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九十二章 及時出現  
   
第三百九十二章 及時出現

一秒記住【 g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第三百九十二章及時出現

來勢洶洶的刺客頓時朝著蕭長歌的方向追去,她暗叫不好,沒想到無論什麼時候都有人想要害自己,並且是隨時隨地.

還是賽月的話有道理,只能出來一柱香的時間,這還沒一柱香的時間,恐怕就要被人抹脖子了.

蕭長歌驚慌失措地轉身逃跑,哪里人少就往哪里跑,心里只想著不要殃及到無辜百姓就好.

"公主!"賽月來的及時,猛地沖向了蕭長歌.

擋下了蕭長歌面前的刺客,厮殺起來.

方才在酒樓里面已經費了她不少力氣,縱使賽月再拼命,只覺得力不從心.

"公主,你快走啊!"賽月忽而扭頭喊道,手臂上卻被刺客劃了一刀.

頓時,鮮血滴落在雪地上,染成一朵鮮豔的紅花.

蕭長歌看著她不斷糾纏那幾個刺客,只為了增加自己逃跑的時間,心里一陣感動.

可是她不能離開,要走,也要兩人一起平安無事地走.

蕭長歌摸上自己的腰間,拿出了幾根銀針,選擇了一個不起眼的角落,對准賽月身邊的幾個刺客揮舞而去.

幾根銀針刺進肉里的聲音分外低沉,沒有人看見也沒有人聽見,頓時,幾個刺客立刻倒地.

遠處的葉霄蘿猛地一錘柱子,皺著眉頭:"她的手里有什麼東西?"

她身邊的一個黑衣人看了一會,低聲回道:"好像是銀針."

"去把她給我抓過來."葉霄蘿銳利的眉眼掃向了那人,厲聲道.

話音剛落,黑衣人的身影立即沖向了蕭長歌的方向.

刀起,刀落.

一陣凌厲的寒光閃過,蕭長歌抬頭的瞬間,那把重刀已經對著自己落下來.

刹那間,賽月屏開眾人,輕身一躍,來到了蕭長歌的面前,那把凌厲的刀鋒,沖著她的肩膀砍了下來.

賽月身子一矮,單膝跪地,面色蒼白.

"賽月!"蕭長歌一驚,沖到她的面前,扶住她的身子,她已經虛弱的根本使不上力氣.

要不是自己偏偏說這個時候出來,賽月也不會為了自己而重傷,現在她們就如同案板上的魚肉般,任人宰割.

"公主,你快離開,她們要抓的人是你."賽月尚存一絲力氣,有氣無力地推開蕭長歌.

若是她現在離開,賽月一定會被她們擄走,說不定就連活著的希望都沒了.她不能置賽月于不顧.

"要走一起走!"蕭長歌扶起她的身子,作勢就要將她帶走.

但是身後卻突如其來一個身影,一道暗綠色衣袍的人走到她的身前,仿佛耀武揚威似的在她面前踱步.

蕭長歌緩緩抬頭,那人卻一腳踩上了她的手背,她吃痛,手指在冰冷的雪地里漸漸地麻木.

她咬牙一聲不吭,若是這人要殺了自己,定是早就出手了,又怎會在旁邊看那麼久,直到這一刻才出來.

最終的目的都是為了羞辱她而已.

"被人踩在腳下的滋味好受嗎?溫側王妃?"再熟悉不過的聲音響在她的耳畔,帶著挑釁和得意.

竟然是葉霄蘿,也只能是她了.

除了她,還有誰會時時刻刻都守在自己身邊,只為了等著機會出現的那一刻,對自己下手.

想必,為了等自己出府,葉霄蘿費了不少功夫和時間吧?

"你想要對付的人是我,放了賽月."蕭長歌聲音有些艱難,咬牙忍受著左手手指的疼痛.

話音剛落,葉霄蘿的腳似乎踩得更用力了,扭曲著一張臉冷笑:"你自己都自身難保了,還有這個閑工夫管別人?今天你們兩個都別想走,我要好好地對付你們."

她的聲音帶著隱隱的興奮,俯身看著蕭長歌被自己踩在身下的這種感覺,真是爽透了,她最喜歡看著毫無還手之力的人,被自己折磨.

從前自己所受的那些痛苦,現在,她要一點一點地還給蕭長歌.

報仇的時候就是現在,她等了這麼久,布了這麼久的局,為的就是這一刻.

"賽月,你能堅持嗎?"蕭長歌在賽月的耳邊低聲問道.

昏昏欲睡,面色蒼白的賽月在這一刻睜開了雙眼,點點頭.

"我現在用銀針點她的睡穴,然後你跟著我一起逃跑."蕭長歌在附耳低聲道,眼睛銳利地盯著葉霄蘿.

見賽月點頭,蕭長歌目光一寒,右手暗暗摸上了自己的腰間,她真後悔沒有帶有毒的銀針出來.

"葉霄蘿,你千辛萬苦等這個機會抓我,不就是為了報仇雪恨嗎?你應該還記得你當時在溫王府的時候是怎麼被我凌辱的吧?不,應該說不用我出手,你就已經輸了."

蕭長歌知道她最不想聽的話是什麼,最痛恨的事情是什麼,故意刺激她,為了分散她的注意力,制造出時間.

"你胡說!"葉霄蘿震驚壓抑地喊了出來.

就是這個時候,蕭長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飛出一根銀針,筆直地從葉霄蘿的脖頸飛去.

