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九十五章夜半瘋魔  
   
第三百九十五章夜半瘋魔

一秒記住【 g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第三百九十五章夜半瘋魔

南院是王府的偏院,賽月自從受傷後就一直待在里面休養,蕭長歌曾和他提起要去看望賽月,今日應該是去南院了.

兩人穿過府里的假山疊水,踏著冰冷的積雪,不一會便看見南院的院子.

幾個丫鬟不斷從院子里出來,又拿著藥進去,神色匆匆,動作利落.

蒼冥絕率先推門進去,窗外的光線淡淡地充斥著這個房間,他在正堂外面便看見了坐著不知在寫著什麼的蕭長歌.

她見到自己似乎也很驚訝,但是很快那份驚訝變成了狡黠,微眯的雙眼似乎在謀劃著什麼,最後竟變成了討好迎接的笑臉.

他只要看著她的眼睛,便知道她的腦袋在想些什麼,她所有的一切都瞞不過他.

"你來了,我在為賽月寫一份方子,對她的傷好的更快."蕭長歌朝他微笑.

難得她在他的面前露出這樣的笑臉,刺目得很,他甚至不想讓別人見到她這副笑臉.

臉色有些難看,身子卻還是控制不住走到她的身邊.

"不在房間好好休息,要寫方子在房間寫好讓人送過來就是."他語氣有些不滿和責怪.

"離大夫的藥真的很管用,自從昨天上完藥之後,我的手便動如脫兔,五指靈活得不得了,你看看."蕭長歌把手指放在他的面前,轉來轉去.

看著眼前肆虐無度的手指,如水蔥般在他眼前掠過,他忍不住伸手抓住,壓在自己胸前.

一旁的離簫卻對蕭長歌寫的那張方子特別感興趣,兀自伸手奪過,目光停留在上面,臉色漸漸變得驚訝起來.

"你,這方子是你寫的麼?"離簫握著手里的方子,驚訝萬分.

蕭長歌聞言,猛然轉身,他看見自己的那張方子,會不會察覺到什麼?

她正想著應該怎麼回答,那邊離簫已經點頭稱好:"這上面的藥方很像曾經一個熟人的手法,你和她用藥的方法一模一樣,都是我們不敢采用的.害怕太過激烈會把病人的傷口加劇,可是這張方子結合了病人的情況,真是好!"

他當初看賽月的傷口時,還未曾想到這張藥方,可是現在一看,簡直驚為天人.

如此神醫,今天下已經沒有多少,除了當年的蕭長歌,他真的再找不出任何一個能夠勝過自己的人.

現在,卻被眼前這個和瑟公主震驚,她所學醫術,更比他甚.

聽著他有條有理的解釋,蕭長歌的心里更加複雜,沒想到離簫竟然將她的醫術記得如此清楚.

扭頭看向了離簫,嘴角泛著淺淺的微笑,眼睛卻是在說,怎麼回應?

蒼冥絕暗暗地捏捏她的手,轉身對離簫道:"你不是過來為她上藥的嗎?那就趕緊吧."

鑒于兩人都沒有正面回答自己的猜測,離簫心想,該不會觸到什麼禁地了吧?再沒有問下去.

"沒錯,該上藥了."離簫舉了舉手里的藥道.

蕭長歌把手里的方子遞給照顧賽月的丫鬟,讓她們親自去抓藥,自己轉身跟著離簫去上藥.

出了南院,徑自走向了正堂,其實蕭長歌的手已經好的差不多了,原本就不礙事,她自己再動手拉拉筋骨,很輕易地就好了.

"公主,你這手恢複得很快,再上兩天藥便可好全."離簫說這話時,一直看著她的眼睛,企圖從中找出想要見到的感情.

但是,蕭長歌卻沒有任何的反應,只是說了聲多謝,再沒後話.

換個藥很快的功夫,離簫便離開去了賽月的南院,為她治療.

蒼冥絕坐到她的身邊,揉捏著她的手指,上面除了上藥留下來的傷痕之外,再沒有其他傷口.

白白嫩嫩的手指被他生著微繭的大手包裹著,如同包裹著一只孱弱的蠶蛹一般.看起來十分協調,還有些淡淡的溫情.

"上次離簫在為我治手指時,我無意間提起了如酥懿漾,他可能懷疑我的身份,方才又見到我寫的方子,似乎察覺出什麼了."蕭長歌想著離簫方才的反應,有些擔心.

蒼冥絕目光依舊緊鎖在她的手上,沒有任何的表情,反應淡淡的.

"看出來就看出來了,離簫的洞察力非常人可比,他能看出來的東西,其他人未必看的出來."蒼冥絕輕聲道.

"那為何不直接告訴他,要讓他猜測?"蕭長歌抬頭.

"我還沒有打算這個時候告訴他們."蒼冥絕把玩著她的手指,他的心里自有打算.

還沒有打算告訴他們?那就說明他要將這件事情公開?

蕭長歌失笑:"如果說我是死而複生,不僅沒人相信,反而可能會以為你瘋了,你要怎麼告訴他們?"

蒼冥絕漫不經心地道:"我說你是,你就是,沒人會質疑."

沒必要對任何人解釋他們的事情,告訴他們只是為了分享他的喜悅,取得祝福而已.

他從來不會在意別人的眼光,他的心里眼里只有蕭長歌,她的感受,才是自己最在意的事情.

