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九十七章 罪大惡極  
   
第三百九十七章 罪大惡極

一秒記住【 g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第三百九十七章罪大惡極

又是那個錦瑟,除了錦瑟,她真的不知道誰有那麼大的本事能夠把太子叫走.

葉皇後歎了口氣,想要再找幾個信任的人過來幫忙,卻不知應該找誰.

"不管太子人此時在何處,你現在立即讓人通知他進宮,只要見到太子,就把宮中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訴他."葉皇後沉思了一會,只能等太子回來想辦法了.

宮女點點頭,見她實在焦急,匆匆忙忙地出去找人.

這邊蕭長歌已經進了房門,段貴妃縮在床上,嘴里不知道在念叨著什麼.

一個宮女手里端著藥碗,苦苦哀求:"娘娘,您就喝一口藥吧!"

段貴妃壓根不理會她,兀自縮在角落里,嘴里念念有詞.

這似乎是預料到的結局,宮女轉身一步退開,把藥碗放在旁邊的桌子上,也不敢離開,只是遠遠地候著.

"娘娘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成這樣的?"蕭長歌走近一步,問旁邊的宮女.

宮女低聲回道:"是從昨晚開始就這樣了."

房間里面的氣氛有些詭異,嘉成帝遠遠地看著段貴妃的身影,皺著眉頭,不知道為何會如此.

寂靜沉穩的空氣下,蕭長歌慢慢地接近段貴妃,她咬著手指,頭頂在旁邊柱子上,有一下沒一下地撞著柱子.

蕭長歌回頭搜尋蒼冥絕的身影,他就站在離她不遠處的地方,對她點點頭.

"貴妃娘娘,您看著我."蕭長歌深吸一口氣,轉身看向了段貴妃.

已經失去理智的段貴妃此刻應聲回頭,凌亂的頭發下露出一雙探究的眼睛,突然,猛地睜開了雙眼,驚叫了起來.

"你滾!你滾!我不想見到你!你給我滾!"段貴妃驚叫大吼著,仿佛見到了極其可怕的人一樣.

蒼冥絕的手緊握成拳,蠢蠢欲動,但凡她敢對蕭長歌做什麼,他定不會饒過她.

"貴妃娘娘,溫王回來了,您不想見見溫王嗎?他說很想你,要帶你到外面的世界走一走,這次回來他已經成長了很多."蕭長歌放低了聲音,誘惑著她.

果不其然,段貴妃在聽見溫王這兩個字眼時,猛地停了下來動作,慢慢地安靜下來.

"溫王回來了?在哪里?"段貴妃伸出手,撥弄著額前的頭發,企圖睜大眼睛看著外面到底有沒有溫王的身影.

突然,她又猛地吼了起來:"快點叫溫王離開這里,她回來報仇了,她要報仇,一定會對溫王下手,你快叫溫王離開!"

此話一出,一直在旁邊聽著的嘉成帝突然皺了皺眉.

這句話就和昨天晚上說的話是一樣的,段貴妃到底和宸妃之間發生了什麼?

會不會和當年的事情有關?

見事情有了一點眉目,蕭長歌不會放過此次機會,趁機從自己的腰間摸出了那塊腰牌.

那塊牌子放在段貴妃的面前晃著,輕聲道:"貴妃,你現在正在一片廣袤無垠的天地之間,鋪天蓋地的桂花香味充斥著你,溫王正朝著你緩緩走來,你感覺十分幸福……"

嘉成帝聽著蕭長歌的話,皺了皺眉,疑惑地看著蒼冥絕,欲開口問些什麼,可是卻發現他的目光死死鎖在蕭長歌的身上.

安公公的眼睛時時刻刻掛在嘉成帝的身上,見他有開口詢問的意思,便問道:"皇上,您怎麼了?"

"你,你說這和瑟公主念的是什麼?"嘉成帝疑惑不解地問道.

安公公也不知道,但是皇帝問話,不能不答,猶豫了一會,才答道:"奴才想這應該是一種特別的催眠方式,皇上,您看下去就知道了."

話音剛落,那邊竟然寂靜下來,沉靜的讓人有些緊張.

緩緩地,只聽見蕭長歌低沉的聲音:"娘娘,您周圍都安靜下來,現在我問什麼,你就回答什麼."

段貴妃機械般地點頭.

蕭長歌見她已經被自己催眠,被牢牢地掌控,不會再出什麼差錯,便扭頭看向了嘉成帝.

"皇上,您想問些什麼?"蕭長歌問道.

被她這麼一問,嘉成帝又是一陣驚愕,原來還可以這樣,這到底是什麼神奇的催眠術?

"既如此,那就問問,為何她要在寢宮里面設宸妃的靈位."嘉成帝威嚴的聲音出現在眾人耳里.

立在他身側的葉皇後一怔,這麼一問,要是段貴妃真的回答了,豈不是會連累出自己?

當初是她在段貴妃的面前說了宸妃一事,越想越不妥,繳著手里的手帕,卻不知道該怎麼辦?

如今太子不在她的身邊,只有靠她自己,不能讓段貴妃的事情牽扯到自己.

"皇上,據臣妾所知,貴妃妹妹之所以設靈位,只是因為有時候夢到宸妃妹妹,心里實在不安,才設立牌位,又怕宮中不便,此時早已和臣妾說過,實在無需多問."

葉皇後趁著嘉成帝詢問之時,率先出聲解釋,只為了讓他帶過這個問題.

"你所言是真?那為何這麼大的事情不告訴朕?"嘉成帝挑眉看向了葉皇後,心里卻是不信.

