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四百一十八章 朝堂之亂  
   
第四百一十八章 朝堂之亂

一秒記住【 g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第四百一十八章朝堂之亂

次日清晨,蕭長歌醒來時,蒼冥絕已經不見了,外面等候的依舊是一排的丫鬟,個個都側耳傾聽里面的動靜,直到有聲響之後才進去.

蒼冥絕向來眼力好,安排的貼身丫鬟也有一雙笑眼,同樣的機靈巧慧,只是比較聒噪,比起一向不愛說話的賽月更喜歡和她說話,也很懂得看臉色,不該說的話絕對不說,該說的話也會三思而後說.

最重要的是,她竟然有讀過書,偶爾還會拿古人的詩句來打比方.

"娘娘,您這些日子睡得可香了,王爺對您可真好,起床的時候都沒有找丫鬟進來伺候,生怕吵到您."丫鬟叫做天喜,名字也很喜慶.

最近的日子確實有些嗜睡了,也不知是為何,躺在被子里閉上眼睛就可以立刻睡去,甚至還有些疲憊.

"沒事,明日起早些就是了."蕭長歌不在意,又問,"太子是進宮了麼?"

天喜一面給她梳妝,一面點頭說著:"娘娘您還不知道吧,昨晚禮部尚書的兒子戎公子被臨王刺殺了,昨個就已經沒氣了,禮部尚書在皇上面前鬧了一個晚上,今晨王爺就被匆匆忙忙地叫進宮了."

蕭長歌心里一震,從銅鏡里看向了天喜,她的表情不像是在說謊,況且她也沒有那個本事說謊,但是臨王刺殺了禮部尚書的兒子,他是瘋了麼?

"幫我梳妝,我要出去一趟."蕭長歌放下梳子,不耐煩地沖著她道.

天喜撿起梳子,有些為難地看著蕭長歌:"娘娘,太子吩咐了,不准您出府."

蕭長歌平靜了一下自己的心情,最近總覺得情緒容易暴怒,有時太過激動,自己到底是怎麼了?

這臨王刺殺禮部尚書的兒子,關自己什麼事情?此時若是鬧大,對蒼冥絕有利無害,她也沒有什麼可擔心的.

見蕭長歌平靜下來,天喜不由得感歎,還是太子的話好用.

她不知蕭長歌的心里在想著什麼,自然不知方才自己逃過一劫.

"你去打聽一下事情進展的如何,再來彙報."蕭長歌閉著眼睛吩咐.

天喜把她的發絲饒了一圈,最後用簪子固定住,之後便退了出去.

皇宮,禦書房.

嘉成帝扶著額頭,半躺在龍椅上,他身邊的安公公表情十分凝重,時不時地看著嘉成帝,似乎是擔心他隨時可能倒下.

"皇上,請您為老臣做主啊!老臣老來得子,幾十年就這麼一個兒子,舍不得打舍不得罵,最後竟然,竟然被……皇上,老臣只要一個公道!"禮部尚書戎劍跪地不起,老眼朦朧地看著嘉成帝.

從昨個晚上起,戎劍就跪在禦書房的門口,直到今晨嘉成帝出來,苦苦地訴說著昨晚的事情,把嘉成帝氣了一個早上.

怎麼自從新年過完之後,都沒個安生的日子?

"戎大人,那你說,該怎麼辦?"嘉成帝閉著眼睛詢問,聲音里是掩蓋不住的疲憊.

戎劍憤恨地看著地面,忽而抬頭:"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,老臣要臨王一命抵一命!"

話音剛落,嘉成帝猛地抬頭,瞳孔放大,一臉不敢置信地看著他:"你,戎劍!"

他根本沒有想到要用臨王的性命去償還戎安,只是想給臨王個教訓,他年事已高,膝下兒子不多,臨王若是再死,他怎麼對得起列祖列宗?

"皇上,微臣知道您舍不得,但是總不能讓微臣的兒子枉死吧?犬子和臨王一向感情好,不知為何昨晚臨王要對犬子下此毒手,微臣心里實在憤憤難平啊!"

戎劍步步緊逼,就是不肯給嘉成帝松口的機會.

嘉成帝一時無法,詢問蒼冥絕,他道:"父皇,昨天夜里的事情無人知曉,不如把七弟傳喚上來問個清楚,看看到底怎麼一回事."

如此,也只好這樣了.

不多時,臨王便一臉憔悴地跟著安公公的步伐進了禦書房,一夜之間,白發驟然,臉色蒼白,像是受到了極大的恐慌一般.

一進殿,便哆哆嗦嗦地跪在嘉成帝的腳邊,不敢去看戎劍.

戎劍寒冰一般的目光掃向臨王,若不是他心里最後一點理智牽引著他,恐怕就要上前掐死臨王了.

"父皇,兒臣冤枉啊!兒臣沒有殺死戎公子,不是兒臣!"臨王進殿後便大聲地叫喚著,只差沒有跪在嘉成帝的身邊.

"你個殺人凶手,戎安分明就被你一劍刺死,穿破心髒,你還狡辯?皇上,戎安昨晚還跟微臣待在一起,是臨王派了管家來請了五次,戎安才去臨王府的.誰知,才過了不到一個時辰,便傳來他的死訊……你叫我,叫我如何面對啊?"

戎劍一個四十出頭的男人,不顧禮儀在殿中大聲哭喊,實在是聽的心煩.

臨王顫巍巍地指著他:"戎劍,你這個賊臣,你說謊!不是我殺了戎安,父皇您要相信兒臣啊!"