千鈞一發的時候,那根銀針卻被她身邊的那個黑衣人掃開,劍身碰到銀針發出一聲"叮"的細微聲.

葉霄蘿頓時回神,明白了是怎麼回事.

這個賤人,竟然引開她的注意力,趁機對自己下手?

"你們,把她們帶走."葉霄蘿的雙眼一片森寒,帶著面紗看不清她的表情.

眼見計劃失敗,蕭長歌一時竟想不出辦法自救,明亮的雙眼里裝著焦急.

以她對葉霄蘿的了解,抓了她必定會用來威脅蒼冥絕,而蒼冥絕一定會不顧一切地前來救自己,到時,又是一場恩怨的循環.

就在那個黑衣人伸出手的那一刻,一支利劍猛地穿過他的手腕,伴隨著一聲驚天動地的慘叫,那人的身子已經隨著劍身飛了出去.

那些人頓時一怔,看向了利劍而來的方向.

那人渾身煞氣,冰冷的目光掃在每個人的身上,仿佛來自地獄.

一步一步地走向了葉霄蘿,那眼神足夠她死上萬次.

蕭長歌是他的肋骨,是他心底守護的人,誰都不可以碰,唯獨葉霄蘿三番兩次觸碰這個禁地,挑戰他的底線.

簡直罪不可赦.

看著蒼冥絕步步逼近的身影,葉霄蘿不可抑止地害怕起來.

竟然在毫無知覺之間,緩緩地抬起了踩在蕭長歌手背上的腳.

"咻"又是一根利劍飛過,黑衣人應聲倒下.

那些黑衣人甚至忘記了此時應該反擊,全都愣怔在原地.

直到葉霄蘿大吼起來:"你們都愣著干什麼?趕緊給我上!"

他們這才回神,揮舞著手里的劍對著蒼冥絕筆直而去.

但是,如今的蒼冥絕冷酷暴戾,渾身上下都散發著危險的氣息,對付那些人絕不手軟,來一個殺一個,來兩個殺一雙,手中的弓箭未曾停過,朝著葉霄蘿的方向射去.

箭筆直地擦過葉霄蘿的臉,一根接著一根,仿佛在和她游戲似的,不間斷地在她臉頰邊飛過,就是不肯對她下手.

葉霄蘿氣急敗壞地左躲右閃,卻還是躲不過,最後就連自己臉上的面紗什麼掉的都不知道.

"啊!"一聲淒厲的叫聲,葉霄蘿雙手捂住自己的臉,驚慌失措地頻頻後退著.

可是蒼冥絕根本不給她離開的機會,利箭擦著她的臉頰飛過,生生地剜下一塊她的皮肉,半邊臉瞬間面目全非,血流一地.

"啊!我的臉!"又是一陣淒厲的叫聲劃破天際.

耳邊接連傳來兩聲驚天動地的慘叫聲,蕭長歌側目望去,血淋淋的一張臉正朝著她看來,那雙憎恨的眼睛讓她不由得毛骨悚然.

突然,一只冰涼的大手握住她的手,蒼勁有力.

蒼冥絕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了蕭長歌面前,伸手扶起她,而賽月早就被魅月一行人給帶走了,場上除了再次被毀容的葉霄蘿,其他刺客已經全部倒地.

"江朔,把她給我帶走."蒼冥絕把蕭長歌打起橫抱之後,冷聲吩咐.

就算他不說,江朔也知道應該怎麼做.

竟然趁著他們不注意,對蕭長歌和賽月下手,現在賽月重傷,蕭長歌受驚,葉霄蘿的好日子也到頭了.

蕭長歌的腦袋深深埋在蒼冥絕的懷里,這里是大街,周圍的百姓雖然都躲了起來,但是終究會有人見到.

一旁的太子斜倚在馬車旁邊,銳利的雙眼看向了蒼冥絕的方向,還帶著點探究的味道.

除了蕭長歌,他還真的沒見過蒼冥絕對任何一個女子如此上心過.

這個和瑟可真有意思,哪里來的這麼大的魅力讓蒼冥絕對她死心塌地.

方才他和蒼冥絕一起乘坐馬車路過這里,不知誰說了一句那邊打起來了,他只是探出窗口看了一眼,覺得那人分外眼熟,還沒開口說話,蒼冥絕已經消失不見.

除了蕭長歌死的那一天,他真的沒有見過有任何事情,能夠讓蒼冥絕露出方才那種表情.

這個和瑟,到底是誰?

"太子,我們現在去哪?"太子身邊的車夫見太子遲遲沒有說話,開口詢問道.

"回府."太子收回目光,翻身上了馬車.

回府的路上,蒼冥絕的目光一直都很冷冽,沒有人敢在這個時候說話,就連蕭長歌都是一路沉默.

幸虧在這個時候遇見了他,若是晚來一步,恐怕葉霄蘿就已經得手.

她偷偷地看著他,嘴唇緊抿成一條線,是他生氣時候的專屬表情,一雙凌厲的劍眉微蹙,原本就不怎麼和善的臉變得更加不敢靠近.

進了王府,蒼冥絕把她放在床上,又叫了離簫過來,之後便立在一旁,一言不發.

離簫膽戰心驚地把脈,檢查蕭長歌的手腕手指,在蒼冥絕強大的氣場下,也顯得不那麼淡定.

房間里散發著悶悶的壓抑感,不僅是離簫,就連蕭長歌都有種想要在此刻暈倒的想法.

上篇:第三百九十一章 大街遇刺     下篇:第三百九十三章 傷上加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