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四百零八章 喜宴被擾  
   
第四百零八章 喜宴被擾

一秒記住【 g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第四百零八章喜宴被擾

蒼冥絕臉上是一如既往的平靜,下馬,進門,喜娘高聲通報,讓里面的人做好准備.

賽月壓下蕭長歌強行掀起的蓋頭,低聲道:"太子妃,太子已經來了."

說著扶住蕭長歌起身,旁邊的喜娘一直說著吉祥話.

推門出去,一股春日的暖風輕輕吹拂著,此時天空升起第一抹朝霞,絢麗的讓人心暖.

蒼冥絕臉上雖沒有太多的表情,但是他的雙眼里卻盛滿了柔情,看著那個自己朝思暮想的身影朝著自己走來,一切都熟悉到讓人顫栗.

當年,她也是如同這般,在喜娘的攙扶下款款走來.

那時他一身戾氣逼人,沒人敢與他靠近,娶了妻子被臨王糟蹋也不在意.除了她.

當時的畫面曆曆在目,她當著他的面,一刀切下了臨王的命根子,保全了自己,也保全了他.

沒想到時間如同流水一般,兩人已經走過了這麼多個年頭,緣分這東西,再多也說不清楚.

轉眼間,喜娘已經將蕭長歌的手放在了他的手上,笑的誇張:"太子妃上轎."

敲鑼打鼓嗩吶聲開始在這一刻響起,蒼冥絕手心里微微汗濕,將她的手緊握在自己手中,大手緊緊包裹著她溫暖的小手,仿佛天長地久.

上了轎子,車駕鑾輿往太子府而去.

天色還未完全放亮,街道上卻已經是人頭贊贊,兩旁的街道被圍得水泄不通,都是前來一睹太子成親的百姓.

早前蒼冥絕就已經吩咐過,只要有人的地方,就可以扔碎銀和喜糖,此時幾個喜娘打開早就准備好的囊袋,抓起一把糖果碎銀就往人群中撒去.

眼尖的人見到碎銀,頓時起了爭執,人群一擁而上,在紛亂的街道上爭搶不休.

迎親的隊伍繼續前行,喜娘的手里不斷地派發著碎銀和喜糖,周遭熱鬧的氣氛仿佛在這一刻全部爆發出來.

但是,隱沒在人群中一雙冰冷的雙眼,直勾勾地盯著馬車前行的方向,被紗布遮住的臉看不出任何表情,只是那雙眼睛,銳利的似乎要將蒼冥絕殺死.

他緊緊地握著手里的刀劍,輕而易舉地越過周圍紛亂的百姓,高挑的身影一閃而過.

車駕一路順暢無阻地進了太子府,幾個喜娘早就恭迎在門口.

耳邊都是絲竹樂聲,蕭長歌坐在轎中安靜許久,不見喜娘的聲音,手中的蘋果早被捂熱,正想出聲詢問,猛地三支利劍便咻咻咻飛到了轎門上.

她身子一歪,差點撩開蓋頭.

擺放好了火盆,只等著蕭長歌前去跨越.

然後有人前來踢轎門,蕭長歌被扶著下了喜車,一低頭,便看見眼前的火盆.

"新娘跨火盆,今後紅紅火火!"

長腿一邁,跨過火盆.

"新娘碎瓦片,今後歲歲平安!"

用力一踩,瓦片應聲而碎.

成親的禮儀順利完畢,蒼冥絕伸出手,抓住她手中的紅綢緞,兩人並肩走進正堂.

嘉成帝也在這個時候趕到,今日是太子大喜之日,作為父皇,怎麼著也得來走個過場.

只是秋莫白和蕭長歌的身份不宜入席,只是站在一邊含笑靜觀,看到自己的孫女成親,他的心里是怎麼也抑制不住的激動.

或許只有這一刻,他心里的傷才全部釋懷了.

"一拜天地!"

等走上前,嘉成帝已經喜上眉梢地看著她們,這是這些日子以來,唯一的一件喜事.

兩人在眾目睽睽之下鞠躬.

"二拜高堂!"

嘉成帝已經伸出手示意他們起來.

"夫妻對……"

喜娘話音未落,一聲清冽的聲音已經從高牆之上傳出:"四哥這個時候娶了本王的王妃,難道也不請本王來喝杯喜酒嗎?"

再熟悉不過的聲音,他們不用抬頭也知道是誰來了.

溫王側目低頭看著底下熱鬧的場景,看似風輕云淡,實則內心早已風起云湧.他也是此時此刻才明白蕭長歌的身份,原本嫁她給他就是一場陰謀,他卻癡情到今日.

真是可笑!

眾人皆是詫異地抬頭看著高牆上之人,竟然是蒼云寒回來了,被貶為庶民,被通緝的蒼云寒竟然自己跑回來了,這不是來送死的嗎?

蒼冥絕護住蕭長歌的身子,她已經掀開了蓋頭,璀璨如星的眼眸看著他,一雙紅唇親啟:"他回來了."

被她絢麗的那張臉看著,蒼冥絕的心如同春水一般蕩漾著,良久才收回神.

"沒事."蒼冥絕嘴角勾起一抹笑意.轉首,眼眸中卻全是冰冷.

"逆子!你還敢回來?"嘉成帝頓時站起身,厲聲吩咐旁邊的禦前侍衛,"你們,趕緊把這個逆子給朕抓起來!"

一聲令下,禦林軍頓時沖到蒼云寒的近前,手中的刀劍一閃,猛地將他團團圍住.