"都別吵了,臨王,你把昨晚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說清楚."嘉成帝扶額歎息,沉聲道.

臨王得了話語權,立即道:"父皇,兒臣昨晚實在太過想念母後,所以在家中飲酒,一時想起戎安,他從前是兒子最好的朋友,兒臣一時想念,便派管家去戎府請人."

"誰知,那戎安架子極大,請了四五次才來,來了之後也不喝酒,只是一味地辱罵兒臣,兒臣一時氣憤才拿了劍.但是兒臣只是想嚇嚇他,誰知,他自己就撞了上來,不是兒臣的錯啊!"

說罷,撲通一聲跪地,頭往地上撞去,砰砰響.

戎劍差點一口老血吐出來,指著臨王哀怨:"臨王,你睜眼說瞎話!哪個人會不長眼睛地撞劍尋死啊?分明是你拿劍刺死了戎安,趁著昨晚沒人發現,想要蒙混過關是吧?"

蒼冥絕嘴角勾起一抹冷笑,看著爭吵不休的兩人.

臨王惡氣難除,分明自己吃了虧,府上死了人,不吉不利的,還被戎劍血口噴人,一時就要沖上前和戎劍扭打起來.

"你個老不死的東西!血口噴人!我,我打死你個老東西!"臨王一時氣憤,脫了鞋子就往戎劍的頭上砸去.

戎劍慘叫一聲,被他砸了個正著,正想向嘉成帝討個公道,結果上面卻傳來安公公驚慌失措的聲音:"不好了!皇上暈倒了!"

眾人紛紛上前,尤其是臨王,更是嚇得三魂七魄都沒了,直挺挺地跪在地上,滿臉煞白.

一陣慌亂之後,太醫也進了中宮,太醫院里的太醫齊刷刷地跪在底下,一一輪流上前為他把脈治療.

後宮的妃嬪也聞訊趕來,烏泱泱地在中宮門口跪了一片,最後是容嬪過來,才把幾個妃嬪都趕走,皇上還好好地活著,這麼跪著是什麼意思?

禦醫劉大人收了手,幾番會診之後得出結論:"皇上最近氣血不足,過度疲勞,積郁成疾,身體虛浮,只怕身子撐不了幾時了."

眾人皆是一震,紛紛跪倒在地上,痛苦一大片.

蒼冥絕上前一步,猛地抓住那個太醫的衣領,語氣不善地道:"劉太醫,父皇若是沒事也就罷了,父皇若是有事,我要你去陪葬."

陰冷的聲音聽起來讓劉太醫起了一陣雞皮疙瘩,小心翼翼地回答著他的話,甚至連眉頭都不敢抬一下.

"是是是,微臣知道了,定當竭盡全力救治皇上,絕對不會有一絲馬虎."劉太醫自然知道分寸,不敢在這個節骨眼上再生事端.

"你知道就好,還不快去開藥!"蒼冥絕微側著臉,冰冷的目光掃向了劉太醫,他像是跑一般地出了房間.

這些日子嘉成帝確實有些疲累,每一件事情都是對他身體的一種損耗,尤其是自己的兒子一個一個地離開,身邊人一個一個地背叛自己,那種眾叛親離,孤立無援的感覺想必他尤其心寒吧.

蒼冥絕沉穩下來,面無表情地守在他的身邊,看著他眼角周圍橫生的皺紋,心里有些不是滋味.

身後,臨王急匆匆地跑了進來,猛地跪在嘉成帝腳邊,大聲哭喊:"父皇,父皇您怎麼了?您快起來說說話呀!"

與如此環境格格不入的臨王顯得有些突兀,蒼冥絕冷冰冰地回頭,面無表情地制止住他漫天的哭鬧.

"七弟,父皇還沒走,你現在就哭什麼?"

臨王抹一把淚,咬牙切齒:"我傷心難過不行嗎?誰像你沒心沒肺,父皇若是死了,最開心的人是你吧?馬上就可以登基當皇上,是不是特別開心?巴不得父皇馬上死掉?"

說到最後,蒼冥絕的臉色越發地難看起來,緊緊地扣著手里的肉,陰惻惻地問:"七弟,你可知你在說什麼嗎?"

"我當然知道……"

"知道就好."蒼冥絕猛地打斷他的聲音,"父皇福澤萬年,這點小病不會有事的,反倒是你,不要在這里打擾了父皇休息,出去."

說著,便讓外面的宮女把臨王趕了出去,幾個宮女唯唯諾諾地站在臨王的面前,直到蒼冥絕發話之後,才敢把他趕了出去.

臨王如同案板上的死魚,沒有了逃跑的本領,任人宰割.

嘉成帝醒來時,已經是晚上.

蒼冥絕親自伺候他喝了藥,見他說話時連連喘氣,說上一會就疲累,不知怎會到如此地步,喂了藥之後便在他的身邊守著.

嘉成帝也沒有說什麼,只是睜著眼睛看了一會,複又睡了過去.

照顧了一會,太醫也過來了,蒼冥絕這才得了空出門,只見戎劍還在中宮門口等著,便好心提醒他.

"父皇喝了藥之後又睡了過去,戎大人應該等不到了,不如明天再來."蒼冥絕面無表情地對他道.

不過是一句話的功夫,沒想到竟然說服了戎劍,他沉思了一會,便道:"多謝太子提醒,老臣明日再來."

不論如何,他都要向嘉成帝討個公道回來.

上篇:第四百一十七章 找找樂子     下篇:第四百一十九章 彌天謊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