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四百二十章 故意受傷  
   
第四百二十章 故意受傷

一秒記住【 g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第四百二十章故意受傷

蕭長歌眼見兩人進去,不疾不徐,再看那禮部尚書戎劍笑的一臉菊花的樣子,就知道這件事情是兩人合作所做.

只是超出意料之外的是,嘉成帝竟然在這個時候倒下,外人自然會把所有的矛頭都指向蒼冥絕.

試問,當今天下,有誰最希望嘉成帝一病不起?不用腦子也知道是太子.

她看了一會,轉身出了胡同.

原本只是想到尚書府來看看是否真的像外界傳聞,戎安被臨王刺殺,沒想到竟然看見了這一幕.

也是,臨王那比蛤蟆還小的膽子怎麼可能殺害戎安,她一面走著,一面想著方才發生的事情,才出轉角,便看見天喜在原地焦急地四處尋找.

"娘娘,您去哪里了?害奴婢找的好焦急,萬一遇上壞人怎麼辦?咱們還是趕快回府吧!"天喜一個轉身,便看見身後的蕭長歌,松了一口氣.

"我只是到後面走走,沒事的."蕭長歌安撫她,好不容易出府一次,怎麼能就這麼回去呢?

正想到那邊的茶樓試試點心,看看府里的豌豆黃是不是外面的一樣,可是她還是想吃川菜,想到那麻辣的感覺就直流口水,遺憾的是這里沒有.

"娘娘……"天喜還想說些什麼,那邊便猛地傳來一個聲音.

"滾開!都給本王滾開!"

天喜回頭,把蕭長歌護在懷里,擋住她的身子以免被人流沖撞.

蕭長歌壓下她的手臂,透過重重人影看去,那抹熟悉的身影出現在她的視線中.

臨王手里拿著長劍,怒氣沖沖地往尚書府的方向走去,劍光反射出冰冷的光,照映出他滿臉恨意的臉,那眉頭緊皺,仿佛落了一輩子的不滿.

人群推推搡搡,蕭長歌很快被淹沒在看戲的人群中,她突然掙脫了天喜的手,順著人流往尚書府的方向走去.

這臨王是真的打算去殺了戎劍嗎?打算來個魚死網破?

"戎劍你個老賊,給本王滾出來!你個天殺的老不死的東西,竟然敢陷害本王,我今天非得殺了你不可!"臨王雙眼通紅地沖到尚書府門口大喊大叫.

一面伸出手用劍去砸門,幾個看門的小厮嚇得四處逃竄,還有幾個進去稟告戎劍,一時之間門外竟然空無一人,只剩下臨王在門口砸門.

不過一會的功夫,大門被打開,率先出來的是戎劍,身後還跟著蒼冥絕,兩人一起出現在尚書府,臨王的怒意更盛起來.

"戎劍,你們倆怎麼會在一起?是不是串供好來害我的?就知道你們沒安好心,你已經是太子了,非得置我于死地不可嗎?"最後臨王的聲音竟然有些絕望.

蒼冥絕目光清冷地看著他,沒有任何表情.

戎劍指著臨王,命令身邊的小厮:"你們還不給我把這個瘋子趕走?"

門口聚集了很多看戲的百姓,戎劍是堂堂尚書,丟不起這個人,又吩咐把門口聚集的百姓趕走才算完.

蕭長歌一直隱沒在旁邊的角落里,或許是蒼冥絕只在意眼前的事情,沒有看到她.

"臨王,我只是來和禮部尚書商討你的事情,你來這里大鬧,成何體統?"蒼冥絕面無表情地看著臨王,仿佛看著一個不相關的人.

臨王冷笑一聲,拿劍指著蒼冥絕:"你以為我會相信嗎?是你和戎劍串通,想要用這件事情來謀害我,想讓父皇殺了我是吧?若真是如此,為何你自己不動手,殺死我,不是比捏死一只螞蟻還容易嗎?"

一時之間,臨王的情緒不佳,死死地頂著蒼冥絕,要殺要剮悉聽尊便,為什麼要這樣折磨自己?

讓他在生存和死亡的邊緣中徘徊,一覺醒來不知自己還活著,或是已經到了地獄,日日提心吊膽,擔驚受怕.

蒼冥絕無聲無息地勾起一個冷笑:"讓我動手殺你,你未免太高看自己了."

僅僅是這麼一句話,瞬間讓臨王的心理防線崩潰,原來,他連殺死自己都嫌髒,為何還要處心積慮地來對付自己?

"既然如此,不是你死就是我活,你既害我,我報仇也是無可厚非的,受死吧!"

利劍從臨王的手里飛出,直直地往蒼冥絕的面前飛去,他竟然不閃不躲,任由那劍飛向他的面前.

蕭長歌一驚,喊聲卡在喉嚨里.

所幸蒼冥絕身邊的戎劍把他推開,劍身從他的手臂邊上擦過,劃過一道血痕.

猩紅的血從他的手臂里流出,他卻沒有任何反應,臉上竟然露出了難得的焦急之色,不是對自己,而是向著門口走去.

他竟然沒有發現蕭長歌竟然在這里,讓她見到了這一幕,他大步流星地向她走去,一只手攬住她,語氣有些焦急.

"你怎麼會在這里?"

"你……"蕭長歌捂住他的手臂,正想說話,但是鼻子里猛地竄進一股血腥味,讓她胃里一陣翻江倒海.

