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九十三章 傷上加傷  
   
第三百九十三章 傷上加傷

一秒記住【 g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第三百九十三章傷上加傷

蒼冥絕慵懶地倚在旁邊,目光不離蕭長歌,才過一會,便不耐煩地呵斥:"到底好了沒有?"

離簫深吸一口氣,輕咳兩聲:"沒有大礙,只是手指有傷,我拿木板夾兩天,再上點藥就好了."

方才在大街上便知道蕭長歌的手指上有傷,叫離簫過來的目的也是為了看手指.

雖然沒有大礙,但是他的眼中見不得蕭長歌受一點傷害,這種傷口在他看來,如同放大幾十倍似的.

"好好醫治."蒼冥絕半天說了這句話,之後便轉身離開.

看著他離開的背影,蕭長歌十分焦心,想要叫住他,但是他的身影已經離開了房間.

他肯定生氣了,分明叮囑過賽月不讓自己出府,為了一時好玩,她不顧他的安排,偷跑出府,給了葉霄蘿可趁之機.

不僅自己受了傷,還害的賽月受了重傷,惹得大家都不高興.

蕭長歌歎了一口氣,看著自己青紫紅腫的手指,巴不得現在受傷的人是自己.

"唉!"悠然地歎了一口氣,雙眼空洞地看著床梁.

正在醫藥箱里翻藥的離簫聽她歎氣,猛地轉身:"我都沒歎氣,你歎什麼氣?"

"你有什麼可歎氣的?"蕭長歌動作不變,依舊望著床梁.

"這麼美好的一天,我原本可以和我的妻子游山玩水,沒想到最終竟是在這里為你治病!"真是事與願違.

聽離簫這麼說,蕭長歌原本憂思的臉頓時回神,若是她沒記錯,離簫的妻子應該是如酥吧?

一年多過去了,他們的感情不減反增果然是真愛.

"你們什麼時候成親的?"蕭長歌順口問道.

"大概半年前吧."離簫搗弄著石杵上的藥,同樣順口回道.

"挺好的,人總是要向前看的,不要總是記掛著從前,成親之後,是不是發現如酥比懿漾還要好?"蕭長歌眼睛亮了起來,挑眉問道.

離簫一面捶著藥,一面答道:"如酥有如酥的好,懿漾也是不同的.成親之後,我也不曾想起懿漾,或許時間真的能夠沖淡一切吧."

手里不停地捶著藥,想起懿漾,他心里也不是滋味,可是如今自己竟然也能夠這麼平靜地提起從前.

"過去的都已經過去了,現在能夠抓在手里的才是最好的,要好好對如酥,她也不容易."蕭長歌慵懶地微眯著雙眼.

"確實……"離簫點點頭,忽然怔住.

手中搗弄石杵錘藥的聲音啞然而止,只剩下兩人沉重的呼吸聲.

離簫猛地回頭,眼睛充滿著不可置信,死死地盯著床上的人,仿佛要從她的眼里看出點什麼來.

她是怎麼知道自己這麼多事情的?就連如酥懿漾都知道?

看著他打量的目光,蕭長歌猛地一驚,糟了,說漏嘴了,她怎麼把從前的事情都說出來了?

離簫冷笑一聲,慢慢地走到了床邊,居高臨下地看著她.

"你是怎麼知道如酥和懿漾的?貌似知道的還不少,說,你到底是誰?"離簫目光忽而變得凌厲.

她到底是誰?最近為何幾乎每個人都在問她這個問題?

"這些都是蒼冥絕告訴我的,我們也是無意中才說起."這個時候只好拿蒼冥絕出來做擋箭牌了.

蒼冥絕?離簫嘴角輕勾,除了那個人,從來沒有人敢這樣直呼冥王的全名.

而她竟然毫不猶豫,脫口而出,再想想最近蒼冥絕對她的態度,以及方才見到她受傷時緊張的樣子,可以推測出她的身份.

"王爺會把這些事情都告訴你?你們是怎麼提起我的?"離簫不死心地繼續追問.

蕭長歌額頭上沁出冷汗,猶豫著到底應不應該告訴他,就算說出實話,他也未必會相信吧?

"就是偶然提起的,不如你自己去問他好了."蕭長歌機智地轉移話題,"賽月也受傷了,你先去為賽月治療吧."

離簫見她不肯說出實話,也沒有再追問,瞥了她一眼,便繼續搗藥,直到綠葉沁出綠色的渣,才將汁水倒出來.

"賽月那邊已經有大夫去了,我的任務就是照顧你."離簫面無表情地道.

他把碗里的藥水灑進紗布中,把蕭長歌的手指一根一根地包紮起來,藥水滲入手指的時候有些痛,蕭長歌咬牙忍住.

離簫淡淡瞥她一眼:"良藥苦口,忍著點."

見慣了離簫從前高冷的樣子,蕭長歌也沒覺得有什麼特別,自己也知道自己的手指應該用什麼藥,會有多疼.

這些痛苦是早就預料到的,所以做好心理准備的痛,都不算是痛.

等他一根根將蕭長歌的手指包紮好之後,又夾上了小木板固定,五根水蔥般的手指便包紮得腫腫的.

"不能碰水,不能握重物,不能食辛辣刺激的東西,最好是躺在床上休息直到好了為止."離簫背對著她叮囑.

