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四百一十章黃雀在後  
   
第四百一十章黃雀在後

一秒記住【 g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第四百一十章黃雀在後

面前是無邊無際的黑暗,蒼云寒嘴邊綻放出一抹冷笑,眼睛里的倔強卻不願意人認輸.

"父皇,蒼云寒攜東河王子前來指證和瑟公主的真實身份,必定是受了東河王子的挑唆,企圖讓蒼葉國產生內亂,從而有機可趁,還請父皇嚴懲東河王子."

蒼冥絕收回手中的劍,吩咐身邊的侍衛將蒼云寒看押起來,對嘉成帝稟告.

這件事情牽扯的人並不少,事情肯定不是一言一語就能解釋清楚的.

東河王子前來蒼葉國的目的顯而易見,但是蒼云寒也不笨,如果不是心里有恨,又怎麼會帶著東河王子前來?

"蒼云寒,朕本來想對你寬宏一次,放你一條生路,畢竟你是朕的親生兒子,但是你自己不珍惜,聯合外敵前來對付蒼葉國.朕若是放過你,天下百姓也會不得安心,所以,還是將你先押入天牢,聽候發落!"

嘉成帝微微合上眼睛,他也不想,但是自己的兒子一個又一個地背叛自己,他心寒.

短短的功夫,場上的大亂,頓時平靜下來.

嘉成帝也累了,原本是好好的一場喜事,卻被攪合的不成樣子.

人一旦上了年紀,很容易對這些事情產生厭惡,所以說人一旦年老,就會向往安逸的生活,就連帝王,也不過如此.

"太子,東河王子就交由你處置吧,朕累了,先回宮去."嘉成帝揉揉眉心,轉身邁步出了太子府.

看來,他是有心放權了,竟然讓蒼冥絕他處置東河王子.

"皇上起駕!"拉長的聲音響徹云霄.

沒有了嘉成帝的坐鎮,場上各懷鬼胎的人也有了宣泄口.

"蒼冥絕,竟然讓你蒙混過關,那個老不死的東西竟然也會相信你?真是老糊塗!讓你當太子,蒼葉國的江山遲早要毀在你的手上!"蒼云寒面色一寒,對他冷嘲熱諷.

蒼冥絕走進他一步,嘴角含笑:"既是老祖宗千辛萬苦打下的江山,自然不能在我手中毀了,你要是有時間,不妨看著我是如何治理天下的."

"好啊,我倒要看看你將來要怎麼面對列祖列宗."蒼云寒慢慢地站起身,不再理會蒼冥絕,反而看向了蕭長歌.

她嫁給他,不過是為了當他身邊的暗線,逼他對葉霄蘿動手,套出他的消息,在他耳邊吹枕邊風,一切的一切都只是為了幫助蒼冥絕?

蒼冥絕他到底何德何能,這麼多人肯為了他赴死?

"你到底是誰?蒼冥絕給了你多少好處?你肯為了他對付我?"蒼云寒怔怔地走向了蕭長歌,臉上的疑惑深重.

這個女人,既熟悉,又陌生.

蕭長歌心中酸楚,總算明白了什麼叫做成王敗寇,蒼云寒這樣子,是輸得一敗塗地.

"過來."蒼冥絕見蕭長歌的腳步慢慢地走向蒼云寒,急急叫道.

說罷,已經過去抓她的手,把她結結實實地擋在自己身後.

低頭,看著蒼云寒:"我的女人是誰,就不勞你操心了."

當下,被踩在腳底的蒼云寒沒有任何反駁的能力,眼睜睜地看著蕭長歌被蒼冥絕帶走,就連想問一句她是誰都這麼艱難.

一旁的阿洛蘭見狀,連忙上前,扯住蒼冥絕的衣袍:"太子,求你放過我哥哥,他只是想來看看我而已,並不是有意來挑撥蒼葉國內亂的."

嘶啞的嗓音滿是懇求,蒼冥絕低頭看著她,忽而掃向了一旁的東河王子,他一言不發,死盯著地面.

如今,他帶來的那些人竟然被控制起來,害的他現在單槍匹馬不知所措.

還要讓自己的小妹為他求情,他這個王子做的還有什麼意思?

"蒼冥絕,你要殺要剮,悉聽尊便,反正今日落在你手中難逃一死,有膽量你就殺了我,最好不要讓消息傳到晟舟國,否則,父王必定親自領兵踏平蒼葉國."

死到臨頭,還有膽量威脅別人,他是王子,自小身份高人一等,只有他將別人踩在腳下,從沒有人將他踩在腳下.

這是第一次,刀尖抵在他的脖子上.

蒼冥絕冷聲一笑,冰冷高傲的眉眼看著東河王子,不屑地笑:"東河王子似乎忘了你父王將和瑟公主送來和親的目的是什麼,為的就是求蒼葉和晟舟永修舊好,你覺得我殺了你,又有什麼關系?"

這時,東河王子才覺得這個人可怕的很,第一眼見到,不過是傲慢不羈,給人以冷冰的感覺,現在這一刻,他才知道,什麼叫做手段惡毒.

就連他的這個威脅都不放在眼里,東河王子一時不知該說什麼.

蕭長歌用手指戳戳他的後腰,示意他點到為止.

