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四百章 面見刺客  
   
第四百章 面見刺客

一秒記住【 g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第四百章面見刺客

李生?那個主審倫王被下毒謀害一案的李生?

對倫王下毒之人還沒有查出來,他不努力查案,到自己的府上來做什麼?

"我知道了."蒼冥絕點點頭,轉身往書房的方向走去.

書房里面點著燭火,紙糊的窗上倒映出一個人影,在明亮中來回踱步著.

估計里面等著的那個就是李生了,蒼冥絕平日里和他的交集並不多,但是兩人的政見倒是相投,這點上還是能說出兩句話的.

推門進去,李生負手而立,見到蒼冥絕立即躬身道:"微臣參見冥王."

蒼冥絕微微看他一眼,坐到了上座,"坐吧,李大人,不知這麼晚前來,所謂何事?"

李生目光略微瞥了瞥門口,蒼冥絕自然明白他的意思,沉聲道:"大人放心,在我這里,沒有什麼是不能說的."

這李生一向正直,身正不怕影子斜,不想讓別人聽見他的談話,只是因為這次的事情有關後宮,小心謹慎而已.

既然蒼冥絕都這麼說了,他自然也沒有什麼可顧忌的,直言道:"王爺知道微臣最近在查倫王被毒害一事,微臣查到了一些蛛絲馬跡,但是卻不敢直接去向皇上挑明,所以想找來過問下王爺的意見."

蒼冥絕正了正自己的身子,反問道:"最近李大人身邊一片寂靜,怎麼看也不像是在查案的人,怎麼好端端的就有了蛛絲馬跡呢?"

李生沒有絲毫保留地脫口而出:"先前微臣一直查不到有關倫王被人毒害一事,所有的線索都斷了,只好向皇上提出對外界宣告停止查案,暗地里卻在一直進行中.直到最近,才發現了一些問題."

蒼冥絕嘴角輕勾,邪氣十足:"那麼李大人是找到幕後凶手了?"

李生毫不猶豫地點頭:"不敢說已經找到,但是已經有眉目,只是不敢保證,再說這背後之人權勢滔天,微臣還不敢輕舉妄動."

背後之人權勢滔天?蒼冥絕不由得冷笑一聲,若是放在從前,這麼說沒錯.可是現在,物是人非,時過境遷,很多事都發生了變化.

"那李大人願意說出這幕後凶手是誰麼?"蒼冥絕挑眉問道,語氣里並沒有迫切想要知道的情緒.

聽著蒼冥絕話,李生的心里更加篤定自己的猜測沒錯.

"這幕後凶手就是皇後娘娘."李生沉重的聲音響在蒼冥絕耳畔.

李生說罷,盯著蒼冥絕,就是想從他的目光中找出恨意,但是他的眼睛里什麼都沒有,還是一如既往的風輕云淡.

似乎已經知道了幕後凶手是誰一樣.

蒼冥絕摩挲著大拇指上的玉扳指,目光漸漸地冷冽下來,忽而掃向了李生.

"李大人,你這麼說,可有證據嗎?"蒼冥絕沉聲問道.

"當然,正是因為微臣的手里捏著證據,才不敢輕易出聲,只好先來將此事稟告給王爺,看看該如何決斷."李生嘴上淡然一笑.

可是手心卻是一片濡濕,冷汗不斷地冒出來.

不管今天蒼冥絕怎麼說,這話已經捅出去了,就沒有收回的余地.

大不了,明日抱著證據以死明志,也不枉他辛辛苦苦查案這麼多日,總算能為倫王雪恨.

蒼冥絕臉上沒有過多的表情,依舊如同往常般冰冷的面孔.

李生猜測不出他的心里在想什麼,也不想在這個緊要關頭去猜測,謀事在天,成事在人,關鍵還在于蒼冥絕怎麼做.

"李大人,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,不管是皇後還是我,亦或者是大人您,只要是觸犯了國法家規,都應該為自己所做的事情負責.這件事情,大人還需要來問我麼?"蒼冥絕聲音冷冽低沉,在微冷的空氣中漸漸凝滯起來.

李生緩緩抬頭,看向了坐在正座上指點江山的人,仿佛有那麼一絲的錯覺,誤以為,他就是那個人.

他的感覺從來都不會出錯,這個人或許就是將來的天子,他沒有信錯人.

"微臣知道該怎麼做了,如此小事,確實不應該前來過問王爺,微臣已經明白,就此告退了."李生低頭鞠了一躬,轉身緩緩退出書房.

外面的風雪已經停了,積雪慢慢地化成水,他微微歎了口氣,冬雪已逝,春天馬上就要來了.

蒼冥絕的目光微眯,他早就知道了是葉皇後謀害了倫王,一直不曾說出,就是為了今天.

他知道李生一定會查到幕後凶手,也知道他一定會來找自己,他等的也不算久.

有了李生的推波助瀾,葉皇後的位置很快就會不保,到時就算後宮再沒有皇後的人選,嘉成帝也不可能讓她繼續做在皇後之位上.

