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四百零二章 太子殿下  
   
第四百零二章 太子殿下

一秒記住【 g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第四百零二章太子殿下

一滴清淚從她的眼眶中落下,她果真輸了.

段貴妃被打入天牢,而她的後果或許比她來的更慘.

爭了那麼多年,斗了那麼多年,最後竟然毀在一個從來都不曾放在心上的人的手里,出乎所有人的意料.

"臣妾,也自請廢除皇後之位,甘願和太子一起受罰."段貴妃同樣叩首在地.

嘉成帝微微閉上了雙眼,原本想要重重懲罰他們的心在此刻變軟,見到葉皇後和太子都率先認罪,他又有種不忍.

但是,他無法在他們做了這麼多的錯事之後,還將他們留在宮中害人.

段貴妃被打入天牢,已經成為眾臣和百姓議論之事,若是皇後和太子再進天牢,恐怕會引起滿城風雨.

況且,廢除了太子,又不知該立哪位皇子為太子,實在太傷腦筋.

"李大人,此事你怎麼看?"嘉成帝掃向了李生.

李生掃了一眼一直低著頭的兩人,面不改色:"廢除皇後和太子這麼大的事情,皇上還是請文武百官前來商議才好.況且廢除太子之後,總要有太子的人選才是."

嘉成帝看著底下的兩人,略微沉思了一會,終究還是道:"就這麼辦吧,召幾位重臣進宮."

夜色漸漸地凝重下來,漆黑的夜晚伸手不見五指,唯有天空中朦朧的月光倒映著院子里的白雪,在安靜的夜晚中沉淪.

今夜似乎格外的太平,蒼冥絕封閉了所有的消息,只陪著蕭長歌躺在搖椅上,充耳不聞窗外事.

蕭長歌攏著自己的頭發,推了推他的身子:"你壓到我頭發了……"

"恩?"蒼冥絕微微動了動手肘,她的秀發立即從他的手肘下滑出去.

再次伸手將她抱緊,生怕她會一個不小心從自己的身子溜出去似的.

"你困了就到床上去睡,我還要看會醫書,好像有幾種藥對賽月的傷口比較有幫助,我得在今晚研制出來."蕭長歌推推他的腦袋,低聲道.

又是賽月!自從賽月受傷之後,蒼冥絕每每都能從她的口中聽見賽月這兩個字,來回換著熬藥,她就不能顧忌一下自己的身子?

"賽月的傷有離簫專門調理,你就別操這份閑心了."蒼冥絕忽而睜開了眼睛,瞳孔里有幾分不滿和冰冷.

"我只是盡我的一份力而已,許久沒用醫術,不知道會不會生疏了."蕭長歌挑眉看他,一臉倔強的樣子.

蒼冥絕向來拗不過她,一切只好由著她的性子來,也不願意讓她不開心,她想做的事情只要撒手去做便是.

"你有想做的事情,我也有想做的事情."蒼冥絕嘴角勾起一抹壞笑,一臉邪笑地凝視和她.

蕭長歌瞬間瞪大了眼睛,轉頭的一瞬間,猛地被他壓在身下.

搖椅瞬間搖晃了兩下,不過很快平穩下來,蒼冥絕扣住她的手腕,將她整個人壓在自己身下.

又是這種目光!蕭長歌最近只要見到他的眼睛,便知道他想要做些什麼,可是他又不想在成親之前跨越,只能忍著.

這種好像要將她生吞活剝的目光看起來就像是一道炙熱的光,照耀在蕭長歌的身上.

蒼冥絕嘴角的笑凝住,緩緩在她額頭上落下一個吻,隨後很快便下了搖椅,將她橫抱起來.

"天色已晚,睡吧."他把蕭長歌溫柔地放到床上,凝視著她明亮的雙眼.

蕭長歌拽住他正要離開的手腕,皺眉問道:"你去哪?"

被她握住的地方不可抑制地熱烈起來,蒼冥絕沒有回頭:"還有些事情沒做完,我去書房一趟."

他若是再繼續待在這里,一定會控制不住,看著她的一顰一蹙,就覺得想一輩子都這樣繼續下去.

出了房門,那邊江朔已經等候多時,卻也不敢進去打擾兩人的片刻溫存,只是靜靜地候在門口,等著蒼冥絕出來.

"王爺,李大人來了."江朔今日探聽得來的事情,都是李生身邊的一個小厮說的.

既然李生出宮後直奔冥王府,想來他親口把事情告訴蒼冥絕,會比他轉述來的清楚.

"恩."蒼冥絕掃了掃自己的衣擺,轉身去了書房.

明亮的書房透著一道人影,蒼冥絕走進去,李生立即迎了上來,行了一禮.

"微臣參見太子殿下."李生清亮的聲音在黑夜里格外沉重.

蒼冥絕身子微微一怔,卻又即刻恢複正常,慢慢地走上了正座,嘴角吟著淺笑.

"大人這話不可亂說,我只是一個親王而已."蒼冥絕眼角沒有任何表情,也沒有半分的喜悅.

他自然知道李生為何會這麼說,如果不是嘉成帝已經有了旨意,他也不會在自己的面前誇下海口.

更何況,這也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,沒有半分驚訝.

