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四百零五章 出谷進京  
   
第四百零五章 出谷進京

一秒記住【 g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第四百零五章出谷進京

這個月十五便是成親之日,錦繡山莊那邊也送來了定做的嫁衣,用的是上好的流光云錦,周圍鑲嵌上了碎碎金絲線,領口處有一塊翠玉,精雕細琢成了一朵白云的樣子.

賽月送來的時候,阿洛蘭也一路尾隨了過來,見到那件嫁衣是怎麼也移不開眼睛.

"小花,你這件嫁衣未免也太漂亮了吧?是我見過的最漂亮的一件了,能不能借我穿穿?"阿洛蘭欣喜若狂地摸上了那件衣裳.

柔軟的布料被她緊緊地抓在手里,上下撫摸著,雙眼放光的樣子如同見到明溪似的.

蕭長歌看她喜歡的樣子,隨口便答應:"好啊."

但是賽月卻按住了阿洛蘭躍躍欲試的手,嚴肅地拒絕了她的嘗試.

"不可以,這是公主的嫁衣,一定要在成親之日才能穿上的!"怎麼可能現在穿,而且還是還是新娘子以外的人.

本來嫁衣這個東西就不能讓別人穿的,阿洛蘭心里也沒想真穿,只是想比試一下感覺如何.

要是她和明溪將來有一天成親了,她的嫁衣,應該也一樣漂亮吧!

可是一想到明溪那個二愣子,就連自己的心意是什麼都不知道,又怎麼能指望他娶自己?

阿洛蘭的臉色一點點地暗淡下來,蕭長歌見狀,還以為她是因為嫁衣的事情而不開心,開口道.

"沒關系,你喜歡就盡管試吧,我明個再讓人趕制一模一樣的出來,送給你好不好?"

"真的嗎?"阿洛蘭突然間興奮起來,可是到最後神情還是一點點地暗淡下去,"給了我,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用的上,還是算了吧."

明溪那個呆子,想讓他對自己求親,簡直是癡人說夢.

除非她自己去說,但是這種事情她怎麼能夠先開口?多不好意思!

看著阿洛蘭的眼神,蕭長歌知道是因為明溪的事情,對她招招手:"你過來."

阿洛蘭不滿地撅嘴,還是慢慢地走到了她的身邊.

蕭長歌在她耳邊低聲說了一句什麼,阿洛蘭原本不開心的臉上頓時笑魘如花,驚喜欲狂地看著她.

"小花,你說的可是真的?"阿洛蘭緊緊抓住她的手,沒想到竟然會在這個時候得到這個承諾.

"放心吧,我說過的事情就一定辦到."蕭長歌對她點點頭.

真是太好了,阿洛蘭知道蕭長歌從來不說假話,有了她的這句話,便可以放心了.

蒼冥絕這幾日一直在交接太子手上的事情,早上進了皇宮,未到晌午又去了太子府查看新建府邸的進度,要趕在成親之前把太子府給建好.

原本太子府用的就是蒼慕修的那一座,但是蒼冥絕不滿居住其他人住過的,便請旨重新修建一座.

畢竟是耗資和人力修建的工程,嘉成帝原本不答應,但是念在蒼冥絕即將娶妃的份上,又聽他說自己出資修建,也就隨著他去了.

太子府選址在城南,坐北朝南的一座府邸,按照數百名工匠日日夜夜不間斷地修建,趕在十五入住是沒問題的.

此時已經快完工了,蒼冥絕看了一會,便打算回府.

哪知,江朔前來稟告,說是之前派到疊谷的那些人已經接了秋莫白進京,此刻已經在城外不遠處的驛站歇息.

"此時天色已晚,又在路上奔波勞累,讓他們在驛站歇息一個晚上,明日一早進京吧."蒼冥絕吩咐完,翻身上馬.

江朔應了是,轉身派人出城通報.

騎馬回了府,正好趕上用晚膳,蕭長歌知道他晚上回來,便在正堂內等他.

蒼冥絕見她來回走動著,一把攬上她的肩膀,把她帶到了自己的身前,握住她冰涼的手,皺著眉頭,語氣不善.

"手怎麼這麼涼?身子如何?"蒼冥絕摸上她的額頭,想要看看她燙不燙,卻被她一把拍開.

"沒事,都已經春天了,等會就暖和了."蕭長歌抽回手,笑道.

蒼冥絕不滿地看她:"你也知道都已經春天了,手還這麼涼?還穿的這麼少,就不能顧及一下自己的身子?"

"知道啦知道啦!"蕭長歌連連點頭,他最近是怎麼了,怎麼這麼啰嗦?

"我跟你說的,都要放在心上,聽我的話,知道嗎?"蒼冥絕挑眉看她,見她乖巧地點頭,忍不住在她額頭上落下一個吻.

想起今天江朔和他說的話,又說道:"外公已經到了城外的驛站,由于天色已晚,我囑咐了人讓他在城外歇息,明日再進京."

蕭長歌忽而笑起來,眉飛色舞:"已經到了?這麼快?明日就可以見到了."

"恩."蒼冥絕見她高興,嘴角也不由自主地勾起一抹淺笑,"用膳吧."

晚膳用的很簡單,有蕭長歌最愛的豌豆黃和排骨,蒼冥絕隨意,只要有她陪著自己用膳,吃什麼都無所謂.

