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九十一章 大街遇刺  
   
第三百九十一章 大街遇刺

一秒記住【 g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第三百九十一章大街遇刺

"你已經知道了?"段貴妃半天,憋出這麼一句話.

整個人有些畏畏縮縮,眼神閃爍不敢看她.

葉皇後摸著手上的小火爐,手指十分溫暖.

"你應該很納悶我是怎麼知道的吧?十幾年過去了,若是早就發現,為何現在才說.若是最近才知道,那已經過去了這麼久的事情,又是誰挖出來告訴我的?"葉皇後說出她心里的疑惑.

段貴妃從前把別人耍的團團轉,現在,卻被別人耍的團團轉.

說到底,都是因果報應而已.

看著葉皇後眼底深沉的笑意,段貴妃只覺得從頭到腳都被潑了一盆冷水.

"絕不會是你查出來的,十幾年過去了,要查早就查出來了."段貴妃冷哼一聲,嗤之以鼻.

當年的事情她做的那麼隱蔽,收買的宸妃身邊的宮女都已經死了,十幾年後,任誰也查不出來.

就算是蒼冥絕,也不可能.

"當然不會是我,我也不想去查,畢竟那人已經死了.只是,我不得不提醒你,蒼冥絕也知道了這件事情,你現在無權無勢,他報複你簡直易如反掌."

葉皇後居高臨下俯視段貴妃,對于她來說,段貴妃就是案板上的魚肉,好對付的很.

這麼說,只是為了讓她害怕,才告訴她事實.

"哈哈哈哈……"一陣笑聲噴薄而發.

段貴妃詭異激動的笑聲顯得特別刺耳,她不傷心不震驚,反而笑了出來?

"你笑什麼?死到臨頭還不想想辦法?"葉皇後後退一步,生怕她已經發瘋,會傷害到自己.

"我笑你蠢."段貴妃眼淚都笑出來,好不容易才止住笑容.

"定是蒼冥絕查出來的吧?他既然已經知道,當然要准備為宸妃報仇,你縱火燒死宸妃,是罪魁禍首.而我不過是離間你們而已,要報仇,先死的是你才對!"

這麼說來,確實有幾分道理.

葉皇後自身難保,泥菩薩過江,卻一點不覺得恐懼?

她暗暗沉思一會,雖然現在太子和蒼冥絕結盟.

但是蒼冥絕遲早會找到自己頭上來,燒死宸妃的人確實是她,難免蒼冥絕不會對自己下手.

葉皇後心里一驚,猛地轉身,匆匆忙忙地離開了這里.

要不是今天前來諷刺段貴妃,看她到底是如何受辱,葉皇後也不會突然想到這件事情.

還是要提早告知太子,讓他小心蒼冥絕才是.

"哈哈哈哈哈……"

待葉皇後離開之後,又是一陣狂笑噴薄而發.

段貴妃笑的根本停不下來,兀自撐著桌子笑的歡快.

眼角的淚和她的笑顯得十分尷尬和刺目.

沒有任何宮女敢進門,只守在門口,猶豫著遲遲不敢進去.

死一般的寂靜.

突然,段貴妃臉色一沉,緊捂胸口,一口獻血噴了出來.

她潦倒地撐在椅子上,心力交瘁,目光空洞.

蕭長歌醒過來時,賽月立即打水進來給她洗漱.

睜眼時分天色已經大亮,蕭長歌拍了拍自己的額頭,今日怎麼睡的這麼晚?

見她似是疑惑的樣子,賽月機靈地告訴她:"公主,王爺今日從您房間出來的時候,特地叮囑我們不許吵醒你呢."

蒼冥絕昨晚在她的房間過夜?她怎麼不知道?

昨晚他們因為孩子的事情不歡而散,殊不知兩人的心里都憋著一股氣,誰都不肯屈服.

昨夜,他還是放心不下自己,到房間里來照顧自己嗎?

"王爺呢?"蕭長歌隨口問道.

"一大早便出去了."賽月一面梳妝,一面回道.

"去哪了?"

賽月搖頭:"奴婢不知道王爺的行蹤,王爺的身邊一直是魅月姐姐和江朔跟著的."

按照最近的事情來看,不是去太子府,就是進宮了.

案子的結果已經出來,說不定是進宮去了.

蕭長歌伸了個懶腰,懶洋洋地看著認真梳發的賽月,心里只覺得無聊得緊,不如出去走走?

這古代的大街有趣得緊,上次出去逛,遇見了臨王那個倒黴蛋,還大過一把癮,只是可惜了那個風車.

要是有機會帶到現代,可以收藏進博物館了.

現代?蕭長歌忽然怔住,她竟然從來沒有想過要回去?

現在一想起,心里始終有些舍不得,這里的人和事,已經化成了她身上的一部分,深深地紮根在她的血液里.

"公主……公主……"賽月叫了幾遍,蕭長歌才應了一聲.

"公主,發飾已經梳好了,出去用早膳吧.王爺說,早膳是一定要看著你用的,而且要用的多,還要營養均衡,不能挑食,就像是雞蛋,鴨蛋什麼的也要吃,還有,不能吃太多的豌豆黃……"

賽月一面跟在她的身後出門,一面念叨著蒼冥絕叮囑下來的話.

這才只念了一半而已,蕭長歌便迫不及待打斷她的話:"賽月,打住!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啰嗦了?"