直到他轉身時,蕭長歌已經走到了門口.

"你去哪里?"離簫問道.

"賽月的傷因我而起,我去看看她."蕭長歌實在放心不下.

賽月為她擋的那一刀實在太重了一點,那些大夫的醫術不知道如何,沒有自己看過,她始終不會安心.

"你自己都自身難保,還想看她?還是乖乖休息吧."離簫收拾了東西,正准備過去把她抓進來.

誰知,蕭長歌的手已經拉開了門.

淺淺的冷風慢慢地滲透進來,那人高挑的身影擋在門口,蕭長歌只到他的胸口,稍稍一抬頭,便看見他的下巴.

蒼冥絕居高臨下地看著她,喉結輕動,毫無感情地開口:"進去."

蕭長歌知道現在不是惹他的時候,一溜煙小跑了回去.

離簫見他進來,提起自己的藥箱,出了門.

大門緊閉,房間里面只剩下兩人,蒼冥絕渾身上下充斥著冰冷的戾氣,一步一步地走到了她的面前.

可是卻一句話也沒有說,蕭長歌被他看的有些頭皮發麻,最終還是沒有頂住他的壓力.

"坐呀,站著不累嗎?"蕭長歌弱弱地看著他,水靈靈的大眼睛十分無辜.

她的手指觸到蒼冥絕手指的那一刻,他總算是動了動,坐到了床邊,目光死盯著她包紮得厚厚的手指.

在他強大的注視下,蕭長歌想要縮回手,可是卻被他抓住手腕,動彈不得.

"我不該偷偷出去的,害你擔心了,幸虧有賽月在,否則我恐怕已經沒命了."蕭長歌低聲開口,小心翼翼地看著他.

聽到"沒命"這兩個字,蒼冥絕的心瞬間緊揪起來,面色不經意地沉了沉,不過很快恢複正常.

"痛嗎?"他的聲音有些沙啞.

蕭長歌猛地搖頭:"一點也不痛."

看著她搖的撥浪鼓似的腦袋,蒼冥絕恨不得把她身上的這些傷轉移到自己身上.

"你怎麼就這麼不聽話?明明知道外面有危險,怎麼就這麼沉不住氣出去?"蒼冥絕有些無奈地責怪,若不是他及時趕到,天知道後面會發生什麼事情.

蕭長歌自己理弱,再怎麼狡辯也沒用,危險的事情已經發生,賽月已經受傷,她有逃避不了的責任.

"對不起."蕭長歌低聲道歉.

聽見她弱弱自責的對不起,蒼冥絕心就像是被什麼咬了一樣地疼.

"說什麼對不起?你沒錯,我氣的是你不聽我的話,還把自己弄受傷,你知道我看著你受傷,心有多疼嗎?"蒼冥絕忽而拔高了音量,差點失了分寸.

他的女人永遠不可能有錯,永遠不用說對不起,他寵著她,愛著她,把她捧在手心,縱然她有做錯的時候,也是自己的錯.

但只有一點,她絕對不可以讓自己受傷,那一次的失誤已經造成了他終身悔恨,他不想再重蹈覆轍.

"我知道,下次我不會再偷偷出去了,我向你保證."蕭長歌再而三推讓,嚴肅地向他保證.

蒼冥絕側目看了她一眼,她明亮的眼睛里泛著歉意,總算是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,知道了這次偷跑的後果有多嚴重.

"沒有下次."他語氣低沉冰冷,不給她回絕的余地.

蕭長歌點頭如搗蒜,保證:"絕對沒有下次,你不生氣了吧?"

看著她討好的樣子,蒼冥絕的心里最後的那一點氣憤都化作輕煙飄散了.

他最見不得她撒嬌,每次這樣,他都有種要把她拆骨入腹的沖動.

可是今天,她偏偏全是這樣的表情,蒼冥絕心里壓著火,眼睛里卻是滿滿地寵溺,真是不知道該拿她怎麼辦了.

"你要是出了什麼事,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."蒼冥絕翻身上床,摟住她的身子,下巴擱在她的發頂上,輕輕歎氣.

"怎麼這麼不聽話?就不能乖點?"他似乎是在自言自語,又像是在祈求.

蕭長歌翻身緊緊抱住他,頭埋在他的胸膛里,眼淚如同斷了線的珍珠般流出,浸濕了他的衣裳.

一聲不吭地趴在他的胸膛里默默流淚,心里全是滿滿的感動.

她知道他害怕,已經失去過一次的滋味,他不想再嘗試第二次.可是自己還是這麼不懂事,拿自己無所謂的事情下注,讓他提心吊膽.

但凡她能為他思考一點點,也不會讓他這麼害怕.

"好了,我還有事,你先休息."

葉霄蘿被帶回來,他還沒有時間處理,現在過去看一眼,她是怎麼對付蕭長歌的,他要十倍討回來.

慢慢地推開她的身子,才發現她雙眼通紅,淚眼朦朧地看著自己,方才壓下去的那點情緒,頓時噴薄而發.

該死的,竟然害她流淚!

她跟著自己這麼久,他從來沒有讓她落過淚,這次竟然不分輕重地罵她,讓她如此傷心.

上篇:第三百九十二章 及時出現     下篇:第三百九十四章 左手被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