但是,蒼云寒卻一聲不響地走到眾人面前,慢慢地舉起雙手,臉上還是一副玩世不恭的笑臉.

"父皇,我今日來沒有惡意,只是不忍心看您被欺騙蒙蔽這麼久,有一件事情想告訴你罷了!"蒼云寒視線掃到了蒼冥絕的身上,他的那身喜服甚是礙眼.

"你這逆子,當初和江湖中人勾結,又企圖勾結外賊前來謀害蒼葉,實在罪不可赦,朕今天定要親手將你拿下!"嘉成帝抽出一把劍,指向了蒼云寒.

原來,他不在的這段日子里,蒼冥絕竟然想出了這麼多的罪名安在他的頭上,難怪不管他怎麼說,嘉成帝都不相信他.

"父皇,兒臣當初也是被陷害,有不得已的苦衷,兒臣不指望您相信,只是今日兒臣帶來一個人,他一定會告訴您真相."

蒼云寒明白自己此時的處境,知道硬來絕對不行,所以想用感情打動嘉成帝.

嘉成帝目光掃向了蒼冥絕,似乎是在征求他的意見.

收到他的目光,蒼冥絕攜著蕭長歌無畏地上前,正色道:"父皇,既然六弟已經回來,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說,就聽他一言吧."

蒼云寒看著二人交握的雙手,眼底的冷笑越發明顯.

看你能得意到幾時,再過一會就是你的死期!

話音剛落,門外便走進一個身影,身後跟著數名服裝迥異的男子,手里配著刀劍,一臉凶狠地走了進來.

他們的打扮顯然不是蒼葉國的人,並且來勢洶洶,目光掠過每一處,很明顯來者不善.

"父皇,這位是晟舟國的王子,兒臣最近一段時間周游列國,尋找修身養性之法,只為等一個合適的機會向父皇認錯.誰知,竟然誤打誤撞結識了東河王子,東河王子思念妹妹,便隨著兒臣到蒼葉國,想和瑟公主一面."蒼云寒解釋道.

蒼冥絕卻是冷哼一聲,不過是黔驢技窮,只能使出這種手段了.

選擇在他和長歌成親之日里鬧騰,不過是為了擾亂他成親,但是這又能對他造成什麼影響?

東河王子是和瑟公主的哥哥,雖然明面上有關系,但是暗地里前來探望,不過是為了借機挑起蒼葉國內部大亂而已,只有蒼葉國內亂,軍心不穩,他晟舟國才有偷襲的可能.

他上前一步,以晟舟國禮儀行了個禮:"蒼葉皇上,臣在晟舟國偶遇六皇子,聽聞他是蒼葉皇子,便請他帶臣來蒼葉國見一見妹妹和瑟公主,請問,臣的妹妹現在何處?"

嘉成帝面色有些不快,他心知肚明東河王子前來蒼葉國的目的定然不善,蒼云寒這個逆子,果真勾結了外賊.

"東河王子說笑了,蒼云寒已經被朕貶為庶民,只是一個普通的百姓,到晟舟國去是為了避難,至于怎麼結實了王子,朕就不知道了.

不過今日是和瑟公主的成親之日,若是王子得空,不妨一起飲杯喜酒好了."嘉成帝微眯著雙眼看著東河王子,不過是個乳臭未干的毛孩,竟然敢在蒼葉國叫囂?

東河王子並未在意嘉成帝的話,只是目光在場上巡視了一圈,卻沒見到和瑟公主的身影.

"皇上,今日是臣妹的成親之日,為何場上不見她的蹤影呢?"東河王子疑惑地看著嘉成帝,詢問.

蒼云寒嘴角勾起一抹冷笑,銳利的目光刹那間掃向了蒼冥絕,眼中得意之色甚顯.

好不容易搬來了東河王子前來,可見蒼云寒是費了些心思的,但是效果顯不顯著還不知道.

且看風云驚變吧.

"和瑟公主,還不快快前來參見你的哥哥?"嘉成帝目光掃向了蕭長歌,皺眉微有不快.

他蒼葉大國,豈能在外人面前丟了臉面?

蒼冥絕攥住她的手,對她搖搖頭.

此時出去,就是著了蒼云寒的道,他會即刻抨擊蕭長歌頂替阿洛蘭一事,並且和東河王子串通一氣,指證蕭長歌.

蒼冥絕轉身吩咐一旁的江朔,去把阿洛蘭找來.

"東河王子,請等一等."蒼冥絕嘴角含笑,朝東河王子道.

東河王子卻上前一步,上上下下打量了蒼冥絕一眼,不屑地開口:"想必這位就是太子蒼冥絕了吧?果真是相貌非凡,一表人才,只不過聽說小時候被一場大火燒的毀容,斷腿,怎麼又好了?真是老天不長眼啊!"

明擺著就是在諷刺蒼冥絕不該被醫治好,試圖挑起蒼冥絕的怒火,但是,他不僅沒生氣,反而還流露出淺笑.

"東河王子,您是早上沒刷牙,還是中午吃了臭豆腐,怎麼一張嘴這麼欠哪?看您的外表和您的內心一樣齷蹉吧?"蕭長歌言詞犀利地反擊,全然不顧嘉成帝還在場.

當下,東河王子便被她氣了個呼吸困難,指著蕭長歌,怒罵道:"你是誰?竟然敢這麼說本王子?"

"我的名字,你恐怕沒聽過."蕭長歌微笑,眼睛里卻是陣陣冰冷.

這下,換作嘉成帝呆住,混亂的局面讓他分不清東南西北.

上篇:第四百零七章兜兜轉轉     下篇:第四百零九章 鐵證如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