李生眼角掛著笑意,聲音里止不住的激奮:"微臣一直謹言慎行,又怎麼會說錯呢?王爺現在是親王,明日,可就是太子了."

"願聞其詳."蒼冥絕做了一個請的手勢,示意他繼續說下去.

有一個丫鬟進來奉了茶,很快便退了下去,書房里的燭火燃的越發地旺盛了,通明一片,火光映亮了李生的臉.

"今日葉皇後和太子在皇上面前脫簪待罪,承認了是他們毒害倫王一事,已經被罰在宮外明德山道觀清修,永世不得進京.

如今皇上年事已高,身體是一日不如一日,沒有了太子,當然得另擇太子.所以很快便召了各位老臣進宮協商,紛紛舉薦冥王您為太子,皇上已經同意了."

李生平靜無瀾地說著,回想起今日眾臣的反應,他真沒想過蒼冥絕在各位老臣心里威望竟然如此之高.

他的治國能力和政見都是極為出色的,雖然不曾在朝廷中拉攏老臣,但是宮中的老臣也算是慧眼識珠,紛紛舉薦了蒼冥絕.

"太子和皇後竟然自請出宮在道觀中清修?父皇也同意了?"蒼冥絕似是不信,再次問了一遍.

李生點頭:"沒錯,估計明日聖旨便會下來."

"段貴妃一事最後的下場是被打入天牢,而葉皇後最後的下場竟是出宮清修,放他們出宮,豈不是放虎歸山?"蒼冥絕最後一句冰冷決絕,透著刺骨的殺意.

宮中,其實和宮里沒有區別,留得青山在,不怕沒柴燒,葉皇後應當懂這個道理,否則也不會自請卸去鳳冠出宮.

在宮外,可比在宮里逍遙自在多了.

"但是宮外危險重重,再說那明德山高聳入云,山道陡峭難行,地方又極其苦寒缺水,能不能活的下去還是個問題."李生分析道.

活的下去活不下去都是他們自己的事情,蒼冥絕忽而冷笑一聲,他豈會擔心這些?

"李大人,我知道了,您還是先回去歇息吧.這麼晚了,我派人送您回去."蒼冥絕喚了江朔進來,讓他送李生回去.

只怕李生今日在嘉成帝面前的一言一行都被有心人記下來,現在李生是他的得力干將,絕對不能在這個時候出事.

等著江朔回來之後,他又讓江朔帶著幾個無音樓的人在李府周圍偷偷地保護著李生.

和李生談完事情之後,再回到房間,蕭長歌已經睡下了.

房間里點著兩盞暗淡的燭火,將她婀娜多姿的身影朦朧地打出一個輪廓,她只身著單衣,腰間束著紅綢帶,身子掛在床沿邊上.

被子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落到了地上,她的手也垂在床邊,似乎是想抓住掉下去的被子,無疾而終,依舊沉沉睡去.

睡相還是和從前一樣糟糕,這麼久不在他的身邊,要他怎麼能夠放心?

一年多的時間里,是不是每個夜晚都這樣?

蒼冥絕替她撿起被子,輕輕地蓋在她的身上,把她的手放進被子里.

略帶微繭的大手撫摸過她的頭發,將她細碎的頭發撩到耳後,或許是感覺到他的存在,她微微一動,翻了個身.

"蒼冥絕……"一聲蘊含親昵的嬌嗔從她的紅唇輕啟,隱約有些模糊.

可是蒼冥絕還是聽得一清二楚,腦袋中的那根弦瞬間把持不住,足足愣了很久,他才反應過來,方才她,竟然叫了自己的名字!

這說明,即使是在睡夢中,她也同樣依賴自己嗎?

他怔怔地看著熟睡中的人兒,仿佛有些分不清這是現實,還是夢境.

清晨,蕭長歌醒過來的時候,身邊還總有余溫,昨夜睡的迷迷糊糊,好像聽見有人在和自己說話,可是說的什麼,卻又聽不清楚.

很努力很努力地想要靠近,那個人卻離她越來越遠,越來越遠……

結果醒來,才方知是夢一場.

進來為她綰發的人是魅月,從前熟悉的那種感覺再次油然而生,只是現在的魅月臉上一絲不苟,從來不曾掛著笑臉.

"梳一個尋常的發髻就好,簡單最好."蕭長歌凝視著鏡子里的魅月,她也只是輕點頭,不曾開口.

魅月認真地綰發,動作還是和從前一樣利落,只是與賽月相比起來,有那麼一絲的英氣,不似女兒家的似水柔情.

直到她將最後一個玉釵插進蕭長歌的頭發,松了手,蕭長歌才扭頭道:"魅月,你應該多笑笑,笑笑才好看."

魅月聞言,抬頭看著蕭長歌,眼睛里有些她看不清楚的感情.

良久,魅月才搖了搖頭,聲音飄遠:"我沒有了笑的權力,你不懂."

這一輩子,她就應該活在自責內疚當中,她不可能在犯下那麼大的一個錯之後,還生活的如同往常一樣.

現在,就連笑對她來說,都是奢侈的.

蕭長歌聽著她的話,知道她是因為什麼原因,自己的心里也很不是滋味.

當年的事情已經過去,沒有必要再讓過去,羈絆束縛著前進的腳步.

上篇:第四百零一章 廢除太子     下篇:第四百零三章 冊封之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