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九十四章 左手被廢  
   
第三百九十四章 左手被廢

一秒記住【 g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第三百九十四章左手被廢

蒼冥絕心里自責萬分,眉頭緊縮,霎時間有些語無倫次,不知道該如何安慰.

是不是自己方才話說的太重了,才讓她流淚?還是因為葉霄蘿的事情讓她害怕?再者她覺得自己太過委屈落淚?

重重疑惑壓在蒼冥絕的心上,他雙手緊緊地握成拳,嘴唇緊抿.

她已經受了傷,心里應該很害怕,偏偏自己還要用那麼重的話去傷她,她應該真的很委屈吧?

"長歌……別哭."

蒼冥絕手足無措地替她擦掉臉上的眼淚,心里焦急,卻不知道該如何表達.

"你怎麼了?好端端的怎麼哭了?是不是我話說的太重了?好了,不哭了……"他劍眉緊擰,輕輕地拍著她的肩膀.

聽著他還不知原因的安慰聲,蕭長歌心里更加難受.

她流淚,不是因為委屈,而是因為他,為什麼要對自己自己好?

"別哭,你哭,我心里很亂."蒼冥絕嗓音有些沙啞,不知所措.

她紅紅的雙眼如同核桃般展現在他眼前,嘴角還勉為其難地勾起一抹笑容,又哭又笑的樣子看起來有些滑稽.

蒼冥絕抬手抹掉她臉上的眼淚,濕答答的淚水在他手里慢慢蒸發.

"長歌……"

他喉結一動,忍不住覆上去親她紅腫的眼珠,吸允著她咸咸的淚水,親她的臉頰,最後落在她的唇上.

兩人口齒交融的聲音分外清晰,蕭長歌漸漸沉浸在他的深吻中,伸手環住他的脖頸,淚水干涸在臉上,有些難受.

此時,她只覺得充實,抱著他的身子,感受他親近的吻,每一個落在自己身上的吻都像是有魔力地燃起了火光.

慢慢地倒在床上,蒼冥絕冰涼的大手伸進她的衣裳,她略微一瑟縮,蒼冥絕立即不敢動,正准備退出來,她卻按住他的手.

那雙明亮的眼睛似乎在示意著他前進,蒼冥絕目光有些激動,試探著問道:"可以嗎?"

蕭長歌眼睛里染上幾絲情欲,沖他點點頭.

蒼冥絕像是受到了極大的鼓舞,緊緊地吻住她的唇,繼續著方才停頓的那件事情.

翻身而上,迫不及待地解她的衣裳扣子,卻聽見她猛地呼吸聲,蒼冥絕動作一頓,沒有再繼續.

"怎麼了?壓到你了?"蒼冥絕緊張地問道.

慢慢地抓過她的手,上面還包紮著藥水,夾著木板,他怎麼可以在這個時候要她?

"沒事,我真的沒事."蕭長歌放下手,安撫他.

摟過他的身子,環住他的脖頸,卻被他推開.

"你有傷在身,還是等下次吧,沒有什麼比你的傷更加重要."蒼冥絕用自己尚存的一絲理智道.

他艱難萬分地把自己的欲望壓回去,只怕傷到她,估計沒有人比他還更悲慘了.

三番兩次地讓馬上就要到嘴的食物飛走,自己難受個半死,偏偏她還一副無所謂的樣子,根本嘗試不到他的痛楚.

蕭長歌不好意思地在他的懷里擠著,殊不知,這樣對蒼冥絕造成的傷害更大.

"對了,賽月的傷還是要我親自去看看,要不然我不放心."

"恩."

"你打算怎麼處置葉霄蘿?她畢竟是葉家的人,萬萬不可太過分了."蕭長歌低聲道.

"恩."

怎麼都是恩?蕭長歌無奈地抬頭看他,不滿地道:"你還在生氣?"

蒼冥絕總算沒有再恩,輕輕環住她的肩膀,悠然地歎了一口氣:"沒有,只是覺得你太善良,葉霄蘿那樣傷害你,還為她說話."

只要想起葉霄蘿今日對付蕭長歌的樣子,他就恨不得扒了她的皮.

"我不是善良,我只會為你著想,若是你處置的太嚴重,葉家人定會死纏不放,萬一鬧到嘉成帝那邊去,怎麼說都是我們理虧."她只是不想蒼冥絕難辦.

她知道,蒼冥絕一定不會輕饒葉霄蘿,但是現在出了一口惡氣又如何?

葉家權勢依舊,段貴妃還是貴妃的位置,葉皇後還是皇後,而他們將背上謀害王妃的罪名,豈不是賠了夫人又折兵?

"你放心,我自有分寸."蒼冥絕只是一句,不肯再多說.

就算背負罵名又如何?敢動他的人,葉霄蘿早就應該預料到下場.

冥王府,西角,偏僻的一處暗牢中,冰冷蒼涼,外面的風雪不斷地灌進來.

只穿著單衣的葉霄蘿凍得渾身發抖,即使是這樣的情況下,她還是不忘詛咒,不忘自己所受過的那些屈辱.

她的臉雖盡毀,但她的心一如既往,從來不曾變過.

今天沒有殺掉蕭長歌是她的失誤,只要有機會,她就不會斷了心中的這個念想.

整個人瑟縮在角落里,安靜的只剩下她的呼吸聲,要是蒼冥絕有本事,就把她弄死在這里,只怕他不敢.