漫不經心地把玩著她的手指,放在唇邊吻過,平日里冷漠威懾的眼睛,在此刻卻變得越發深情.

"最近段貴妃的事情如何了?"蕭長歌忽而想起今天發生的事情,有些質疑是段貴妃的命令.

自從葉霄蘿毀容之後,一直都待在皇宮段貴妃的身邊,此次出宮對付自己,若不是悄然出宮,便是段貴妃的命令.

想必有葉霄蘿的耳邊風,段貴妃已經將自己劃為出賣溫王一派的人了,若是這次的事情是段貴妃命令,那也情有可原.

提起這件事情,蒼冥絕的臉色忽而一冷,眉頭微皺.

太子一直不願意答應讓葉皇後出面提及當年之事,想用葉皇後這里撕開一道口子是不可能了.

蒼冥絕冷聲道:"太子這邊已經不可能了,我會利用這次江湖人的事情誘出當年的事情,只是沒有葉皇後親口說出來的更震撼人心而已."

"我可以利用我的催眠術再次催眠段貴妃,只要你妥善安排皇上聽見就行了?"蕭長歌挑眉征求他的意見.

她的這個意見頗為不錯,似乎有些可取性.

蒼冥絕一臉凝重,似乎是很認真地思考著這件事情,只是未免有些太刻意了.

"讓我想想,我要有十足的把握,否則我不會讓你去冒險."蒼冥絕嚴肅道.

蕭長歌明白他的心情,他害怕再次失去自己,不想讓自己離開.

所以,他會做出萬全的准備.

夜色漸深,皇宮里一片寂靜.

段貴妃平臥在床上,一個宮女正在將她的發飾收拾起來,慢慢地放了床邊的紗簾,將床擋的厚厚實實的.

"娘娘,睡吧."宮女吹熄了殿內的幾盞蠟燭,只留下兩盞.

段貴妃一直睜著眼睛,直到聽見宮女出門的聲音後,才猛地坐了起來.

外面的風呼嘯地刮著,拍打著門窗,諾大的房間里只有她一個人,清涼而又冷寂.

她慢慢地走到了蠟燭的旁邊,握住燭心,又再燃起了兩根蠟燭,手里握著一根蠟燭,走到了內室.

內室並沒有炭火,一走近,一陣刺骨陰森的寒意猛地吹進她的身上,她緊緊地握著手里的蠟燭,顫抖著推開了內室的門.

赫然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個靈位,上面清楚地寫著宸妃的名字,還有沒有燒過幾次的香爐.

這個牌位是她在葉皇後對她說完那番話之後,才設立的,一直靜靜地躺在這里,沒人知道.

段貴妃顫顫巍巍地點燃了三根香火,用心地鞠了三躬.

"宸妃妹妹,不是我故意害你的,而是我不得不那樣做,你也知道後宮里爾虞我詐,步步為營,要是我不這樣做,我就活不了.你要怪,就怪皇後,一切都是因為她."

段貴妃鞠了躬之後,握著香顫抖著聲音說著.

似乎澄清的不夠,繼續加上了幾句話:"宸妃妹妹,我覺得十分對不起你,所以為你設了個牌位,就是為了讓你在地下能夠安安心心地生活.冥王也還好好地活著,不用擔心,冤有頭債有主,你要是真的咽不下這口氣,就去找皇後,不要來找我!"

斷斷續續地念叨完,才將香插進了香爐之中,可是那香卻怎麼也插不上,東倒西歪地栽在一邊,梨木盒泯滅了香的火光.

段貴妃一驚,猛地後退著,那香火在她的目光中變得忽明忽暗,在這沉靜的夜色中如同一只明亮的眼睛,直勾勾地盯著段貴妃.

瞬間,她的腦海中猛地想起關于宸妃的事情,會不會是宸妃來報仇了?

她被自己的這個念頭嚇到,騰騰地後退著,"砰"一聲,猛地一聲撞到了後面的柱子上.

"啊!"淒厲的驚叫劃破寂靜的夜空.

段貴妃瑟縮在角落里,雙手緊緊地抱著自己的身子,不斷地顫抖.

"不要來找我,都說了不是我,不是我放火燒死你們,也不是我害的你母子不能見面……"

"去找,找皇後!是皇後!"

"走開!走開!走開!"

一聲比一聲更重的叫聲淒厲地響在宮女的耳邊,外面守夜的宮女聞言,立即沖進了房間.

可是,房間里面什麼也沒有,她們點燃了幾根蠟燭,最後在內室找到了段貴妃.

"娘娘,娘娘……"一個宮女推醒了正在自言自語的段貴妃.

旁邊的宮女眼尖,見狀,立即出去找嘉成帝.

她們從來都沒有見過一向理智的段貴妃會有這種時候,個個都哭喪著一張臉,手足無措地站在她的身邊.

"你們先把娘娘扶到床上."比較清醒的一個宮女朝著另外一個宮女道.

兩人合力想要扶起段貴妃,可是,還沒有碰到她的身子,就被她如同瘟疫一樣推開.

"滾開!別碰我!都說了不是我,不要來找我,求你了……一切都是皇後做的!"段貴妃猛地揮開了她的手,跌跌撞撞地往外面沖去.

那個宮女攔都攔不住,只抓住了她的衣角,便被她掃落在地.

外面的燭火讓段貴妃覺得有些刺眼,她又是驚叫了一聲,猛地沖出了房門.

上篇:第三百九十四章 左手被廢     下篇:第三百九十六章 牌位風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