這麼一來,段貴妃和葉皇後同時被打倒,太子之位也將朝不保夕,徹底斷了他們的橋梁.

他低頭看了看自己的這雙手,不知道沾上了多少鮮血,多少條人命,才走到今日.

可是,若是不這樣,他又怎麼得到自己想要的?

自從段貴妃被打入天牢之後,嘉成帝積勞成疾,可是卻常常召見文武百官進宮,商討應該如何處置段貴妃一事.

大家意見不一,爭執不下,事情一拖再拖,李生也借此機會和三皇子一起進宮.

禦書房只有嘉成帝咳嗽的聲音,等他咳嗽完,又喝了水,才沙啞著嗓音開口問道:"李大人,留王,是不是倫王一案有了結果?"

李生和留王對視一眼,上前一步:"回皇上,微臣上次向皇上所獻之策已經見效,幕後凶手果真露出了蛛絲馬跡,也被微臣拿下了證據."

嘉成帝猛地抬頭,總算是抓到了殺害倫王的凶手.

"什麼蛛絲馬跡?快給朕一五一十地說個清楚."嘉成帝靠在龍椅上,聲音雖然疲累,卻掩不住欣喜.

留王看了看李生,示意他開口.

李生毫不畏懼地上前,把事情一五一十地說了個清楚:"皇上,微臣假裝撒手不管倫王被毒害一事,也不對外界提起,讓幕後凶手坐立不安,以至于在昨天晚上闖入微臣府邸,搜尋檔案."

幕後凶手竟然敢到他的府邸內搜尋檔案,這麼大膽的作案風格根本沒有把李府放在眼里.

"幸虧微臣早有防備,料到有人會前來盜取機密,所以在府里布下了天羅地網,抓到了一個刺客."李生義正言辭地道.

"那個刺客身在何處?說了些什麼?"嘉成帝詢問道.

李生絲毫不曾猶豫地跪了下來,留王也一起跪到了他的身邊,叩首.

"皇上,微臣已經審問過那個刺客,竟然是皇後娘娘派來之人,目的就是為了盜取微臣查到的東西,進行毀滅."李生目光漸漸地冷卻下來.

嘉成帝似乎不信,這倫王也算是他的半個孩子,她怎麼就那麼狠心,把倫王下毒謀害?

"單憑這個,你怎麼證明就是皇後所做?可有更加真實的證據?"嘉成帝咬緊牙關,強撐著最後一口氣.

李生見狀,把自己懷里的一紙口供拿了出來,這是昨天他在審問時,那個刺客簽字畫押的口供,上面清楚地注明了他到李府的動機.

"皇上,這是刺客的口供,微臣日日不敢離身."李生呈上口供,安公公立即下去,拿到了嘉成帝的面前.

上面摁了紅手印的口供看起來有些諷刺,被嘉成帝牢牢地攥在手里,只露出那簽字的幾個大字.

嘉成帝慢慢地攤開那張供詞,一字一句地認真看過去,上面的供詞讓他震驚不已.

看到最後,他忍不住顫抖起來.

嘉成帝忽而抬頭,凌厲的目光掃向了李生,威肅問道:"這刺客人在何處?把他帶來見朕."

李生立即回道:"回皇上,刺客就在微臣府里,微臣即刻讓刺客前來面聖."

禦書房門外,葉皇後站立多時,渾身冷成一塊冰雕般,縱使手里握著熱氣騰騰的藥膳,但是怎麼也暖不了她的身.

她死死地咬住自己的唇,血絲慢慢地從她的嘴角溢出來,有些神志不清地木訥轉身,分不清東南西北.

她的腦袋中只有一個念頭,那就是嘉成帝知道了倫王是她殺的,現在應該怎麼辦?

前幾日,她確實派人到李生的府邸追查檔案,想要看看李生在這些日子里都查出了什麼.

誰知,派出去的人竟然少回了一個,有的說是死了,有的說是跑了,沒想到,竟然是被李生這個狡猾的狐狸抓了起來.

無限的恐懼和恨意細細秘密地從葉皇後的腳底蔓延到全身,她一路小跑著回了寢宮,不斷地思考著應該怎麼辦.

幸虧她到禦書房准備給嘉成帝送藥膳,否則怎麼可能聽到這麼驚人的消息.

"太子,你們趕緊去把太子給本宮召進宮里來."葉皇後回宮得第一句話便是如此.

宮女聞言,見她臉色不大好,也不敢多問,立即讓人去找太子進宮.

冥王府內,一切風平浪靜,平靜的有些不可思議.

蕭長歌和蒼冥絕各占著書房的兩個角落,一個靜靜地看著醫書,一個靜靜地看著案件,窗外的光透進書房,美好得讓人不忍心打斷.

江朔飛快地跑進了書房,見里面如此安靜,不自覺地慢下腳步.

"王爺,李生已經把供詞呈給了皇上,現在皇上要面見刺客."江朔嗓音低沉清楚地道.

上篇:第三百九十九章 物是人非     下篇:第四百零一章 廢除太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