拉住他的手臂,驀地干嘔起來.

"長歌,你沒事吧?到底怎麼了?"蒼冥絕皺著眉頭,拍她的後背,可是卻被她制止.

蕭長歌推開他:"沒事,就是聞到血腥味難受,反胃."

"我們回府."蒼冥絕大手攬住她的腰身,蕭長歌低頭又是一陣干嘔.

他連忙離開她的身子,退開幾步遠.

"我沒事,我手臂上的傷口要緊,我們還是趕緊回府醫治吧."蕭長歌拿出娟帕捂住鼻子,率先離開.

她這是怎麼了?一聞到血腥味就想吐,尤其想吃酸辣的東西,該不會是……

她一面走,一面想,也沒有心思去理會身後的蒼冥絕跟上來了沒有.

蒼冥絕不放心地盯著她的身影,臨走前,只聽見戎劍的聲音:"把臨王給我關起來!"

他十分不放心地跟著她,竟然忘記問她為何會到尚書府來,看著她緩緩而行,想要上去和她並肩而行,卻又擔心她的身子,只能跟在理她兩步遠的身後.

回府,召來了離簫,先是包紮了蒼冥絕的傷口,只是一些皮肉之傷,上了藥,又叮囑了一些注意的事情,還被他調侃一陣之後,便讓他為蕭長歌把脈.

方才的事情他總覺得不對勁,蕭長歌的身子一向健康,而她自己也是大夫,平日也不見她聞到血腥味就想吐,今日到底是怎麼一回事?

蕭長歌心里隱隱知道是為什麼,伸出手讓離簫把脈,等著結果.

蒼冥絕立在身後,看著離簫有些驚訝的表情,心里更加緊張起來,連忙問道:"怎麼樣?"

離簫的目光有些詫異,又帶著幾分驚喜,這表情看在蕭長歌的眼里,便已經有了幾分了然.

"太子殿下,太子妃這是,有喜了!"離簫恭賀道,臉上的笑意盎然.

話音剛落,蒼冥絕似驚似喜,表情恍惚不定,看著她的眉眼,有些不敢相信這一切,一時失控,猛地握住離簫的手.

"你說的可是真的?我要做父親了?"蒼冥絕全然沒有了平時沉穩嚴肅的樣子,反而有幾分孩子般的稚氣.

離簫從沒有見過他這副樣子,有些錯愕地看著他:"是,是啊,已經一個半月了."

一個半月!蒼冥絕突然間大笑起來,狹長的眼眸里滿是笑意,已經一個半月了!

"長歌,你聽了嗎?你有身孕了,你懷了我們的孩子!我們的孩子……"蒼冥絕一改往常的冷漠,竟然有些語無倫次.

驚喜來的這麼突然,可能是老天爺聽見了他的心聲,才會在這個時候送給他們一個孩子,滿足了他所有的心願.

有了孩子,蕭長歌就再也不會離開他,不管她是從哪里來,今後都有可能為了孩子留下來,這個孩子他將會用自己今生所有的愛來珍惜保護他.

蕭長歌想了想,自己的月事正好遲了一個多月,竟然連她自己都沒有發現,真是自己太過疏忽了.

"是,我們的孩子."蕭長歌伸手抓住他的手,往自己的小腹上放去.

他的大手愛憐地撫摸著她的小腹,里面是他們的孩子,一個小生命的萌芽,而他們將會傾盡一生去愛護,疼愛他.

"真好……"蒼冥絕的動作和語言讓離簫和江朔傻眼,這個還是他們叱詫風云的太子嗎?

"長歌,以後你就好好地躺在床上休息,有什麼事情讓丫鬟們去辦,千萬不能到人多的地方去,也不能經常出府."他突然想到什麼,連忙叮囑起來,"對了,方才你在尚書府門口見到那一幕,不知道有沒有嚇到我們的孩子……"

面對他的欣喜,蕭長歌相對淡然,拍拍他的手:"沒事的,你不要這麼緊張,就和平時一樣就行了."

"你懷孕了,這件事情非同小可,一定要聽我的."蒼冥絕認真地盯著她,不給她一絲自作主張的機會.

蕭長歌拗不過他,只好順著他的意來.

待他們都離開之後,她伸手摸向自己的小腹,里面有一個胚胎在慢慢發芽,將來會長出手腳來,越來越大,直到十月懷胎生下來.

想著這個過程,她竟然有些激動,或許是從來沒有做過母親,或許是因為是他的孩子,總之所有的感情壓在她的心上,五味陳雜.

讓他們出去之後,又問了離簫懷孕的注意事項,一一地記下,才又折了回來,進門陪蕭長歌.

房間里的空氣難得溫馨,蒼冥絕有些小心翼翼地摸上她的小腹,在微微凸起的地方來回撫摸著,好像是想讓孩子感受到他的存在.

"你說,會是個男孩還是女孩?"蒼冥絕不由自主地問道.

蕭長歌低眉順眼覆上他的大手,反問他:"你喜歡男孩,還是女孩?"

重男輕女的傳統是早有的,這些古人的思想更甚,她雖然已經做好了准備,但是還是想聽聽他會怎麼說.

"不管是男孩還是女孩,我都喜歡,最好是女孩,像你,聰明伶俐招人疼,我喜歡."蒼冥絕的聲音有些嘶啞心疼.

上篇:第四百一十九章 彌天謊言     下篇:第四百二十一章 處心積慮