子怎麼能受得了呢?"

段貴妃猛地一驚,瘦弱的身子一怔,原本無神的雙目猛地睜開,雙手緊緊地抓著自己的裙角,眼里一片震驚.

竟然是她來了,她來了.

在自己最悲慘最淒涼的時候前來,無非是在自己原本就悲哀的生命里再踩上一腳,做最後的反擊而已.

真可笑,對待一個已經失勢失寵的女子,算什麼本事?

"皇後娘娘,您可真有空,竟然來看望我,你的好意我心領了."段貴妃面色冷然.

好意?葉皇後嘴角勾起一抹冷笑,凝視著段貴妃,看著她的臉色一點一點難看起來,心里只覺得痛快.

"妹妹這話從何說起,本宮來看望妹妹難道不對嗎?為何妹妹這麼著急要趕本宮離開呢?"葉皇後笑意盎然地上前.

坐在段貴妃的身邊,如同一朵鮮豔的花和一朵馬上要枯萎的花,完全不需要對比便知道哪個好,哪個壞.

"我知道你的心里在想什麼,趁著我落魄,到我面前來耀武揚威,你覺得有意思嗎?"段貴妃猛地回頭,聲音里掩蓋不住的銳利.

"當然有意思!"葉皇後不甘示弱地駁回.

兩人的目光對在一起,燃起陣陣火光.

段貴妃憎恨的目光緊盯著葉皇後,此時恨不得把她剝皮拆骨,牙關咬的死緊,不曾松口.

良久,葉皇後才轉回目光,眼睛里依舊是方才如同春風般的笑意.

"妹妹還是用膳吧,不要為溫王的事情氣壞了身子才是.王爺之位丟了,你還有一個臨王可以栽培,大不了,我現在把他還給你就是了."

葉皇後在她耳邊低聲道,看著段貴妃的臉色一點一點地變差,真是痛快之極.

"你,皇後,不要以為你現在比我好到哪里去!臨王是我的兒子,即使養在你的膝下,他的生母始終是我,除了太子,你還有什麼值得炫耀的?"段貴妃咬牙狠聲道.

雖然輸贏已定,勝負已分,但是她要讓葉皇後心里也不好過,最起碼,要讓她受到精神上的折磨.

"太子就是我最大的籌碼,你問我太子有什麼值得炫耀的?太子是將來的皇上,而我是將來的太後,這還不夠嗎?到時候,我捏死你,就如同捏死一只螞蟻般容易."

葉皇後的手做了一個握爪的姿勢,緩緩地笑出了聲.

段貴妃總算是明白了,她今日來的目的.

就是存心讓自己不好過,現在不能對自己做什麼,也要逞嘴皮子上的功夫,讓自己心里難受.

葉皇後的為人,她又怎麼會不清楚?

"皇後娘娘,你也不要得意得太早,太子能不能登上帝位還難說,你忘了還有蒼冥絕嗎?他只要略施手段,就能讓你登高跌重."段貴妃忽而想到了蒼冥絕,決心用這個刺激一下她.

"蒼冥絕的手段想必你也見識過,他若真的對付你和太子,別說你現在,就是你當年對他們母子縱火一事,他就永遠不會讓你好過!"

縱火?葉皇後心里一驚.

她似乎忘記了自己曾經做過這件事情,但是這也不是她願意做的.

要不是段貴妃在太子的藥膳里面下了藥,害的太子多年體弱多病,後來又陷害給宸妃,她也不會縱火.

那場大火燒死了宸妃,燒毀了蒼冥絕,也燒掉了皇上對她的寵愛.

她受的懲罰這麼多,可是段貴妃這個真正的罪魁禍首依舊逍遙法外,過著得意的日子,想想就氣憤.

"哼,當年的事情,我已經知道了真相,所有的事情都是你嫁禍給宸妃的吧?你看不慣皇上寵愛宸妃,又刻意離間我和她的關系,才會在太子的藥膳中下藥吧?"

葉皇後冷冷地,一字一句地,清清楚楚地揭開了當年的謎團,把她知道的事情,攤開晾曬.

原來,她竟然什麼都知道了?

段貴妃心里猛地一沉,如同數十個錘子在敲打她的心髒似的,擂鼓沉重,把她的心一點一點敲碎.

她的臉色一變再變,終究慘白一片.

既然葉皇後已經知道了事情的真相,又為何拖著遲遲不肯說出來?

偏偏要等到這個時候才說,難不成溫王的事情,也和她有關?她也有份參與這件事情?

猜不透,段貴妃真的猜不透事情的真相,不知道葉皇後的心里在想著什麼.

也不知道,得知了事情真相的她,會怎麼來對付自己?

上篇:第三百八十九章生個孩子     下篇:第三百九十一章 大街遇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