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九十六章 牌位風波  
   
第三百九十六章 牌位風波

一秒記住【 g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第三百九十六章牌位風波

大門猛地被推開,段貴妃慌張地沖向了門口,急匆匆地撞上一個人影,那人後退了一下,不悅的眸子盯著她.

"貴妃,你這是在干什麼?"嘉成帝掃了掃身上的錦衣.

方才還在禦書房里批閱奏折,門外便有宮女來報,段貴妃半夜不睡,叫聲淒慘,神志不清,不知所謂何事.

他正好批閱奏章乏味得很,便過來看看,誰知,又是這種無聊的把戲.

後宮的女人三天一大病,兩天一小病,挨個輪流著請他到宮中威懾鎮壓不乾淨的東西,他沒多說什麼.

今天怎麼就連段貴妃也這麼神經兮兮的?到底在玩什麼把戲?

"皇上……皇上為臣妾做主啊!明明不是臣妾殺了她,她非得追著臣妾,向臣妾索命,皇上你去告訴她,讓她別來找我了!"

段貴妃緊緊地拉著嘉成帝的袍子,單衣在飛雪的天空中十分冰涼,手指已被凍成紅色.

嘉成帝冷眼斜昵她,肅聲道:"是誰來向你索命啊?"

"是宸妃妹妹啊!皇上你不知道嗎?她沒有找你嗎?"段貴妃睜大眼睛,無辜地問道.

刹那間,嘉成帝的臉驟然變色,他身後的安公公是過來人,自然知道宸妃所謂何事,臉色同樣十分難看.

這件事情過去那麼久,嘉成帝好不容易才將心里的坎忘卻,今日段貴妃再次提及,實在是讓人憂心.

嘉成帝頓時明白了什麼,猛地推開了她的手,臉色一點一點地變差:"有什麼事情,你現在一點一點地給朕說清楚."

說罷,率先昂首闊步地走進了房間,宮女見他進來,立即跪下,其中一個宮女驚嚇萬分,懷里直接滾落出一個東西,噼啪砸在地面上.

"什麼東西?"嘉成帝就著燭火掃向了那個木板,厲聲質問.

那個宮女連連伸手將那個木板重新攏回自己的懷里,可是都失敗了,或許是因為緊張,雙手抖個不停.

嘉成帝對安公公示意,安公公立即上前,把那東西撿起來,一看,頓時慌了神.

面色蒼白地緩緩遞到了嘉成帝的面前,低著腦袋:"皇上……"

嘉成帝正接過那個東西,此時段貴妃猛地一聲驚吼:"那是宸妃妹妹!皇上快放下!"

頃刻間安靜下來,嘉成帝手指輕觸著上面的每一個字眼,宸妃,多麼遙遠的名字.

"來人,把段貴妃給朕壓上來,朕要好好地問問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"

底下的幾個太監聞言,立即摁住了段貴妃,把她帶到嘉成帝的面前.

"貴妃,朕問你,你為何要為宸妃設牌位?"嘉成帝怒目而視.

段貴妃指著那個木板,心有余悸地道:"皇上,你快把它扔掉,宸妃妹妹會來找你的,那個不是什麼好東西,害人的!"

"胡說什麼!"嘉成帝猛地喝道,"你是糊塗了吧?要不要找個太醫來給你治治?"

神志不清的段貴妃只覺得渾身發冷,不斷地打著寒顫,根本聽不清楚嘉成帝到底在說什麼.

"不要不要,本宮什麼都不要,你也別來找本宮,都讓你去找皇後了,是她放過燒死你的……走開!"

段貴妃扯著宮女的衣裳,猛地將她推了出去,嘴里一個勁地念叨著,如同瘋癲了一樣.

看著她這個樣子,嘉成帝渾身上下都散發著寒意,當年的事情到底怎麼回事?

"你們,找個太醫來看看,勢必要把貴妃的病治好."嘉成帝恨鐵不成鋼地瞪著段貴妃,這件事情,沒完.

這個夜晚也不知道是怎麼過去的,皇宮中除了貴妃殿中不安甯,其他的幾個寢宮也不安甯.

各宮聽說了段貴妃的事情,以訛傳訛,人云亦云,瞬間便把這件事情鬧的沸沸揚揚.

更重要的是,竟然沒有人阻止事情的傳播,葉皇後知道後,也只是閉著眼搖了搖頭.

"本宮無力插手."

只此一言,再無他話.

此事傳至宮外,蒼冥絕迫不及待地披上了外袍,准備進宮.

蕭長歌也披上了外披,緊跟在他身後.

"你來干什麼?回去."蒼冥絕看著一路跟著他的蕭長歌,忽而回頭制止.

"此時段貴妃出事,正是進宮的最好時機,若是能夠趁著段貴妃瘋魘時機讓她說出當年之事,豈不正好?"蕭長歌信誓旦旦地回道.

那頭江朔已經把馬牽來,事發突然,沒有准備馬車,騎馬進宮也快些.

"你回去,我知道該怎麼做."蒼冥絕縱身上馬,劍眉緊皺.

"不回,無論如何我要進宮."蕭長歌倔強堅定,若是此時回去,只怕功虧一簣.

旁邊的江朔正准備上馬,蕭長歌迅速利落地拉住了他的衣袍.

