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百九十九章 物是人非  
   
第三百九十九章 物是人非

一秒記住【 g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第三百九十九章物是人非

讓太子離開京城才有更大的勝算,在段貴妃這件事情上面絕對不能手軟.

所以,只要能夠讓太子離開京城,不管任何事情,他都會毫不猶豫地去做.

"那段貴妃好端端地瘋掉,張口閉口都是宸妃的事情,她又是怎麼變成這樣的?莫不是皇後在背後動了什麼手腳?"蕭長歌挑眉問道.

但是,應該不會是葉皇後.

當年的事情她也有參合進去,此時段貴妃吐出當年之事,對她沒有任何好處,她也不會蠢到那個地步.

"當初我有和太子提過此事,不過太子沒同意,他不會讓葉皇後冒險.所以,應該不會是葉皇後做的,不是葉皇後,那會是誰?"蒼冥絕漸漸冷凝起來,想不出再有任何一個人能夠讓段貴妃失控.

蕭長歌點點頭,同意他的看法.

"難不成背後還有人在看這場戲?控制著全局?"蕭長歌心里一驚,猛目光愕然地看著蒼冥絕.

如果真是如此,那就太可怕了.

他們兜了這麼大一個圈子,最終還是落到原點,被人把控,這種感覺真是十分不對勁.

關鍵是,如果真有幕後主使,他們竟然還猜不出來.

時間一分一分慢慢地流逝,段貴妃身邊的宮女候在床邊,不敢有絲毫的閃失.

自從催眠之後,段貴妃已經睡了很久,都沒有要醒來的跡象.

焦急的宮女不知道該怎麼辦,正想去傳太醫時,段貴妃已然醒了過來.

"我這是怎麼了?"段貴妃聲音別樣的沙啞,像是聲帶被人割壞似的.

"娘娘,您總算是醒了,奴婢擔心死了."宮女端過水杯,伺候她喝了一口水.

潤喉之後,段貴妃似乎清醒了一會,又是像上次一樣,這次還有零碎的片段在她腦海里,可是又無法拼成完整的畫面,她到底是怎麼了?

"剛才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?快如實和我說來."段貴妃急切地問道.

那個宮女支支吾吾了一會,在段貴妃的注視下還是將方才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說了個清楚.

段貴妃聞言,瞬間腦袋充血,不知該怎麼辦.

怎麼會……怎麼會……

皇上要將她打入天牢?只因為已經過去二十多年的事情,竟然不顧這麼久以來的情分,執意要讓她死?

天牢是什麼地方大家都知道,最差不過是被打入冷宮,而她現在卻是被打入天牢!分明就是想要她的命!

早知道,她早就應該知道是和瑟那個小賤人干的,勾引了溫王,假裝嫁給溫王,實際上暗地里和蒼冥絕勾結,只是為了這麼一天.

只可惜,當時她沒有看清事情的真相,誤讓賊人進了家門!

看著段貴妃的臉色一點一點地變差,宮女遲遲不敢說話.

外面就是等候她醒來的禦林軍,只要一聽見動靜,就要把段貴妃送進天牢.

"娘娘……"宮女猶豫不決.

"干什麼?"段貴妃有氣無力地回道.

外面瞬間沖進一群身披鎧甲,手握長劍的男子,將整個貴妃寢宮圍得水泄不通,領頭的人看似恭敬,實則早就不畏地進了寢宮.

"屬下奉皇上之命,前來將段貴妃關押進天牢,等候發落.請吧,貴妃娘娘."

一聲凌厲的男音響在段貴妃耳畔,她一個激靈,驟然清醒過來,看向了那個領頭的禦林軍.

"沒想到本宮竟有今日,呵."一聲清冽的冷笑從她的口中發出,極盡悲涼.

當初風光無限的貴妃,今日已是階下囚?

皇上,你就這麼狠心,這麼絕情,這麼無情無義?

溫王,你此刻身在何處?假若你知道母妃的處境,是否會回來搭救?

段貴妃微微閉上了雙眼,腳步沉重地往天牢的方向走去.

一行身披鎧甲的禦林軍慢慢地從貴妃寢宮撤出,只留下幾個哭的不成樣子的宮女.

如今段貴妃進了天牢,她們的下場只有死路一條.試問,哪個宮里還敢要主子曾經是個階下囚的宮女呢?

突然,一把冰涼的匕首架到了她的脖子上,那個宮女心里一驚,沒想到該來的這麼快就來了?

"說,段貴妃為何會被打入天牢?"一聲沙啞的聲音傳進那個宮女的耳里.

難道不是有人要殺她?

戰戰兢兢地回道:"因為和瑟公主催眠了貴妃娘娘,迫使她說出了當年下毒謀害宸妃一事,皇上大怒,便把娘娘打入冷宮."

什麼?宸妃不是已經死了十幾年?怎麼這樣的陳年舊事會被人挖出來?

