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四百一十七章 找找樂子  
   
第四百一十七章 找找樂子

一秒記住【 g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第四百一十七章找找樂子

過了幾天,秋莫白便領著自己的徒弟徒媳前來告辭,在太子府也住了這麼多日子,再住下去恐遭閑話.

再說,疊谷里還放置一些藥材,需要人看顧,都是些精貴的藥材,若是壞了,未免叫人心疼.

習慣了山中的安靜和悠閑,在太子府住著,人前人後都伺候著,實在不太適應,他天生受不得束縛,要回疊谷才渾身自在.

聽著秋莫白羅列出來的道理,蕭長歌想再多挽留也沒有辦法.

"外公,若是有時間了,我和他就到疊谷里探望你們."蕭長歌摸不准什麼時候有時間,只是先這樣說了.

秋莫白應了聲,她又看向了阿洛蘭:"你也去嗎?"

阿洛蘭點點頭,依偎著明溪:"明溪在哪里,我就在哪里."

明溪伸手揉揉她的頭發,一臉寵溺.

早就知道阿洛蘭會這麼說,她知道阿洛蘭喜歡明溪,願意跟著他,也好,有一個人能夠這麼死心塌地地跟著明溪,是他幾輩子修來的福氣.

"小花,人心險惡,你一定要好好分辯,不要吃了虧.外公不能在你身邊保護你,你自己一定要保護好自己."秋莫白拉著蕭長歌的手,和她拉家常.

看著秋莫白用心叮囑的樣子,她心里泛淚,臉上依舊笑魘如花,只覺得還沒相處一會,就要分開,還不如不在一起.

"我知道."蕭長歌用力點頭.

秋莫白又說了一些話,蕭長歌都一一應下,臨走前,給了他盤纏,秋莫白臉色有些難看地拒絕了.

在疊谷那個偏僻的地方哪里需要用得上銀子,拿銀子不過是換掉糧食和衣料而已,況且疊谷中采摘的藥材都已經夠他用了.

蕭長歌知道他的脾性,也沒有強行給他,只是讓人雇了一輛馬車,讓魅月送他們進谷.

送他們出城,在郊外的時候秋莫白讓她回去,眼見那頂深藍色的馬車越行越遠,蕭長歌的心里有些恍然.

她穿越到這里也有好幾年了,似乎漸漸地習慣了這里的生活,有了愛人,親人,朋友,值得信任的人和能夠保護她的人,過著平靜而安穩的日子.

似乎,這樣也不錯……

只是,不知道現代她身邊的朋友怎麼樣了,她離開之後,會不會有人想起她,她是不是成為了茶余飯後的閑談.

一時之間有些恍惚,時間很快,卻也很慢.

晚上蒼冥絕依舊很晚回來,她告訴了他秋莫白回谷的事情,他捧著她的臉,認真地道:"在府里待著是不是很無聊?改日等朝廷上的事情處理好了,我帶你到南江散心."

他哪里有時間,蕭長歌沒有說話,他是太子,怎麼能夠輕易出京.

蒼冥絕像是知道她在想什麼似的,揉揉她的發頂:"你在想什麼我都知道,父皇最近在指派南江的官員,正好要經過我的手,到時可以借著公事到南江游山玩水."

蕭長歌回頭,摸上他的臉頰,微陷的臉頰刻畫出菱角,臉上微微生出了胡渣,看上去有些憔悴.

"你瘦了,最近遇到事情很難處理嗎?"她的語氣里有些心疼.

蒼冥絕抓住她的手,不想讓她知道朝堂上太多事情,蒼慕修一黨的老臣還在,他要剪除他們的羽翼,還需要一段時日.

雖然籠絡了一些到自己手下,但是還有一些冥頑不化的老臣不識抬舉,在朝堂上屢次和他作對,讓嘉成帝加重對他的疑心.

不過他從來沒有把那些人放在心上,等他登基之後,會一個個地把他們鏟除.

"沒什麼,最近把太多心思花在朝堂之上,沒有時間陪你,日思夜想,思念成疾了."蒼冥絕笑道.

"油嘴滑舌!"蕭長歌捶他的胸膛,推他去沐浴.

"我已經讓人放了熱水,去沐浴吧."蕭長歌道.

蒼冥絕撩撩她的頭發,故意湊到她的耳邊,溫熱的呼吸灑在她的耳邊:"晚上等我."

蕭長歌用力推他:"趕緊去吧你!"

他一笑而去,看著他的背影消失在門外的拐角處,眼角眉梢還是濃濃的笑意.

回來的時候,她故意躺在床上裝睡,他的身子帶著淡淡沐浴後的清香,忽遠忽近,飄忽不定,最後停在床邊,沒有動作.

蒼冥絕像是看一件藝術品似的盯著她的臉頰,不自覺地伸出手去撫摸,粗糙帶著微繭的手掌心滑過她的側臉,從額頭到眉心,再到眼睛,最後落在嘴唇上.

他的動作很輕,蕭長歌忍住笑意,睫毛卻不由自主地煽動了兩下,他笑:"裝睡?"

蕭長歌睜開眼:"本來快睡了,被你摸醒了."

他打開被子進去,只是摟住她的身子,沒有做什麼.

"明日葉皇後出宮清修,蒼慕修也自請去了城外,尋找錦瑟."蒼冥絕今日在和嘉成帝談及此時,也談及了該如何處置段貴妃的事情.