江朔也不敢反抗,任由著她把自己拽了下來,只是一臉無辜地看向蒼冥絕.

馬兒在原地轉了兩圈,還不曾停下來,蕭長歌緊握缰繩,雖然情況有緩,但是畢竟是江朔親訓的馬,實在接受不了別人騎在身上.

看著蕭長歌艱難地禦馬,蒼冥絕眉頭鎖的更緊了,她總是這麼倔.

蒼冥絕不忍心,伸出手拉住她的手,把她拉到了自己的馬上,坐到他的面前.

"真拿你沒辦法,坐穩了."蒼冥絕語氣里頗為無奈,策馬前行.

身後的江朔看著兩人騎馬遠去的背影,利落地翻身上馬.

早這樣不就好了,非得讓他提心吊膽這麼一會.

馬兒飛快地奔馳出去,在寬闊的長街上留下凌亂的馬蹄印.

很快便進了皇宮,後宮中此時亂成一團,流言蜚語漫天.

"父皇此時應該在禦書房."蒼冥絕沉靜地想了一會,最終走向了禦書房.

看到安公公等候在門外,便知道事情果真不假,只是進去的時候,葉皇後正好也在里面.

行過禮之後,嘉成帝便問道:"冥王,你是不是聽說了什麼?"

蒼冥絕點點頭,上前道:"兒臣今晨便聽見了消息,說是段貴妃將母妃死去的事情重新提起,兒臣實在不想母妃去世多年,還這麼不平靜,所以立即進宮."

葉皇後聽他這麼問,有些震驚地看著嘉成帝,他後面要說的事情該不會是這件事情吧?

"朕也是昨天才知道,段貴妃竟然為你母妃偷偷立了塊牌位,放在宮中祭拜.朕問及緣由,段貴妃已經無法清楚回答."嘉成帝皺著眉頭,恨不得把昨天的事情刪去.

蒼冥絕點頭附和:"正是,兒臣聽聞此事之後,立即把和瑟公主帶進宮中,希望能為父皇排憂解難."

嘉成帝納悶,打量地看了蕭長歌一眼,她有什麼能耐能夠為自己排憂解難?

"怎麼說?"嘉成帝詢問道.

"父皇,兒臣當初見到和瑟公主的時候,就無意中得知她曾經在晟舟國北國拜過師,學會了催眠術.若是此時和瑟公主能夠用催眠術,就能夠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."

蒼冥絕嚴肅請求,眼睛里有不可拒絕的光芒.

他向嘉成帝提出這件事情原本就很正常,此時涉及宸妃,自然和他有關.

"催眠術?"嘉成帝皺了皺眉頭,不知所謂個物.

蕭長歌聞言,從蒼冥絕的身後站了出來,解釋道:"皇上,催眠之術最是難學,不過作用卻是其他都比不上的."

"催眠之術可以將人的心思沉睡,記憶不變,再由操控者提出問題,只要是被催眠者曾經發生過的事情,她就能一五一十地說個清楚."蕭長歌信誓旦旦道.

嘉成帝聞言,確實吃了一驚,催眠術果真有這麼厲害麼?

"和瑟,你說的可是真的?"嘉成帝問道.

"不敢欺騙皇上."蕭長歌點頭.

嘉成帝若有所思,看向了旁邊蒼冥絕急切的臉,最終還是同意了使用催眠術.

見嘉成帝同意,蕭長歌轉身對蒼冥絕微微一笑,幾人來到了段貴妃的寢宮.

經過昨晚那麼一鬧,段貴妃確實安靜了些,也正常了些,躺在床上一言不發,只是死死地攥著衣裳.

"貴妃娘娘,昨天到現在一直都是這樣嗎?"蕭長歌挑眉問道.

旁邊的幾個宮女立即低聲回道:"是."

又了解了一些段貴妃的一些特殊習慣之後,便滿臉從容地看著段貴妃.

葉皇後一直都跟在他們的身邊,此時見蕭長歌要用催眠術說出死角的秘密,心里震驚萬分,卻不好開口.

沉思了一回,還是開口請求:"皇上,貴妃畢竟是蒼葉國的貴妃,若是因為幾句胡話,就質疑說她有錯,豈不是昏君之所為嗎?"

昏君兩個字就如同當頭棒喝,打醒了嘉成帝.

可惜,他一直都是理智的,怎麼可能變成昏君?

"皇後,你竟然說朕是昏君?朕今天要是不把這件事情查個清楚,只怕朕才是真正的昏君."嘉成帝猛地怒聲喝道.

葉皇後身子微微一顫,神色匆匆地後退兩步.

她方才那麼說只是為了刺激嘉成帝,沒想到,他竟然這麼在意這次的事情.

葉皇後悄然退出殿內,便讓人去請太子快速前來商討大策.

但是,她卻不知道太子此時去了哪里,一個宮女戰戰兢兢地回道:"太子府的人說,太子前幾日去了城郊的村莊尋找錦瑟姑娘了,這幾日,都不在王府中."

去城郊尋找錦瑟姑娘?葉皇後突然臉色一冷,面色蒼白.

上篇:第三百九十五章夜半瘋魔     下篇:第三百九十七章 罪大惡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