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四百零三章 冊封之禮  
   
第四百零三章 冊封之禮

一秒記住【 g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第四百零三章冊封之禮

"不管過去發生了什麼事,或者將來會發生什麼事,都要保持一顆向前的心,不能總停留在過去,或者讓你掛在心里的那些人,已經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生活."

蕭長歌頓了頓,沉聲說道,聲音里帶著隱隱約約的歎惋.

魅月的性子她再清楚不過,表面上一顆風風火火的心,實際上內心柔弱多情,是個十分戀舊的人.

她似乎對蕭長歌的這番話有些感觸,僅僅只是一瞬間的功夫卻再次低下了頭.

"我知道現在王爺很喜歡你,但是從前,王爺曾經愛過一個人,那個人是你永遠都比不上的."魅月毫不猶豫地開口.

也不管眼前的人會不會因此生氣,她就是要讓所有人都知道,沒有任何人比得上蕭長歌.

即使徘徊在蒼冥絕身邊的女人再多,也不會有人能夠超越一開始的蕭長歌.

蕭長歌臉上沒有任何表情,波瀾不驚地看著鏡子里的魅月,良久,才勾唇一笑:"王爺今日是進宮了嗎?"

魅月看著蕭長歌平靜無瀾的表情,心里嘩然,為何提及從前,她都不曾皺眉頭,難道蒼冥絕的從前對于她來說就一點也不重要?

雖然心里這樣想,但是表情還是一如既往.

"王爺很早就受了傳喚進宮去了."魅月回道.

昨日是揭發葉皇後一事,今日受召進宮,所為何事?

蕭長歌沒有再說什麼,用過早膳後便走到了南院,賽月這幾日已經可以下床走動了,只是肩膀上的傷口動起來隱約的疼.

見到蕭長歌前來,賽月立即上前恭迎,在她受傷的這幾日,最擔心的人莫過于蕭長歌了.

"公主,奴婢這幾日已經好多了,多謝公主給的良藥和這幾日的悉心照料."兩人並肩進了亭台,賽月對她鞠了一躬.

"快起來,這些日子不僅有我照料你,還有離簫,魅月,江朔等人,難不成你還要一一謝過去不成?"蕭長歌挑眉道.

賽月點點頭,來到冥王府之後,她生怕逾越了規矩,處處小心,蕭長歌的照料更是讓她驚訝不已,想著這幾日傷口好多了,定是要和蕭長歌好好道謝.

"公主,奴婢無能,沒有保護好公主."賽月有些微微的歉疚,那天的事情之後,她正想著要重新學藝.

她的武功太弱,始終敵不過多人,只有學好了武功,才能保護自己想要保護的人.

"你已經很厲害了,像我,什麼武功都不會."蕭長歌攤攤雙手,全然不在意.

賽月見她如此,便脫口而出:"您是王爺心尖上的人,有王爺保護,要武功做什麼?"

她伺候了蕭長歌這麼久,蒼冥絕對蕭長歌是什麼態度,她看在眼里,她從來沒有想過蒼冥絕有一天會對一個女子如此上心,讓她不可思議.

她一直以為像蒼冥絕那種冷漠決絕的人,絕對不會對任何一個人付出感情.

直到見到蕭長歌之後,她才明白,原來蒼冥絕並不是無情無義的人,相反,他的感情比任何人都要炙熱和占有.

大明殿上,眾臣跪拜在天子腳下,站在最前頭的人是蒼冥絕.

明晃晃的太子服飾將他整個人襯托的貴胄天成,身姿筆挺地跪在嘉成帝的面前,聽候宣旨.

沒錯,果然如同李生所言,一大早安公公便帶著人到冥王府宣旨,讓他做好聽封的准備,過幾日入宮行冊封之禮.

"冊封之禮,現在開始."安公公尖銳的嗓音拉長,綿延不絕地回響在殿中.

場面比當初封蒼慕修為太子時還更盛大壯觀.

蒼冥絕接了印璽,對嘉成帝磕頭謝恩,從今往後,他就是蒼葉國的太子,將來的皇上.

"父皇,兒臣還有一事想請父皇做主."蒼冥絕猛地叩首,朗聲道.

蒼冥絕封了太子,一直以來都是嘉成帝的想法,如今終于如願,也算是對得起死去的宸妃,也了了自己的心願.

嘉成帝今日心情不錯,點點頭"有什麼事要請朕做主的盡管說,朕一定滿足你."

聽著他的語氣,蒼冥絕更加篤定了自己心里的念頭.

"父皇,兒臣請求娶和瑟公主為妃."蒼冥絕堅定地道.

眾人皆是一驚,紛紛驚訝地左顧右盼,小聲地交頭接耳.

這蒼冥絕當初就有求娶過和瑟公主,可是他最後卻要求娶了和瑟公主身邊的一個小侍女,而和瑟公主也嫁給了溫王,成為了溫側王妃.

如今,溫王下落不明,又被貶為庶民,和瑟公主自然也無名無分,不再是他的王妃.

只是,這求娶和瑟公主也太過突然和意外了吧?

這和瑟公主到底有什麼魅力,能夠讓溫王和蒼冥絕同時愛上?