目光只落在蕭長歌身上的蒼冥絕此時回頭,看著又要生出事端的葉皇後,出聲阻止:"父皇,事情如何,還請聽和瑟公主問下去吧."

言罷,凌厲的眼鋒掃向了葉皇後,死死地盯著她,要是她在這個時候打斷了他的計劃,也就是斷了太子的後路.

真是個愚蠢至極的女人,一心只顧著眼前的利益,不知輕重.

看著蒼冥絕的眼鋒,葉皇後恨恨地咬牙,難道自己只能這樣受制于人?

"皇上……"

"都別吵了,先聽聽和瑟怎麼說吧."嘉成帝有些煩躁地斥道.

蕭長歌深吸了一口氣,等待嘉成帝開口之後才低聲道:"貴妃,你為何要在自己的寢宮中設立宸妃的牌位?"

段貴妃聞言,雙目空洞,嘴巴一張一合地道:"因為我怕她來索命,想讓她不要來找我,不是我殺的她,真的不是我!"

"當初宸妃是因為一場意外的大火才會身亡,為何你要說,不是你殺的?"嘉成帝繼續問道.

聽著段貴妃機械性的聲音說這話時沒有太大的感情,葉皇後眼睛瞪得越來越大,忽而閉上了眼睛.

蕭長歌將嘉成帝的問題重複了一遍,看向了段貴妃.

她聞言卻是一聲冷笑:"你以為當初宸妃真的是被一場意外的大火燒起的嗎?當初不過是葉皇後為了報複宸妃對太子下毒,才縱火打算燒死冥王和宸妃.誰知,竟然讓冥王活了下來."

事實在她的口中說出,雖然已經查過事情真相的嘉成帝還是萬分吃驚,大手緊緊地扶著椅子,額頭上筋脈凸起.

萬分憤怒地看向了身邊的葉皇後,早知道所有的事情都離不開她的策劃,可是聽到事情真相的那一刻,還是會有所震撼.

"你還做了些什麼,都說出來,宸妃對太子下毒,朕不相信,事情的真相到底如何,你真真切切地說出來."嘉成帝聲音漸漸低沉下去,陰狠的目光掃向了葉皇後.

罪魁禍首就在他的身邊,他竟然不能將仇人手刃,簡直是心頭之恨.

蕭長歌抿唇問道:"宸妃不可能對太子下毒,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麼?你清清楚楚地說出來."

問罷,她靜靜地退到了一邊,屏息靜待段貴妃將所有的事情如數吐出.

這一刻,所有人都在等待她的答案,嘉成帝臉色青紫地看著她,雙手緊抓著扶手,生怕自己一個不穩會跌落.

段貴妃皺了皺眉頭,如同以往的情況一般,每當她不想說的時候她就不會開口,反而想要掙脫操控.

已經曆過一次的蕭長歌此次早已有了防備,伸出手緊扣住她的下顎,在她的耳邊低語了什麼,她才漸漸地安定下來.

嘉成帝甚是驚奇,和瑟到底對段貴妃說了什麼?這催眠之術果真奇妙.

"當然,就憑宸妃的膽量和謀略,怎麼可能敢對太子下手?太子下毒一事其實是我派人這樣做的,然後栽贓陷害給宸妃,為的就是讓皇後對付宸妃,否則,這冥王和宸妃怎麼可能會有今日的下場呢?"段貴妃果真是一字一句,清清楚楚地說道.

"砰"一聲巨響,響在眾人的耳畔,蕭長歌驚奇回頭,只見嘉成帝把自己桌上所有的東西,都掃到了地上,發出刺耳的聲音.

安公公猛地跪了下來,不知道該說些什麼.

一直立在他身邊的葉皇後一聲不吭,同樣是驚訝地說不出話來.

竟然,她這十幾年來都被蒙在鼓里?

這段貴妃才是幕後主使,一切都被她牢牢地掌控在手中,使她坐收漁翁之利?

"你,你這毒婦!枉朕寵愛你這麼多年,還給你封了貴妃,竟然,竟然……咳咳……"嘉成帝還未說到最後,猛地咳嗽起來.

撐在桌子上,劇烈地咳嗽著,好像承受不了,捂著胸口,眼睛通紅,竟然說不出話來.

"皇上……"

"父皇……"

眾人紛紛驚叫起來.

嘉成帝一把甩開他們的手,跌跌撞撞地走到了段貴妃的面前,指著她:"朕這麼多年對你不算太差,你竟然做出了這麼惡毒的事情,簡直是罪大惡極!你到底有什麼不滿意的?你說,你說啊!"

被催眠術操縱之人只聽催眠者的話,只要此刻蕭長歌沒有發出聲音,段貴妃是聽不見任何聲音的.

蕭長歌還是壯著膽子將他的話說了一遍.

段貴妃沉默一陣之後,突然哈哈大笑起來,臉上沒有任何表情.

"我有什麼不滿足的?我確實沒有什麼不滿足的.我是貴妃,凌駕眾多嬪妃之上,又有兩個兒子,可是我要這個有什麼用?

我的位分比宸妃高,我卻從來不曾有她得寵,風光.我有兩個兒子,卻比不上一個冥王,最後還得拱手讓出一個兒子.

現在溫王被貶為庶民,太子依舊是太子,冥王依舊是冥王,只有我落魄得不成樣子,你說我做的事情罪大惡極?那皇上做的哪件事情不是罪大惡極?"

上篇:第三百九十六章 牌位風波     下篇:第三百九十八章 打入天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