"除了和瑟公主,還有誰?"葉霄蘿眉心突突地跳,似乎已經預想到那個名字.

"還有冥王和皇後娘娘也在."宮女低聲說道.

果真不錯,葉霄蘿收了刀,一閃身已經跳上了屋頂,消失在茫茫夜色中.

她進宮晚了一步,如果早點,就可以出面搭救,說出事實.段貴妃也不會被賤人陷害,進了天牢.

若不是蒼冥絕,她又怎麼會左手手廢,毀容加深,只能成日戴著面具惶惶不可終日?

一想到這個,葉霄蘿的心里就不是滋味,但是不管怎麼說,還是要先搭救出段貴妃才是.

太子先是回府換下了衣裳,進宮時才聽說段貴妃已經被緝拿進了天牢,急急忙忙地回了皇後宮中,見到葉皇後平安無事,提著的心終于在這一刻落了下來.

"兒臣參見母後."太子話音剛落,只聽葉皇後屏退了身邊的宮女,朝他冷冷一笑.

"你還知道有我這個母後?我還以為你的心都撲在城郊了,怎麼樣?錦瑟找到了嗎?"

太子知道葉皇後是生自己的氣了,沒有及時趕到搭救,但是現在她沒有出什麼事,不是最大的幸運嗎?

"兒臣無能,錦瑟為了搭救兒臣,落下斷崖,兒臣心里終日不安,可是此次一去並沒有尋找到錦瑟的下落,還害得母後差點被奸人所害,真是兒臣之錯."

太子誠懇地認錯,如果不是因為他的莽撞,也不會輕易地著了蒼冥絕的道.

"好了好了,你回來了就好,事情已經發生了,還是想想應該怎麼辦吧."葉皇後一臉凝重.

太子猶豫了一會,面露難色.

"怎麼?你不想繼續爭了?"葉皇後微微一瞥,見到他的眼神,自然知道他在想什麼.

"母後,勝負已定."太子咬牙堅定道,"若是父皇沒有對您發落,那就是最大的仁慈,好好地活下去不好嗎?"

葉皇後的眉頭皺了皺,冷笑:"若是發落了我呢?"

太子的心思她知道,是對于當年的事情有愧疚,不忍心再對付蒼冥絕.但是他為何不想想,這麼多年的努力,難道就要白費了?

"兒臣定當竭盡全力護母後周全,即使……即使把太子之位讓出,也會讓母後毫發無損."除了葉皇後,在這個冷漠的皇宮,他再無親人.

葉皇後心里一震,連忙扶住他的身子:"不,不可,太子之位是你最後的保障了,你千萬不可丟了!"

太子卻是冷笑一聲,俊逸的臉上蒼白一片:"若是沒有了母後,這太子之位又于我何干?"

他已經失去了錦瑟,不能夠再失去葉皇後.

葉皇後怔怔不語.

進了冥王府,仿佛卸下了身上巨大的擔子,蕭長歌錘著自己的後背進了房間,蒼冥絕跟在她的身後,一前一後地走過.

阿洛蘭正巧路過,見兩人的身影閃過,連忙後退躲了起來,直到他們消失在自己眼前才出現.

拍著自己的胸脯,仿佛有種劫後余生的感覺.

幸虧沒有激動地上前拉住小花,否則,又是一個大虧.

"累了?"蒼冥絕看著一進門就倒在床上的蕭長歌,在她耳邊低聲問道.

"你不累?"蕭長歌反問.

今天處理了把麼多的事情,他又在路上和太子交手,用腦過度加上身體超支,還能不累?反正她是累了.

"我一點也不累,不如,我幫你捏捏?"蒼冥絕貼在她的耳邊,帶著調笑.

正說著,大手已經絲毫不顧忌地覆上了她的肩膀,拿捏有度地在她的肩膀上輕捏著.

蕭長歌原想揮開他的大手,可是他的手勢實在舒服,見他也沒有亂動,便放心地由著他去.

看著她享受的表情,蒼冥絕的心里十分得意,能為她做這些舉手之事,實在是他的願望.

房間里安靜得只有兩人的呼吸聲,蒼冥絕將她的秀發輕撩到耳後,露出潔白小巧的耳垂,看起來就像是一只皎潔的玉石,側臉如同精雕玉琢的瓷器一般,渾身上下都是上帝精良的作品,尤其是白皙的皮膚,渾然天成的一絲不苟.

蒼冥絕看著看著,驚覺自己入了魔,翻身一看,她已經入睡,嘴角掛著淺笑.

無奈地歎息,動作輕柔地將被子蓋在她的身上,隨後,在她光潔的額頭上落下一個吻.

輕輕地掩門,出去.

一出門,便看到江朔正准備敲門的樣子,蒼冥絕走出一步,在拐角處問道:"什麼事?"

江朔指了指書房的方向,低聲道:"回王爺,李生李大人來了."

上篇:第三百九十八章 打入天牢     下篇:第四百章 面見刺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