"太子,當初是你自己放棄和瑟公主,也是你自己娶了她身邊的婢女,怎麼現在反倒要娶她?"嘉成帝威嚴地開口問道.

蒼冥絕二話不說,堅定地回道:"父皇,當初兒臣想娶的就是和瑟公主,但是那時和她鬧了矛盾,負氣娶了她的奴婢.現在兒臣才發現,兒臣最愛的人還是和瑟公主,還望父皇成全."

當初的事情,不論如何都不能讓別人知道.

但是想要讓嘉成帝賜婚,也只能用這種方法獲取他的同情.

"哪里有人用婚姻大事來開玩笑的?想必太子也絕對不會如此糊塗吧?"嘉成帝這是不相信他的意思.

蒼冥絕跪在地上沒有抬頭,額頭上卻沁出微微的冷汗,想著應該怎麼回答.

身後的大臣中,李生毫不猶豫地站了出來為蒼冥絕說話:"皇上,微臣請求讓太子娶了和瑟公主,這樣不僅成全了一對婚姻,也對我蒼葉國有好處."

嘉成帝哦了一聲,微眯著雙眼問道:"李大人,那你說說,對蒼葉國有什麼好處?"

李生上前一步,跪了下來,條理清晰地分析著:"皇上,和瑟公主嫁到蒼葉國來,最開始的目的就是為了和親,緩和兩國關系,可是溫王被貶為庶民,和瑟公主的身份自然尷尬.

為了不讓晟舟國那邊有異議,最好是把和瑟公主重新下嫁給太子,這樣一來既讓晟舟國滿意,也讓有情人終成眷屬."

這麼說來,要是不答應,嘉成帝豈不是錯失了兩個大好機會?

聽著李生的分析,也有點道理,畢竟他是宮里的老臣,又是嘉成帝信任的人.

"既然愛卿都這麼說了,那朕便同意了,都起來吧."嘉成帝揮揮雙手,讓大家起來.

貌似,他也沒有理由不答應,既然是件利國利民的事情,那又何樂而不為呢?

再說了,他欠蒼冥絕太多東西,現在,就一點一點地償還吧.

冊封典禮之後,蒼冥絕被各個示好的大臣圍的水泄不通,不知道當初蒼慕修封太子的時候,是不是也是這樣過來的?

前太子一黨的人路過蒼冥絕的身邊,冷哼了一聲,分明不把他放在眼里.

蒼冥絕也沒有計較,他原本最不想做的事情就是結黨營私,更何況是在皇宮門口.

推拒了幾個大臣之後,便上了馬車回府.

現在他最想做的事情就是,見到蕭長歌.

從賽月的南院里出來,蕭長歌一路踏著薄雪來來回回,在積雪上印出一個又一個的腳印.

方才和賽月的說的那些話,在她的腦袋里不斷地回轉著,她是蒼冥絕心尖上的人,什麼時候,就連賽月都看的這麼清楚?

蕭長歌提著裙擺,稍稍一轉身,突然腰肢就被人猛地握住,兩只大手抓住她的腰身,抱著她在半空中來回轉了兩圈.

她被這突如其來的擁抱嚇了一跳,一直捏著那只大手,直到他將自己放下來為止.

"發生什麼事了?這麼高興?"蕭長歌對上他的眼睛,問道.

他深邃不見底的眸子里此時全是歡喜和深情,迫不及待地想要和蕭長歌分享這個消息.

"我今天向父皇求娶你,父皇已經同意了."蒼冥絕攬住她的腰肢,在她的耳邊低聲道,嗓音低沉又魔力.

嘉成帝竟然答應他們成親?

蕭長歌有些不可思議地看著他:"為什麼嘉成帝會答應你?難道他不在意皇家的顏面了嗎?"

她曾經嫁給溫王,在現代就是二婚,不搶手不吃香還是個"破鞋",更何況是在這個保守的古代?

為何嘉成帝會如此輕易地答應了蒼冥絕?

"可能是父皇覺得對我有愧疚,盡力滿足我的要求而已,況且當時還有李生李大人為我說話,父皇沒有考慮多時便答應了."蒼冥絕笑道.

不管怎麼說,只要嘉成帝答應了就好,這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.

"真好,又可以像以前一樣了."蕭長歌感歎.

蒼冥絕卻頓住,伸出一根手指摩挲著她的嘴唇,對她搖了搖頭.

"不,不要像以前,將來的每一天,都是由我們自己掌控.長歌,相信我,將來的日子,我會讓你幸福的."蒼冥絕目光堅定地對她許諾.

這是他一生最堅定的諾言,當初沒有完成的事情,就讓他用余生的日子來完成吧.

蕭長歌莞爾一笑,摟住他的脖頸,頭埋在他的頸窩處,柔軟的發絲蹭著他.

"相信你,相信."她笑.

不管他相不相信,反正這輩子,她就認定是他了.

總算是安定下來,他們終于能夠真真正正,光明正大地在一起了.

雖然她的身份是和瑟,但是她的心是蕭長歌,和從前一樣,從來沒有變過.

上篇:第四百零二章 太子殿下     下篇:第四百零四章報仇大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