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四百零四章報仇大計  
   
第四百零四章報仇大計

一秒記住【 g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第四百零四章報仇大計

夜色漸深,各處一片甯靜,淒厲的風聲直竄云霄,拉開重重陰影.

一個身姿矯健的黑影在夜色中一閃而過,如同一只輕盈的飛燕般閃進了黑暗中.

葉霄蘿停下腳步,從懷里拿出了一根迷香,點上,煙霧瞬間繚繞在天牢的周圍.

她緊貼著牆壁,靜待一會,直到那頭傳來砰砰砰幾聲倒地的聲音時,她才走了進去.

從牢頭的腰間摸出了鑰匙,葉霄蘿一路暢通無阻地進了牢房里面,直到牢房盡頭才找到段貴妃,

短短幾日的時間,她竟然被折磨得削瘦不堪,臉色蒼白的跟鬼似的.

"母妃,我是蘿兒,我來救你了."葉霄蘿緊張地拿出了手里的鑰匙開門,可是怎麼找都找不到對的那一把.

鋪滿稻草的房間里,段貴妃艱難地睜開了眼睛,自嘲一笑:"鑰匙根本不在獄卒的身上,不要煞費苦心了."

鑰匙竟然不在獄卒的身上?那會在哪里?

葉霄蘿一驚:"母妃,鑰匙在哪里,我現在就去找來救你出去."

燭火忽明忽暗地照在段貴妃的臉上,因為缺水而干裂的嘴唇輕緩的道:"沒用的,你救不出我的,就算找到鑰匙我也不會離開.蘿兒,你趕緊走吧,離開這是非之地."

現在她才知道對自己好的人是誰,兒子不在自己的身邊,只有葉霄蘿一人不顧危險地前來救自己.

葉霄蘿轉身去找了一把劍,猛地砍在了鐵鎖上,一刀一刀更加有力.

"母妃,云寒不在京城,能救你的人只有我,等我救出了你,就帶你去找他,我們一家三口團聚."這是葉霄蘿心里最後一個信念.

救出段貴妃,找到蒼云寒.

"蘿兒,你聽我的,趕緊離開,不要再做這些無謂的事情了,如果可以,替我報仇."段貴妃目光漸漸地冷冽下來.

直到這一刻,她依舊忘不了報仇.

她要讓那些害自己變成這樣的人,都死無葬身之地,即使現在沒有能力,她變成厲鬼,也會回來報仇.

葉霄蘿一怔,知道自己是真的救不出段貴妃了,心下恍然,猛地抓住了門.

"母妃,我要怎麼替你報仇?"葉霄蘿心里一狠,全然忘記了自己上次刺殺蕭長歌失敗的事情.

這一次,依然想讓蕭長歌死.

段貴妃在牢獄里面想的最多的就是怎麼對付蕭長歌,連日來的痛苦讓她早就被仇恨蒙蔽了雙眼,此時此刻,唯一的目的就是報仇.

"蘿兒,你過來."段貴妃慢慢地挪到了門邊上,在葉霄蘿的耳邊輕聲地說下報仇的計劃.

有了這一計劃的實行,和葉霄蘿的聰明機智,她一定會得償所願.

葉霄蘿聽到最後,眼里寒光凌厲地閃過,對她點點頭.

迷香堅持的時間不長,更何況這里是天牢,隨時都有人進來檢查.葉霄蘿得知了計劃之後,便出了天牢.

這幾日,冬雪已逝,春天將至,冥王府上下一片其樂融融.

房間里,阿洛蘭,賽月,魅月幾人圍在蕭長歌的身邊,上下比劃著剛剛趕制出來的衣料,說著成親之日的事宜,歡歌笑語不斷.

"我都是成親過的人了,怎麼會不知道這些?"蕭長歌忽而出聲,打斷了她們的圍繞.

頓時,房間里一片甯靜,再無人出聲.

似乎說錯話了……蕭長歌有些愣怔地看著她們,最先開口的是賽月:"公主,您馬上就要成為太子妃了,怎麼可以這麼說?以前的事情都要忘記了."

太子妃這個身份壓在她的面前,讓她有些尷尬自己方才說的那些話,干笑了一聲,沒有再開口.

門再次被人推開,明溪高挑的身影走了進來,臉上一如既往的沒有任何表情.

"明溪,你來了."阿洛蘭臉色紅紅地過去,拉著他的手臂坐了下來.

又是倒水,又是拿水果茶點的,一見到明溪她就高興的停不下來.

"我有話想跟你單獨說."明溪對阿洛蘭笑了笑,一臉凝重地看向了蕭長歌.

阿洛蘭臉色立即黯然下來,無奈地指了指自己:"就連我也不能聽嗎?"

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,明溪不告訴阿洛蘭是不想她傷心,畢竟看得出來,她是真的喜歡自己.

但是離開京城,回到深山老林,他害怕會委屈了阿洛蘭,畢竟再怎麼說,她曾經也是一國公主,跟著自己受苦,實在是太不應該.

賽月魅月已經識相地退了出去,但是門外卻又走近一個身影,那人最近總是很忙,忙的都沒時間和自己見面,難得過來一次,還真會挑時間.

"有什麼話可以當著我的面說吧?"蒼冥絕落了上座,冷聲道.

幸虧他來得及時,不然這個小子指不定又要和蕭長歌說些什麼,他們馬上就要成親,在成親之前,不能出任何差錯.

