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四百零七章兜兜轉轉  
   
第四百零七章兜兜轉轉

一秒記住【 g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第四百零七章兜兜轉轉

成親之日很快到來,轉眼間已經是十四日.

太子府早就竣工,蒼冥絕調派了一批丫鬟奴才過去布置,自己也常常過去監工,對于他來說,沒有什麼比成親之日來的更加重要.

張燈結彩的太子府看起來非常喜慶,從里在外都是蒼冥絕一一指點過的,布置得都是蕭長歌喜歡的風格.

還未到成親日,京城里已燃放了一晚上的煙火,明亮的色彩映照天際,劃出道道光彩.

"公主,明日就要大婚,今晚還是早些睡吧."賽月鋪了床,對蕭長歌道.

分明已經不是第一次成親,但是蕭長歌的心情卻和第一次不一樣,總有些微妙的緊張.

"恩,明日的事情都准備好了嗎?"蕭長歌問道.

這幾日的忙碌她也看在眼里,蒼冥絕也是早晚不見蹤影.

為了避嫌,宮中來教規矩的嬤嬤早就讓蕭長歌和蒼冥絕分開.

蒼冥絕先去了太子府,蕭長歌留在冥王府內,已經好久日子沒有見到他了.

"明日是公主成親的日子,定是所有的東西都准備好了,公主就等著明日做一個漂漂亮亮的新娘吧."賽月笑道.

"我知道了."

賽月熄滅兩盞燈,一直以為蕭長歌是緊張得睡不著,特地留下來陪她說了一會話.

輕輕地關上門出去,蕭長歌翻來覆去,看著房梁,卻怎麼也睡不著.

突然,窗戶被人推開,一個黑影閃了進來,蒼冥絕輕聲地走到她的床邊,在黑夜中凝視了她一會,才慢慢摟住她.

蕭長歌一驚,猛地轉身,卻被一張冰冷的嘴唇堵了個結實.

她猛地睜眼,卻見蒼冥絕也睜眼看著她,瞬間四目相對,電光火石那一刹那,她竟然臉紅起來.

蒼冥絕看她不專心,伸出手蓋住了她的眼睛,自己吻了個暢快.

蕭長歌呼吸急促地推開他,頭埋在他的肩膀上,忍不住嘟囔:"明日就成親,怎麼這個時候偷偷過來?"

蒼冥絕透過窗外皎潔的月光看著她明亮的眼睛,被他親的紅紅的唇,伸出手摩挲著那一處.

"這麼多天沒見你,想死你了."他的聲音有些嘶啞,眼睛里是毫不掩埋的想念.

他說的沒錯,自從太子府建成之後,他日日夜夜都紮根在那邊,好不容易得了空過來看她,卻被宮中來的嬤嬤推開.

常常見不到面,就連遠遠地看上一眼都不行,只能靠著留在身上的畫像一解相思.

他要是再見不到她,恐怕就要瘋了.

只有這一刻,他才覺得滿足,才覺得多天來的提心吊膽終于消失殆盡.

蕭長歌沒有說話,往他的懷里鑽了鑽,鼻子間縈繞著他的氣息,胸口微微的緊張也消失得一干二淨.

"這幾日有沒有想我?"蒼冥絕見她不語,再次問道.

"沒有."蕭長歌回道,只覺得他的身子一僵,氣息紊亂,作勢就要欺身上來.

他很想知道她的回答,這幾日他一直這麼想她,很期望她的回答也是和他一樣的.

沒想到,這個小沒良心的東西竟然這樣回答,真是氣死他了.

蒼冥絕眼睛里充滿著危險的韻味,但是轉瞬間卻消失殆盡,眼角眉梢帶著笑意.

他伸出手捏住她的下巴,對上她的視線,陰陰柔柔地問:"真的嗎?"

蕭長歌原本不過想逗逗他,沒想到他會當真,連忙轉了反應,勒住他的脖子:"跟你開個玩笑,你竟然當真了?"

他的眼神還是一般深沉,但是心里卻松了一口氣.

"不管你說什麼,我都會當真,所以下次,千萬被騙我,尤其是這種事情."蒼冥絕的聲音極其認真.

蕭長歌有一瞬間的錯愕,不過很快便垂了眼睫,伸手環住他的腰:"知道了."

"那這幾天想我沒?"蒼冥絕還是依舊緊抓這個話題不放,就是要聽她親口說出自己想他.

"想想想,想死你了."蕭長歌既無奈,卻又動情.

蒼冥絕死死盯著她的眼睛,不管她想不想,她就在自己的懷里,在自己的胸前,明日就是自己的王妃,還有什麼不滿足的?

"乖乖的."蒼冥絕攏了攏她的發絲,也沒有說什麼,聲音里似乎有些無奈.

蕭長歌乖巧點頭,見他眉眼之間有些疲憊,忍不住伸出手撫摸上他的眉眼,在他的內心之間輕點了一下.

"這幾天,累了吧?"蕭長歌有些心疼地問道.

蒼冥絕抓住她的手,放在唇邊吻了吻,隨後藏進被子里.

"不累,一點也不累."真的不累,反而還有點忙碌的滿足感,想著明天就能夠真真正正,名正言順地擁有她,他就有前所未有的滿足.

"睡吧."蒼冥絕摸摸她的額頭.

"你呢?"蕭長歌問,是回去,還是留在這里?