"錦瑟?"蕭長歌突然抬頭,那個擁香樓的頭牌錦瑟,"沒想到他執念竟然如此之深,已經過去這麼久了還要尋找錦瑟."

錦瑟到底是死是活還不知曉,他就已經為自己劃下了未來的路,若是沒有找到錦瑟,他又該怎麼辦?

"其實我就派人去找過了,沒有發現尸骨,應該是被人救走了."蒼冥絕道.

從斷崖摔落,根本沒有生還的可能,但是那時是冬天,還下著雪,封了底下的山坡,一路滑下都是平穩的雪路,到了底下還有一些枯樹做沖擊,所以幸存的機會還很大.

"那錦瑟被誰救走你可知?"蕭長歌一臉疑惑地問道.

蒼冥絕搖搖頭:"不知,派出去的人還附近的村莊找了又找,壓根沒有發現錦瑟的身影.蒼慕修他自己親自去找過,一定找的還更仔細,既然他都沒有發現,那定是不在京郊."

"不在京郊,那會是在哪里?"蕭長歌喃喃自語,想不明白.

突然,額頭被人敲了一敲,蒼冥絕挑眉看著她:"想的這麼仔細做什麼?再怎麼樣也不關我們的事了,我已經替他找過了."

蕭長歌扭頭猛地對上他的眼睛,離他很近,沒有說話,又問道:"那父皇要怎麼處置段貴妃?蒼云寒和葉霄蘿都沒有葬入皇陵,段貴妃沒有被奪封號,依舊是貴妃,父皇應該不會對她處置得太重吧."

她說對了,段貴妃依舊是貴妃,嘉成帝也沒有想要處置她,只是給她一個教訓而已.

再者是因為最近實在損失了太多,再不想段貴妃也出事,想要讓後宮平靜一會而已.

但是蒼冥絕又怎麼會讓段貴妃那麼好過,害死了他母妃的人,還能夠逍遙地活在這個世上嗎?

"父皇的想法確實如此,今日提及段貴妃的時候,他還有一絲憐憫,不過,事情可能不會讓他如願了."蒼冥絕冷冷一笑,環住她身子的手越發地緊了起來.

蕭長歌抬頭看了他一眼,知道他的性子,只是拍了拍他的後背,給予他安慰.

"不管你做什麼,我都支持你的."蕭長歌能給的只有這句話.

既然已經嫁他為妻,不管他做什麼,就會不顧一切地支持他,做她所能做的一切.

蒼冥絕的眼睛因為她的這句話而發亮,如同墨色一般的眼睛在燭火的渲染下變得更加深沉,死死地盯著她,不曾松開.

蕭長歌最受不了他突然這樣看著她的目光,正想躲避,卻被他扣住下巴,狠狠地吻了下去.

手慢慢地滑進被子里,身子一翻,壓上她的身子,夜色後的一場秀讓人癡迷,紅色的幔帳隨著夜風起伏飛舞,勾勒出一個難忘的夜晚.

臨王已經半月不曾上朝,躲在府里裝病.

他倚仗的葉皇後和段貴妃都失勢,他如同一片漂浮不定的野草,不知道該倒向哪邊.

原本想著再不濟還有溫王,他腆著臉皮到他的面前求情,也可以保他幾年富貴,但是如今連溫王都不在了,朝堂上早已經變成蒼冥絕的天下,他怎麼能安心?

早知道當初就不該欺負他,不該代替他品嘗他的王妃,更不該調戲蕭長歌,他悔恨地撓撓自己的腦袋,要是有早知道,他還做什麼臨王,早去當太子了!

"王爺,這已經是第三壺了,您要是再喝下去,就該醉了."旁邊的管家好心地提醒臨王.

眼見他叫了一壺又一壺的酒,喝的越來越醉,管家不免有些擔心他的身子.

自從蒼冥絕被冊立為太子之後,他便一心喝醉,也不上朝,不謀劃自己的前程,一味地躲在府里,大門不出二門不邁.

"不要你管,給我走開!"臨王惡狠狠地瞪著他,拿過一壺酒開始下肚.

管家覺得自己也沒有再勸下去的必要,轉身就走,但是臨王卻叫住了他:"站住,你去給我把戎安給我找來,馬上去!"

這戎安是當今禮部尚書唯一的兒子,戎劍老來得子,四十多歲才有這麼一個兒子,可謂是把他寵的無法無天,成為京城的小霸王.

臨王和戎安都是一個德性,愛吹噓愛美人愛找樂子,兩人在這方面倒是很有共同語言,成日流連于煙花之地,花天酒地,無所不能.

不過自從臨王被割了命根子之後,戎安再也沒有找過他,像是有些看不起的意思.

今日他派人去請戎安,不過是想讓他帶自己出去找找樂子,快活快活,以解這些日子的愁悶.

"王爺,戎公子說了,今晚沒空,所以,所以不能過來了."管家如實稟告.

臨王喝的大醉,破口大罵,他戎安不過是個禮部尚書的公子,堂堂王爺請他來都不給面子,他一腳踢翻了椅子.

"再去請!我就不信他敢不來!"

第二次,管家還是沒有請來戎安,臨王惱羞成怒,像是和自己賭氣,不請來戎安誓不罷休.

三四次之後,或許是戎安耐不住他的次次找上門,終于來了.

上篇:第四百一十六章 夫妻恩愛     下篇:第四百一十八章 朝堂之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