"當然可以."明溪坦然道,"師父交代給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,小花嫁給了自己心愛的人,我也可以功成身退了.所以我決定明日就離開,回疊谷去."

阿洛蘭聞言,面色一怔,隨即大喊起來:"你回疊谷,我也要去,你不准丟我一個人在這里!"

她就知道明溪要說的是這個,最近他總是刻意地疏遠自己,難得有兩個人單獨在一起的機會,他卻總是借口自己有事而離開,丟下她一個人.

隱隱約約中的感覺就不是很好,沒想到他果真是要離開,而且還沒有打算帶上自己!

"阿洛蘭,疊谷那種地方怎麼是你能夠住的?"明溪失笑道.

阿洛蘭車扯住他的手臂,使勁地搖晃:"不行不行不行!我就是要跟著你走,你不准拋下我一個人在這里!"

明溪無奈地看向了蕭長歌,她卻是莞爾一笑:"明溪,你不用回去了,因為我已經飛鴿傳書給外公,派人到疊谷接他下山了,一定能趕得及參加我的婚事."

明溪一愣,有些不可思議:"師父他竟然答應下山了?"

怎麼可能?他曾經使盡渾身解數讓他下山,他都不肯.也是,自己最親近的外孫女成親,怎麼可能不來?

如此一來,他就可以等到蕭長歌成親之後再和師父一起回谷了.

"如此也好,到時我便和師父一起回谷了."明溪一笑,手臂卻再次被人纏上.

阿洛蘭跟著他出了門,嬌氣的聲音遠遠傳來:"反正你不能丟下我,聽見了嗎?"

明溪也知道分寸,他很早就知道阿洛蘭不跟著哲而回晟舟國的原因,是因為自己.

而現在,她留下來不過是因為哪也走不了,又把自己當做她的依靠,所以才纏著自己.

罷了罷了,只要她願意跟著自己,那他也會毫不猶豫地接受她,畢竟,雖然有點纏人,但也不討厭.

"最近這麼多事情和規矩,是不是累壞了?"蒼冥絕環上她的腰身,難得的見面和平靜.

蕭長歌按住他的手,搖頭:"一點也不累,倒是你,最近冊封成親的事情那麼多,要注意身體."

最近他總是早出晚歸,清晨醒來時旁邊都是空空的,只有在晚上睡覺時,才能感受到他的存在.

段貴妃,葉皇後的事情都已經解決了,除了成親之事,他也沒有什麼可忙的了.

"要是連成親都覺得累,那我怎麼娶你?只是有些東西我想自己親手做而已,他們去做,怎麼都不放心."蒼冥絕閉上眼睛,埋在她的頸窩里,難得的安心.

"有什麼事情不放心讓他們去做的?成親的事情和規矩他們都比你更熟悉,你這幾日就好好地休息吧."蕭長歌心疼地道.

撫摸上他的下巴,胡渣刺進她的手心,還有他眼角下的一處烏青,看起來更加地心疼.

"心疼我了?"蒼冥絕不禁笑了一聲,果真是心疼自己了.

蕭長歌用手肘頂頂他的胸膛:"心疼什麼?我是看不慣你日夜奔波,沒有個好覺睡而已."

嬌嗔地白了他一眼,動動自己的身子,推開他的懷抱,轉身走向了內室.

這幾日清閑得很,也沒有什麼事,偶爾練練字,屏風後面就是書桌,上面擺滿了宣紙.

蒼冥絕手指刮過上面的紙,淺笑:"心疼就是心疼,說出來我就不那麼累了."

難得被她關心這麼一次,蒼冥絕心里受用的很,連日來的困乏都消失得一干二淨.

只要是為了她做的事情,都是甘之如飴的,即使是豁出自己的性命,都在所不惜.

"規矩學的怎麼樣了?太子妃可比不得王妃那麼輕松,到時可是要在父皇面前奉茶的."蒼冥絕忽而問道.

宮中專門調派了一個年老的嬤嬤來教蕭長歌規矩,這幾日一直都在學習,但是依照蕭長歌性子,怎麼可能乖乖地學習,也偶爾偷偷懶.

"學的還行,這麼簡單的事情我怎麼可能學不會?"蕭長歌雙手環胸,不屑一顧.

蒼冥絕挑眉打量了了她一眼,意味深長地笑:"既如此,那你做個奉茶的規矩給我看看."

奉茶的規矩?貌似來了蒼葉國這麼久,她還沒有給誰奉過茶,前幾日學習了規矩,可是倒到現在就忘了.

蕭長歌認真地想了想,一面回想著那個嬤嬤的動作,一面依葫蘆畫瓢地做著.

先是下跪,然後手往那邊疊來著,隨便疊了個方向,再奉茶,低頭疊起手……

做的雖然不是很好看,但是動作也差不多到位了,蕭長歌抬頭一笑,只見他無奈地搖了搖頭,拉她起來.

"罷了罷了,你怎麼做都是對的."蒼冥絕不忍再讓她學這麼多規矩,即使做的不好,也不會有人說什麼.

"怎麼?我做的不對嗎?"蕭長歌撇撇嘴,這古人這麼多規矩,她是真的不在行.

"對對對,我沒說不對,就這樣挺好的."蒼冥絕抓住她的手不放.

只要她在自己的身邊,怎麼樣都好.

上篇:第四百零三章 冊封之禮     下篇:第四百零五章 出谷進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