"我看著你睡."蒼冥絕聲音放輕,低頭看著她.

一夜安眠.

次日清晨,蕭長歌是被賽月推醒的,外面敲鑼打鼓的聲音不斷,她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,下意識地摸了摸身邊,冰涼一片.

想來,昨天晚上她睡著之後,他便回去了.

她努力睜著惺忪的睡眼,扭頭看了看眼前,賽月領著一排的丫鬟站在她的面前,手里捧著成親時需要用的東西.

"現在什麼時辰?"蕭長歌看了看一片漆黑的窗外,問道.

"現在是寅時."賽月回道.

才寅時?合著她才睡了沒幾個小時,就被人叫了起來,睡眠不足會容易長痘痘的,她蒙臉就要倒下.

"太子妃,今天是您成親的日子,您可不能再睡了!"賽月緊張地看著要倒下的蕭長歌,對旁邊的丫鬟道,"快把太子妃拉起來,梳妝打扮!"

身後的幾個丫鬟立即上前,伸手拉起了還在床上的蕭長歌.

蕭長歌閉著眼任由他們洗漱換衣,直到梳妝的時候才清醒過來.

幾個丫鬟有條不紊地分工,靈巧的手指從她發間穿過,發絲一挽,一個發髻便隱隱約約出現了形狀.

梳妝的時間很長,蕭長歌撐著下巴看著鏡子里的自己,在這時候,她的腦海里不斷地回蕩過自己和蒼冥絕相遇相識的這幾年,說長也長,說短也短.

只是,兜兜轉轉這麼多年,兩人還是回到了原點,最終還是走在一起.

"太子妃,您喜歡這個玉簪,還是這個金簪?"賽月執起梳妝盒里面的兩個首飾,問道.

蕭長歌望著兩只差不多的簪子,突然想到了當年蒼冥絕贈給她的芙蓉玉簪,當年自己一直把那個簪子帶在身邊,只是大火之後,便消失得無影無蹤.

現在,也找不到了.

她正想隨便指一個,門外立即前來一個丫鬟,手里捧著一個盒子,輕聲道:"太子妃,這個是太子派人送來的東西,讓太子妃今天戴上."

讓她今天戴上?

蕭長歌看著那個熟悉的盒子,當下了然.

這個世界上唯有蒼冥絕最懂自己的心思,知道她想要的是什麼.

她伸手接過,打開一看,里面果然是一個奶白色的芙蓉玉簪,她嘴角輕勾起一抹笑意,毫不猶豫地插在了頭發上.

太子府,蒼冥絕一身大紅色明豔的喜服,與他冰冷的氣質並不是很相符,但是看起來卻有種別樣的感覺.

"太子,東西都已經送到了."江朔的身影從門外進來,低聲道.

蒼冥絕點點頭,抬頭看了看天空,太陽還不曾升起,陰暗地似乎要將這個地方戳破.

他的眉心微微跳了跳,有些不滿意地看著大門,似乎總有些事情會發生.

江朔等了一會,看了看天空,才道:"王爺,吉時快到了,是不是要准備去接太子妃了?"

蒼冥絕負手,忽而道:"江朔,你派暗衛把太子府保護起來,一點都不要松懈."

江朔點點頭,立即轉身前去.

宮中派來的幾個嬤嬤都是對于成親之事尤其有經驗的,此時已經陸陸續續就位,一面喊著吉時已到,一面走到了蒼冥絕的面前.

"太子,此時吉時馬上就要到了,應該去迎接太子妃了."幾個嬤嬤笑道.

蒼冥絕點點頭,深邃的目光掃了掃天際,微微低頭,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袖,對幾個嬤嬤道:"走吧."

此時蕭長歌已經換上了喜服,大紅色襯托的她十分豔麗,她看著鏡子里的自己,不知道已經多久沒有打扮成這副樣子了.

不過,今天的她美豔得有些驚心動魄,或許是她天生就適合這種妝容,嫵媚的眼角眼波流轉,只要稍稍一眨眼,便十分勾人心魂.

旁邊的賽月已經看呆了,不由自主地張大嘴巴詫異:"太子妃,您真是太美了!"

伺候了蕭長歌這麼久,一直都覺得她的美是簡單素淨的,但是今天才發現自己錯了,原來,蕭長歌也可以豔麗得驚心動魄.

仿佛她只要稍稍一個眼神,就可以把人的心勾走,就連自己也不例外.

蕭長歌紅唇微微一笑,眼睛里卻是一片明豔.

"可以蓋上蓋頭了."賽月伸手拿過蓋頭,輕緩地蓋在了蕭長歌的頭上.

霎時間眼前一暗,只剩下鋪天蓋地的紅色.

賽月扶著她坐在房間里面等著,外面依舊是丫鬟來來回回忙碌的樣子,她的耳邊縈繞著輕雜亂的腳步聲,卻是平凡而又真實的感覺.

秋莫白,明溪,阿洛蘭幾人早就等在了正堂中.

幾人皆是笑的合不攏嘴,阿洛蘭支著下巴看著明溪,幻想著有一天能夠和他比肩而立.

明溪感受到一道炙熱的目光看向自己,忽而掃向了阿洛蘭,卻見她滿臉凝笑地望著自己,有些訕訕然.

上篇:第四百零六章 城外驛站     下篇:第四百零八章 喜宴被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