用過晚膳,蒼冥絕拉著她進了房間,一進門便看到那件鮮豔的嫁衣,若是不仔細看,還真的看不出來上面的紋路.

"試了嗎?可剛好?"蒼冥絕問道.

"還沒呢,這個怎麼能現在試?要等到成親那天穿才行."蕭長歌無奈地道.

雖然她不介意,但是今日嬤嬤給她說規矩的時候,還特意提到了這一點.

還說了,本來她和蒼冥絕成親之前都是不可以見面的,但是她住在冥王府,也就罷了.

"我想看,你就試給我一個人看,反正到時候都是給我看的."蒼冥絕不依不饒地道.

蕭長歌還從來沒見過他如此癡纏的一面,莫非是為了想看自己穿嫁衣,所以才擺出這麼一副樣子?

"說了不行就是不行,別破壞了規矩!"蕭長歌伸出一根手指,擋在他的嘴唇中間.

最近學來的規矩還是有用處的,倒用來對付到自己頭上了,蒼冥絕握住她的手,藏在自己的心口里.

"這倒好,就連自己的妻子都不能看了,明日我也不能過來看你,只能等到成親之後了."蒼冥絕無奈地歎了一口氣,語氣里實實在在的幽怨.

蕭長歌失笑,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的話,沒想到,他竟然也會有這麼調皮的一面.

"不和你說了,明日外公就要進京,你明日還要進宮嗎?"蕭長歌詢問道.

秋莫白還從來沒有見過蒼冥絕,明日正好趁著這個機會引薦給他,但是如果進宮,會不會讓他對蒼冥絕的好感降低?

一個是自己的外公,一個是自己的愛人,二者一定要兼得.

"外公大老遠而來,就算再忙,我得到騰出點時間出來,長歌,我是不會讓外公對我有意見的,放心吧."蒼冥絕似乎知道她在想什麼一般,打消了她心里的疑慮.

還算上道,知道她顧忌什麼.

蕭長歌滿意地點點頭.

次日清晨,一輛馬車緩緩地從宮門口駛進了京城,而馬車的身後,跟著十幾個騎在高頭大馬上的侍衛,領頭的人是魅風.

去疊谷之前,蒼冥絕特地讓魅風手頭中的事情放一放,給他安排了這個任務.

有魅風在暗地里幫忙,不管怎麼樣,他都能夠安心.

馬車一路進了冥王府.

秋莫白被人扶著下了馬車,上上下下打量了這京城一眼,幾十年都不曾接近過的地方,如今看來,倒也有幾分親近之感.

只不過現在的京城,比他那時繁華得多了,果真是時過境遷,人已不複從前.

秋莫白進了冥王府,來的路上已經有人告訴他蒼冥絕是當今的太子,而小花,是未來的太子妃.

"外公,許久未見您身體可還好!"蕭長歌在院子里等他,一見他進來,立即迎了上去.

多個月沒有和蕭長歌相見,秋莫白心里那個歡喜啊,甚至把自己得意門生給晾在一邊.

抓著蕭長歌便道:"小花,你怎麼瘦了?快好好讓外公看看."

秋莫白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,最後得出這個結論.

"外公,你遠道而來,路上一定奔波勞累,辛苦了,還是先進屋說話吧."蕭長歌拉著他的手進了正堂.

蒼冥絕正巧從拐角處走了過來,見到秋莫白,凌厲的眼鋒瞬間收斂起來,換上了淡淡的儒雅氣息.

"這位便是外公了吧?在下是長歌的夫君,蒼冥絕."蒼冥絕對他鞠了一躬,態度恭敬.

秋莫白臉上的笑意消散,反而露出了一副冰冷的姿態,挑眉看著他:"你就是蒼冥絕了?我常常聽小花提起你."

"正是."蒼冥絕扭頭看了看蕭長歌,她竟然常常提起自己?

"哼,我們小花雖然喜歡你,但是不代表會嫁給你,就算嫁給你,也不代表會和你過一輩子,年輕人,還是好好表現吧."秋莫白冷哼一聲,負手走向了上座.

蒼冥絕面不改色地虛心點頭:"是,謝外公教誨."

倒是不像明溪來信說的那麼傲慢不羈,看起來彬彬有禮,還像是那麼回事.

幾人才在正堂里說了一會話,明溪和阿洛蘭便紛紛趕到了.

蒼冥絕還覺得氣氛有些太過壓抑,幸虧他們及時前來,便走到了蕭長歌的面前,捏捏她的手,挑眉笑.

"師父?這就是秋莫白秋師父了吧?"阿洛蘭氣喘籲籲地跑了上前,猛地抓住秋莫白的手,驚訝道.

秋莫白被她嚇了一跳,放下手里的茶杯,有些吃驚地看著她:"小,小姑娘,你該不會是想拜師吧?對不起,我已經不收徒弟了."

阿洛蘭聞言,連忙搖頭:"不是不是,師父您誤會了,我是明溪的好朋友,今日特地前來拜訪您."

一旁的明溪還沒來得及開口,就被阿洛蘭率先搶了戲份,無奈地撫額輕歎.

上篇:第四百零四章報仇大計     下篇:第四百零六章 城外驛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