她知道蒼冥絕不可能殺害東河王子,只是想看看這個東河王子到底有多大膽量而已.

伸手拉起地上的阿洛蘭,親親拍掉她身上沾染的灰塵.

在她身邊輕語:"放心吧,會沒事的."

暗處,一聲銀鈴般的低笑傳來,從幽意叢生的暗處走到陽光下,一張淺色面紗遮住她的臉,隨著她慢慢走進,在場的多數人竟然毫無預兆地暈了過去.

原來,在她來時早就熏出了毒煙,只要輕輕一聞,便會渾身無力發軟,神志不清.

而她早已吃過解藥.

"長歌,捂住口鼻,有毒!"蒼冥絕見那人的腳步直逼蕭長歌,不經意之間,竟然在眾人面前叫出她的名字.

在場的人皆是一怔,紛紛用衣袖捂住自己鼻子,不讓自己吸入有毒氣體,但是卻不曾奏效,除掉內里高深的幾人,其余紛紛倒地.

"長歌……長歌……"蒼云寒冷冷地笑,低聲呢喃,猜來猜去,好像猜不中這結局.

原來,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就在自己身邊,他卻不知,真是可笑.

蕭長歌腿一軟,眼前的景象有些不真實,她用力掐住自己的手心,用痛意強迫自己清醒過來.

但是卻無用,腦袋里總是暈乎乎的,這藥效可真強,她用最後一絲理智捂住自己的口鼻,不再吸入青煙.

蒼冥絕從混沌中清醒過來,上前緊抓住蕭長歌的手,可是那雙纖纖玉手卻在他的面前溜走,一眨眼的功夫,一把尖刀已經抵在她的脖頸上.

冰涼的刀尖不帶一絲感情,只要一用力就能血光四濺.

"你放開她!"蒼冥絕逼近葉霄蘿,心有余悸地讓她停手.

當年的事情怎麼發生的,葉霄蘿心知肚明,看著多年後依舊被她挾持的蕭長歌,心里十分激動.

這麼多年過去了,最後依舊落在自己手上.

"放開她?你在同我開玩笑嗎?"葉霄蘿雖然在笑,但是眼睛里的恨意卻滿溢而出,"你別過來,否則我不知道我的刀會在什麼時候割開她的喉嚨,和她同歸于盡,我也不虧."

蒼冥絕怔住腳步,眼睛里盡是恨意和後悔,方才他怎麼就沒有抓住她,他又讓她陷入這種境地,真是該死!

"葉霄蘿,你回來無非是為了報複,你想怎麼樣,你說."蒼冥絕豁出去,只要她能放開蕭長歌,哪怕要了他的命,他也無怨無悔.

他恨只恨上次下手太輕,沒有直接解決了她,才會留下這個後患.

葉霄蘿蟄伏在太子府周圍這麼久,為的就是有朝一日趁他們松懈,進行報複.

沒想到,就在她打算成親之日動手的時候,蒼云寒卻帶著東河王子前來,或許這就是天命,是天讓她重遇蒼云寒.

她的這張臉全都拜他所賜,但是當她見到他的那一刻,心里所有的恨意都消失得一干二淨.

沒辦法,她對于蒼云寒,愛超越了恨.

"我要你放了蒼云寒."葉霄蘿眼鋒掃向了一旁的蒼云寒,見他怔怔地望著自己.

"葉霄蘿,你在干什麼?趕緊放下刀!別傷了她!"蒼云寒的心驟然收緊,眼前的一切總算清晰起來.

怎麼葉霄蘿會在這里?她挾持蕭長歌又是為了什麼?總之,他好不容易見到故人,不會讓葉霄蘿的刀輕易傷了蕭長歌.

聽著蒼云寒的吶喊,葉霄蘿更是低頭看向了自己面前的蕭長歌,到底,她有什麼好的?

一個兩個都願意為了她丟掉性命?

而自己,想要得到一份簡單的愛情都那麼難?

"別傷她?蒼云寒,她已經不是你的妃子,你還護著她?我早和你說過,她就是蒼冥絕放在你身邊的暗線,為了引你上鉤,輕輕松松對付你."

"你瞧瞧你的樣子,已經走到這個地步,還關心她做什麼?我現在就殺了她,好為你報仇!"

葉霄蘿輕輕磨動刀身,冰涼的刀身觸進蕭長歌的脖頸,分外冰涼.

"你說,我一刀下去,你會死嗎?"葉霄蘿挑眉冷笑.

她就是案板上的魚肉,任由她宰割,這種感覺,好不快活.

"你真可憐,腦袋里翻來覆去就只有報仇二字,為了一個不愛你的男人折騰自己,有意思嗎?你為他付出那麼多,他有正經瞧你一眼嗎?"

"要我是你,甯願拋棄這所謂偉大的愛情,人生苦短,不如走出去看看祖國大好河山,在路上行走,總歸會遇見愛自己,自己也愛的人,在一棵樹上吊死,你說劃算不劃算?"

蕭長歌微微側頭,避開她略微顫抖的尖刀,淡然開口.

似乎有受她感染,葉霄蘿的手越發地顫抖起來,轉而看向了蒼云寒,他一副緊張要死的樣子,到底是為什麼?

上篇:第四百零九章 鐵證如山     下篇:第四百一十一章 沉浮飄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