耳根子都快要長繭了.

賽月一本正經地道:"這是王爺吩咐的."

蕭長歌擺擺手:"行了行了,我知道了."

出了房門,外面的雪已經停了,蕭長歌深一腳淺一腳地踩在雪地里,看著外面微微陽光的天色,不由自主地想要出去.

"賽月,我突然想到上次我放在繡月山莊的一件衣裳還沒有拿來,等會,你陪我去拿來."蕭長歌望了望天,胡謅出這個理由來.

賽月知道她想說什麼,毫不猶豫地拒絕:"公主,王爺吩咐了,您現在不能出去."

要是出去了,死的那個人就是她了.

"我可以女扮男裝,沒人認得出來."蕭長歌挑眉微笑.

"反正就是不行,您還是別為難奴婢了."賽月祈求地看著她.

見賽月死活不答應,蕭長歌臉色忽而沉下來,目光陰冷地看著她:"你還是不是我的賽月了?要不然我換人伺候了?"

不是說好要做彼此的天使嗎?怎麼關鍵時刻就掉鏈子?

賽月嘴一抽,不知道該應還是不應.

要是換人伺候,蒼冥絕一定會以為是她伺候的不好,因為這事,她不知道被罰過多少次了.

"公主,那您答應我,只能出去一柱香的時間?"賽月弱弱地伸出一根手指.

"答應你."蕭長歌勾勾她的手指.

換了衣裳從冥王府的後門偷溜出去,男裝的她同樣英氣非凡,氣勢上絕對不輸給男人.

大街上人來人往,小商販絡繹不絕,叫賣聲不絕于耳,夾雜在眾人中間,蕭長歌總算體會到了古代的集市是怎樣一種感覺.

前方不遠處是京城最大的酒樓,百順樓,專營正宗京城菜色,每天都客滿.

蕭長歌拍拍賽月的肩膀,指著百順樓道:"賽月,我請你吃東西去."

賽月正四處張望是否有人跟蹤,結果手腕一熱,蕭長歌已經拽著她進了百順樓.

殊不知,她們的身後跟著幾個手持刀劍的男子,一雙銳利冰冷的雙眼透過薄紗凝視著她們離開的方向.

"是否追進酒樓?"一聲粗礦的男聲響起.

那女子伸出一只手,神情冰冷:"等等,先看看再說."

她不相信蕭長歌出來,只帶一個丫鬟,身後必定還有其他的人跟著保護.

把他們揪出來,一網打盡,最後再活捉蕭長歌才是她的目的.

所幸百順樓里今天人並不是很多,蕭長歌很快落了坐.

一個肩膀上掛著白巾的店小二介紹著店里的招牌菜,茶水,以及糕點.

不愧是京城內最大的酒樓,不僅菜色是他們沒聽過的,就連糕點取得名字都特別有意思.

蕭長歌隨口點了幾樣招牌菜和招牌糕點,小二樂呵呵地下去上菜.

賽月一臉凝重地道:"公主,王府里的廚師都是一絕的,這酒樓里廚師做的一定還沒有王府的好吃."

看著賽月皺著眉頭的樣子,蕭長歌拍拍她的臉,彈了彈她的腦袋.

"深呼吸兩次,放松放松……別緊張.今天出來就是嘗個鮮,別胡思亂想."

看著賽月一臉緊張的樣子,蕭長歌讓她做了兩個深呼吸.

一道道菜絡繹不絕地上來,色香味俱全的一溜排開,鴨子看起來簡直比全聚德的還要正宗.

"客官請慢用."小二吆喝了一聲,轉身去接待其他的客人.

蕭長歌迫不及待地拿筷子,精准地對到了那只鴨子身上,就在下筷的那一瞬間,賽月卻猛地推開她的筷子.

"公主,有毒!"賽月驚叫,猛地將蕭長歌拉開.

她的手里不知道什麼時候握住了一根發黑的銀針,此刻正驚悚地放在蕭長歌眼前.

蕭長歌一驚,不對勁.

"賽月,我們快點離開這里."蕭長歌眉眼頓時凌厲下來,拽著賽月便要離開.

突然,屋頂上猛地沖下了幾個黑衣人,刀光劍影冰冷萬分,對准蕭長歌便刺了下來.

"公主小心,趕緊離開這里."賽月拔出身上的劍,把蕭長歌推出了酒樓.

自己已經轉身和那些黑衣人殊死搏斗,刀劍無眼,倒是周圍的食客見狀驚叫著逃離了百順樓,樓里雜亂一片.

被紛亂的人群推搡著出了門,蕭長歌已經到了大街,只見里面的賽月身影飛快地來回旋轉,竟是對付得十分吃力.

一轉身,周圍又是一群黑衣人一擁而上,蕭長歌頓時被圍的水泄不通,冰冷的刀劍閃在她的眼前,殺氣十足.

很明顯,他們的目標就是自己.

蕭長歌摸上腰間的銀針,對准他們的脖頸,精准無誤地揮舞出去.

幾個黑衣人摸上自己的脖頸,正想破口大罵,卻適時地暈倒在地.

"怎麼回事?"粗狂的男聲驟然響起.

還沒見到她出手,竟然倒下了幾個幾個人?

"你們通通給我上,要抓活的!"

領頭那人一聲令下,周圍的人通通一擁而上.

上篇:第三百九十章 雪上加霜     下篇:第三百九十二章 及時出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