才想著,身後便傳來一陣的腳步聲,緊接著是鐵門打開的聲音,水滴落在地上的聲音戛然而止,她側耳傾聽了一會,應該是有人進來了.

"王爺吩咐,廢左手,丟出城外."一聲粗啞的聲音響在地牢中.

不知道是在告訴葉霄蘿還是在同旁邊的人說話,或許只是為了讓她知道自己的命運.

葉霄蘿目光淡然落在自己的左手上,是因為她踩了和瑟的左手,所以只廢自己的左手嗎?

她突然狂笑起來,眼淚順著她的臉頰緩緩流下.

"我呸!有本事就讓他殺了我,不敢是不是?我只要還活在這個世界上一天,我永遠不會讓你們好過!記住了!"葉霄蘿笑夠了,開始破口大罵.

什麼字眼難聽她就罵什麼字眼.

一把冰冷尖銳的刀鋒忽而架到她的脖子上,那人沉重的呼吸灑在她的面前,仿佛壓抑著極大的怒氣.

"殺了我,有本事就殺了我,你們這群豬狗不如的畜生……"

"砰"一聲巨響在地牢里回蕩.

葉霄蘿的罵聲瞬間止住,額頭上沁出了冷汗,獻血不斷地從她的左手處流出.

鋪天蓋地而來的疼痛淹沒了她的知覺,只有麻木的痛在徘徊,不僅是身上,還有心里.

毀掉的還有她的尊嚴.

眼前的一切越來越模糊,慢慢地失去了知覺,重重劃著牆壁的指甲應聲而斷.

再沒有了知覺.

回了府中的太子反複想著今天看見的事情,越來越不對勁,但是卻不知道是哪里不對勁.

蒼冥絕和和瑟之間有什麼必然的聯系嗎?

和瑟是晟舟國的公主,蒼冥絕是蒼葉國的皇子,要說見面,兩人一共只見過三四次面.

要說感情,蒼冥絕原本有意要娶和瑟公主,但是最終兩人不歡而散,也沒任何感情.

現在蒼冥絕見了她受傷,發了很大的火,又在眾人面前抱著和瑟,定是交情匪淺.

想來和瑟應該也是住在冥王府的,莫不是,和瑟本來就是個幌子,是蒼冥絕派去的間隙?

這個假設也不成立,蒼冥絕不可能拿自己心愛的女子去冒險,更何況他不可能愛上和瑟.

太子越思考越糊塗,但是他的心里始終明確了一點,那就是和瑟是蒼冥絕的人.至于怎麼變成蒼冥絕的人,那他就不得而知了.

"太子,屬下有要事稟告."一個人匆匆忙忙地進了正堂.

太子端肅道:"何事?"

"回太子,屬下這幾日一直在京城外的荒山中尋找錦瑟姑娘的下落,詢問了數百個村民,終于在一個叫做平吉村的地方發現了錦瑟姑娘."那人驚喜粗狂地回稟.

聽見有關于錦瑟的,太子立即站了起來,眼角眉梢都是欣喜.

"准備人馬,立刻帶我前去."

底下的人點點頭,立即退出去准備.

太子轉身進了內室,摸上左牆邊上的一個暗格,暗門緩緩轉開,一片漆黑的暗室便出現在他的面前.

他大步流星地進去,摸索到牆上的一把弓箭,鑲金的大弓有些沉重,金弦一看就是上等品,他細細地擦拭著上面根本沒有的灰塵,身姿霸道地出了房門.

他從來不輕易動用金弓,一旦動用金弓,就代表他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.

太子府內集齊了幾百名兵將,盔甲護身,長劍掛在腰間,個個面目猙獰,目光犀利.

這些都是太子培養的人手,只有他自己能夠使喚,只認人,不認信物.

幾百名將士一齊出了城,在厚重的積雪上踏出了無數個馬蹄印子.

待他們的身影出城後,遠處的城牆上站立的人影瞬間離開,一抹黑色的身影落入城中,對亭台中人稟告.

"王爺,太子已經出城,是否派人手跟蹤?"魅風聲音沙啞地詢問.

"跟蹤倒不必了,你們拖延他回來的時間就好."蒼冥絕冷厲的雙眼微眯,看向了遠處.

一陣馬蹄聲滾滾而落,只剩下風揚起白雪紛飛的美景,顯得有些寂寥和落寞.

蒼冥絕的眼眸漸漸地深沉下來,最終誰都逃不過情這個字.

就連一向自制力堅定的他也是,更何況是太子?

到底錦瑟是他一生的牽掛和歉疚,也只有錦瑟能夠讓他二話不說離京.

"是."魅風點點頭,轉身離開安排.

蒼冥絕收回目光,慢慢地走下了亭台回府.

只要太子離京,後面的事情便好辦得多.

葉皇後的事情還要重新謀劃,既然太子不願意讓她到段貴妃面前,重新挑起當年之事,那他只有另想辦法.

回了王府,離簫正匆匆從正堂出來,去了房間卻沒有見到蕭長歌的人影,此時正四處尋找.

"離簫,怎麼了?"蒼冥絕看著他隨處走動的身影,怪異問道.

"屬下正打算為和瑟公主換藥,誰知房間里面卻找不到人影,我正奇怪呢,這麼大一個人會上哪去?"離簫疑惑不解.

不在房間,這個時候也不可能出府,唯有一個地方是她會去的.

"你跟我來."

蒼冥絕了解她,轉身往南院的方向走去,腳步平穩神情卻是深沉難測.

上篇:第三百九十三章 傷上加傷     下篇:第三百九十五章夜半瘋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